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老马失蹄(1 / 1)

石头松开手中的编织袋,一个箭步便冲到衣柜面前,猛地拉开柜门。

“对不起!”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带着哭腔,从衣柜中直接扑了出来,跪在地上:“不要抓我去坐牢好么?只要不报警,你想让我做什么都成,求您了!”

这是什么情况?

石头的大脑差点死机,原本打算击在对方脖子上的手掌,也停在了空中。

莫非是碰巧遇上了女飞贼?可是,也不对啊。虽然自己不曾开灯,可在找东西的时候,也是闹出了不小的动静,她不可能察觉不到,完全可以先行离开,待自己离开再回来行窃就是,干吗躲在这里等着被自己发现。

目前的情况有些蹊跷,他不能先说话,所以只是鼻子轻轻哼了一下。

“这位姐姐,我真的没有偷东西,只是在这里借宿了几天。我是京城大学今年的新生,报到来的有些早了,暂时没地方住,就……”想来她也知道自己的解释有些苍白,声音慢慢低了下去,很快就变得细不可闻。

多亏对方提醒,石头这才想起自己还是一身长裙。见对方并非这别墅的合法住户,他的胆气也足了起来,便假装女声,问了句:“你的录取书呢?拿出来看看!”

“好的,我马上找出来给你看!”女孩站起身,抹了把泪,便去翻其中的一个编织袋,很快把装着录取通知书的信封找了出来,战战兢兢地递给石头。

石头将通知书抽出的同时,女孩也拿出自己的手机,打开了照明灯。

果然是今年的录取通知书:叶以柔,京城大学,法学院。

还是个高材生啊,石头很清楚这个专业的含金量,这丫头做学问比做贼有前途,没必要选择后者。石头微微点头,暂时打消疑虑,将通知书重新放回信封,交还给叶以柔。

“啊,你是个男人!”叶以柔再次惊叫,在接信封的时候,接着手机上的灯光,她看到了石头的喉结。

“我靠,你就不能别这么聪明啊?发现了,也别喊出来么!”石头无奈地叹了口气,一拳将叶以柔击倒在地。

几个编制袋的尺寸是一样的,石头便选了两个看起来相对结实些的,将里面的东西一股脑倒在地上,衣物、鞋、被褥、床单被罩,还有不少的书和一些个人用品,看起来的确是准备去报到的,这女孩子智商虽高,却不怎么会撒谎。

石头想了一下,把地上的床单捡了出来,铺衬在两个编织袋中,用来遮挡将来满袋子的钱,这才喜滋滋地跑回楼下密室,开心地捡起钱来,把两个编制袋都撑得鼓鼓的。

下次再来的时候,得带上些砖头,放在钱堆中心,以保持表面上的没变化。万一马厅长那小子,对这个钱堆进行过3d扫描,知道它的体积呢?

钱的事基本搞定。接下来,该如何处理这无意中闯进计划的小姑娘呢?看起来蛮漂亮的,又是新入学的高材生,弄死或者囚禁都有点可惜了。可如果就这么放了,又怕她乱说话,惊扰了马厅长,断了自己的财路。

石头闭上眼睛,在脑中存储的地球信息中搜索灵感。“当里个当”的探险队当年在地球上留下了信息处理站,在他顺利着陆的那一刻,就将这11年里缺失的重大信息和潮流动态,全部复制给了他,以确保他不落伍。

门事件!石头很快得到了最佳参考。

可能连石头自己都没意识到,在看到这则信息的时候,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坏笑,地球人特有的坏笑,和男女之事有关。

石头从肩上的背包中,选了一部像素最高的手机,拿在手上。这些手机,已经被他卸掉si卡,又改写或破坏了里面的各种保密、保护和跟踪程序,已经完全可以拿来自用。

石头回到叶以柔的房间,发现那里的窗户上,安装有拉曳式的遮光板,根本不用担心会有灯光露出去,便把它放了下来,然后关上门,打开灯……

这个美女的睡姿太惹火,石头都想留下来,“陪你到天明”了。可惜,他还有一件非常要紧的事要去做。

这件事,是石头在给叶以柔拍照的时候,才想起来的。要想全天候保护沈梦如,光有个地球人的身份还不够,最好是她的同学,同班、同行、同寝。好吧,同寝的难度比较大,还是先同学好了,其他的,徐徐图之。

新生报到,今天才刚刚开始,应该还有很多没到的,可以去截个胡。

编织袋带在身上不方便,石头从里面拿出40捆现钞,扔进背包;又用散落于地上的纸笔,写了个“等我”的纸条,放在叶以柔的手心里;然后扛着两个编织袋,将它们藏在了楼下房间的床底下。

临出发前,石头注意到自己一身白裙太惹眼,又跑回楼上,选了一身黑色的运动服换上,然后利用夜色的掩护,小心翼翼地避开小区的摄像头,悄悄溜了出去。

若干分钟后,石头溜进了京城大学教务处的办公室,把里面的电脑全部打开,将今年的新生信息和报到情况找了出来。

沈梦如是机械系的,同班的一共有37人,其中28个是男生,目前已经报到的连三分之一还不到,石头有很大的挑选余地。

张好古?

这个名字读着蛮顺口的,小伙子长得也还算精神;来自华国经济最发达的申市,父母都在政府基层工作,不显山、不露水;高考成绩只有386,比沈梦如整整少了300分,一看就不是块学习的料,能混到毕业就不错了。

ok,就他了!

看完沈梦如班级的信息,石头又忍不住把叶以柔的信息调了出来。

乖乖,不得了。这个丫头居然考了723的高分,是今年的全国理科状元,学霸中的学霸!哎呦,身世有点可怜,是单亲家庭,只有一个当工人的母亲和一个读初中的弟弟,家里的经济条件应该不会太好。

看到这,石头心中不免一惊。高考分数不能改变经济基础,叶以柔还是有可能以马厅长的金丝雀身份,住在那间别墅里的。以她的家庭背景,除非专门学过开锁的本事,否则是没可能找到马厅长的空房子,“借”住的。

不管是金丝雀,还是女飞贼,石头都被她给骗了。

唉,漂亮又聪明的女人,信不得啊!

石头连忙关闭电脑,拿起小背包,就往别墅那边跑。

果然,叶以柔已经走了,带着她自己的全部行李、石头辛辛苦苦码进去的两编织袋现钞,以及他之前换下来的那身女装。房间里,只剩下他之前留字的那张小纸条。纸条的背面,贴着从报纸上抠下来的两个方块字:谢谢。

穿越星际、踌躇满志而来,却接连遭到两个小女子的算计,石头气得两眼冒火。不行,这个叶以柔,我一定要报复她。

石头从背包中,将那款用来拍照的手机取了出来,找到照片,仔细一看。

我勒个去!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