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玄幻魔法 > 琢玉 > 第五章 正邪善恶自在心

第五章 正邪善恶自在心(1 / 1)

见此光景,雷贡知道自己猜对了,他冷笑连连:“这般看来,苏夫人还敢说此子身世清白么?”

赵舞言不以为然:“那又能说明什么?这孩子自出生便为人所弃,孤苦无依,我等将其抚养何错之有?”

雷贡如闷雷般的声音又响起:“苏夫人心存善念自然没错,然此子必是星月教余孽无疑!”

赵舞言叱道:“你又有何证据证明他是魔教余孽?”

雷贡毫不退步:“他出现在鬼首山魔教地盘,就是最好的证明!”

赵舞言手指颤抖,怒指雷贡:“你血口喷人!”

雷贡满腔正气,言辞更响:“邪魔歪道,人人得而诛之!”

“呵呵呵呵。”却是紫霞府府主杨若菲笑了起来,笑声凄冷,她站起身来,一身深蓝色衣裙,缓缓走向正厅中央,步态甚是优美。她依然是轻轻笑着,眼角虽有轻微皱纹,却一显往日倾城之色。讽笑道:“我还以为雷府主有什么高谈阔论呢,出现在鬼首山便是魔教余孽么?在场的老家伙哪个没去过鬼首山,莫不是都与魔教有着深厚渊源?”

苏小雨沉浸在悲伤与不甘中,听到此话方才回过神。他也感觉到,这个杨府主仿佛一直是站在他这边的,不禁抬起头向杨若菲望去。与此同时,杨若菲淡淡的目光也正好看来,这一对视,苏小雨一紧张,连忙又低下头去。

然而少年的眼眸却是被杨若菲捕捉到了,那是一双纯净澄澈到不含任何杂质的眼眸!

这双眼眸,似是曾经出现在心灵的最深处!

往昔时光,竟如潮水般涌入心头!

雷贡愤懑无比,这杨若菲是屡屡与自己过不去,可偏偏她又是个软硬不吃的刺头。他知道武力震慑是没用的,便冷然说道:“真是怪了,杨府主今日倒是一反常态,竟然与苏府主站在了一条阵线,难不成释前嫌了?”

杨若菲自然是不会有好脸色,仿佛觉得此刻的雷贡和易破天两人,竟比自己一贯讨厌的苏正阳还要可恶得多,寒声说道:“我乃客观论事,不似某些人,碰上关系好的就一味厚颜袒护,关系差的,便无耻打压。”

易破天脸色铁青,他自然是听得出的,重重哼了一声。

“好了。”雷贡知趣地避开杨若菲,一双虎目只瞪着苏小雨:“现在该是说说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了。你们临江府作何处置?该不会是想偏袒门下人,为这个邪人开脱吧。”

“你一口一个邪人,一口一个余孽,所谓理由,充其量不过是牵强附会而已。”

“此子身世,实在耐人寻味!”

“你无耻!”

“你才无耻!”

“都住口罢!”沉默已久的苏正阳终于开口。

苏正阳德高望重,通情达理,以一身正气闻达于世,广阔胸襟为世人所称赞。今日即便雷贡咄咄逼人,易破天冷言讥讽,他也一再忍让并晓之以理,颇有君子风范。此刻他一言喝止,凝重的脸庞上威严无比,混乱嘈杂的场面,竟是被他镇住了。

苏小雨震惊,苏正阳的形象在他心目中向来是高大威严,此刻,竟仿佛是天界神明一般。

苏正阳挺直胸膛,不怒自威,一双眼神似是洞彻人的心扉。他缓缓说道:“龙翔宗自创派以来,百年有余,如今位列各大正派之首,为天下所景仰。凭借的并不是武力威慑,而是那一腔正气,敢于为天下苍生伸张正义的正气!苏某不才,自执掌临江府以来,感先师之大恩,教诲弟子,未敢懈怠。我临江府人虽然愚钝,然不忘祖训,立志锄强扶弱惩恶扬善,一腔正气日月可表天地共鉴!纵然是身世卑微稍有含糊,若一心除魔卫道弘扬正风,那便是正义的。反之,即便是出生正派,却心术不正只知勾心斗角,忠奸不辨动辄滥杀无辜,与邪魔歪道又有何异?”

没错,纵然是身世卑微稍有含糊,若一心除魔卫道弘扬正风,那便是正义的!

少年听在耳里,竟是热泪盈眶……

“说得好!”洪亮威严的声音传入群贤厅。

与此同时,厅外还传来一个通报:“杨宗主到!”

此刻进来数人,为首正是鼎鼎大名的龙翔宗宗主杨道真。他一身青色长袍,身材魁梧,发须尽白,尤其那一尺长髯,极是神俊,一派得道高人的风范。杨道真年近花甲,然精神矍铄,一身盖世修为,怕是无人能知其底。

“参见宗主!”各大府主拱手打招呼,年轻弟子则是毕恭毕敬丝毫不敢怠慢。

杨道真摆摆手,面带微笑,说道:“苏师弟正气凛然,为兄敬佩不已!今日来迟,还望包涵。”说完,他打量着俏生生站立的苏婉晴和苏小晴,似是很满意,抚须微笑点头。

苏正阳拱手回礼:“宗主师兄过奖了。”

雷贡似要上前说什么,杨道真却摆手阻止道:“此事我已知晓。”

“还请宗主师兄做主。”雷贡在宗主杨道真面前,也不敢无礼造次。

这群资历深厚桀骜不驯的老一辈人物,怕是也只有杨道真能镇住了。

杨道真走近躺着的雷天霸,又看看低着头的苏小雨。两少年均是一惊。杨道真说道:“年轻人嘛,爱意气用事,一时不服便动手开打,这也是难免的。”

