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意外发现(1 / 1)

照片都在,一张不少。

可那张脸,和他在教务处见到的照片,有着明显的不同。

刚刚拍照的时候,光注意身体的其他部位和整体效果了,加上眼睛又是闭着的,就没太留意脸上的细节。到教务处查找时,也是根据姓名,直接对号入座的。如今只能拿脸和照片来对比了,他才发现其中的巨大差异。

不用问,石头之前见到的那张脸和通知书,至少有一个是假的了。

石头开始有些恨那些造假的人了。被人欺骗的滋味不好受,何况还破了那么大的一笔财,虽然那财也是从别人那顺过来的,但毕竟理论上属于自己了不是?

确认附近再没有人和监控设备后,石头再一次进入了地下密室,发现那里的财物都还健在,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只要没动根本就好。

叶以柔的事,给石头敲了个警钟。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按照原有计划,把房间里的床单、被罩取了下来,做成几个大行李包,将现金裹在里面,提到一楼的大客厅,然后又去外面偷了一辆蒙尘已久的悍马车,将行李包全部塞了进去。

天还没有亮,石头便开着悍马离开了小区。这是业主的车,先进的门禁系统在扫描到车牌信息后便自动开了门,比他之前偷偷摸摸的进出,舒服多了。

一路南下,驶出了20多公里后,石头找了一个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将悍马停好,然后步行到附近的杂货铺,用特有的技术,撬开防盗卷帘门,从里面弄了两个最大号的皮箱出来,带回到车上,将现金放了进去。最后还剩下十几万,实在塞不下,就连着床单一起,扔到了那家杂货铺中,算是买皮箱的钱。

行李虽然简单了,可他没地方放啊。没有身份证,他住不了旅馆;没有通知书,他住不成学生宿舍。想了半天,他终于想起个人来,铁蛋。

石头打车回到京城大学,然后拎着两个大皮箱,直接去小饭馆找铁蛋。

时间还早,店里只有他一个“看家”的,倒是不怕烦扰。见石头又换了身“怪里怪气”的衣服,还拎着两个看上去沉甸甸的大皮箱,铁蛋笑着打趣:“你这是劫富济贫归来了么?看起来收获颇丰啊!”

“是啊,要不要分你一点?”石头也笑了,如果让对方知道皮箱里面是什么,估计不疯也得抽抽个大半天。

“不用了,我虽然穷,但一碗13块钱的面还是吃得起的,还是留给更穷的你吧”,铁蛋笑着接过其中一个皮箱,向上一提:“我靠,这么沉!都是书么,能不能借我几本看看?”

“现在不行,等我整理好再说吧。你想看哪方面的?”石头的回答,避重就轻。

“只要不是外文的,什么都行。能看得懂,我就用来打发时间;看不懂的,我就用到晚上睡觉前的催眠,呵呵。”

“没问题,我每样都给你找几本。你看看,你那房间里,还有没有地方?我想把它们,在你这寄存两天。”

“你为什么不直接把它们放到宿舍去?”

“我的录取通知书忘记带,又没钱住旅馆。我就想着,把带来的东西,先找几个地方分别放一下。等过两天,家里让人把通知书带过来,办好报到手续,分了宿舍,我再把东西拿过去就是。”

“即便没有通知书,你的名字和照片他们总是知道的吧?你们系里,难道就不能通融一下,至少,先把你的行李放到分配给你的宿舍么?”铁蛋深表怀疑。

“你说的都对”,石头叹了口气,你不过一个小伙计,想问题咋就这么深入呢:“我这不是,不想在未来的同学面前,落下笑话么!你要是不想帮忙就算了,我再去别的地方碰碰运气。”

“谁说我不想帮忙了?”铁蛋的脸一下子涨得通红,“我不是怕你来回折腾,帮你想主意么?不过,你这东西太沉,放在我这不方便。这样好了,我有个小老乡,在附近租了一个房子,前几天回老家了,要下个礼拜才能回来。你就暂时住她那好了,我帮你把这两个皮箱拎过去。你看如何?”

这样的好事,石头能不答应么?

看来,偶尔吃吃霸王餐,也是挺有好处的。

说是附近,其实要走好几里路,石头不敢露富,自然就不能打车,跟着好心的铁蛋,拎着两个沉重的大皮箱,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

铁蛋老乡租的是一间地下室,虽然常年见不到阳光,潮得发霉,却也被主人收拾得干干净净,是个相当温馨的小窝。

发现这是间闺房后,石头忍不住逗铁蛋:“你说的老乡,原来是女朋友啊。我怎么好意思鸠占鹊巢?咱俩应该换个地方来住才是。你住闺房,我去守阁楼!”

“别瞎说,招……怎么会看得上我?她喜欢的是你们这样有学问的人。”铁蛋的脸红了起来,看起来有些难为情:“如果你不是京城大学的学生,我也不敢让你住在这里。”

石头没再坚持,这里确实是个很不错的临时住所。

铁蛋又简单交代了几句,便匆匆离开了,店里那边很快就要过来人了,如果发现他不在,会有麻烦的。

出于安全习惯,石头很认真地检查了一下这屋子,发现它很是有些年头了,不过却是结实得很,就算遇上个八级地震都不会有任何问题,比外面那些华而不实的商品楼强多了。

在检查地面的时候,石头在床的下面,意外找到了一个设计得很巧妙的机关。这个机关应该是很久没被开启过了,有些不太灵活,以石头的本事,也是费了好大一番劲,才把它重新打开。

开口很大,可以容两人并行,有一排石阶直通下面,黑咕隆咚的,也看不清楚到底有些什么。

石头安静地等了十多分钟,估摸着下面的浊气排的差不多了,这才打开手机,小心翼翼地走了下去。

石阶有三十六级,下面是一间石室,呈八角形,总共有二十多平米。石室的八个角,每一个角都堆放着一些大小不一的瓷坛子,地上则是铺满了用来防潮的石灰。

石头暂时对那些坛子不感兴趣,见空间够大、够干燥,就上去把那两个大皮箱拎了下来,藏在石阶的后面,又就地取材,做了个简单的伪装。

回到上面,把一切恢复原状,石头这才长吁一口气,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

当然,他只是做短暂休息,不能睡大头觉,还要去找那个张好古呢。

石头的脑袋,在枕头上待了还没有三分钟,外面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好像还有人拿出了钥匙。

石头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蹦到了地上,先将床上的痕迹顺手抹平,然后抓起床头挂着的小背包,往地上一趴,再顺势一滚,直接躲到了床下。

石头刚把呼吸调匀,就听咔吧一声,门开了。

“老板,请进!”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刘宋汉阙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