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玄幻魔法 > 琢玉 > 第四章 一波方平一波起

第四章 一波方平一波起(1 / 1)

苏小雨心慌意乱,趁着暮色一路奔回临江府。他不敢在人群熙攘的前堂逗留,直接回到房中。直到一名临江府弟子前来传唤。

苏小雨战战兢兢跟在那人后头,他无暇去顾忌四周辉煌明亮的景色,只是低着头一味地走。直到跨进大堂,他才向四周张望了下。

这一望可是把他怔住了,在场齐刷刷的,全都是那些熟悉而又敬畏的身影!

场面的气氛,却是剑拔弩张!

苏小雨抬头,赫然看见正中的牌匾上,书写“仁义道德”四个大字!

“小雨,你脸上不要紧吧。”是赵舞言走上前来,掏出手帕帮他擦了擦。她见苏小雨眼鼻青肿,心里不忍。在她身后,苏婉晴神色焦急。

苏小雨顿感一阵温暖。

“他就是苏小雨?”天南府府主雷贡声音洪亮,脸色赤红,想来是极为愤怒。

龙飞府府主易破天与雷贡关系较好,当下面无表情,淡淡说了句:“在众位师长面前,还不下跪么?”

苏小雨身体一抖,这才意识到礼节,慌忙跪下,俯首:“拜见、拜见各位府主。”伏于地上不敢起身。

“易府主好大的威风。”却是紫霞府府主杨若菲冷不防冒出了一句,而她本人,正优雅地端坐喝着茶。

易破天眉头一皱,他深知这个杨若菲的性格脾气。杨若菲身为长公主,身份地位自不必说,自小就加入龙翔宗,生性好强,不服任何人,刁蛮骄横,说成是臭脾气也不为过,跟很多人都不和。此刻,她直接就与易破天为难。

而今却没机会让这两人来争吵。雷贡怒不可遏,虎目瞪得老大,汗毛似乎都要竖起来了,喝道:“苏正阳,你纵容门下弟子行凶,将我儿打成这般模样,作何交代!”

前一刻还是欢聚庆贺的客气场面,这会倒是成了兴师问罪的局势了。

苏正阳一脸凝重,皱着眉头道:“苏小雨,你将此事从头说来。”

“还有什么好问的?我府上人已经讲得很清楚。你门下苏小雨率先与我儿过不去,几句不和便动手开打。此子心狠手辣,也不知使了什么手段,将我门下弟子打成重伤。”

“不对,他先调戏女孩,我只是、只是看不惯!”苏小雨自然要陈述是非。

“竖子休要诋毁我儿!”雷贡盛怒。然而四下却传来各府年轻弟子的唏嘘声。

“你、你胡说……”旁边传来一个虚弱却又恨恨的声音。

苏小雨这才发现右边不远处还摆着个竹榻,榻上躺着个人,衣衫破烂,满脸红肿,气喘连连。不是恶少雷天霸又是谁。

苏小雨竟是松了口气,他本以为雷天霸已经挂了。此刻见他虽像个猪头,却还能嚎叫,当下安心不少。

雷天霸嘴巴咧开,口水哗哗直流,吃力地说着:“我、我与那女孩两、两情相悦,怎、怎么会调戏……”

“既是两情相悦,何不让那女子出来,当面说个究竟。”赵舞言回道,她岂会没听说雷天霸为人,当下已是明白事情大概。见苏小雨依旧跪着,心中不忍,让苏婉晴将其扶起。

“以阁下现在这副尊容,怕是也没人会与你两情相悦了吧。”又是杨若菲轻轻发话,像是在自言自语。在场的一些年轻弟子听了这话,忍不住偷笑起来。

雷贡更是恼怒,这种情况他知道与杨若菲纠纷无益,只盯着赵舞言道:“结果就在眼前,我天南府一干人全部受伤,而这少年仅仅脸部有些青肿。赵舞言你还在此狡辩,这不是笑话吗?”心底里,却把杨若菲骂了个遍。

“我说雷府主,您天南府那么多人都打不过苏小雨一个,这不是笑话吗?”苏小晴活泼可爱,天真无邪。

苏小晴的话倒是令苏小雨十分感激。其实苏小晴虽为苏婉晴妹妹,性格气质却与姐姐截然不同。苏婉晴温柔婉约,处处替人着想。而苏小晴却是调皮刁蛮得很,以捉弄他人为乐。苏小雨与她同龄,从小到大,可没少被她耍过。打心底里,苏小雨觉得她头疼得很,甚至还有点怕她。此刻看来,到底还是自己人亲近。

“你……”雷贡老脸更红,看不出是震怒还是被气的。

“小晴,不得无礼。”苏正阳谦谦君子风范,他也不恼怒,说道:“雷府主,这绝不可能,苏小雨压根不懂修炼。”

“苏府主说笑了吧,堂堂龙翔宗临江府弟子,有大名鼎鼎的苏府主教导,怎会不懂修炼?”这次发话的是易破天。

“他并非是龙翔宗弟子。”苏正阳淡淡回答。

苏小雨听着此话,忽觉落寞,那种为人所忽略的落寞!

“那他是什么人?”雷贡声如洪钟。见一时没人应答,他竟是找了个龙翔宗仆役,一把抓住胸襟提起,喝问道:“说!苏小雨是什么人?”