苏小雨听罢倒是舒了口气。

“可是,他把我儿天霸打成重伤……”雷贡不甘心。

杨道真却是微笑摇头:“修炼之人,受点皮肉伤算得了什么,雷师侄的伤势我已审查过,修养个半月便没事了。”

“苏小雨心狠手辣,怕是魔教——”雷贡看到杨道真的脸色,抿抿嘴,终究是没再把余孽两个字说出来。

杨道真脸色微微变化:“苏小雨我也自会处理。”

雷贡默然。苏正阳与赵舞言夫妇,神情也都轻松了下来。这宗主的分量到底不一样,三言两语,就把剑拔弩张的场面给制住了。

“苏小雨。”

苏婉晴忙拉了把正在发呆的少年。苏小雨一惊,慌忙跪下,紧张说道:“在、在……”

杨道真负手而立,说道:“我龙翔宗弟子,自当和睦相处,禁止寻衅斗殴。苏小雨,不论如何,你出手伤人终是有错,我罚你去祥云城西翠峰山脉的学海崖下面壁半年,希望你好好反省参悟。”

“我、我……”苏小雨支吾,想要表达自己并非龙翔宗弟子。

“笨呐。”却是一旁的苏婉晴轻声提醒,她推了推苏小雨,“还不知错谢恩。”

“啊?好,好……”苏小雨慌乱之下,来不及思考,自然是听着苏婉晴的了,连忙拜谢,一紧张又支吾起来:“我、我知错,愿受惩罚,宗、宗主宽宏……谢谢,谢谢。”

“多谢宗主师兄。”苏正阳道谢。此时除了苏小雨不知所以外,临江府其他人均是松了口气,脸上隐隐还浮现笑容。

雷贡敢怒而不敢言,心里极度不甘。在他看来,这杨宗主明摆着是在袒护苏正阳,所谓面壁半年的惩罚,简直就是狗屁。他却也没办法,宗主的意思可不敢违逆,当下只哼了一声,道了声“告辞”,便带着天南府的弟子离去。

原本的宴席聚会就这么散了,其他府主也是神色各异,领着弟子陆续离去。

待紫霞府府主杨若菲跨出群贤厅时,苏正阳忽然说了一句:“今日也多谢杨府主了。”

杨若菲也不回头,只稍稍停顿了下,便自顾自离去了。

待诸人散尽,群贤厅只剩杨道真和苏正阳两人,一左一右喝着茶水,坐在堂前。

“咳,咳,咳。”杨道真一口茶水下去,却是剧烈地咳嗽起来。

“宗主师兄,你的伤……”

杨道真摆摆手,缓缓神情说道:“不打紧,旧疾复发,也习惯了。”

苏正阳心里很清楚,十八年前鬼首山一战,杨道真力敌魔教诸多高手,虽然大胜但也烙下了不可痊愈的伤痕,多年沉淀下来,怕是伤势不轻了。此事也仅龙翔宗一些核心人物知晓,在外人面前,杨道真依旧是保持着精神抖擞的样子。

见杨道真似乎不想多说,苏正阳也不多问,转变话题,道:“今日多谢宗主师兄解围了。”

杨道真轻捻花白的长须,面色严肃,说道:“今日城内之事,我门下弟子也看见了。”

“哦?”苏正阳听后一怔,“那么……”

“你府中苏小雨所言不虚。”杨道真两眼望着前方,眼神深邃,“雷师弟之子雷天霸的为人,我又岂会没数?苏小雨此番被罚,确实是冤枉了些,但眼下还是得这么做。”

苏正阳皱着眉头,思索片刻后说道:“宗主师兄是在思索那名紫衣女子吧。”

杨道真点头:“此事不容乐观,那女子来历不明,所吹奏的笛音像极了魔教匿迹已久的‘迷幻神音’,我等需要小心防范。”

苏正阳也是表情严肃,说道:“奇异社偷天公然挑衅我龙翔宗,已是令人头疼,再加上这诡异女子,当真是雪上加霜。弟子隐隐觉得,从前的老对手,又要浮出水面了。”

杨道真点头道:“不错,然眼下不宜打草惊蛇,你我暂且只做不知。只是你府中苏小雨,却是……”

“宗主师兄言重了。今日师兄的及时解围,那孩子大概感激得很呢!”

“他真是你十八年前鬼首山一战时捡到的?”

苏正阳点头道:“嗯,此事在下也曾想过很多次……”

“如此便是苏师弟未将其收入门中的原因么?”

苏正阳默然点头。

“呵呵。”杨道真笑了,端起茶杯轻抿一口,茶香入脾,感觉似是相当不错,又道,“苏师弟今番一席话,深刻透彻,感人肺腑,说得我这身老骨头都热血沸腾,在场的诸多府主,听了怕是也觉惭愧的。奈何苏师弟自己反倒难以悟透?”

“弟子惭愧。”苏正阳道,“今日事后,弟子也想通了,决定在苏小雨学海崖思过期间,先教授他一些苏家剑法。往后看他的发展情况,再决定是否收入我龙翔宗下,只是……”

杨道真目光收紧,展现出龙翔宗宗主的精明与睿智,说道:“我粗略看来,那孩子颇有慧根,先天资质应是不错的,而且为人嫉恶如仇,正义感颇强。方今我正派弟子,正缺这般的人。若是好好培养,可成大器,苏师弟还有什么顾忌吗?”

苏正阳泛起苦笑,说道:“师兄慧眼,弟子也正是此意。不过越是如此,弟子越发想起从前的一个人啊……”

最新小说: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