十、狡兔一窟(1 / 1)

这个谎不好圆,但也并非没有出路,大不了继续道具是也,反正钱包里只剩各种银行卡,手机中的si卡不在,都是打不出电话去的,除非她用110来做测试。

奇怪的是,何招娣这一次,什么都没问。

钱一堆,钱包一堆,手机一堆,还特意找来一个绒布的小袋子,把手机全部放了进去……

被重新分配空间的书包,虽然多出不少空隙,但有些过于工整了,看上去就像是放了好几块砖头进去,让石头都不免汗颜。

更让他头疼的是,之前还廉洁自律的何招娣,居然从每捆现钞中,都抽了一张出来,说要去感受一下,花道具钱的刺激。

人来疯,说的就是她现在这种状态。

石头可不敢在这个时候泼冷水,他还有事求着对方呢:“招娣啊,我想跟你商量个事!”

“说吧!”何招娣正睁大眼睛,找寻道具与真钱的差异呢,回答得有些漫不经心。

“你能不能,送我一把家里的钥匙?”石头决定把马厅长家的现金,分批、秘密地转移到这里来。如果可行,这里将既有颜如玉,也是黄金屋。

“什么!为什么?”何招娣把道具钱收进钱包,一脸的警惕:“快说,你有什么企图?”

“那个,我在学校里的粉丝太多”,石头挠了挠头,掩饰一下内心对撒谎成瘾这一事实的愧疚:“需要在一个不太容易被人找到的地方,进行创作。”

“真的?”何招娣把眼睛眯了起来,开启测谎模式。

“我也就偶尔来一次,不会打扰到你”,石头百炼成精,面不改色:“如果你在家里,就从里面把门插上,别让我进来就是。再说了,我不还得每周给你送一次药么?总不至于每次来都要提前打招呼吧,有个钥匙多方便。”

“好……吧!不过”,何招娣一听送药的事,只好做出让步:“你不可以让别的人碰我的床,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可以碰!”

“瞧你说的,我就自己过来,不会带其他人的!”

“那好,你说的”,何招娣眼中闪过一丝狡黠:“你出钱,帮我在家里安一个摄像头!”

“安那东西有什么用,一张小纸片就能把它遮住!”石头小声嘟囔。

“你说什么?”

“什么都没说!我记下了,过两天就找人来安装摄像头!”

“这还差不多!对了,你吃早饭没?不如,尝尝我的手艺?”

“美女,你真是太善解人意了!”石头终于送出来地球后的第一句赞美,诚心诚意的,不掺杂一点水分。他都快饿翻了。

穷人家的孩子会做饭,石头吃的那叫个香,撑得眼泪都流出来了。

同样是旅途劳顿,美女的待遇是饭后小憩,石头却只能拍屁股走人了,他得回校门口去堵,不知道哪天就会钻出来的张好古。

还好长着一张不算难看的学生脸,加上开学伊始,校门口车来人往,石头在学校大门口,以装作等人的“流动哨”方式,成功地潜伏下来。

原以为是个“望穿秋水”的苦差事,没想到上午还没过去,正主儿就来了,还是单枪匹马,没有家人随行护送。只是行李有点多,一个人的手脚明显不够用,除非是石头这种受过专门训练的。

他的困境,正是石头的机会。

赶在被其他的活雷锋发现之前,石头果断地跑了过去:“兄弟,一个人?要帮忙不?大件十块,小件五块,保证送达宿舍!”

“那就辛苦你啦”,不愧是从发达地区来的,张好古对上来就谈钱,而不是感情的石头毫无戒心,直接就把手中最沉的箱子推了过去,还顺便问道:“我若是还想让你陪我去办报到手续的话,总共需要多少钱?”

石头歪着头想了一下,伸出三根手指头!

“三百?有点多了吧,能不能再便宜点!”张好古眼神闪烁,还想着把价格杀一杀。

“兄弟,你当这是菜市场呢?”石头把脸一板,拿出垄断地位的气场:“一口价,不行我就去找别人!时间就是金钱,爷没工夫和你磨嘴皮子。”

“好吧,三百就三百”,张好古败下阵来,“你知道,机械系的新生,在哪报到么?”

石头点点头,然后把手伸了过去:“先付一半定金!”

“没问题”,张好古倒是很爽气,直接拿出两张百元大钞,“我先付三分之二好了。”

“说好一半就一半,你当我是不讲信用的人么?”石头佯装生气,冲着张好古招了招手:“你过来,看着我的眼睛!哪里写着不诚实?”

我靠,碰到一根筋了!张好古自认倒霉,却又不敢不从,只好把脑袋凑了过去,按照对方的要求,去近距离对眼!

这一下可坏了菜,张好古直接被心理大师石头催了眠、任其摆布。

石头选了两个轻一点的包,拎在手中,头前领路;张好古带上其他,踉踉跄跄地跟在后面,寸步不离。

只是,他们的方向,不是往校园里面,而是往校外去的。

催眠只能控制住一时,他需要找一个不受人打扰的地方,比如何招娣的住处,和张好古好好谈谈,平心静气的。

何招娣在家,谢长生的公司不能去了,她得好好规划一下未来的人生,也就是,看看接下来,再去找些什么样的工作。

见石头又领了一个男人过来,还打着大包小包的,特意跑过来开门的何招娣直接就发彪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当我这是小旅馆么?”

“抱歉,事急从权!”石头也懒得再撒谎解释了,闪电出手,点了何招娣的睡穴,然后将她拦腰抱了进去,放到床上,还替她把小薄被盖在身上。

放好行李,关上门,然后一个响指,将张好古从催眠状态中解救出来。

“这是哪里,你,你把我绑架了?”张好古虽然学习成绩不咋地,反应还是挺快的,马上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不妙。

“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绑架?绑你有意义么”,石头笑着翘起了二郎腿,他觉得地球人想出来的这个姿势蛮舒服,也很应景:“今天专程把你请来,是想和你做一笔买卖!”

“买卖?”

“嗯,和你有关,而且还是非你不可的一笔买卖!”石头从书包里随便捡起一个钱包,抽出一张银行卡,用手轻轻撕开。

“不要杀我”,张好古直接就跪下了,撕卡不就暗示着撕票么:“只要别杀我,让我干什么都成!大哥,大侠,大爷!”

“你说的,让你干什么都成?”石头笑了:“那你先把身上的衣服都脱下来,一件不剩!”

“啊!”张好古吓坏了,原来对方还是个兔子,这可如何是好?

最新小说: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