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玄幻魔法 > 琢玉 > 第六章 学海无涯苦作舟

第六章 学海无涯苦作舟(1 / 1)

苏小雨被罚去祥云城西二十里翠峰山脉的学海崖下,面壁思过半年。第二天便背上包袱,直接由苏正阳领着前往。同行的还有几名临江府弟子,乃是与苏小雨最为要好的黄无双、吴大胆、陆有财和高泰四人,算是去送行。

二十里地并不远,约摸走过一个时辰,一路之上欣赏大好春光,也不觉得厌倦。

翠峰山脉,方圆数百里,绵延曲折。其中心地带,崇山峻岭,地势险恶,多有峡谷深渊,为一片原始风貌,很多地域至今尚未有人迹踏足。山岭深处,古木成片,郁郁葱葱,瘴气弥漫,遮天蔽日,猛兽凶禽出没其间,凶险万分。更传言山脉深处多有古洞遗迹,幽深隐秘,藏有异宝,耐人寻味。经历悠悠岁月的积淀,这翠峰山脉,也不知埋藏了多少秘密。

此行的目的地学海崖,仅仅只是位于整个山脉的边缘地带,虽幽远僻静但山间仍有稀稀落落的人家。一行人翻过几个矮小的山梁,一座笔直陡峭的山崖映入眼帘,那雄伟壮阔的景象,让苏小雨惊得合不拢嘴。

好一座巍峨的巨崖!

远远望去,一座高崖,傲然矗立。平整的崖壁上,龙飞凤舞地篆刻着“学海崖”三个气势磅礴的大字。那笔势,豪迈奔放,张狂不羁,似有一股喷薄欲出的力量,是绝世高手用刀剑烙印上去的。

苏小雨从小就喜欢写写墨字,对书法颇有研究,这雄劲浑厚的力量令他惊叹。

俯仰之间,一行人已经走到崖前。崖前的景观很是苍凉,土地贫瘠,寸草不生,地面多有碎石。苏小雨惊奇地发现,宽大的崖壁上,竟然刻画着无数道纵横交错的剑痕,有长有短,有深有浅,满目的疮痍与沧桑。沟沟壑壑,也不知隐藏了多少的往事。可以想象,这里怕是发生过一场惊天动地的激战。

“师父,这些剑痕是怎么回事?”身材较胖的高泰瓮声瓮气问道。

苏正阳停下来,望着崖壁,眼神竟有几分深邃,缓缓说道:“当年魔教进犯,在此地被我龙翔宗弟子重创。”

“哇!好厉害。”几个年轻人都不禁赞叹,有几分兴奋,开始议论起来。

“走罢。”苏正阳却是淡淡说了句。

绕着巨崖走了约一里地,山路转过一个弯,几个人来到另一片天地。

此处位于学海崖之侧,方才上山之时由于山崖的阻挡,视线无法直接触及这里。环视四周,苏小雨吃惊了。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土地平旷,屋舍俨然。花红柳绿,溪流潺潺,美丽的景色与崖前悲怆的画面截然相反。

“这里是……”苏小雨揉着眼睛。

苏正阳淡淡说了句:“就这里了。”

苏小雨本以为受罚思过,应当在一个艰苦恶劣的环境下,方才的巨崖前还有这种感觉,现在见到此间美景,一时不敢相信,说道:“来这里面壁思过啊……”

苏正阳回道:“其实所谓面壁也未必是件坏事,这里环境清明,是个难得的练武修行宝地。”

“练武修行吗?”苏小雨激动。他多么希望下一刻苏正阳能说出收其为临江府弟子,然后规规矩矩行个拜师大礼,从此加入龙翔宗一跃千里,实现为天下苍生惩奸除恶的宏愿。然而苏正阳并没有别的表示只是向前走去,苏小雨只得轻轻说了句:“谢谢……老爷。”

继续向前走去,那几间屋舍前,三名年轻人神色凝重,一人用剑,一人用刀,还有一人打坐入定吐纳气息,赫然正在勤奋练习。见几人到来,拱手示礼,齐声道:“见过苏府主!”

