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玄幻魔法 > 琢玉 > 第十四章 正邪善恶意何在

第十四章 正邪善恶意何在(1 / 1)

星月教是什么概念?曾经的魔教元首,十八年前在鬼首山为正派联盟所灭,此事九州大陆家喻户晓,龙文帝杨仁还将那一年定为庆胜元年。星月教这个组织对苏小雨来说尤为深刻。当天在临江府群贤厅,众府主聚首时,苏小雨初步的身世之谜已经揭晓,为十八年前鬼首山上的弃婴。为此,天南府府主雷贡还称其为“星月教余孽”,令苏小雨极为介怀。

苏小雨自小受正派侠义思想熏陶,一心除魔卫道,因而他心里还是有几分阴影的,害怕心灵深处的那一幕成真了。他原以为星月教早已覆灭殆尽,此番得知这群人就是来自万恶的星月教,自己还与他们纠缠在一起,若被龙翔宗师长知晓还如何说得清?当下他是既震惊又恼怒。

世间从来就有正邪之分,星月教被冠名为邪,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但任何一个星月教弟子,被人屡屡当面称之为邪,尤其是被敌对的正派中人,怕是也没人会高兴的。风寒菱终是没有按捺住,回头不客气地说道:“少年郎,从见面起,你就是一口一个正,一口一个邪,叫上瘾了是吧!”

苏小雨虽然还不算是龙翔宗弟子,但从小受正派思想熏陶,在正邪面前,他一贯是坚持正,厌恶邪,气恼道:“你们这些邪魔歪道,还有脸在我面前说正邪二字!”

李幽兰听罢皱眉,她心里很清楚,眼下自己与苏小雨之间最大的鸿沟便是这正邪之别。她决定要好好对其“教育”一番,改变少年根深蒂固的正邪观念。当下她收起微笑与怜爱姿态,说道:“你如此强调正邪,想必是深谙正邪之说了?”

苏小雨见她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心里很不服气,一时间,口舌竟然比平时伶俐了不知多少,辩道:“这世间征伐杀戮,灾难厄运,便是由正邪之别引起!”说到这里,他想起了沈承欢的悲惨境遇,心里更是不平。

李幽兰轻哼一声,说道:“照你所说,那我问你,这螳螂捕蝉,狮子搏兔,俱是世间杀戮,可有正邪之分?”

苏小雨差点就被气歪鼻子,心道这魔教妖人果然可耻,尽是诡辩。他自然不会屈服,争论道:“人有思想主张,知礼义廉耻,这些禽兽又怎可比拟?”

“好。”李幽兰重重地道了句。她平日里高高在上,谁敢跟她争论较劲,当下也是来劲了,又道:“那朝堂斗权,邦国征伐,往往就是杀戮丛生生灵涂炭,又可有正邪之别?”

苏小雨也没有料到此时自己的思维竟是比平时快了不知几倍,稍一思索就回道:“这些争斗攻伐,民心所向便是正,违逆苍生便是邪!”

李幽兰猛然回来,两人的目光撞到了一起。美丽的女子发现,少年的眼眸纯净如水,竟是不带一丁点儿的杂质,然而,却充满着决绝的坚毅!

“说得好。”李幽兰咬咬牙,心道我今天非把你这小小少年引入我的圈套里,又道:“我听闻龙腾国政权派系,有传统派与革新派之分,两派长年来明争暗斗,多有杀伐流血,那此间谁又是正,谁又是邪?”

苏小雨这下一愣,他没料到李幽兰连龙腾国朝政也有所了解,看来这魔教妖女还真不简单。苏小雨自然是不懂这些的,但眼下,他必须得应对,回道:“这等复杂的朝政局面,短时间或许看不出什么,但长久下去,哪一派是为民众利益、国家利益乃至天下苍生利益考虑,那就是正。而且我相信,正必胜邪!”

四下里,传来丝丝虫鸣,盛夏的深林,格外热闹。

“很好。”李幽兰点点头,她察觉苏小雨似乎在慢慢进入她所设圈套了,冷笑一声,继续道:“我再问你,龙腾国凭借武力,征服周边小国,迫使他们俯首称臣,年年朝拜进贡。战争期间,也不知多少生灵丧生,多少民众流离失所。你不会还理所当然地认为,龙腾国是正,周边小邦是邪吧?”

风寒菱在旁听得投入,仿佛觉得这丛林之路也不是那么难走了。

苏小雨越发觉得这魔教妖人可恶透顶,句句针对龙腾国龙翔宗。回道:“周边小国我且不论。但眼下境内太平长安,百姓安居乐业,说明龙腾国的做法是顺应天时,为民请命。”

“好一个顺应天时为民请命!”李幽兰冷笑,“说得真是冠冕堂皇。”

苏小雨觉她蛮横固执,怒道:“龙腾国恩泽苍生,海内臣服,当然是正义的!”

“你又怎知所谓臣服不是屈服?”

“你、你这是强词夺理!”

