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坏蛋哪跑(1 / 1)

一男一女,提着一大两小三个皮箱,走进了房间。

男子应该有五十多岁,一脸的皱纹,头发倒是染得又黑又亮,可能是因为个子不高的原因,又有一个硕大的将军肚,走起路来整个人都在打颤。女孩只有十六七岁,五官精致、魔鬼身材,看上去比那男子还要高出一截;一袭白色牛仔裤,一件仿古的粉色小衫,斜系着整齐的寸排纽扣,美丽不可方物。

男子最后进来,转身把门关上的同时,把几个用来防贼的保险阀也都一一扣上。

“你这是干什么?”女孩见了,有些不悦:“大白天的,家里也有人……”

“我想干谁,你心里还不清楚么?”男子大概觉得自己已经掌控了局面,说起话来肆无忌惮,同时向那女孩步步紧逼。

“谢长生,请你说话的时候注意点。这天底下,毕竟还有王法”,女孩边说边退,然后突然一个大跨步,跳到旁边的小饭桌前,将放在上面的一把水果刀抓在手中:“你敢动我一下试试!”

“哎呦,动刀子啦,我好怕怕哦”,谢长生很恶心的卖了个萌,然后又恶狠狠地逼了过去:“有种你就在老子身上来一刀,看我不把你给玩死!”

“别过来!”女孩毕竟年轻,哪敢真的上前砍人,情急之下,便把水果刀横在了自己的脖子上,哭着恳求:“求你了,不要再过来了!否则,我就死在你的面前。”

谢长生止住脚步,脸上的肥肉颤了颤,却没有直接劝那女孩把刀放下,而是发出一记冷笑:“想死是吧?好啊,我不拦着你。不过呢,别怪我没提醒你。就算你死了,我一样可以干我想干的事,而且还会拍很多很多的照片,送到你们的村子里……”

“你,无耻!”女孩的脸色一下子变得煞白。

“别那么早下结论”,谢长生一脸的得意:“等我把照片送过去,被骂无耻的,还说不准是谁呢!”

“求您了,放过我好么?”女孩明显被唬住了,握着刀的手不住发抖:“今年的工资和奖金我都不要了,还不成么?”

“瞧你说的,我谢长生是什么身份,哪能拖欠你们农民工的工资。再说了,就你那两钱,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哪比得上,跟你这样的大美人,春宵一度?”

当啷一声,水果刀掉在了地上。

女孩实在想不出解决办法,居然直接放弃抵抗,捂着脸,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躲在床底下,一直用手机录音的石头,气得直摇头:这傻孩子,也太不禁吓了吧,咋这么快就放弃了呢,我还想多休息一会儿呢。

默默拿出另一部手机,打开录像功能,听着外面的声音,计算着出去的最佳时机。石头来自法制社会,习惯于凡事留证据。

谢长生将女孩拉了起来,直接推倒在床上,一点都不浪漫。这也不能怪他,实在是太胖了,想用双手抱起个人都难。

三下五除二,去掉自己身上的衣服,谢长生便把啤酒肚压在了女孩的身上……女孩只是象征性的抵抗了一下,便抽泣着,把头扭向了一边,双目紧闭。

谢长生很快就进入了癫狂状态,两只魔爪上下挥舞,一会功夫,就把女孩身上的衣物统统撕碎。居然还是个练家,真是难为了他的这一身肥肉。

终于到了最后关头,谢长生身子兴奋地抖了抖,就要直捣黄龙。

“停!”石头按下了录像的结束键。

一个字震醒剧中人,女孩惊喜地睁开眼睛,谢长生则皱着眉头把脸扭了过去。

两人同时看到了一张笑眯眯的生人脸。

“你是……”

谢长生的“谁”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石头一把抓住,向后甩了出去,来了个帅帅的一脸禅,差点没把脖子扭断,直接就晕了过去。

石头用手轻轻一带,卷起床单,直接将女孩裸露的身体全部盖住,然后在地上盘腿一坐,冲着女孩笑道:“证据在手,你可以报警了!”

“报警,证据?”女孩听了,身子微微一震,脸上不喜反忧:“还是算了吧,这种人我们惹不起的,没事就好。”

“就这么算了?”石头屁股一抬,差点就直接蹦了起来:“什么叫没事就好,非要等到人家把生米做成熟饭,你才肯报警么?不行,一定要报警,你不愿意打的话,我打!”

“有事没事,应该是我说的算吧!而且”,女孩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里呢,是不是也想图谋不轨?”

“fuck,好心没好报”,石头气得站了起来,用手一指女孩:“要不是看到铁蛋那么喜欢你,老子才懒得管你是死是活。姥姥的,难怪你刚才一直不抵抗,原来也是半推半就啊!”

“你是,铁蛋的朋友?”女孩愣住了,脸上飞起一道红霞:“对不起,我以为你是贼,把你当成跟谢长生一样的坏人了。”

“铁蛋是好人没错,我可不好说!”石头的脸色有所缓和:“说吧,这个死胖子,你打算怎么处置?不用怕,有我在,他吃不了你!”

“你真的当我不想报警么?可是”,女孩的眼圈红了,用手一指谢长生:“他的亲哥哥就是分管gc区这片的分局局长。如果报警,我们不就是把自己往虎口里送么?”

“那就换个地方去告!”

“没用的,本就是官官相护,民告官,哪来的胜算?而且,即使别的地方接了,最终也要转回到这里,配合这边做调查,还是他舅舅说了算!”女孩叹气。

“那好,就然警察不好使,我就去把他给废了,让他下辈子都只能躺在床上!”

“别,你这,不还是给我惹麻烦么?废了他,他舅舅能放过我们?”

“这个简单”,石头脸上闪过意思坏笑,兴奋地搓了搓手:“我在他身上留下点小毛病,然后再把独门解药给你,让他们投鼠忌器,不敢对你动手就是。”

“想的没”,一直躺在地上的谢长生,突然站了起来,双手一扬,将数十枚暗器,分别打向石头和坐在床上的女孩;同时,身子向后一滑,直接来到了门口,转身就要开门。

“急什么啊!”石头双脚向前一踢,将两只本就有些挤脚、没系鞋带的球鞋甩了出去,分别砸在谢长生的腰部和尾椎骨上,然后接着这一跃之力,身子向斜后方飞去,挡在那女孩的身前,将所有的暗器全部抄在手中,却是数十枚硬币。

“哎呦,发了唉!”石头露出一脸的财迷相,将硬币一枚枚的数过,然后统统扔进背包。

谢长生已经跪倒在门前,虽是努力把手伸向房门,却是半分也移动不得。

“你要是不想下半辈子都跟轮椅打交道的话,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在那坐着!”

石头的声音,很冷!

最新小说: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