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玄幻魔法 > 琢玉 > 第二十章 雷光剑起影如霜

第二十章 雷光剑起影如霜(1 / 1)

“你这老家伙!”蓝色假面人骂了句,虽然看不到表情,想来也是又惊又怒的。此等恐怖的修为,放眼整个龙翔宗,恐怕也是屈指可数的。他又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退出战圈的鹰钩鼻男子,眉头紧皱,他也越发对这老人感兴趣了。

“不说是吧。”蓝色假面人脾气似乎很火暴,他重重地道了声“好”。手指舞动,再度凝心聚力。

此刻仍然高悬半空的长剑,竟是受到了驱使,白光涨起,耀人眼目。原本已经消散的剑气,缓缓又凝聚起来,向着空中的主剑,汇集而去。

长剑白光大盛,抽动虚空,犹如长鲸吸水,贪婪地将剑气吸收而去,仿佛要将天地间的灵气全部抽空。

通过不断的凝聚,长剑似是涨大了几分,剑刃饱满,声势夸张,寒气逼人。

蓝色假面人一个华丽的跃步,手指疾指,大喝一声:“万剑归一!”

龙翔宗绝世剑诀——万剑归一!

鹰钩鼻男子神情一怔,暗叹这蓝色假面人手段如此之高,万剑飞扬、万剑归一绝世剑技在其手中是信手拈来,看来此人绝非龙翔宗里寻常人物。龙翔宗几大首脑人物名动天下,谁人不知,鹰钩鼻男子死死盯着这名头戴铁假面的高手,也不知是不是想到了什么。

半空中,零散的剑影终于汇聚完毕,长剑的本体光华夺目,氤氲之下如一道长虹贯彻天日,三尺剑刃如此耀眼!

剑刃精气逼人,暴插而下,有气吞山河之势。那一瞬,天地如此渺小,仿佛这深谷之中,只剩下了一人一剑。

苍茫天地之间,一人独对一剑!

狂乱的黄叶还在漫天飞舞,宛如无数纷飞的枯蝶,瞬间竟然将老人单薄的身体湮没。长剑贯下,也没入到席卷而起的纷乱枯叶中。

无数的枯叶仿佛在抟扶摇直上,以老人为中心形成飓风般的阵势,里面的场景似乎完全封闭,再难看见。

蓝色假面人还在手脚并用,鹰钩鼻男子也屏息凝视,都在期待万剑归一惊天的一击。

黄叶群中气流搅动,无数的枯叶如同吹雪一般散向四周,仿佛有东西喷薄欲出。待到枯叶即将散尽,场中又是黄土飞扬,激扬弥漫,遮天蔽日,让人难以看清。

“当!”一声巨响响彻天地。

蓝色假面人哼了一声,似有感应,一个腾跃,牢牢接住了飞回的长剑。然而当他目光看向手中时,却是大吃一惊,假面人手中曾经寒光闪动不可一世的长剑,已然只剩了半截!

鹰钩鼻男子也是大惊失色,望着场中老人所站之处,尘土还未散尽。他也不管其中情景如何,看准大致方向,将嗜血鬼轮抡了出去。

鬼轮阴气缭绕,在空中几个盘桓,飞进漫天的尘埃中,只剩下妖异的暗红色光芒。似这等宝物,经过常年祭炼,早就与主人心灵相通。眼下虽然视线受阻,鹰钩鼻男子依旧能操控它追击对手。

又是“当”的一声巨响,鬼轮一个震颤,如临大敌,撞击之下倒飞而回,光芒登时微弱下来。

鹰钩鼻男子一惊,连连发动法诀召回。嗜血鬼轮触手的那一刻,其余劲之强盛,竟使得鹰钩鼻男子连连后退,直至后背撞上一棵巨木方才停歇。然而一股未明的巨力直贯胸膛,鹰钩鼻男子抵挡不及,表情痛苦,喉头一窒,鲜血吐出。他脸色本就苍白的可怕,受此一击倒也看不出什么变化,倚住巨木调息一阵,方才稳定下来。

抹去嘴角的鲜血,鹰钩鼻男子与蓝色假面人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惊讶。

此刻场中,尘埃终于落定,地上的黄叶早已吹尽,露出了苍凉的黄土地,地面上,赫然还有一个长形的浅坑。

老人颤巍巍的身形显露出来,手中,捧着一柄沾满尘土的古剑!

“嗡。”古剑鸣动,尘土迅速弹落。剑长三尺,剑刃呈紫色,却有银色光晕波动。老人猛一用力,古剑瞬间光辉万丈,紫色光芒与银色光晕交融,隐隐有雷霆之势。

蓝色假面人和鹰钩鼻男子都不是等闲人物,自然是看出了端倪,惊呼一声,往后大退三步。

“雷光诀!这是雷光诀!”蓝色假面人指着古剑大呼,其表情虽看不见,但也能猜着几分了。

鹰钩鼻男子满脸的不可思议,嘴唇颤抖,震惊之下仿佛声音也不再那般阴森了,吐出了足以惊世的几个字:“你、你是疾剑圣颜无痕!”

