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都市言情 > 捡个保镖挺嘚瑟 > 十一、替身协议

十一、替身协议(1 / 1)

见张好古没动静,石头也不说话,又抽出一张银行卡,在手里轻轻一攥,再松开时,已经被挤压成了一个圆滚滚的小球,非常漂亮。

这可是实打实的真功夫,比刚刚的手撕卡片,不知强上了多少倍。

张好古啥想法都没了,只用了六秒钟,就把自己变成了白条鸡,手捂着要害处,战战兢兢地看着石头。

石头把钱包放回去,将那用于拍照的手机取了出来:“把手拿开!会跳小苹果不,或者广场舞?”

“广场舞吧,小苹果有点难!”

说完,张好古也不用石头提醒,稍稍酝酿了一下情绪,便自带伴唱地跳了起来,并很快进入了忘我状态,搞得石头都不好意思喊停了。

把柄到手,可以将话题拉回到主线路上了。

“说个数!你觉得,多少钱合适?”石头想继续保持强压势头,故意不把话说明白。这叫期望值引导,当对方以为自己只会被打到十八层地狱的时候,你只要伸出一只手将他拉住,他就能把你当神一样供着,保证服服帖帖。

张好古也犯了难,他这是说绑票的赎金呢,还是断背的补偿呢?前者,自然越低越好;可若是后者,妄自压价的话,岂不是显得自己很贱?

“你不肯说的话,那我就直接定价啦,一百万,如何?”石头继续施压。

这个数字……应该是赎金没错,需要压价。

张好古强打精神:“有点多了,能不能再少一点?”

“哦,那你说多少合适?”石头双手环抱于胸前,甚至往后微仰,好整以暇。

张好古看石头那样子,就感觉他存心是在消遣自己,也不由得来了气,索性来了一个狮子大开口:“就20万吧,相当于我四年的生活费!”

石头站了起来,双目直视张好古:“你说的,20万,一口价?”

“我说的”,虽然有可能猜错,但张好古还是硬着头皮接受了这个结果。有的商量,总比没得商量好,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那好,就这么说定了。有纸笔么?”

“有!”

石头运笔如飞,很快就草拟出一份洋洋洒洒的书面协议,递给张好古。

“替身协议?”刚一看到这标题,张好古便蒙圈了,这和想象的出入太大了。连忙往下细看,很快找到了几条最核心的条款:

第十九条:乙方以甲方身份,读完四年的所有课程并保证最终取得所学专业的毕业证和学位证,该毕业证和学位证,最终归甲方所有。在此期间,除非乙方提出申请,甲方不得以任何理由,恢复其在学校的原有身份,只能以其他人的身份,出现在京城大学。

第二十条:乙方在替甲方读书期间,有义务替甲方找到一份合适的工作,并在经甲方认可后,方可与用人单位签约,并在毕业后,转由甲方全权履行该劳动合同。

第三十一条:转让费用二十万元,由乙方一次付清。

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不但可以免去四年读书考试之苦,该得的证书和工作,一样都不会少,还能立刻就得到一大笔钱!虽然有点可惜,这笔钱原本应该是一百万的。

张好古对这样的好事,天生持怀疑态度,便直接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完全是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么!”

“泡妞!”石头给出了最能引起男人共鸣的解释:“我喜欢上了你们班上的一个女孩,非要追到她不可。你的身份,能够给我提供最好的掩护!”

“她是你的同学?”

“不是!”

“老乡?”

“非也!”

“不会是传说中的一见钟情吧?”

“差不多!”

“怎么讲?”

“她在我最落魄的时候,赏了我一口面!”石头很清楚,越是离奇的原因,越能说明自己志在必得,还能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产生“士为知己者死”的特殊效果。

“我靠,兄弟你够狠!”张好古果然一脸钦佩地,捶了石头一拳:“如果真是你说的这样,这个忙我是非帮不可了。不过,兄弟也有几个小小的请求。”

“但说无妨!”

“我也想到学校来泡几个妹子的,你看能不能……”

“好说,只要你看中的不是我圈子里的人,兄弟保证你爱上谁就上谁!”这话说的,连石头自己听了都有些害臊。一是,后面的半句话说得太露骨;二是,用后面的半句,掩护了前半句“只要”二字中暗含的万能推脱术,有点不地道。

效果是明显的,张好古被石头的最后六个字刺激得眼冒绿光:“那怎么好意思……我先在这里谢谢兄弟了!在哪签字,需要按手印么?”

“在这里,不用按手印,签字就可以了。对了,如果你不想离开京城,这四年的房租,我都可以替你付掉,不在协议的20万元以内。”

“兄弟,你太够意思了。祝你早日抱得美人归!”张好古已经起了惺惺相惜之心。

一个小时后,石头和张好古,又出现在京城大学的校园,开始走报到程序。只不过,这一次的主角变成了石头,张好古成了全程陪同。

靠着强大的精神催眠术,石头成功“说服”了所有妄图进行照片比对的工作人员,顺利完成全部报到手续,也将行李搬到了分配给他的宿舍:1号楼的234房间。

整理床铺、安放行李这样的粗活,自然都是由张好古完成的。倒不是石头欺负人,毕竟那些东西都是人家张好古的,何去何从,他也不好过多干预。虽然,按照他们的约定,最终都是要折算成现金的,亏不了张好古,但万一不小心留下了人家的最爱,那多尴尬。

一个宿舍住六人,他们是第三个到的。

在张好古忙着为大大小小的物件定价、统计的时候,石头与先来的两位室友,相互进行了自我介绍。又高又黑又壮的那位叫崔大有,来自华国北部的吉省;皮肤白皙,但同样肌肉壮实的那位叫肖巴依买买提,来自疆省,名字虽怪,却是根红苗正的汉族。

两位室友,都对张好古的身份很好奇,因为看起来,他比石头的年纪要小,而且相对瘦弱,照理说应该是被关爱的对象才是。

“那是我的小弟,这一次,是跟我出来见见世面的。”石头没说这个弟弟是亲的还是表的,给自己留下足够的回转余地。

“啊,你居然带着马仔来上学!”崔大有震惊不已,申市来的人就是有钱。

石头懒得解释,张好古精力没放在这,小巴依买买提则有些好奇:“马仔是什么?我们国内的大学,也开始流行陪读了?好古,你真潮!”

这还叫潮?接下来的四年里,老子要陪的东西,多了。

“介绍一下你们的家乡吧,有时间也去你们那串串门!”石头适时转化话题。

就在这时,石头背包里的手机响了。

石头的手机虽多,能接打电话的却只有一个,连那个si卡都是人家送的。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刘宋汉阙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娘亲害我守祭坛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第一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