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玄幻魔法 > 琢玉 > 第十五章 未负神器千秋名

第十五章 未负神器千秋名(1 / 1)

那少年生得俊俏,模样清秀,眼眸明净,唇齿皓白,有一股男孩子少有的柔和但不柔弱的气息。背负古朴巨大的后羿神弓,颇有神之后裔的风范。他乃是后羿府府主后明之子后劲。

奚自清尚在苟延残喘,听得后明喊出“后羿弓”三字,顿时惊得冷汗直冒,仿佛伤势都一下子好了。他忙去摸索铜铃,却发现早已不在腰间,想来是被王衍击飞出去的时候掉落了。奚自清惊慌失措,也不管场面战况,只顾低头寻找铜铃。

失去了铜铃,等于是切断了控制,那七具僵尸动作渐缓,最后只在原地徘徊打转了。饶是如此,毒雾暂未消散,正派弟子也无一敢靠近。

龙翔宗弟子,尤其是后羿府的弟子,得知后劲持本府神器后羿神弓到来,群情振奋,慷慨激昂,信心陡升,整体实力大增。

后劲站到高处,取下足有大半个人长的后羿神弓,眼中喜色流露。他轻轻抚过弓身,宛如在抚摸最心爱的女子一般。这二十年来,他还是头一次经父亲允许用后羿弓来实战对敌。

后羿弓弓身古朴,也不知是什么材质制成,摸上去还有微微的暖意。弓弦呈金色,华丽炫目,还散发着淡淡的光晕。

后劲少年才俊,一身傲龙诀炼气之术早已登堂入室。他凝气聚力,拉动弓弦,弓如满月,半边古朴,半边华丽,一眼看去就知道神妙无双。

傲龙诀炼气之术,以气驭物,将气劲注入后羿弓,根本无须上实箭。

后劲举起神弓,冷冷注视场中央,见那七个鬼物似无意识,只在原地打转,心中暗喜。这等状况,简直就是在射活靶子。

高处的夜风尤为呼啸,吹起俊美少年纯白如雪的衣衫,猎猎作响。皎月下,后劲如同蛰伏的雄鹰,又如同一尊上古的神明,原本明净的眼眸此刻显得锐利锋芒,牢牢锁定其中一具僵尸。

后羿府箭术绝技“后羿射日”!

气箭长啸,宛如划破夜空的流星,淡淡的金色光芒,在夜色下如此绚丽。那一箭的风情,竟惹来场面中好几十双目光。

弓箭之术乃是后羿府特色武学,后劲作为后明之子,早就修成百步穿杨之技,此番几乎就是在射杀静物,岂有不中之理?

“噗!”气箭触及目标,迸出一团火花。

后羿神弓是上古流传下来的神器,天生就克制这些鬼物。那僵尸受到攻击,发出前所未有的尖啸,鬼叫凄厉阴寒,众人听得是头皮发麻,毛骨悚然。

奚自清听在耳里是痛心疾首,这七尸绝阵是他花了数年心血精心修炼而成,从选材、训练到融合,无不是下了血本,如今终于修到普通刀枪难入的境界。此刻竟然遇上了天生克制鬼物邪物的后羿弓,也是活该倒霉。他也顾不得其他,只匍匐寻找铜铃。

“后明,你教唆门下暗箭伤人,算什么正派英雄?”也不知对面哪个无耻之徒说了一句。果然正派这边回答的也都是“无耻、卑鄙、厚颜”之类的怒骂,后明只顾对敌,也懒得去理会他。

“后羿弓果然神奇!”后劲少年心性,又是第一次使用神器,喜形于色。他再度扣动弓弦,连发数箭。

一道道的流星直指同一具僵尸,鬼物凄厉的叫声撕心裂肺,动作似乎又迅速起来,然而僵直的身躯只是在原地打转。

后劲急速拨动弓弦,对着七具僵尸是一通乱射。接连不断的神力轰击,鬼物终于是吃不消了。一具僵尸的右臂被轰断,还有一具僵尸的脑袋被轰去半个。饶是如此,还在上下穿梭,显得更加狰狞恐怖。