苏正阳微微点头,那三人也不多说,继续各归各操练,聚精会神,目不窥园。

苏小雨暗暗赞叹,龙翔宗修炼氛围果然浓郁。

小屋里头虽是简陋,但日常生活起居用品一应俱全。苏正阳说道:“苏小雨,往后的半年,你就在这里过吧。”

“是。”

苏正阳捡个凳子坐下,对着面前一排年轻人,先是肃然教导了一番,接着又说道:“龙翔宗的基本心法‘傲龙诀’,并非意味着追求无坚不摧的强横力量,而是重在修身,锤炼真气,以提升自身内劲为基础。‘傲龙诀’的‘炼气之术’,分为四重境界,讲究以气驭物。心静如水,则驱万物。”

众人齐声回答:“谨遵师尊教诲!”

这段话,龙翔宗弟子早就听过无数遍了。苏小雨却是头一回听说,他觉得其中哲理丰富值得深思。

苏正阳点点头,继续说道:“苏小雨,思过期间,我会先安排你学习苏家剑法,算是加入龙翔宗前的一种考察,希望你努力修炼。”

苏小雨听后一阵激动,加入龙翔宗是他自小的梦想,眼下终于有机会了,慌忙道:“多谢师——多谢老爷,弟子、弟子一定努力!”

“嗯。”苏正阳点头,“学海无涯,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等都需时刻用心。外面那三名弟子,便是你们的榜样。”

“是!”众人齐声回答,声音很是响亮。

苏正阳又交代了一些日常事项,行为规矩,让苏小雨一一记下。

“好了。”苏正阳摆摆手道,“为师先行回去,你们几个帮忙打点收拾,完后速速赶回。”

“是!”众人又是齐声。偏偏其中的黄无双还笑呵呵地多了一句:“师父您慢走。”

黄无双是龙腾国护国将军黄行恭之子,年纪比苏小雨稍大,自小便拜入龙翔宗临江府学艺。他性格活泼开朗,贪玩调皮,喜欢捣蛋,与苏小雨却十分投缘。

待苏正阳走远,其他几个一起跳起来重重拍了拍黄无双,笑斥道:“你小子真会!”随后便是少年们哈哈哈哈的笑声。

一行人走出小屋,但觉春光灿烂,照在身上暖洋洋的。旁边三人,似乎仍在刻苦练习。直到黄无双喊了句:“我师父已经走了。”

“哐当!”却是那三人同时扔下了手中的刀剑,原本的凝重神色瞬间变成了嬉皮笑脸,立时围了上来。

苏小雨咂舌,无语。这就是榜样么?

“来来,我给大家介绍下。”黄无双双手叉腰,一脸得意,“这位最高的,是微云府王府主门下得意弟子严冲,因修炼期间私自溜进城里而在此思过。”

“还不是你小子引我去的!”

“这位最帅的,是后羿府后府主门下得意弟子张仁昌,因给同门师妹投递情书被发现而在此思过。”

“你这家伙怎么喜欢揭人过去!”

“这位最壮的,是冬兰府赵府主门下得意弟子周龙,因吃饭时争抢与同门大打出手而在此思过。”

“你小子存心与我们过不去是吧!”

这些都是得意弟子么?都是些什么人啊。苏小雨苦笑摇摇头,但转念一想,自己何尝又不是惹事精呢。

可以看出,黄无双与这帮家伙关系都是不错的,没多久这些少年就都融到了一块,天南地北扯了起来。

“这位苏师弟,哦不,苏师兄,痛揍雷天霸那家伙,令人快活!”

“苏师兄不畏权贵,勇气可嘉,佩服,佩服!”

“苏师兄小小年纪,以一敌众,修为深不可测,还请多多指点指点我们。”

苏小雨苦笑。

“好了,该说点正事。”这里吴大胆年纪最长,一本正经,俨然最有大师兄的样子,对严冲等三人说道,“诸位同门师兄,苏小雨年纪尚小,也是头一次来学海崖,需要几位多多照看着。”

“那是自然。”严冲颇为豪爽,说道,“不过,再过几天,我们三个就功德圆满了。”

“什么功德圆满?”高高瘦瘦的陆有财不解。

不等严冲等三人开口,黄无双抢先说道:“喂你们几个脸皮够厚的啊,明明只是思过期限将过,还说的这么好听。”

三人讪讪笑笑。周龙说道:“你们不知道啊,所谓在这里思过,可是比在宗门里舒服多呢!”

