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玄幻魔法 > 琢玉 > 第十九章 万剑飞扬风呼啸

第十九章 万剑飞扬风呼啸(1 / 1)

隐没在荒草丛中的残破石碑,忠实地守护在洞口处,多年来都不曾变过。老人站在洞口,俯下身去,苍老的双手轻轻抚过早已凹凸不平的表面,眼眸浑浊,嘴唇颤动。

原来,不知不觉又过去好多年了!

昔日容光焕发的人早已白发苍苍,人生,这般易老!

沧桑往事,早已随风飘散,徒剩衰景哀情!

一阵风吹过,碑前荒草顺势倒去,终于露出了石碑完整的面目。疮痍的表面上,书写着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诸神古洞!

尽管破旧不堪,但清新飘逸的笔锋却丝毫不曾褪变,尽显往日的潇洒。

老人挺直胸膛,抬起双眼,看见了两名不速之客。

鹰钩鼻男子和蓝色假面人追踪至此,没有争斗,双双把目光锁定向了这个神秘的老人。但从两人的站位来看,显然还是互相戒备的。蓝色假面人率先问道:“你是什么人?”

老人平静的目光扫过两人,只淡淡说了句:“既是无缘,何须强求,两位回去吧。”

蓝色假面人轻哼一声,不客气地说道:“什么有缘没缘,谁和你这糟老头子有缘!那两个小孩子,怎么就进去了?”

老人并未动怒,依旧用那一成不变的平淡语调说道:“他俩与古洞有缘,自然就进去了。”

“我呸!”蓝色假面人嗔道,“糟老头子休要故弄玄虚!”

老人的表情还是如古井般波澜不惊,就如同在学海崖下垂钓时一般无二,他依旧无愠无火,淡淡说道:“总之,从哪儿来,就回哪去吧。”老人说着,不再去看两人,转过身来,就往洞里走去。

蓝色假面人身体动了下,戴着铁假面,看不出什么表情。他左手持剑,右掌悄悄运起功力。不远处的鹰钩鼻男子看在眼里,自始至终都没作声,如同暗夜里的幽灵,只冷冷地注视着老人佝偻的背影。

又一阵风吹过,老人宽大的青褐色布衣随风鼓动,与此同时,满地的枯叶被风卷起,翩翩起舞。

森林深处,瘴气谷中,古洞入口,黄叶飞扬!

一股紧张的气息弥漫开来,气流都在搅动,飞舞的黄叶向两边散开。蓝色假面人双足踮起,仿佛驭风疾行,雄厚的掌力毫不保留地袭向老人瘦弱的背影,那气势似乎要将他的身体撕裂。然而,如此强大的力量,在蓝色假面人施展开来,除了风声,竟是没有一丁点儿的异响,连脚步声都微不可闻。若不是亲眼看见,根本就察觉不到浓浓的杀气。蓝色假面人的修为可想而知。

鹰钩鼻男子看在眼里,默不作声,嘴角泛起冷笑。

蓝色假面人紧盯前方,距离是越来越近,走在前头看似步履艰难的老人,居然缓缓回过身来。老人微微皱眉,霎时间,似有狂风起舞,宽大的粗布衣袖暴涨了不知多少倍,在风中猎猎作响。老人脚下的黄叶更是疯狂地席卷而起,宛如深海中的漩涡般飞速旋转,瞬间已将老人包裹其中。老人迷茫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寒意,注视着突袭而来的蓝色假面人,大袖一挥,已然化解了假面人的攻击。

深谷中,山洞前,古木下,成片的黄叶还在纷纷扬扬落下,而在场的三人,俱是一动不动,犹如亘古伫立的雕像。

蓝色假面人头戴着鬼面具,看不出任何表情。而尚未出手的鹰钩鼻男子,也站在不远处静静地望着。老人目光淡定,深邃的眼眸更是瞧不出在看着何处。

古老的迷失森林中,时光也在悄悄流逝。

没有人会在乎,如此岁月,早已不知经历了多少度。

良久,蓝色假面人才第一个开口:“好手段。”

老人幽深的目光似乎没有移动,只说了句:“回去吧。”

“哼!”蓝色假面人冷笑道,“既然已经走到这了,还会那么容易就放弃吗?”说着,他用余光瞄了眼那鹰钩鼻男子,看出对方也没有退意。这两人又岂是等闲之辈,哪会因为一招半式就退走?

又沉默了片刻,蓝色假面人终于按捺不住了,说道:“老头,我不想再多废话,你若是执意要阻挠,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老人的眼中不经意间闪过一丝无奈,但终究只是叹了一声,没有多说什么。

蓝色假面人时刻注视着老人,这些细微的变化自然是看在眼里,他说道:“此间秘密,应当拿出来大家共同探讨,如此固执做什么?”

老人冷然道:“你等如此贪婪,不怕惹来杀身之祸吗?”

蓝色假面人不屑地哼了声:“我若修成神功,将来横行天下,谁敢动我?臭老头,别不识时务!”

