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劫贪济己(1 / 1)

“我已经把他们视作偶像了呀!如果有机会,当然希望可以亲自拜访一下!”石头马上换上记忆中,最萌最痴的表情包,恢复到对方眼中又呆又傻的第一印象。

“你神经呀,学什么不好,学贪官?”铁蛋眼神闪过一丝失望,随即神情一凛,“我最讨厌的,就是那些贪官了,祸国殃民,害人害己!”

“好吧,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就不学贪官了,学大侠,专门杀贪官,劫富济贫,你看如何?”石头用手在脸上一抹,再次摆出刚才吃霸王餐的唬人模样。

“哈哈,又来演戏,小心我们老板拿刀出来,剁了你。快滚吧,我要回去工作了。”铁蛋说完,将从沈梦如那那拿来的几张钞票,全部塞进石头的口袋里,转身回店里去了。

到贪官家里拿钱,这种稳赚不赔、又不伤天理的生意,值得一试!

可是,如何去找呢?哎呦,肚子又疼了,还是赶紧去医院吧。

来到医院,候了两个多小时的诊,等的石头都快不治而愈了。

终于轮到石头,他把手里的现金往桌子上一摆,对医生说:“我肚子疼,钱包又被偷了,全身上下就这么点钱,还是从同学那借的。您看着开药方吧,最好能给我剩点,否则接下来得几天,我只能喝西北风了。”

“现在刚刚入秋,还是以东南风为主。你要是还这么挑食,光喝西北风的话,怕是撑不了几天”,医生见这个病人有趣,也随便开起了玩笑,然后就用在这家医院中,平时很少用到的把脉术,对石头进行了认真诊断,最后大笔一挥,在处方单上留下一溜狂草:“就拿这个单子去付费取药吧!如果省着点花,剩下的钱,应该能帮你撑个十天八天的。”

“谢谢大夫,等我病好了,有空请您喝西北风啊!”石头继续顺杆爬。

“你这是急性的食物中毒,以后别再吃那些不干净的东西”,医生没有再跟他说笑,但也没生气,示意他可以走了,然后冲着门外喊道:“下一位!”

石头很幸运,在地球上的第一次问诊,就遇上了好人。不但医药费只花到两位数,而且仅服了一剂药,便把腹痛止住,又在医院歇息了不到三十分钟,就再次生龙活虎起来。

就在石头准备离开的时候,看见刚刚给自己诊断的那个医生,急匆匆地向门外走去,嘴里不停地嘟囔着:“催什么催,我手里还有病人呢。什么狗屁马厅长、重要领导,还不是一个只会捞钱、不干实事的大贪官?奶奶的,瞧我这次怎么收拾你!”

他的声音很轻,而且含糊,但难不住经过特殊训练的石头,被他一字不落地听了进去。

来贪官啦,好事啊!

石头远远跟在后面,很快便见到了那位所谓的马厅长。哎呦,这个马厅长肥的,平时都是滚在地上行进的吧。

马厅长先被推进急救室,处理了不到十分钟,就被推了出来,看起来病情并没有多严重,但还是被转移到了特护病房,享受单间待遇。

石头已将这个楼层的摄像头分布情况和转动规律,全部记在心中,算准死角出现的时间,偷偷溜进了马厅长的特护病房。

因为病情并不严重,特护病房里并没有留护士,马厅长正端着一个水果盘,津津有味地看着电视上的娱乐节目。

石头快步上前,轻轻一拍马厅长的肩膀,嘴里模仿着清脆悦耳的女声:“领导!”

“哦?”马厅长的脸转了过来,正好与石头四目相对,然后就静止不动了。作为一个杰出的心理学专家,石头只用了不到一秒钟的时间,便将马厅长成功催眠。

接下来,就是石头的表演时间了,他要套出对方的藏钱地点。

马厅长很是配合,知无不言,不但说出了几处藏钱所在,还把钥匙在哪里,密码是什么,多久会去一次,哪些钱会用,哪些钱永远不会动,就在那里摆着看……

前后只用了不到五分钟,石头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这个凯子选的不错,最近、最安全的一处“储钱柜”,就在京城大学旁边的一个高档小区,某间独体别墅的地下室中,数量之大,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具体数字,是最适合下手的地方。

石头先打车回了学校,然后又跑到女生宿舍楼那边,偷了包括白色连衣裙在内的几套衣服,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换上,然后重新回到校门口,打了个相对高档的出租车,直奔那个马厅长提到的那个小区。

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只要足够小心,没人会发现他的男扮女装。

小区的保安,对单身美女到这里的出出入入,早就习以为常,只是向石头身上暴露的地方偷偷瞄了一眼,便把出租车放了进去。

马厅长的别墅是15号,石头让司机在8号别墅就把自己放了下来,然后,凭借着在门口看到的别墅分布图,一路摸到了15号别墅前。

没有灯光透出,说明这别墅里目前无人,做起事来就更方便了。

石头得意地哼着老家流行的口哨,慢慢悠悠走了过去,先用马厅长“提供”的密码开了大门,又顺利找到并打开直通地下室的暗道机关,沿着钢制的螺旋梯走了下去。

输入密码,推开地下密室的门,石头直接被眼前的景象给震住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上了规模的银行保险库么!位于屋子中央,堆得密密麻麻、严严实实的各国现钞,有三张双人床那么大,两米多高,全部换算成华币的话,少说也得有几亿了。

不仅如此,在这间密室,四周的钢制墙壁上,还设有许多的小格子,不是直接堆砌着金砖,就是放着各种看起来极其精美的小盒子,大大小小,不一而足。

这个马厅长,到底有多能贪啊?要知道,这可只是他的其中一个藏金库,虽然是最大的一个。

看看那巨大的钱堆,再瞅瞅手里的小书包,一种沉重的挫败感浮上石头的心头:这根本就不在一个层次上么!不行,一定要换个大点的家伙,能多装绝不少拿。

石头退回到别墅中,仗着自己视力好,没有开灯,自下而上,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摸过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既方便携带、容量又大的物件,哪怕是个旧纸箱。如果有那种厚厚的黑色垃圾袋就更好了。

让他失望的是,这件别墅里,什么现代化家具都不缺,就缺他想要的东西。

就剩下最后一个房间了,如果还是一无所获,石头也只能把房间里的被罩扯下来用了,虽然那样有可能会破坏现场,增加他再次到访的难度,甚至可能引起马厅长的警觉,进行整个“金库”的二次转移。

石头的眼睛,早已适应了这里的黑暗,推开门后,只扫了一下,就知道在明面上并没有自己想要的东西,便按照一路下来的程序,先把离自己最近的床板掀了起来。

哎呦不错,还真有货!

看着眼前几个鼓鼓囊囊的大编织袋,石头的眼睛湿润起来,连忙把它们提了起来。

“呀!”

房间里,传来一女孩子的惊呼!

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足以打破这房间里的宁静。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第一神童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