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玄幻魔法 > 琢玉 > 第二十一章 诸神石像彰天威

第二十一章 诸神石像彰天威(1 / 1)

十八年前,鬼首山正邪大战,龙翔宗宗主杨道真集合九州大陆各大名门正派,一举歼灭星月教。那一战中,龙翔宗紫霞府府主颜无痕关键时刻叛变投敌,反抗正派,最终落败身死。往后的年年岁岁,九州大陆兴隆昌盛,繁花似锦,正派大昌,邪魔退避,人民安居乐业,歌颂正派的功德不朽。九州大陆第一大国龙腾国的国君龙文帝杨仁,将那一年定为庆胜元年。

此事早已载入青史,普天之下,无人不知。

蓝色假面人言辞慷慨声音激昂,如果撇开方才的对战场面,恐怕都能让人觉得他是在为颜无痕打抱不平。

鹰钩鼻男子一直都在密切注视着颜无痕的神情波动,觉得蓝色假面人的几句言辞仿佛对颜无痕还是有所触动的。他作为邪道大派幽冥堂的第一掌权人,统领堂中门徒食客好几百人,自然是深谙驭人之道和攻心之术,当下他见时机似乎到来,也发话了,语调还是半阴半阳的,大概是天生如此:“颜府主,你对龙翔宗,对天下,就没有一丝恨意么?”

从开打到现在,鹰钩鼻男子语言甚少,此言一出,颜无痕倒没什么波动,蓝色假面人不禁转头看了过来。心道这人果然不简单,居然也想从这方面入手,而且言辞听似恳切,表达的意义更是一针见血。

“颜府主,你这般向着正义,为龙翔宗也是尽心尽力。可龙翔宗呢,各大名门正派呢,天下苍生呢?他们却是如此看待于你!”鹰钩鼻男子话匣敞开,“如今,你还在古洞前苦苦坚守,怕这逆天神功落入我等手中而祸害天下。可是,所做的一切,又有谁会知道?你昔日的那些同门,哪个不是安逸地坐着宗主、府主之位。而你,在世道眼中,终究是个十恶不赦的正道叛徒而已!”

听到这里,颜无痕身体竟是微微抖了下,脸部的肌肉也在颤抖。鹰钩鼻男子感觉言语有效,更是鼓起劲来:“在我看来,天底下最可悲的,莫过于颜府主和李剑离了!”

颜无痕缓缓垂下了手中的雷光诀,雷光诀的光芒也黯淡了不少,显然他的战意已经消退。颜无痕深深地望了眼鹰钩鼻男子,叹了口气,说道:“你说的不无道理,但是,我自有我的信念!”

蓝色假面人大摇其头,带着铁假面的姿态颇为好笑。按照他的想法来看,这颜无痕果然是个死脑子,也难怪当年一意孤行为了保住李剑离,竟不惜自己的身份。

鹰钩鼻男子神情一振,眼看着颜无痕似乎有被说动的迹象,当下哪肯放弃,又道:“颜无痕,你一身盖世修为,难道甘心在这荒山深林终老吗?你就不想为李剑离报仇雪恨吗?”他眉毛一扬,苍白的脸上泛起骄傲神色,虽然邪气缭绕,但竟也展露出了几分霸气,说出了最核心的一句话:“颜府主英雄气概,世之罕见,不如加入陆某的幽冥堂,与我共图这万千河山!”鹰钩鼻男子双臂伸出,手掌朝上,仿佛有驾驭天下的气势!

“你……”反应最大的却是蓝色假面人,他身形震颤,不过看不到表情。他心里估量的,猜到这鹰钩鼻男子恐怕就是幽冥堂的堂主了。

鹰钩鼻男子淡淡一笑,虽然脸色苍白阴鹜诡异,但眉宇间的掌权者气概却是展露出来了。

颜无痕眉头皱起,越发显得苍老不堪,他回道:“若是在十八年前,老朽兴许会为你这番话所动。但经历这多年的山居生活,老朽也看得淡了,所谓浮名,都是梦幻空花而已。若不是为了心中仅有的信念,老朽早就随这满地枯叶归入黄土去了。”颜无痕转过身去,佝偻的身形显得如此落寞。

“你所谓信念,究竟是何?”蓝色假面人问道,声音带点愤怒和不甘。

“你们走罢。”颜无痕拖着雷光诀,缓缓离去。留下蓝色假面人与鹰钩鼻男子面面相觑着。

漫天的黄叶,它们自离开树枝的那一刻起,便注定要零落成泥。然而每逢风起,它们总要随风飘扬,在其心中,可也是有一丝不甘?

不甘就这般无声地、无人在乎地碾入黄土么?

因为,它们也曾绿过!

岁月,就在这不经意间悄然流逝!

“秦索索你快走,快走啊!”