老人面色一沉,冷冷的目光如利剑一般投向蓝色假面人。然而蓝色假面人也毫无畏惧,直接就迎了上去,一场大战终究难免。蓝色假面人和神秘老人,在黄叶纷扬的古木林中,再一次大打出手。

鹰钩鼻男子面带诡异的微笑,就像是在看戏一般审视着激战的两人。

“砰!”又是一棵粗壮的古木在蓝色假面人的剑气下生生折断,假面人闷哼一声,冷然又扑向老人,招式狠辣,不留余地。

老人未执兵刃,只挥舞着宽大的粗布袍袖抵挡,稳定沉重,像是在一味防守。

蓝色假面人身手迅捷,一杆长剑神出鬼没,进退井然有序。饶是如此,却近不得老人的身。

蓝色假面人一个翻跃,后退几步,左手双指引动法诀,顿时力量大盛,天地气息聚合起来,汇集于右手中的长剑上,长剑似有感应,寒光闪现,恐非凡品。假面人哼了一声,右臂一挥,长剑脱手飞出,直取老人腹胸。

这一击来得突然,对方显然是动了杀意。然而老人虽身形颤巍,反应却是奇快无比。他脚步踩动,身法极快,就如同瞬移一般,只留下一道连锐眼都难以捕捉的残影。下一瞬,他的身体已经往边上微微挪了下。就像是刻意算好距离的一样,长剑刚好贴着他鼓起的袍袖擦过。

蓝色假面人面容遮蔽着,看不清表情波动。他自然不会就此放弃,喝了一声:“回!”长剑极具灵性,一个回转,袭向老人背后。

老人就像背后生了眼睛一般,不惊不诧,奇妙的步法再次踩动,如法炮制,长剑依旧是贴着袍袖擦过,最终落回蓝色假面人手里。

“好身法,好感官!”蓝色假面人赞了句,握起长剑,突刺而去。

这一剑看似平凡,实则蕴含了大巧若拙之意。起初速度一般,待接近时却演化成了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剑锋显露,寒光流转。

老人又岂是泛泛之辈。他疾速旋转身体,身体竟化作了几道残影,几个灵活的翻腾,竟是踩着假面人锋芒毕露的剑刃越了过去。

蓝色假面人大吃一惊,老人的速度快得出乎意料,竟已到了自己身后。假面人还没来得及收势,若是此刻对方发难,自己恐要吃大亏了。

然而——

“啪!”腾跃中的老人,背上猛遭重击!

“噗!”一口鲜血狂喷而出!

老人佝偻的身影包裹在宽大的粗布衣衫中,如同一片风中摇曳的黄叶,越发显得瘦弱不堪一击。此刻,鹰钩鼻男子冷笑着,一个转身接住了一片比手掌大些的黑色飞轮,显然,是他出手偷袭。

“你……”老人一个踉跄才勉强站稳,喉头再次一甜,强忍着将鲜血咽了下去。老人细细看了一眼鹰钩鼻男子和他手中的飞轮,瞬间认出:“嗜血鬼轮!你是什么人?”

鹰钩鼻男子诡异地笑着,满脸森森的寒气,阴阳怪气地说道:“你居然一眼认出这件宝物,果然不一般啊。”他眼睛凹陷,目光阴冷到可怕,与其对视,感觉就像被怨鬼盯住了一样。

老人自然不会被其眼神所影响到,他稍稍运作调息,语调又变回了最初的一成不变:“你是魔教中人,你们果然又死灰复燃了。”

鹰钩鼻男子轻抚着手中的嗜血鬼轮,像是在抚摸最怜爱的女子一般,鬼轮轮体呈黑色,鬼气森森,与主人倒颇为相配,其刚刚饮过老人的鲜血,泛起妖异的暗红。他嘴里只淡淡说道:“正魔之分,真的那么重要吗?”

老人的目光忽然变得凌厉起来,竟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势,他瞪着蓝色假面人,喝问道:“那你呢,你跟他是一伙的?”

蓝色假面人似乎也没料到老人会有如此剧烈的变化,仿佛窒了一下,嘴上却说道:“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哼!”老人重重一哼,斥道:“没想到你一个龙翔宗弟子,竟然堕落到与魔教人士同流合污,意图染指古洞圣物,还戴个铁假面藏头露尾装神弄鬼,干脆就投入魔教算了!”

“你、你说什么?”蓝色假面人身体明显一震。

老人脸色寒冷,冷然道:“你一身傲龙诀炼气修为,真是令老朽钦佩啊。”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蓝色假面人身体又是一颤,虽然看不见其表情,想来也是很震惊的。他在出手过程中,已经有所隐瞒,不料还是被老人看出来了。假面人自知抵赖也无意义,反而慨然道:“也罢,明人不说暗话,我的确是龙翔宗人,但我堂堂正派弟子,怎会和歪魔邪道沆瀣一气!实话告诉你,来这之前,我还与他交过手的!”