“是啊是啊。”张仁昌也跟着说道,“在这地方,你爱做啥就做啥,压根就没人管。我还打算回去后再找些事情犯犯,嘿嘿,说不定还能来这里玩几个月。”

“你们、你们……”吴大胆手指三人,却是语塞,只重重叹了一声,转头对苏小雨说道,“苏师弟,你可千万不能像他们这样。”

“没问题的,你们放心好了。”严冲说道,“平日里打柴挑水,都很方便。绕过学海崖往西走,还有零星的屋舍人家,风景好得很,闲时可以去打打猎钓钓鱼,别深入森林就行。只是山间偏僻,有些寂寞罢了。”

“我不怕的。”苏小雨很是认真。

当夜,苏小雨独自坐在小屋前,隔壁那三名“榜样”弟子,怕是也厌倦了山间夜色,早就入梦了。

盈盈月光如水,扬扬洒落在碧草如茵的坡地上,像是给地面蒙上了一层洁白的裙纱,分外显得美丽妖娆。

前方矗立的学海崖,也被月色氤氲地模糊不清了,像黑暗中伫立的巨人守护神,守护着周围的一切。

夜风吹过,带来轻微的“呜呜”声,如泣如诉。偶尔惊起一群山鸟,尖鸣数声,朝着空中的皎月飞去了。

明明以为不怕寂寞的,这才第一天的晚上,苏小雨就月下思亲了。此刻哥哥沈承欢必然还在刻苦修炼,吴大胆比较认真,可能也还在温习功课,陆有财估计是在数着私房钱,贪睡的高泰应该是在打呼了,黄无双可能还在一旁捉弄这几人,不对,黄无双不住在临江府,或许他还在城里逛着夜市。

大小姐呢?苏小雨脑海中浮现那个美丽的身影,也不知她会不会想我。

苏小雨自嘲一笑,她是堂堂苏府的千金大小姐,而我,只是一个来历不明的……

“苏夫人心存善念自然没错,然此子必是星月教余孽无疑!”

那股透彻心脾的阴寒又蔓延开来。

苏小雨以手抚膺,只觉心头隐隐作痛。

这是一个自小随身佩戴的朱红色玉佩。玉佩呈心形,半透明,小半个手掌大小,看不出什么材质。贴在胸前,似有丝丝暖意。

“这便是父母留给我唯一的东西么?”

此刻月色朦胧,清辉洒在玉佩上,玉佩竟泛起红色的幽幽微光。

苏小雨咦了一声,借着月光细细审视,似乎从小到大,他从未向今天这般看得细致过。那淡淡的光晕,幽深渺远,像是来自远方的呼唤。光晕流转,是一个“心”字模样。

寸草微心的心么?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犹记得苏夫人曾经说过:“小雨,这玉佩是捡到你时就挂在胸前的,你的父母肯定是不得已才抛下你,故留下玉佩作日后相认。”

这心形,便是代表一颗慈爱之心啊!试问,如此亲情父母,又怎么会是万恶的魔教妖人?

“纵然是身世卑微稍有含糊,若一心除魔卫道弘扬正风,那便是正义的。反之,即便是出生正派,却心术不正只知勾心斗角,忠奸不辨动辄滥杀无辜,与邪魔歪道又有何异?”苏正阳正义的声音久久回荡耳畔。

“对,我此生立志除魔卫道惩恶扬善,就是正义的!”少年握紧拳头,举头望天,树下了坚定的信念。

皓月不知何时已隐入云中,苍穹如同泼墨。一道淡淡的白光隐隐在头顶上空出现,微弱暗淡,像是被什么力量禁锢着。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宝光吗?”苏小雨自言自语。

在祥云城一带,有这么一个传说。翠峰山脉内藏有宝物,宝物通灵,不甘长埋地下与腐泥为伴,故有微弱的光芒折射到空中。每当夜色晦暗时,仔细观察就会看见淡淡的宝光。

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人为了宝贝来翠峰山脉中苦苦寻找,然而翠峰山脉绵延数百里,很多地域诡异凶险,至今未被开掘,宝物深埋其中岂是那么容易找到?随着一批又一批人的失望而归,人们寻宝的心绪也渐渐淡化。后来某位高人说过,宝物通灵,有缘者得之,当时机成熟,自然就出现了。

苏小雨少年心性,“宝物”这一字眼对他的诱惑力无疑巨大的,登时就来了兴趣。他举目仰望,怎么看都觉得宝光恰好在头顶正上方。目光渐渐下移,落在身下的坡地上。难不成自己就坐在宝物上?苏小雨猛然爬起,又趴下来仔细观察身下这一方土地。

“哎哟!”苏小雨忽觉一疼,右手不知磕到了什么东西。

传说中的宝物!这是第一反应。

“切,原来是块石头。”苏小雨自嘲地笑了笑,将其扔到一边……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