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玄幻魔法 > 琢玉 > 第十六章 异变安知祸与福

第十六章 异变安知祸与福(1 / 1)

天怕是早就大亮了,然而在雁莫进森林里,昏暗仿佛是亘古不变的主题。苏小雨也看得出,李幽兰一行人都很紧张,时刻留意着四周,连讲话都刻意压低了声音。这般凶险的地方,明明害怕还非要踏足,苏小雨觉得这些魔教中人简直不可理喻。

很多时候,四下里只有簌簌的脚步声,还有深处不知名的兽吼声,若不是驱兽香效果显著,怕是早有凶禽猛兽瞄准这些外来的猎物了。

走着走着,苏小雨察觉星月教中那名扛着麻布袋的壮汉就在自己旁边,麻布袋依旧没有动静。苏小雨暗叹,二小姐这次也被害惨了,不明不白就陷入了这场危机。他又忽的摇摇头,眼下自己都生死难卜,如何还去顾别人。唯一的希望,就是龙翔宗高手从天而降,但是这可能吗?

走了约小半个时辰,苏小雨看着四周仿佛一成不变的森林景象,早就晕头转向了。搞不懂这些魔教弟子究竟是凭什么辨别路径的,难不成跟个无头苍蝇一般乱跑乱撞。

苏小雨细细观看,这些人并非是无头绪地乱走,最前面的几个人时不时走远些观测一番,再引导其他人前进。至于以什么为根据,苏小雨就无从得知了。

也不知道,李幽兰所说的诸神古洞,还有多远。苏小雨心里想着。

正当所有人都在紧张行走时,忽然间,四下里升腾起浓浓的白雾,成片的侵涌而来,瞬间弥漫,遮蔽了视线。这场变异来得突然,令人猝不及防。登时就有人叫出声来。

“这是怎么回事?”

“不会是瘴气吧,完了完了!”

“喂,你们在哪里?”

场面立即混乱开来,苏小雨大惊失色,脑子里一片杂乱。他只觉视线极其狭隘,除了离他最近的那名扛着麻布袋的壮汉,满目皆是一片白茫茫。那名壮汉心惊之下,也顾不得扛着了,只听得一声闷响,麻布袋落地。

“大家别慌,这些只是普通的雾气,是雁莫进森林里常见的自然现象,并非毒瘴。诸位站在原地不要乱动,稍等片刻就好!”李幽兰的声音响起。

听到少主的解释,众人安定了不少,然而混乱的场面稍有起色,便传来了怪异的笑声。

“哈哈哈哈哈……”笑声听起来爽朗,但在这等不尴不尬的时候响起,只让人觉得阴森恐怖。

“是谁在笑?”李幽兰娇喝。

“哈哈哈哈哈……”那怪异的笑声却不理会,自顾自笑着。仿佛来自遥远的天外,不可捉摸,难以判定方位。

“你、你是谁?给我出、出来!”也不知是谁问着,声音中明显透露着恐惧。场面比之刚才更加乱成一团。

“哈哈哈哈哈……”笑声中突然带起几分沧桑。

“你是什么人,少给我装神弄鬼,有种出来一战!”粗声粗气的语调,估计是幽冥堂余猛。

白雾弥漫,似乎是更浓了,此等境况,在场的人人自危。

苏小雨小小少年,自然也是被吓得不轻,他慌乱之间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双手不自觉地到处摸索着。这一摸索,直接就摸到了横置地上的麻布袋。与此同时,麻布袋里也有了回应,似在挣扎。

苏小雨想也没想,借着仅有的一点视线,胡乱拉扯,几下就解开了绳带。

“哈哈哈哈哈……”怪笑声仍旧没有停。

此刻的苏小雨,宛如置身在一片白色的幻境中,茫然不知所措。也不知什么时候,一只柔软的手拉了上来。苏小雨只觉得一片迷糊,那手柔若无骨,触之温暖,竟有一种让人永远不想放开的冲动。像是在迷惘中找到了归宿一般,苏小雨下意识地将其死死握紧。

那手的主人“噫”了一声,也紧紧握住了苏小雨。苏小雨迷茫之际,听得耳边一个轻轻的声音:“快趁机逃走!”

“二小姐?”苏小雨迟疑了下,“不对,这声音是……”

“笨蛋,快走啊!”