李幽兰冷哼一声,似有不屑:“这些不过是成王败寇之理罢了。当初若是我星月教灭了龙翔宗,现在的正邪局面,怕是会反过来吧。”

“你胡说!”这言论简直就是荒唐至极,苏小雨怒道,“邪魔歪道,人神共愤,怎可能胜正?”

李幽兰心道这少年可真够倔强的,正邪观念深深植入脑海,认死了就是不放。她作为星月教的掌权人物,怎容他人肆意指点,就算是你苏小雨也不行。她脸色微红,又问道:“说了这么多,那我倒要请教,究竟什么是正?”

苏小雨开始回想,回想从小到大临江府众位长辈的教诲,最终说道:“正是胸怀宽广,正是心地善良,正是除魔卫道,正是心系苍生。”

“你那通理论,都是听苏正阳说的吧。”也不等苏小雨回话,李幽兰又道,“那我也告诉你什么是邪,邪是释放自我,邪是挣脱束缚,邪是不拘一格,邪是敢作敢为。我派中人若是喜欢上一个人,绝不似某些正派子弟只敢默默地、悄悄地藏在心里面。”说到最后,李幽兰又是冷笑起来。

“你、你竟然……”苏小雨脸色通红,他自然是听出李幽兰有所指。这是他深藏心底的秘密,顿觉羞愧无比。令他不可思议的是,这个秘密先后被秦索索和李幽兰窥知,女儿家细腻的心思可见一斑。

其实李幽兰也是猜的。学海崖下,她见苏小雨为了救回苏婉晴,竟不顾一切,心中把握已是有了一大半。

望着少年的反应,李幽兰心里已是有数了。她暗自笑着,心绪反倒又平复了许多,笑问道:“只是不知,那苏家大小姐可是对你有意?”

“她、她……你胡说些什么?我怎么可能会……你不要乱想,还有乱说!”苏小雨暗自后怕,感觉跟这魔教女子说话,自己总是不经意间就入了她的魔道。

李幽兰只觉心中好笑,她似乎又从苏小雨的表现中看到了小孩子的影子。然而李幽兰心思复杂,所虑深远,瞬间她又皱眉道:“就算苏婉晴对你有意,以她爹苏正阳的想法,也是绝对不允许的。”

苏小雨没有回答,一来他似乎不大理解李幽兰究竟想说什么,二来他倒真想听她继续说下去。

李幽兰继续说着:“苏正阳名动天下,又极注重自身修养,赞誉无数。似他这等人,往往是城府极深,阴险狡诈的。”

这前半句听来苏小雨是极为欣慰的,心道这苏正阳的美名居然都感化了魔教人物。然而哪知道李幽兰竟来了大转弯,这大起大落,分别就是冲着后半句做铺垫的。苏小雨在临江府长大,受正派教诲,苏正阳高大的形象,在少年心中就如同神明一样,岂能容邪魔歪道污蔑。他大怒道:“无耻女魔,竟然敢诋毁苏府主!”

“少年郎不识抬举!”一直在旁听着的风寒菱恼了。

然而方才还跟苏小雨争锋相对辩论正邪之说的李幽兰,听得他又改称自己为女魔,竟不生气。她反而示意风寒菱也沉下气来,又说道:“这个暂且不管,但无论如何,苏正阳也绝不会同意女儿与一个出身卑微甚至来历难明的孤儿交往的。”

李幽兰在赌,赌她这句话说对了。说出这话时,李幽兰还是很紧张的,因为苏小雨一旦否认自己的出身,那之前的所有就都化作一场泡影了。然而苏小雨接踵而来的回答终于令她彻底放心了!

“你、你怎么会知道我的出身?”盛夏天气,苏小雨却只觉身体一阵寒冷。这李幽兰似乎有读心术一般,每每说破自己的秘密。他害怕了,不敢再去看这魔一般的美丽女子。

这一男一女争论得起劲,不知不觉就走过一个时辰了。

李幽兰幽幽的声音却没有停下:“苏小雨,你这般向着正义,若是有朝一日得知,你的父母姐妹皆是魔教中人,又作何区处?”

这梦魇般的声音,仿佛来自无尽的深渊,又仿佛来自幽远的地狱。

它是那般令人厌恶,那般让人不愿念及。

可是,它又偏偏一直存在于心灵的最深处。

总是,在关键时刻,升起,蔓延。

学海崖下,混战还在继续。正派虽然人数众多,足足有魔教的两倍,但大多为实战经验较少的年轻人。而幽冥堂一方,高手如云,还有不少老一辈的人物,且功法怪异,手段狠辣。一时间两方保持势均力敌的局面。正邪两派互相消耗,此刻场地上也七七八八躺了好几个人。