“喂,别叫了,我们安全了。”

“啊!”苏小雨大叫一声,终于从昏迷中醒来,眼睛也恢复了视觉,借着烛台的火光,扫视了下四周。

从周围的石壁来看,应是在一个山洞内。苏小雨此刻就坐在一张石台上,视野企及之处,有一张石桌,几张石椅,除此之外,再无他物。其余黑暗中,便不得而知了。

“老爷爷呢?”苏小雨看向秦索索。

秦索索把手一摊:“我也刚醒来。”

“孩子,我在这里。”老人的身影从幽深的黑暗中出现,他神态自若,古井无波,根本就看不出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

“老爷爷,您怎么……”苏小雨满脑子的疑问,都不知该从何问起了。他感觉昨晚到今天发生的事情,简直比他十八年来生活在苏府发生的事情还要多。再加上几次三番的死里逃生,他只觉大脑一片混乱。

“你们,居然还认识?”秦索索的惊讶一点也不比苏小雨少。

待老人细细说明,苏小雨和秦索索仍旧觉得就像是在做梦一般,心有余悸,不可思议。

此地自然就是诸神古洞了,位于翠峰山脉东部的一片深谷中。此地极为隐秘,首先要进入雁莫进迷失森林,如果没有前人留下的梓树标记,根本就不太可能找到这里。而后,古洞所处的山谷被称作瘴气谷,谷中常年被瘴气弥漫,此瘴气乃是罕见的毒瘴,凡人触之皮肤溃烂,吸入则必死无疑,这也是谷中树木干枯稀少的原因。然而天地之大无奇不有,这瘴气谷偏偏在每年的夏至日辰时到酉时这六个时辰之间是天朗气清的。也就是说,想要进入诸神古洞,每年也只有这个唯一的时间段。

两少年暗暗咂舌,能发现这等隐秘洞窟的人,当真是了不起。

“这山洞里有什么,为什么那么多人抢着要来?”少年天真的声音问道。

“这并非普通的山洞,而是神迹!”

神迹?神之遗迹!两少年嘴巴张得老大。苏小雨张望四周,见石壁粗糙,跟普通山洞也没啥区别。但幽黑的深处,是啥模样就不清楚了。

老人负手站立,说道:“此地乃是九州大陆上古诸神的遗迹,蕴藏着一篇绝世法诀。”

“上古诸神?绝世法诀?”秦索索少女心性,来兴趣了。

老人轻轻哼了一声,说道:“外头那些人,便都是冲着这法诀来的。”

苏小雨恍然,自昨夜到方才,碰到的几拨人,目的地都是诸神古洞,显然就是为了老人口中所说的法诀了。这法诀究竟有多厉害,竟让那么多的高手不惜一切纷至沓来。苏小雨想起昏迷前的那一段逃亡记忆,看老人现在的淡定神态,恐怕那些意图染指者,都已经被赶跑了。

苏小雨一直认为老人是个绝世高人,经过此番,更是深信不疑,而且,还不是一般的高手。

能得到老人的指点,是少年梦寐以求的。学海崖下,苏小雨也曾提及,然而老人立过重誓,今生不再传人龙翔宗武学心法。苏小雨料想着,此神迹里的绝世法诀,应该不属于龙翔宗范畴,他正欲有所问。

不料老人却先开口了,还有微微的喜色:“老朽受人重托,守候于此多年,如今终于等来了有缘人,时间不多了,你们都随我来吧。”

苏小雨惊喜,扑通一声跪下,正要行磕头拜师大礼。

“罢了。”老人摆手,“老朽只是受人所托,不论是谁,只要有缘,老朽都将引你而去。而且,这绝世法诀,乃是上古神物,与老朽无半分关系。”

看来老人终究还是不愿收自己为徒,苏小雨心里暗叹。他也无法勉强,看了眼秦索索,少女的眼中有疑惑,也有惊喜。

古洞里道路曲径幽迷,苏小雨和秦索索随着老人七拐八拐,也不知走了多久。

一路上烛光晦暗,视野触及不到远处,苏小雨觉得这山洞路径也是一般无二,除了漆黑还是漆黑。

老人忽然说道:“此法诀神奇高深,通人心性,对资质悟性要求极高。至于能否领悟,又能领悟多少,就看你们自己的了。”

资质悟性吗?苏小雨自打学习苏家剑法以来,一直认为自己才智平平,领悟能力一般。不禁有些黯然。

“我看你俩的资质,都是上上之选,还是很有希望的。”老人的话音,在幽深的洞穴中飘荡,竟有些听不真切。

苏小雨一怔,也不知是没听清,还是压根就不相信,他狐疑地看向身旁的秦索索。与此同时,秦索索也向他看来。不过少女的神情,明显要镇定得多。

苏小雨见秦索索反应不大,越发认为自己是听错了。

“到了。”老人忽然止步。

透过烛光可以看到,幽长的通道到头了,尽头处,是两扇高大的石门,石门虚掩着,有光芒透过缝隙流露出来。

老人走在最前,看到石门敞开的缝隙,不禁皱了皱眉,沉声道:“慢着!”