苏小雨“啊”了一声,吃惊之下,任凭对方拖拽着。

怪异的笑声还在继续,但似乎是远了些,浓雾中很多人已经站不住脚了,乱得一塌糊涂。

李幽兰有所察觉,朗声说道:“大家莫慌,这人不过是用了传音之术,故弄玄虚而已,其本人还在好几里之外,并非刻意针对我们。”

苏小雨随着那温润的小手一路跌跌撞撞磕磕碰碰,也不知摔倒爬起了几次,也不知撞到了多少人多少树,他完全是没辙了。

就这般跑着,在满目的白雾中跑着。

看不见来路,也看不清前方,那一瞬,他如同一个走丢的孩童。

过去早已消散,前途又在何方,那一刻,他又如沧海中一叶浮萍,孤独无助。

他只有这么一个信念,就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开那只温柔的手。

仿佛,那小手,就是自己的一切!

随着人声的低不可闻到最终消散,前面那人脚步终于慢了下来,气喘吁吁。苏小雨乱跑乱撞也不知道身处何处,四下扫视,古木林立,蓊蓊郁郁,景象没什么变化,雾倒是稀薄了不少。

“呼呼,累死我了。”前面那人回过头来。皮肤水嫩,模样清秀,淡淡的秀眉弯弯,黑色的睫毛长长,嘴角上扬,带着几分萧索的傲气,未施黛妆,竟有素颜出尘的韵味。

苏小雨之前听到她的声音也猜到了,但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苏小晴怎么就变成秦索索了。

秦索索看着少年那副震惊的样子,白了他一眼,说道:“我也真够倒霉的,好端端地和苏家大小姐在聊天,就被人拍晕了。后来听得你们讲话,才知道是被当做二小姐了,真是躺着也中招!”秦索索无奈苦笑。

“原来你早就醒了?”苏小雨诧异。

“是啊,我早就醒了,早在学海崖下就醒了。”秦索索说着,泛起狡黠之笑,也不管少年尴尬的模样,说道,“你那英雄救美的一幕,我可是清晰地听在耳里呢!”

苏小雨脸色涨红,无言以对。

秦索索话语中似有淡淡的怨怼:“你既与那魔教女子那么熟悉,当时就把我也一并换下来了呗。”她说着又叹了口气,再道:“在你心中,到底还是大小姐是最重要的。”

“我、我当时……若是知道你在,也、也一定……”苏小雨紧张之下,胡乱开口,“秦索索,下次、下次我一定先……”

“好你个乌鸦嘴,还咒我有下次!”秦索索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忽的又苦笑道,“有下次也好,起码说这次我们还能活着回去。”

两人对望一眼,都从对方的明眸中看见了自己,恍然意识到竟站得如此之近。两人均是低下头去,不料这一看更是一惊,自逃跑那刻起,两只小手,一直就紧紧地握在一起!

握在一起,不愿分离!

一阵尴尬之后,两只手同时缩了回去。

苏小雨看向四周,淡雾缭绕,成片的古木望不到尽头,哪还辨得清东西南北,心一下子就凉了,茫然道:“该怎么走出迷失森林呢?”

“你问我啊。”秦索索摊摊手,“我要有办法,还会站着不动吗?”

苏小雨叹了一声,眼里似有复杂神色流露。

“你不会在感叹,不该跟着我离开那群人吧。”秦索索看起来倒没有紧张恐惧的样子,见苏小雨表情迟疑一时没答,恼道:“好啊,我是做错了,你跟那星月教妖女关系那么好,自然不愁活着出去,枉我还好心救你!”

“对、对不起……”

秦索索神色稍微缓和了些,又说道:“那帮人行为疯狂,无可救药,深入迷失森林,跟着他们基本也是死路一条。”

“你说的对。”苏小雨想起与李幽兰的种种谈话,只觉背部发凉,忽然觉得眼前的秦索索竟是那般亲切可靠,发自内心地说了一句:“谢谢你。”

“罢了。”秦索索语气柔和下来,想着值此生死险境,眼前的少年也是唯一能患难与共的人了,何必再言语较劲。她掏出一个小瓶,轻轻拧开。

“这是什么?”

