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57章 三拜

第57章 三拜(1 / 1)

康乔从废弃的衣柜里掏出来一个绿色的铁盒子,不大不小四四方方的,水北用手电筒照上去的时候,竟然看到箱子上面写了三个大字‘工具箱’。看到这儿,水北嬉笑道:“你废了半天劲儿就为了这个?”

康乔抬起头扫了他一眼,再次低下头时说:“你知道啥,这里面可都是宝贝。”康乔不知从哪儿拿出一块布,擦掉箱子上面的灰尘,随后打开铁扣,用力一拉。

水北半蹲着往里看,只见到一块鲜艳的红布叠成四方形放在一角,而红布的旁边则是放着一个小木盒,这个木盒水北是见过的。

“这盒子我见过,是奶留下的吧?”

康乔嗯了一声,拿出木盒的时候笑道:“还好没啥事儿。”说完,康乔打开了木盒,小心翼翼从里面拿出两枚戒指,水北探过头去,仔细瞧了两眼:“哟,这是啥材质的?”

“玛瑙。”康乔用拇指轻轻摩挲着:“这戒指是一对,我爷和我奶一人一枚,我爷去世的早,就由我奶收着了。”康乔把戒指攥在手里,接着又打开木盒的第二层。

“二层的?”水北颇为诧异。

康乔笑道:“这盒子是我爷做的,厉害吧。”康乔打开第二层,里面放着的是一绺头发,用红绳系着,康乔把头发拿出来的时候,笑道:“这是我小时候的头发,以后就给你保管了。”康乔把那一绺头发递到了水北面前。

水北嬉笑着接过头发:“你小时候扎过小辫?”

“嗯,我爷比较迷信,所以我打小就留着了。”康乔把木盒盖了起来,找了块砖头垫在屁股下面,坐稳后又说:“我爷去世后,我就找个理发店给剪了,不得不说剪了以后就开始倒霉,自打认识你以后才开始转运。”康乔边说边笑。

水北抿了抿嘴,笑道:“感情我还真是你的贵人啊?”

“那可不吗。”康乔挑着眉:“头发就交给你了啊,至于着戒指吗?”康乔摊开手掌,盯着那两枚玛瑙戒指说:“这戒指是缠丝玛瑙做的,咱两就一人一个。”康乔拿过其中一个,冲水北笑道:“来吧,把蹄子伸出来,哥给你带上。”

水北止不住的笑:“你啥意思啊?”

“操,少揣着明白装糊涂,赶紧把蹄子伸过来,完了还有正事呢。”康乔催促道。

水北嬉笑道:“行吧。”水北伸出左手,康乔赶忙拿过戒指带到无名指上,仔细瞧了两眼:“行了,以后就是老子的人了。”康乔说这话的时候没抬头,而是将另外一个戒指带到自己的左手无名指上。

水北看着那戒指:“这就算完事儿了?”

“没呢。”康乔一扭头,伸手从铁箱子里拿出了那块红布,抖开之后,水北一怔,忙不迭道:“这是红盖头啊?”

康乔呲牙傻笑:“来吧,新娘子。”康乔二话不说把红盖头盖在水北头上:“别拿下来啊,得我亲自动手。”康乔站起身,牵着水北的手说:“跟着我来啊。”

水北觉着倍儿有意思,心跳加快的同时还有种想放声大笑的冲动。

康乔清了清嗓子,底气十足的喊了一声:“一拜天地。”康乔用力攥紧水北的手,水北会意,赶忙跟着他同时弯腰一拜。直起身后,康乔又道:“二拜高堂。”这里没有高堂,唯有的就是冲天一拜。

“夫妻对拜。”康乔松开水北的手,转过身说:“你倒是转过来啊。”

水北急忙转过身,与他面对面。

“夫妻对拜。”最后一拜搞定,康乔着急道:“老子掀盖头了啊。”康乔扯着盖头的一角,慢慢往上撩起,当露出水北那双大眼睛时,康乔傻笑道:“咋样,哥够诚意不?”

水北笑道:“够了。”

“那行吧,咱两喝一个吧。”康乔把一早准备好的两个二锅头口杯拿了出来,打开盖子之后递给水北。

水北诧异道:“你啥时候拿的?我咋都不知道?”

“操,啥事都让你知道了,那我还混不混了?”康乔嬉笑着眨了眨眼睛:“喝个交杯酒吧。”

水北点点头,与他手臂交叉,临喝之前,两人互相看了一眼,似乎都忍不住笑了,随后仰头一干而净。

辛辣的感觉让两个人忍不住咧嘴,康乔扔掉杯子:“行了,该说的该做的我都搞定了,往后就好好的吧。”

水北吸了吸鼻子,笑道:“不洞房花烛啊?”