“叮铃铃铃。”奚自清终于找到了铜铃,他看着辛苦培育的僵尸的损伤情况,咒骂着持后羿弓的天杀小子。

七具残破的僵尸如潮水般迅速退却。龙翔宗弟子声威大震,攻击力道似又强了几分。

后劲箭锋一转,已然将后羿神弓瞄向了诸多幽冥堂弟子,又连发数箭。

幽冥堂众人变了脸色,被龙翔宗弟子猛烈冲击的同时,还要顾及一旁的绝世神兵,瞬间阵脚大乱。好在后羿弓只是专门克制鬼物邪物,而且后劲毕竟只是个年轻后辈,功力有限,一连串的气箭发射下来也觉力量渐渐被抽离了,无法对幽冥堂众人造成致命伤害。

魔教一方的灰袍道人叫道:“张护法,眼下敌强我弱,大家都已经尽力了,赶紧撤退吧。”

张千寻以折扇一击隔开后羿弓的气箭,听到山下远方似有震动传来,料想是龙翔宗大队人马来了。他也不再犹豫,将手中折扇往空中一抛,喊了声:“弟兄们,快退!”

幽冥堂众人皆使出最强劲的招式,瞬间稍稍逼退了龙翔宗弟子,还做了一系列细微的动作,像是有所预谋,只是混战之下,正派弟子也不曾察觉。

张千寻原本邪气的脸上变得狰狞妖异,目露凶光,一股强烈的邪意陡然而生,他大喝道:“月圆之夜,万鬼齐鸣!”

霎时异变发生了!空中的折扇泛起淡淡幽黑的光,满是邪恶与寒意。“唰唰唰。”那柄折扇竟自动打开,无尽的戾气冒了开来,阴森恐怖。“呼呼呼。”它竟是扇动起来,万分诡异。

众人还没明白什么事,一阵凄厉的鬼哭狼嚎之声突然响彻天地,直贯如墨的苍穹,仿佛大地都在震动,比之刚才僵尸的绝望凄啸也不知尖利了多少倍。

“啊!啊!啊……”许多修为较弱的年轻弟子登时就吃不消了,那还顾得上打斗,捂着双耳翻倒在地。

凄厉的鬼鸣声如同滔滔不绝的海潮,一浪接一浪,一浪高过一浪,袭涌而来。整个学海崖仿佛一下子就成了幽冥地狱,无数厉鬼冤魂凄惨的哭叫震天撼地。其中有愤怒的咆哮,有淫威的吼叫,有幽幽的怨怼,有痛苦的嚎叫,还有哀怨的哭鸣,总之,无一例外都是那般刺耳。

耳膜似要被刺穿了,已经有人开始吐血,人的惨叫与鬼的哀鸣夹杂到一起,一片凄惨光景。

“这是至邪之物鬼鸣扇,专门冲溃人的听觉,大家速速封闭听觉神经!”后明洪钟般的声音,瞬间高过了鬼鸣。

后明财力雄厚,平日最喜收藏珍稀之物,神兵宝物、名家字画、珍禽异兽,无一不喜,自然也是见多识广的。他一语道破玄机。鬼鸣扇乃是魔教某个前辈老怪物祭炼的宝物,祭炼的过程就是不断杀人,收集其临死前绝望的叫声。如今这鬼鸣扇啸声凄绝,也不知害了多少人,当真是一件至狠至邪之物。

