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帮忙到底(1 / 1)

“记好了,每周五到招……”石头看了女孩一眼,他的信息不全,铁蛋只提到过一个字,而且还不知道是不是姓。

“招娣,何招娣!”女孩倒是很有眼力见,果断报出了自己的姓名。

“哦,每周五到招娣这领药,吃的时候,一天一粒”,石头略一沉吟,“药量我会控制好的,怎么着也要吃满四年吧!”

“药费怎么算?”谢长生不愧是老江湖,虽然心中恨得要死,脸上却是堆满笑容。

“这就要看,你们之间有没有债务关系了”,石头笑了,还是掌控全局的感觉好:“招娣,他不是欠了你的工资和奖金么,到底有多少?”

“工资一个月扣了我200,到现在八个月,总共1600。奖金就算了,我也不想再去他那打工。”何招娣犹豫了一下,又小声说道:“不过,前几天回家,我还跟他借了20万给父亲治病。”

“20万?有借条么,拿来!”这句话,却是对着谢长生说的。

谢长生气得肠子直抽抽,却又不敢反抗,只好很不情愿地,到皮包中把借条找了出来,恭恭敬敬地递给石头。

石头接过借条,拿到何招娣眼前:“是不是只有这些?”

“嗯!”何招娣的脸有些红,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咬咬牙说道:“您还是把借条还给他吧。我虽然穷,但一码归一码,这钱既然是从他那借的,就一定会堂堂正正的还回去。”

哎呦,这小妮子,还挺有骨气的。

石头不免多看了何招娣两眼,然后冲着谢长生嘿嘿一笑:“我若是就这么当着你的面,把借条给撕掉。你虽然心里不服气,但也没办法阻拦,对不对?”

“瞧您这话说的,我哪里会不服气啊”,谢长生琢磨不透石头这句话的意思,自然不敢乱说话:“这20万,就当作是我,刚刚冒犯何小姐的,补偿金了。”

“无耻,不是什么事,都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石头还没说话,何招娣已经是怒了:“你要是真想补偿的话,就跟你那舅舅好好说说,到号子里蹲个三年五载的。”

谢长生不说话了。这女人真是不可理喻,现成的银子不要,非要在那些明明不可能实现的事情上较真。

“招娣说的对,一码归一码”,石头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一捆捆的人民币,扔到地上:“这20万,我先代她还了,把借条收回来,你没意见吧?”

“啊?”两个人都看傻了眼,齐声惊呼。

谢长生想的是:这小子,装了半天好人,原来也想泡人家啊。这钱砸的,铿锵有力啊,小弟我真心斗不过,佩服佩服。你的意思我懂,不就是当着人家姑娘的面给我,然后转身再从我这要回去么。

何招娣想的是:他不是铁蛋的朋友么?怎么会有这么多的钱,莫非真是个贼?那20万如果是偷回来的,可就不能给谢长生那家伙了,他舅舅是警察局长,想查找赃款的来源,那还不是手到擒来?我可不能给他惹麻烦。

“好,我收下了!”谢长生说。

“不行,不要给他!”何招娣喊。

“我意已决,就这么定了”,石头将手中的借条,团成一团,往嘴里一扔,轻轻嚼了几下,便直接咽到了肚子里:“至于那药,也就不多收了,每粒一千元吧,好计算!”

“好,只要能压制我身上的伤痛,多少钱都成”,谢长生抹了抹头上的汗,看着扔了一地的钞票,又赶忙提议:“这20万,我也不带回去了,权当是预付的药费好了。”

“好啊,好啊!”何招娣心中一块石头落地,连忙表态支持。

石头脸上没啥表情,心中却不知骂出了多少句傻丫头。他和谢长生想的一样,只要出了这个门、离开何招娣的视线,他就会从谢长生那,再把这20万拿回来。跟谢长生这种老流氓讲诚信,缺心眼啊!

十分钟后,谢长生拿着石头偷偷从屁股上搓出来的泥丸,千恩万谢地走了。

石头也想跟着出去,却被何招娣一把拉住:“喂,把你刚刚录的视频拿来!”

“怎么,你还打算欣赏一下啊?”石头笑着扭头,然后直接石化。

“怎么了?”何招娣先是一愣,随即打了个哆嗦,往身上一看:“哎呦,我的妈呀!”

一时兴奋,她忘了自己只是披了一个床单,还在刚才起身的时候,碰掉了。

“还看?我生气啦!”美女发怒,一样是美丽的风景。

石头却不敢欣赏,麻溜地把眼睛闭上,同时心里暗暗纳闷,自己这是怎么了。这样的身体也不是没见过,还受过专门的抗诱惑训练,照理说不该有这么大的反应才对。莫非,在来地球的路上,因为那糟糕的飞行设备,导致身体受到不知名的影响,意志力下降了?

何招娣很快换上了衣服,轻轻一拍石头的肩膀:“好了,你可以把眼睛睁开啦!”

石头却要继续卖乖,闭着眼,从书包中,摸出用来录像的手机:“这里也有我不能看的东西,还是等你删干净了,我再把眼睛睁开吧。”

“这回态度不错,孺子可教”,何招娣笑着接过手机,翻开相册只看了两眼,却又是一声惊呼:“你这手机里,怎么都是些美女的照片,偷窥狂么?”

“那是我女朋友的手机,有点小毛病,昨晚给我的”,石头撒谎,张口就来:“本想着一回儿就拿去修,没想到还派上了用场。你真的要把它删了?那可是铁证啊,删掉多可惜!”

“删掉吧,自己留着没用,万一落到坏人手里,还是个麻烦!”何招娣的注意力被成功引走,不再关心手机里的其他内容,将石头录制的证据找到并删除后,便把它放回到石头手中:“现在你可以睁眼了!另外,麻烦你告诉我一下,为什么会住到我这里?既然是京大的学生,不是有宿舍住的么?”

“唉,兄弟泡妞,非要留宿主场,所以就把我们都撵出来了呗”,石头瞥了一眼地上的20捆现钞,故意装出一副苦逼相:“我走的时候太匆忙,拿错书包,把帮忙撑场面的道具带了出来,身上却是没有一点真金白银。”

“你是说,这些钱,都是道具?”何招娣的眼睛骤亮,蹲下身拾起一捆,左看右看:“哇塞!这道具做的,跟真的没啥两样唉,至少我就分辨不出来。”

“那是,术业有专攻么!不过,也幸亏我把它们带了出来,否则你那借条还真是个麻烦事!没见过你这么傻的丫头”,说着,石头把书包扔了过去:“帮我收拾一下,谢谢!”

“该我谢谢你才是!”何招娣的脸红了,不好再跟对方开玩笑。20万的人情,可不是随便就能还的。

女孩心细,发现包小东西多,就想着好好归整一下,便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地掏了出来,轻拿轻放。

石头的心头一颤:这包的最下面,还压着好几部,从女生宿舍抢来的手机和钱包呢,该如何解释?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