“驱兽香。”秦索索淡淡回答,“逃走的时候从那些人身上顺手拿来的,在这等地方,没有驱兽香活不过片刻就被野兽剥了。”

苏小雨暗暗赞叹,这秦索索果然了得,稳重镇定,临危不乱,处事井井有条,在绝境中竟无一丝女儿家恐惧姿态。他越发觉得,这女孩子也不一般。

“我们走罢。”秦索索说道。

“好。”苏小雨茫无头绪,一切都听着少女的了,他迈开脚步的同时,下意识地伸出了小手。

秦索索似乎也没考虑,就要将自己的小手交出去,然而即将接触的那一瞬,她又改变了主意,讪讪地说了句:“干嘛呀,我又不是走不动。”

苏小雨愣了一下,挠挠头,无声地笑了笑。可是脚才跨出去,却不知道该往哪儿走了。

“先往雾稀的地方去,远离那些魔教人物再说。”秦索索说道。

两少年才走几步,突然身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慢着。”

四周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苏小雨和秦索索都打了个寒噤。两少年撞着胆回过头去,脑中都闪过了无数种可怕的情形。最终他们是看清了,站着的乃是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幽冥堂余猛,提着大砍刀,一看就是来者不善。

“你想干什么?”苏小雨和秦索索几乎是同时问道,身体不知不觉挤到了一块。

淡淡的白雾中,余猛狰狞的笑容若隐若现,说道:“大雾弥漫,你们不打声招呼就要离开啊。”

“离不离开是我们自己的事,不用你管!”秦索索不客气地说道。

余猛看着两少年,片刻之后,眼珠子迸的圆圆,牙关一咬,恨恨说了句:“偷天果然可恶!”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两少年自然没有听懂,其实余猛也不是说给他们听的。余猛又冷笑起来,一步步走近,说道:“这么大的雾,又是在迷失森林里,你们走的出去吗?”

两少年下意识后退几步,苏小雨惊道:“你、你想怎样?”

余猛右手提刀,左手伸出,笑道:“我嘛,想带你们出去。”

“什么?”两人俱是一怔,转过头愣愣地看着对方,似乎都拿不定主意。最后还是苏小雨问了句:“此话当真?”

“当然,我余猛从来不喜欢欺骗小孩子。”

苏小雨和秦索索再次对视一眼,仿佛都在期待着对方做决定。迟疑了片刻,秦索索果断说道:“那好,多谢了。”

余猛轻轻一笑,笑容却是无比诡异阴险,说道:“不用谢,请随我来。”

两个少年互相看了看,满是困惑,苏小雨轻轻问道:“他不大可信吧?”

秦索索眉头一皱,轻声回道:“我也不信他,但眼下他要想对我们不利,凭我俩根本奈何不了,暂且随着他,见机行事。”

“但愿能有转机……”苏小雨轻叹一句。

“报告少主!”

星月教一行人方才稳定阵脚,他们此刻也置身在雾较薄的地方,李幽兰问道:“清点下来情况怎样?”

那人回禀:“苏府那小子和苏家二小姐均不知去向,还有,幽冥堂的余猛也不见了。”

“什么?余大人他……”余猛带来的四个手下疑惑道。

李幽兰美妙的身躯明显是一颤,下一刻她竟似控制不住自己了,凄声大喊道:“苏小雨呢,苏小雨在哪里?你们谁看见他了,谁看见他了……”她直接就揪过那名报信的下属,恨恨说道:“你说啊,你快说啊!”

“少主……”风寒菱喊着。

众人俱是大惊,他们似乎从未见过一向手段凌厉的少主有今天这般焦躁过。

李幽兰的俏脸上升起焦虑的潮红,她一把放开手中人,又喝问道:“吕康呢?”

“属下在。”一个身高马大的壮汉连忙回道,在李幽兰面前神态极是谦恭。

“你不是一直扛着苏家二小姐吗,她人呢?”李幽兰质问。

吕康也察觉到少主真的愤怒了,他颤声道:“当、当时情况混乱,属下后来才、才发现麻布袋已经打开,想来是、是溜走了……”

“废物,废物!”李幽兰叱骂着,满脑子都是那个倔强坚忍,又带点羞涩胆怯的少年的身影。片刻之后,她竟是望向四周,抬起脚就往雾正浓的地方冲去。

“少主,不行啊!”风寒菱快速追上,一把抱住了她。见李幽兰还有向前的冲动,她手头运起力道,将其按捺住,喝了句:“幽兰!”

李幽兰身躯又是一震,她终于停歇下来,眼眸里,泛着晶莹的泪花。两个从小一起长大情同姐妹的女子,就这般互相凝望着。

还没待两人说话,又有一人前来禀报:“少主,前方有打斗过的痕迹。”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这个傀儡太凶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老祖宗又诈尸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