揪着这个机会,幽冥堂众人也不恋战,跳出重围,分散逃跑,遁入黑暗中去。

“快追!”然而任凭王衍怎么喊,众人封闭了听觉,尚沉浸在鬼鸣扇的余悸中,一时间也都没行动。

之后不久,幽冥堂弟子消散殆尽,上山方向,却是杨道真、易破天等人率大队龙翔宗弟子赶来,终于将混乱场面控制下来。

赵舞言救女心切,正欲深入山林追寻魔教人物踪迹,直到有弟子来报,说在学海崖下的小屋内发现了大小姐。

赵舞言又惊又喜,带着苏小晴进入小屋,见到躺在床上的苏婉晴衣衫齐整,终于松了口气,静下心来。苏婉晴静静地睡着,脸色虽有些苍白,但整体还算安详,脉象也平和。

“咦?苏小雨呢,他不是该在这里思过吗?”苏小晴问着,感觉有所不妙。

赵舞言猛然想起了什么,立即唤过几名临江府弟子,吩咐道:“在这周围好好搜寻下,看看有没有苏小雨和另一个被掳走的小姑娘!”

之后杨道真和诸位府主赶到,了解情况后,吃惊之余,得知还有两人下落不明,部署下去,命众人绕过学海崖向西搜索,同时追捕溃逃的幽冥堂弟子。

此番邪魔歪道的崛起,肆意嚣张,手段诡异,公然杀人挑衅,是自十八年前星月教覆灭后从未有过的事。事态可谓极其严重,除了苏正阳和杨若菲未到,龙翔宗其他府主,不敢大意,都直接带队开始搜寻。

其实龙翔宗老一辈人物心里都有数,虽说十八年前星月教覆灭,魔教从此销声匿迹,但并不代表就铲除干净了,必有漏网之鱼暗中图谋复兴魔教。显然,这个想法是应验了,而且,手笔还不小。

苏小晴留在小屋里照看姐姐,心里也是着急的。她与苏小雨一块长大,虽然身份差距悬殊,她也总是喜欢捉弄于他,但一切都不过是顽劣心性所使,本身并没有恶意。苏小晴平时自然是不会觉得怎样,但此刻苏小雨失踪,很可能会遭到毒手,她忽然觉得挺茫然失落。

若是苏小雨得知苏小晴的想法,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

苏小晴在屋里来回踱步,透过烛火的微光,门后的一只剑鞘吸引了她的注意。

“哇!好漂亮好精致!”苏小晴少女心性,登时就来了兴趣,她拿在手里反复把玩,自言自语,“看起来像是上等木料做的,做工细腻,难道是苏小雨买的?”苏小晴凝视片刻,终于发现了剑鞘一角“赠大小姐”四个刻字,字迹方方正正,纹理清晰,默默表达着什么。

少女心思敏锐,像是有所察觉,不禁皱了皱眉。

仿佛是经历了几度轮回,她如同沉睡了千年的美人,那般恬静,那般安逸。

在梦里,她仿佛看到了所处的世界,百花齐放,繁花似锦,人来人往。

她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在幽幽的岁月里,等。

就这般默默地等!心甘情愿地等!

几番辗转,她终于睁开了眼睛。

看到的第一个人,可是心中苦等的那人?

那一抹眼神,仿佛是祈盼千年的眼神!

越往翠峰山深处走,森林的风貌越是原始化。李幽兰一行约三十人,已经在山间丛林中穿梭了约两个时辰。苏小雨深一脚浅一脚地踩在满是落叶的山路上,一路的风景几乎就没什么变化,除了树还是树,从脚下蜿蜒山路的开拓情况来看,这里平时应该还是有猎户踏足的。

苏小雨的心里是万般复杂,前面这魔一般的美丽女子,给他带来的是无尽难明的感觉。他害怕看她,也害怕跟她讲话,然而真正一停歇下来,心里又觉空荡荡的。苏小雨已经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着了她的魔道。

“报告少主,前面就是雁莫进森林了!”

苏小雨一怔,眼睛瞪得大大的,惊叫道:“你们、你们竟然要去雁莫进?”