瘴气谷入口处,不知何时已经多了两道曼妙的女子身影,远远注视着山谷中的一切。此刻已接近午时,天色大亮,正上方的阳光透入山谷。谷中树木较少,视野还算开阔,因而两人距离虽远,勉强还能看见谷中情形的。

这两名女子,显然就是星月教的李幽兰和风寒菱了。

风寒菱忍不住赞叹:“瘴气谷真是夺天地之造化,终年毒瘴弥漫,唯独在夏至日的辰时到酉时之间天朗气清。”

李幽兰也感慨道:“天地之奇无穷无尽,你我凡人终究是井底之蛙啊。”

风寒菱微微一笑,说道:“此般奇妙所在,还不是让我们这些井底之蛙给发掘出来了。”

李幽兰望着这位情同姐妹的属下,仿佛先前的焦躁不安都已远去,脸上也绽放出会心的笑容。

“那老人修为深不可测,陆岳与那蓝色假面人联手,也处于下风。”风寒菱说着。她们距离较远,并未看清老人手中的古剑,也听不清三人的对话,故而还不知晓老人身份。

李幽兰注视着远方,说道:“这幽冥堂堂主陆岳,常年侵淫鬼神之法,修为之高深自不必多说。还有旁边这蓝色假面人,炼气之术得心应手,龙翔宗绝世剑诀施展起来更是游刃有余,绝不简单呐。”

“他会不会就是用我教圣物九幽阎罗印杀了幽冥堂一队弟子的那人?”风寒菱问。

李幽兰回道:“我记得幽冥堂弟子临死前说的是银色铁假面吧。”

“或许是他慌乱之下,记错了呢。”

李幽兰摇摇头:“不对,银色假面人已领悟逆天神功之冥神法诀。这蓝色假面人如此执着要进入古洞,想来对神功还是一无所知。而且,他若是怀藏圣物,眼下早就无所保留了。”

风寒菱秀眉微皱,说道:“这昙花一现的银色假面人,越发令我觉得胆寒啊。”

李幽兰依旧冷冷凝视前方,说道:“看这样子,陆岳与蓝色假面人联手,也未必胜得过老人。苏小雨既已经安然进去,我也放心了。”

风寒菱自然也为少主感到高兴,说道:“苏小雨有此高人相助,真是一大福气啊。”

李幽兰淡淡一笑,仿佛还带点无奈的说道:“我等苦心探索多年,到头来却不如一个少年,误打误撞就进去了。”

“呵呵,真是天意啊。”风寒菱笑着,“属下在此也要恭喜少主啊。”

李幽兰极美的容颜上,笑容也是那般醉人,然而望向古洞时,眼眸中却流露出淡淡的忧色,摇头轻叹。

风寒菱与李幽兰在一起多年,姐妹同心,自然有所察觉,她轻拍着李幽兰的肩膀,说道:“来日方长,总会有转变的。眼下我俩也无可奈何,暂且退避吧。”

古洞入口处,三人还在对峙着。

蓝色假面人声音已经歇斯底里:“颜无痕不是早就死了吗?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蓝色假面人作为龙翔宗里的重要人物,自然对十八年前鬼首山一战了如指掌。此刻得知面前活生生的神秘老人,竟然是颜无痕,感觉就像见到了天底下最可笑的骗局一样。

老人苍老的手掌换换抚过剑身,眼神就像见到了久别重逢的挚友一般,也不去理会两人惊愕的目光,只淡淡说道:“这把剑,我已经多年不用了。”

蓝色假面人仍不相信,以手中断剑指着老人说道:“颜无痕就算活着,最多四十几岁,怎么可能像你这般苍老?”他举起剑又欲出手,出招之际才意识到宝剑已断,原来方才震惊之际竟把此事忘了。此剑虽算不上极品宝物,但也非凡品,蓝色假面人顿感一阵痛心。

鹰钩鼻男子已知对方是二十年前就成名的疾剑圣颜无痕,竟也不愿意知难放弃,反对着蓝色假面人喊了声:“接着!”将手中短刀扔了过去。

蓝色假面人扔下断剑,接过短刀,冲着鹰钩鼻男子点了点头,两人又联手与颜无痕对阵起来。

“不知所畏!”颜无痕右手握紧剑柄。雷光诀仿佛感应到了主人的心思,紫色与银色光芒暴涨,那光芒,竟映得老人的右臂也是光辉透亮。

这便是上古十大名剑之一的雷光诀!