鹰钩鼻男子听着歪魔邪道这几个字,也不恼怒,只轻蔑一笑。

不料老人却是目光又慵懒起来,淡淡说道:“你那么紧张做什么?即便你反投魔教也与我无关。如今的龙翔宗藏污纳垢,有朝一日祸起萧墙也是情理之中。”

“你胡说!方今天下正派大盛,邪魔退避。龙翔宗各府同气连枝,岂有祸起萧墙之说;龙翔宗弟子个个讲究仁义道德,何来藏污纳垢之理?”蓝色假面人说得义正严词,满腔正气。

“哈哈,好一个仁义道德。”老人笑着,笑声里还有几分凄苦与无奈。一旁的鹰钩鼻男子,更是冷笑不已。

蓝色假面人又道:“少废话,我看你是在拖延时间!”

老人哼了一声:“你们祸起萧墙也好,团结一致也罢,都与老朽无关。老朽要做的,就是绝对不让你等踏入古洞半步!”

“笑话!我看你受伤之下,还有什么能耐!”蓝色假面人说着却将目光转向了鹰钩鼻男子,说道,“这位朋友,你我虽道不同,但对于古洞中东西定是势在必得的。眼下这老头不识时务,我想你也不会袖手旁观吧。”蓝色假面人自打交手之后,一直对老人心存忌惮,即便此刻老人受伤,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

鹰钩鼻男子也早看出老人修为非同小可,若不是觑准了偷袭,恐怕还难以奈何到他。他也有所决定,阴险地笑道:“嘿嘿,我魔教中人自然不用讲究道义。”说着,右手操刀,左手握鬼轮,显然要与蓝色假面人联手对付老人了。

蓝色假面人既已被看穿,自然不用再有所隐藏,傲龙诀炼气术配合龙翔宗武学招式,铺天盖施展开来。鹰钩鼻男子短刀与嗜血鬼轮齐舞,看上去攻势也很迅猛。

实际上,两人表面一致对敌,暗地里还是相互提防的。毕竟,两人一个属正,一个属邪,之前就因不和而大打出手过。

“来得正好!”老人大喝一声,再不复方才的淡定自若,花白的长发在风中凌乱不堪,满脸的皱纹,越发显得苍老憔悴。然而其喷薄气势,却与衰老的姿态成鲜明对比。

“呼!”一股强大的气劲自老人身上发出,粗布长袍鼓动,差点令蓝色假面人和鹰钩鼻男子睁不开眼睛。

“好强横的气势!”鹰钩鼻男子说了句。

蓝色假面人施展傲龙诀心法,以气驭剑,剑气横秋,白晃晃的剑芒无情斩击而去。而鹰钩鼻男子,除了手中短刀对敌之外,时不时甩出嗜血鬼轮,那鬼轮起伏回旋,如同幽魂般缠着老人不放。

老人大袖狂舞,招式大起大落,看似夸张托大,却不断灵活的避过刀剑锋芒与嗜血鬼轮。

“好家伙,看你能撑多久!”蓝色假面人大手一挥,三尺长剑遁入空中,旋舞飞转。假面人法诀引动,大喝一声:“万剑飞扬!”

龙翔宗剑技绝学——万剑飞扬!

空中的长剑转速愈快,强横的剑气仿佛要撕裂虚空。刹那间,长剑变得虚幻,直到肉眼难以分辨,只有若隐若现的残影,呈圆形一圈圈不断向四周扩散。

扩散出去的剑影又逐渐清晰,一道,两道,三道……直至百道,千道,交织成网,纷纷扬扬,如同漫天剑雨。而长剑本身,高悬正中央,似在主导着一切。

那剑雨又如同一道法阵,整体旋转起来,势如潮水,牢牢锁定住老人瘦小的身躯。

蓝色假面人上下翻腾,大臂挥舞连连,操控起来是得心应手,熟络无比。鹰钩鼻男子看着这阵势,目露惊异,已悄然向后退去。

“老头,看你躲去吧。”蓝色假面人语气稍有得意,在他看来,老人纵然身法再巧妙,也不可能躲过这天罗地网般的剑气。老人手无寸铁,难道想用这血肉之躯硬抗不成?

“如此剑诀你也能轻松施展开来,不简单呐。”老人说着。

蓝色假面人心头一紧,心道如此间不容发之际,听这老头的语调依旧是不慌不乱,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么?假面人剑诀引动,喝了声:“下!”

剑雨纷飞,顺势直下!

老人目光一紧,又道:“我便让你见识见识瘴气谷枯叶的威力!”老人说着,宽大的衣袖大幅挥舞,满地的黄叶仿佛受到召唤一般,升腾而起,同样的成千上万。那场景,犹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浪卷起千堆雪。

黄叶起舞,逆势直上!

老人的脸上青筋暴凸,竟有滋滋声响,像是星火爆裂燃烧开来。

那些扬起的枯叶,蕴含了强大的力量,仿佛成了世间最坚不可摧的东西,硬是迎上了漫天的剑雨。

一道剑雨,一片黄叶!

噗噗噗连续刺击的声音,那黄叶真如铁打的一般,一层接着一层,竟难刺透。

漫天的剑气逐渐暗淡,最终消散无形,山谷内,宛如一阵狂风刚刚刮过,枯黄的碎叶纷纷扬扬下落。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