目前的状况,王衍直逼名叫奚自清的南疆赶尸人,后明与灰袍道人对上,赵舞言则直接与魔教带头人张千寻交手。其余,正派基本都是二对一招呼魔教中人。修炼噬神大法的张狂,长发乱舞,在正派年轻弟子中往来穿梭。又有一名临江府弟子遭其伤害,披头散发,举着剑在场中央乱挥乱砍。其余正派弟子对他防范极深,不容他再近身了。

奚自清被王衍逼得很紧,他自身修为一般,若不是有几个魔教弟子保护着,恐怕早被奋勇的王衍一剑劈了。他只能边抵挡边退让,勉强控制七具僵尸,僵尸的战斗力自然是大打折扣,很多时候都是在场内转圈徘徊。正派弟子也是乖巧,尽量避开与这七个躯体坚硬的鬼物正面交锋,因为他们都知道一般的攻击是难以奏效的。

张千寻眼光瞥见奚自清的境遇,他心知赶尸人的手段,奈何自己一时难以脱身,喝令其余人保护奚老。

一群幽冥堂弟子放弃当前的对抗,纷纷朝王衍猛扑而去。王衍怒哼一声,奋威作战,长剑在其手中神出鬼没,一招“分光斩影”剑施出,剑气纵横,其威力不知比先前的孙滔大了多少倍,登时就刺伤迎上来的两人。

幽冥堂弟子自然知晓王衍的手段,若不是张千寻命令,谁愿意来啃这根硬骨头。当下哪敢轻敌,全力以赴。他们的目的乃是保护奚自清,给赶尸人腾出来空间来,都以防御为主。

王衍眼看奚自清越溜越远,心里焦急,凌空腾跃而起。然而幽冥堂弟子根本就不给他机会,一重一重向下压制,冒着受伤的危险也要拖住王衍。

王衍怒极,大喝一声,手中长剑竟涨起一道白光,力劈而下,重若千钧,正是傲龙诀中的著名招式“斩龙式”。伴随着一声惨叫,一名黑衣人捂住胸口向后翻倒,鲜血淋漓,几个翻滚后就没了声息。

其余人震惊,更加不敢马虎,齐心协力对抗王衍,已然将其看作正派人中最棘手的对象。

奚自清气喘吁吁,庆幸终于摆脱了烦人的王衍,他操起铜铃,叮铃铃铃的声音响彻开来。七具僵尸在其全心控制下开始起色,再度变作凶暴的杀人机器。他沙哑的声音喊起:“众位且退!”

像是有所预谋,幽冥堂弟子听得此言后纷纷移位,倒并不是后退,而是下意识地远离那七具阵中央的僵尸。

“叮铃铃铃!”铜铃声由低沉转为清脆,甚至还有点刺耳。

龙翔宗弟子混战之中,见此变化,虽开始防备留意,但终究是不明所以。

七具僵尸听到清亮节奏的铃声,似是精神一振,下一瞬就展现出了恐怖的一幕。僵尸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尖尖的獠牙,原本就狰狞铁青的脸孔变得扭曲无比。

只听得“呼”的一声,七具僵尸的嘴里俱是喷出浓郁的黑雾,黑雾细长,喷出去约半丈距离。以七具僵尸为中心,瞬间在周围扩散。

幽冥堂弟子早有预料,远远避开了。正派弟子哪能知晓,靠得近的立马中招。

“哇啊啊!”离得最近的几名龙翔宗弟子抛下兵刃,双手捂着脸颊,哇哇大叫,那样子苦不堪言。

“快快避开尸毒!”后明大喝。

在奚自清的控制下,七具僵尸手舞足蹈,见人就扑,足有一寸长的獠牙逮着东西就咬。这下子,连幽冥堂众人也只能远远退避。

中毒者肤色乌黑,满脸死气,好在头脑还算清醒,连滚带爬离开黑雾。

“奚老先生的七尸毒阵果然厉害!”魔教中有人赞叹。

“好个邪魔歪道,居然使用这等恶毒手段!”王衍骂着,从怀中掏出一眼珠子大小的球形事物,远远觑准奚自清,掷了出去。

奚自清正在洋洋得意,待发觉时已来不及。只听得“砰”的一声爆破,奚自清裹在黑袍中的瘦小躯体直接就被弹了出去。

“奚老先生!”张千寻大喊。奚自清身上的黑袍竟被力道撑破,大口吐血,一个干瘪的形体显露出来,轻的如同一堆枯骨,飘飘然落在地上。

“咳咳咳……”奚自清剧烈咳嗽,面容如同干尸,毛发稀疏,双眼凹陷,鼻子倒塌,嘴唇干瘪,皮肤褶皱,竟无一丝血色。看他还能爬起,张千寻松了口气。

王衍目光如炬,哼了一声:“果然是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

趁着这一破绽,龙翔宗弟子绕开那些僵尸,直取魔教众人。

“爹,我来了!”来路方向,一白衣少年健步如飞,背着一张足有大半个人长的巨弓,他声音清脆悦耳,却又不乏气势。

后明大喜,传话道:“好,劲儿,上后羿弓,克制这些鬼物!”

最新小说: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