颜无痕脚步快速踩动,脚下尘土与碎叶翩飞起舞,那步法看似杂乱无章。然而未几,步伐便再难视清,双足化作残影,继而本人也变成了残影,只勉强可辨雷光诀的剑芒。

蓝色假面人还在观望之际,便只觉一道残影冲至跟前。他大吃一惊,哪料到对方如此之迅猛,还没反应过来,目光却捕捉到了照面强烈的一击。蓝色假面人又岂会是泛泛之辈,值此危机也是惊而不乱,顺势一挡向后退却。

雷光诀劈面而来的一剑非同小可,蓝色假面人只觉双臂发麻,如遭雷击。他对老人如此迅捷的身法心有余悸,一连后退好几丈。

“疾风步法!”蓝色假面人惊道,此刻,他再也不会怀疑老人的身份了。

颜无痕昔日为龙翔三剑圣之一,其剑法之凌厉刚猛,有“一剑无影,七步夺命”之称。然而颜无痕并非只是单纯的剑法快,他还有一项成名绝技“疾风步法”,据传有日行千里缩地成寸之功,以步法配合剑法,其迅速的特色自然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眼下老人步法诡谲,变化莫测,瞬间疾行,不是传闻中的疾风步法又是什么?

鹰钩鼻男子见状,也不再保留,立即对蓝色假面人施以援手,嗜血鬼轮飞袭而去。

颜无痕以一敌二,凌厉的剑法神鬼莫测,步步惊心,招招逼人,竟压制着两人不断后退,三条身影或上或下,或进或退,向瘴气谷外延伸而去。

远离着诸神古洞前,林间树木渐多,颜无痕剑气霸道,时不时就有粗壮的古木遭受池鱼之殃,齐根而断,其剑法之威力可想而知。鹰钩鼻男子脸色白得可怕,看不出惊惧神色,蓝色假面人脑袋严实包裹,也看不到表情波动。但从两人吃力招架的模样看来,显然是不容乐观。

颜无痕名剑在手,战性被激起,奋威之下,瞬间就将两人逼出了谷外。昏暗的雁莫进森林里,一场惊世大战正在上演。

此时此刻,趁乱之际,一个诡异的身影悄然步入了瘴气谷。他一身黑衣,头戴银色铁假面,除了假面具的颜色不同,整个人模样竟与正在激战的蓝色假面人一般无二。透过铁假面上空空的眼洞,似乎还能感受到此人冰寒的目光。

古洞前,偶尔一阵风吹过,黄叶似乎不愿长埋土地,还在跟着起舞。

银色假面人缓步走向古洞,看到洞口荒草丛中那块残破的石碑时,身体仿佛顿了一下。

那块被风化到不堪看的石碑,依旧静静竖立着,也不知经历了多少的岁月。

诸神古洞!

四个苍劲雄浑的大字,仿佛有一股魔性,吸引着无数人前来。

望着石碑,银色假面人口中喃喃自语:“明明可以引动神力的,这其中奥秘究竟在何处?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银色假面人似乎是激动了,加快脚步,最终一个侧身隐入了古洞。

“哼!”颜无痕一声怒哼,手中雷光诀光芒大盛,雷霆之威势不可挡。鹰钩鼻男子和蓝色假面人齐齐被弹飞出去。

鹰钩鼻男子右手抚胸,嘴角溢出一缕鲜血,看起来苍白的嘴唇仿佛有了血气。嗜血鬼轮受到冲击,光芒收敛,乍一看来就是个普通的黑色铁轮。他胸口被雷光诀剑气所伤,衣衫破裂,隐隐透血。

蓝色假面人也好不到哪去,单膝跪地,短刀抵着地面,一身黑衣多处划痕。

反观颜无痕,虽看起来最是苍老,然长发白须纤尘不染,粗布长袍随风鼓动,手持雷光诀剑锋前指,竟有几分神明的气质。

颜无痕举剑淡淡说道:“你们还不肯走么?”

两人对望一眼,心知联手也无法战胜眼前修为恐怖的颜无痕。总之,想凭借武力进入古洞是不可能的了。

蓝色假面人用短刀支撑着站起身来,脑中已经盘算好,说道:“颜无痕,我知你与李剑离交厚,但如今早已物是人非,你这般阻挠究竟为何?”

颜无痕目光犀利,直视二人,说道:“诸神古洞乃上古圣地,怎容你等心术不正的人来玷污。”

“哈哈哈哈。”蓝色假面人听罢却是大笑,“颜无痕啊颜无痕,你纵有惊世修为,奈何思想还如二十年前那般腐朽。当年你灵活变通一些,如今早就是跟易破天苏正阳等人平起平坐的人物了。”

颜无痕眉头一皱,似有不悦,但最终只是苦笑摇头,淡淡说了句:“你不会明白的。”

“我是不明白啊。”蓝色假面人话锋忽然凌厉,竟无惧意,“颜无痕,你的为人我是最清楚不过的,你嫉恶如仇一身正气,重情重义知恩图报,为天下苍生义无反顾付出。但现在呢,在世人面前,看看你落了个什么口碑!”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靠演技成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老祖宗又诈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