“雷贡你好生放肆,是要动手吗?”赵舞言的火暴脾气终于按捺不住,抢步过来。

“慢着!”却是易破天一个箭步挡在了面前,说道:“苏夫人,你也知道雷府主一向性子暴躁,今日爱子心切,故有此冒犯之举,还望见谅。雷府主,你也快快住手罢。”

易破天表面上是在劝架,但场内谁都看得出他是在袒护雷贡。雷贡心里也有数,假装没听到易破天的话,继续对苏府仆役喝问。

那仆役听着雷贡打雷般的声音已是怯了三分,此刻被他揪住,有一种生命被人所掌控的感觉,惊恐之下如实说出:“他、他是孤儿……被、被苏府收养的仆役……”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雷贡怒极反笑,咬咬牙,道:“好一个孤儿,好一个仆役!苏正阳,你也太嚣张了吧,一个小小的临江府仆役,也敢当街殴打我儿子,还把我天南府放在眼里?”雷贡一把将手中人抛开,摩拳擦掌,竟是有动手的意思。

在场的其他几位府主一言不发,似乎都不想卷入事端。倒还是老诚实在的后明站了出来,劝道:“大家都静一静。”

后明年纪虽不是最大,然心平气和稳重实在,隐隐有长者之风,顿了顿说道:“自始至终,有个重要人物大家都忽略了,就是那个来历不明的女孩。听方才天南府的人说起,他们在打斗过程中忽觉头晕目眩,之后便不省人事,可有此事?”

天南府几个当时在场的弟子纷纷点头。

苏小雨忽然也想到了什么,忙道:“对了,我也听到了低沉的曲笛声,之后,他们、他们就没力气……”

“这就对了。”后明点头说,“恐怕事情的根源便在于苏贤侄所听到的怪异笛声,这女子,怕是非我族类。”

听到贤侄的称呼,苏小雨愣了下,对后明颇有几分好感。此刻想到他又在为自己解围,感激之心油然而生。

“旁门左道。”苏正阳说道。

“我也正是此意。”后明面容严肃。

易破天低沉的声音又响起:“方今世道,正派昌盛,邪魔退避,后府主是让偷天给偷怕了吧。”

后明微微一笑,对这嘲讽也不在意,说道:“那些现象又作何解释呢?”

“哼!”雷贡重重一哼,喋喋不休:“你们又怎知,左道幻术不是这个苏小雨施展出来的呢?”

“胡扯!这孩子自小在我府里长大,身世清清白白,何来左道之说?”赵舞言方才盛怒出手为易破天所阻,此番听得这等荒唐之说更是牙关紧咬,似要把雷贡给活剥了。

“清白么?”雷贡的声音由怒转冷,怒气似是有所压制,声音也变得怪里怪气,“早就听闻苏府主和苏夫人心善如佛,我是极为敬佩的。”

雷贡的话锋倒是变得挺快,让人难以揣测他要表达些什么,所有的目光都集中而去。

但见雷贡竟是双手往后一负,自顾自踱起步来。苏正阳看在眼里,眉头一皱,似是有所预料。

雷贡面色虽是赤红,也不知是不是天生如此,但他的脸上居然浮起一丝冷笑,咳了一声,说道:“当年李剑离堕入邪道,一夜之间屠灭沈家庄五十六户两百余口生命,苏府主救下唯一的遗孤,好生安慰,并养在府中悉心教导,视同己出。这份博爱之心,当真是我辈楷模。”

在场老一辈人物如遭雷击!

倒不是这件事如何惊天撼地,如何婉转曲折震慑众人。沈家庄血案连苏小雨都知晓,被收养的遗孤沈承欢,被苏正阳收归门下,一直生活在苏府。由于都是孤儿,苏小雨与他相互扶持着长大,亲如兄弟。真正令这些府主吃惊的,只是那个名字。

仅仅是叫做李剑离的名字!

“此乃我龙翔宗禁忌名字,宗主三令五申禁止说起,你为何还要提及?”王衍发话。

四下里,一些年轻弟子窸窸窣窣议论开来。

雷贡却不在乎王衍的责问,又道:“我只是嘴上说说,怕是有些人还记挂在心里头呢!”眼睛斜视杨若菲。

“放肆!”却是杨若菲一拍桌子。

雷贡轻蔑地笑笑也不理会,绕过话题说出了真正的意图:“我还听说,当年鬼首山大战,苏府主大显神威,于万千邪教弟子中寻得一婴孩,带回府中抚养成人。方才听得此人是孤儿,该不会就是他吧?”

此事终究是被说出来了!

大厅之上短暂的沉默。自始至终的一言一语,苏小雨都听在耳里,万般激动。从小到大,他只知道为苏府所领养却不知其所以,没想到因今日风波,这些深藏的旧事竟渐渐浮现。

然而他的情绪不容乐观,十八前年鬼首山正邪决战,苏小雨自然有所耳闻。他自小生长在名门正派,灌输的理念自当是除魔卫道惩恶扬善,受正道思想熏陶极深。他虽小小年纪,但正义感极强,也曾立志要为天下苍生做出一番贡献,慰报正派的抚养之恩。此刻得知自己身世很可能和邪魔歪道有所沾染,又如何能接受?

他似有不甘,向苏正阳投去询问的目光。然而见到的,却是苏正阳无奈的眼神。

他终是低下了头!

那一刻,他的心,仿佛跌落了万丈深谷!

最新小说: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