康乔咧嘴道:“你想在这儿洞房?”

“你说呢?”

“得,这里太埋汰,晚上回家的吧,到时候随便你啊。”康乔弯腰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好,随后拿着那块红盖头说:“你要不?不要就放在这儿了。”

“拿着吧。”水北抢过红盖头叠成四方形揣进了兜里。

康乔长叹一声,四周看了几眼说:“走吧。”

两人从的菜窖里爬了出来,突然见到阳光,两人均是不敢睁眼,盘腿坐在菜窖的边儿上。

水北双眼紧闭,仰着头说:“乔儿,咱两买套房子去吧。”

康乔眯着眼睛:“行,你想买就买,我那儿还有点儿钱。”

“不用你的,我一早就存够了。”水北这时才敢睁开眼睛,看着康乔说:“买个一室户足够。”

康乔笑道:“我又占便宜了?”

“德行吧,回家。”水北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说:“对了,我刚才就想问你,你咋把这些东西放在这了?为什么不自己带走?”

康乔费力的把菜窖门盖上,起身时拍拍手说:“我走的太急,没顾得上,等想起来的时候都上火车了。”

水北点点头,伸出手看着那戒指:“挺带劲儿啊。”

“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家的东西。”

水北笑道:“夸你胖你就喘。”

没错,康乔就喜欢被人夸,但这个人仅限于水北,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只要水北夸他一句,他便能笑的屁颠屁颠的,甚至美的找不到东南西北。这大概就是被喜欢人夸的一种感受吧。

至此之后,菜窖里的事情两人都没再提,紧紧把那天的事情藏在心里。

这天之后,康乔便打算离开了,可走之前又有点儿不放心康宁,想来想去又拖了好几天,为的就是能带康宁出去玩玩儿。可至于去哪,康乔又犯了犹豫。

“你还没想好吗?”水北拿着一盘切好的黄瓜进屋,康乔正坐在桌前,一手夹着烟一手捧着酒杯,满脸愁容道:“你说去哪啊?咱这里屁大的地方,也没啥好玩的啊。”

水北把黄瓜放在桌上,康乔赶忙拿了一根,吭哧咬了一口:“你有主意没?”

水北想了想:“等他通知书下来吧,送他时候直接玩了呗?”

“我早想过,可是我怕那个时候没时间啊。”康乔抿了抿嘴:“要不,你两跟我回去呆几天?等我把那头的事情搞定了,咱们一起回来?”

“这样行吗?”

“有啥不行的。”康乔笑道:“正好带你出去见见世面。”

水北笑道:“行呗,那就让你带我出去见见世面。”

康乔一拍桌子:“那就这么决定了,后天出发咋样?”

“嗯,等康宁回来让他收拾一下。”

康乔疑惑道:“话说这小子天天都干嘛去?一连两天都看不到人?”

说到这儿,水北赶忙坐到康乔身旁,小声道:“康宁好像谈恋爱了。”

“我操,真假?”康乔诧异道。

水北分析道:“很有可能。”水北拿过桌上的烟,点了一根叼在嘴上:“昨儿夜里,我妈过来跟我说,她给康宁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两张电影票。”水北竖着两根手指:“你说可不可疑?”

康乔翘着二郎腿:“两张电影票就可疑啊?没准是他和男同学一起看的呢。”

“你认为谁家男的会约另一个男的看电影啊?”

“哎呀我操。”康乔惊呼着,一拍大腿说:“我忽略重点了,你说你喜欢男的,硬是把我也弄成这样了,这几年康宁跟着你,没准也受你影响了呢,这可咋办啊。”康乔越说越紧张,而水北是越听笑的越深,待康乔话音一落,水北二话不说就抡起了拳头。

“别动手。”康乔嬉皮笑脸道:“我开个玩笑,别当真啊。”

水北眯眼笑着:“让我不当真也行啊,自己脱了衣服,乖乖躺上去。”

“不好吧?大白天的。”

“去不去?”

康乔双手高举:“去去去,我可真是嘴贱,没事儿逗你干嘛。”康乔把手里的半根黄瓜放在桌上,起身时潇洒的脱了背心:“老子这辈子算是白活了,长这么大连姑娘的手都没牵过。”

“你不白活,你比他们都厉害。”水北打趣道。

康乔苦笑着摇摇头,躺在凉席上的时候蹬了蹬腿:“来吧,自己动手,老子懒得动了。”

“啊,既然懒得动你就躺着吧,我还得去帮我爸弄训练的道具呢,白了。”水北边往外走边笑,留下目瞪口呆的康乔怒视着门口。

作者有话要说:终于更出来了,越到结尾越是卡啊,估摸着快完结了,哈哈哈,感谢看官们的支持。

哟西,咱们明儿见啊……

最新小说: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谍海偷天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