这雁莫进森林,苏小雨自小就听说过的。翠峰山脉内一片广阔无垠的迷失森林,叫做雁莫进,顾名思义,就是大雁也不敢飞进去。传闻雁莫进方圆不下百里,占据着翠峰山脉的中央峡谷地带。里面古木遮天,常年昏暗,错综复杂,多有凶禽猛兽,死泉恶潭。部分地域更是瘴气缭绕,普通人触之即死,被世人视作禁地。更有传言,此等凶险地域,往往有古洞遗迹,深藏神物秘宝。翠峰山脉上空折射的宝光,多半源自这里面。古往今来,探险者数不胜数,几乎都是有进无出,积淀至今,也不知埋藏了多少秘密。

李幽兰倒是回过头来对苏小雨微微一笑,也没说话。

那笑容极是美丽,差点就令人沉浸其中。还好苏小雨是了解李幽兰的手段的,他克定心神,指着李幽兰等人说道:“你们是疯了吧!”在苏小雨看来,进入雁莫进等于就是在寻死。

李幽兰依旧是浅浅地笑着,容颜如夏花般绚烂,说道:“放心,只要跟着我走,不会有事的。”

苏小雨暗叹一声,心道罢了,既然已经选择,也怨不得别人,能拯救心中最重要的女子,也是值得的。

前面,一块约有半人高的残破石碑竖立,上面端端正正的刻着楷体的“雁莫进”三字,下方还有两排小字,乃是“迷失森林,行人止步”,大概年代久远,墨痕褪色,细看方能看清。

望着石碑,李幽兰吩咐了句:“进去后,大家都跟紧了。”

此刻大概已是卯时,天已经微微亮了,然而雁莫进森林里树木参天,亭亭如盖,郁郁葱葱,一眼望去一片晦暗。林间还弥漫着白蒙蒙的淡淡雾气,更是显得诡异阴森。

进入雁莫进森林后,地面的探索痕迹明显少了许多,很多地方需要自行开路了。林间的古木大得出奇,动不动就有两三个壮汉合抱之粗,也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月了。苏小雨四下打量,他见识较少,也只认识一些松柏、杨树、枫树等,很多千奇百怪的树木根本叫不上名。

才走几步,一棵大树后面突然蹿出五个人来,为首的乃是幽冥堂的余猛,提着大砍刀,身材高大,满脸横肉,一副凶神恶煞相。

李幽兰眉头微皱,说道:“你们不是去牵制龙翔宗弟子了吗,怎么反倒跑我前面去了?”

余猛脸部横肉颤动,粗声粗气说道:“雁莫进森林凶险,在下奉堂主亲命,特来助李少主一臂之力。”

李幽兰轻哼一声:“陆堂主真是有心了。”

余猛目光向星月教众人扫去,只见到麻布袋静静的被抗在其中一人肩上,问道:“苏家大小姐呢,苏家大小姐去哪里了?”与其说在问,不如说是质问。

苏小雨和星月教许多人都是眉头一紧,向李幽兰看去。不料李幽兰只是淡淡回了句:“苏家大小姐让龙翔宗的人抢去了。”

“不可能!”余猛声音粗犷洪亮,他又扫了遍众人,最后目光落到一脸淡定的李幽兰身上,沉声道:“连一个弱小女子都看不住,星月教来的都是废物吗?”

“你说什么?”不少星月教弟子喝道。

“呵呵。”李幽兰轻笑道,“幽冥堂既然选择与我们这些废物合作,怕也是半斤八两吧。”

余猛目露凶光,死死的盯着李幽兰,如同饿虎见到了猎物一般,沉声道:“此行凶险,你们星月教居然形同儿戏!”

李幽兰竟是一点也没觉得不自在,只轻描淡写地说道:“幽冥堂若是怕了,大可直接退出去。”说完,也不理会余猛,招呼星月教众人继续出发。

余猛等五人恨恨骂了几句,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最新小说: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老祖宗又诈尸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