两少年吓了一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老人缓步上前,透过缝隙向里看去。老人的目光和感官何其敏锐,明察秋毫,恐怕任何细微事物在其眼下也是无所遁形。然而半晌之后,却是摇了摇头。他似是自嘲了一下,只说了句:“今日之事,不可告知任何人。”

两少年愣了一下,纷纷点头。

老人不再犹豫,推开沉重的石门,瞬间,光芒外泄,在黑暗的山洞中显得尤为醒目。

“哇!”两少年同时惊叹。

简直就像是打开了宝库的大门,光辉瞬间溢出,色彩缤纷,斑斓荟萃。两少年惊异之下,岂会甘心站在石门远处管窥蠡测,争先恐后向前跑去。

就连修行浅薄的苏小雨,也明显感觉到了洞室内浓郁的天地灵气,如果能在此等环境下修行,必然会事半功倍。

这里就是传说中上古诸神的遗迹?

石门之内是别有洞天。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这些五颜六色的光辉,星星点点,成千上万,互相折射,满目都是。或许是长时间在昏暗的山洞里,两少年的眼睛还没适应过来,一时间,除了斑斓炫目的光点,别的什么也捕捉不到。这些光点虽然不甚强烈,但胜在数量,难以估计,竟构成了一片庞大恢宏的光辉场面。

无数的光点晶莹闪亮,点点滴滴,如同一群调皮的小孩在眨着眼睛,注视着来人。

“这、这……”苏小雨已是怔得说不出话来,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造物者的神秘力量,不得不让人叹服叫绝。

老人说道:“神之遗迹当之无愧的宝地啊,此地环境对修炼大有裨益,尤其是对傲龙诀炼气之术。可惜,一年只能进来一次。”

待到适应环境,苏小雨果然发现,石门内是一处极为宽敞的洞室。这些光点源自洞室的顶部和四周的奇异石头,这些石头种类繁复,色彩繁多,形态各异,呈透明状,成片簇拥,密密麻麻,数以万计。苏小雨定睛观看,充其量也就勉强认识其中的一些萤石、云母、尖晶石而已。

苏小雨的视线逐渐转向洞室中央,那里最是明亮,一片通红,衬托之下,有众星捧月的感觉。

洞室的最中间,矗立着好几尊高大的石像,足有五六人之高,石像围成一圈,将一块通体火红的巨大石头围在中央。巨石呈圆形,泛着红光,将几尊石像都映得红红的。此处天地灵气最为集中。

“这些,便是上古诸神的石像了。”老人说着,三人已经走近。

三人置身石像之间,显得如此渺小。苏小雨抬头仰望,大惊失色,这些石像形态各异,或慈眉善目,或狰狞恐怖,或手持刀剑做威武状,或又闭目养神似在凝思。苏小雨俯仰之间,扭头转身,看得是眼花缭乱。

老人指着诸神石像,一个个说道:“这是普照天下的日神,主胸怀宽广;这是纯洁柔美的月神,主纯真无暇;这是焚尽万物的火神,主滔天怒火;这是恩泽苍生的雨神,主善良慈悲;这是刚正不屈的雷神,主坚忍不拔;这是主宰生死的冥神,主邪恶阴毒;这是散播瘟疫的瘟神,主祸害苍生……”

诸多神灵,像是暗合了人的七情六欲一般!

老人在一一说着。苏小雨暗暗数了下,总共是二十四尊石像,确实都是九州大陆上古传说中的神灵,很多还是家喻户晓的。诸神之中,也是有正有邪,有善有恶,有福有祸,但无一例外,这些都是传说中法力通天的神灵。

真没想到,广袤的翠峰山脉中,竟然隐藏了这样一个神之遗迹。此处存在了多少岁月?究竟是天成还是人为亦或其他?苏小雨匮乏的想象实在是难以理解,他只觉得,不可能会是人为。

二十四尊石像围成了一个大圈,大圈中心的圆形巨石,磨盘般大小,红光闪现。

老人开门见山地解释道:“此乃上古神物通灵神石,此间灵气便源于此石。神石通人心性,洞悉心思,能够唤醒人心灵深处的记忆,其中蕴含着绝世法诀,神奇异常。多年前有一青年因机缘凑巧误打误撞来到此处,发现生根于此的神石,善加利用,遂修成绝世神功。你们看这。”

两少年顺着老人所指看去,通灵石牢牢生根于石墩之上,石墩则和大地粘为一体,像是特地为托承通灵石而形成。石墩上用庄重的隶书刻着四个大字:通灵神石!

苏小雨从小就喜欢闲来写写墨字,对书法颇有研究,石墩上的字体深合隶书的蚕头燕尾、一波三折之道,可见篆刻者笔法之雄劲。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