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二次求婚

第二次求婚(1 / 1)

“我想追你。”

康乔几乎用劲力气喊出这四个字,随后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甭提心跳有多快了,紧闭的双眼始终不敢睁开,站在原地如同等待审判一般。

水北不仅没有高兴,反而有点失落,啧了一声说:“浪费感情,我还以为你要跟我求婚呢。”水北光着身子,水珠正一点点的向下滑落。

闻言,康乔眯眼右眼往屋里看去,水北正站在那儿冲他笑着。

“你说这事儿整的。”康乔睁大眼睛,嬉皮笑脸道:“其实吧,我刚才是口误来着,我是想说……”康乔咽了咽口水:“是想说求婚的。”康乔看着水北,慢慢收敛了笑容,严肃道:“现在说还来得及?”

水北抬手摸了摸头发,笑道:“别人求婚都可带劲儿了,你这求婚就在火灾现场?够特别的啊。”

“操”康乔急了,踢开脚边的蜡烛往前走了几步:“老子也是精心设计过的,谁知道能着火啊。”

“这就叫计划没有变化快,这也是上天在告诉你,今天不适合求婚,改天再来吧,妞儿我洗澡去了。”水北光着腚一扭身,边跑边笑的奔向卫生间。

康乔看着水北的背影,嘶吼道:“我操,还得再来一次?你杀了我行不?”

水北进了卫生间却没关门,冲着外面喊道:“杀了你我舍不得。”

闻言,康乔站在外面又喊道:“这玩应不就一个形式吗?哪那么多讲究。”康乔无奈的翻着白眼。

水北对着镜子傻笑道:“你要不要先把火灾现场收拾了?不然我妈看到得吓死。”

康乔一怔,赶忙回过头看向前院儿,这场闹剧似乎没有引起水北爸妈的注意,就连出馊主意的康宁也没有出来。康乔松了口气,吊儿郎当的进了屋,走到卫生间门口的时候,他上下打量着水北,笑道:“屁股挺翘啊。”

水北站在花洒下洗着头:“你才发现啊?”

“以前老子都懒的看你。”康乔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为了防止水北发飙,急忙又补了一句:“现在是看都看不够。”康乔抿了抿嘴,伸手从卫生间里拿出了扫帚,趁机又在水北的腰上拧了一把:“你没事儿吧?”

水北一愣,睁开右眼看着他:“咋突然这么问?”

康乔带着歉意说:“我刚才光顾着救火了,都没问你有没有被火烧到。”

“没有。”水北回身关了花洒,转过身时笑道:“倒是你,没事儿吧?”

康乔咧嘴笑着:“我皮糙肉厚的,没事儿。”

“德行吧你。”水北扯过毛巾搭在头上,走到门口时,笑道:“我也没多嫩,咱两彼此彼此。”说完,水北拽过康乔就啃了上去。

康乔扔掉手里的扫帚,热切的回应着,双手在水北光洗过澡的背上慢慢游走着。

啃了一会儿,康乔赶忙推开水北,喘息道:“别,万一来感了可咋整。”康乔弯腰捡起扫帚:“我得赶紧处理了现场。”

“等我穿衣服,咱两一起。”

康乔嗯了一声,自己率先跑进卧室,用扫帚把那些花瓣都扫成一堆,嘴里念叨着:“白花这么多钱,早知道这样还不如给你买吃的了呢。”

水北套上裤子,笑道:“花了多少?”

“好几百呢呗,都是康……”康乔连忙住了嘴。

水北听到这儿笑的更深了:“你不说我都能猜到是康宁教你的,要是按照你这榆木脑袋,估计想一百年都想不到这些。”

“操,老子给你的印象就这么蠢?”康乔不服气道。

水北忍不住笑:“你不是蠢,是呆。”

“没啥区别,反正我就这样了,不喜欢拉倒。”康乔不屑的继续扫着地,故意看都不看水北一眼。

水北啧了一声:“豁,我这明明是夸你呢,咋还生气了啊?”

“滚蛋,你那也叫夸?”

水北嬉笑着,凑过去时小声道:“我就稀罕你这样的。”水北不停地冲他挤眉弄眼。

“哎……我这辈子算是逃不开你的魔掌了。”康乔故作哀叹。

闻言,水北立刻伸开手掌,啪的一声拍在康乔的背上:“看我五毒神掌。”

“哎呀我操。”康乔扔下扫帚,回身一把抓住水北身下:“抓鸡龙爪手。”

“疼……”水北弯着腰,痛苦道:“哥,我错了,快松开。”

“还跟老子嘚瑟不?”康乔用拇指轻轻捏了一下:“叫两声好听的。”

“哥,大哥,你是我亲哥。”

康乔撇嘴道:“不行,不够好听。”

“老公,这样行不?”

“大点声。”

“老公,我真的知道错了,再也不敢嘚瑟了,快松开。”

康乔嬉笑道:“你小子也有今天啊,以前欺负我的时候咋不说呢?”康乔扬眉吐气的笑着:“不过我得考虑考虑,万一松开你,你报复我咋整。”

“不会,我绝对不报复,我发誓。”水北竖起三根手指:“我要是报复,我就跟你姓。”

康乔笑道:“既然你发誓了,那我就放你一马。”说完,康乔便松开了手,正当他放松警惕的时候,水北突然冲了上来,单手勒住他的脖子,随后竖起了拳头:“刚才捏的爽不?”

“我操,你说话不算啊?”康乔仰着下巴,怒视着水北。

水北挑着眉:“乔儿,你真是太傻了,我就算跟了你的姓,那也是冠夫姓啊,没啥损失啊。”水北撅起嘴巴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抬起头时笑道:“你就认命吧,这辈子也别想翻身了。”

康乔索性不挣扎了,仰着头看着天花板说:“算你牛逼,老子认栽,要杀要剐随便你了。”

“不闹了,放过你了。”水北松开手,捡起地上的扫帚说:“我扫地,你上去把那半截窗帘给我拆了。”

康乔摸了摸脖子,随后搬过椅子站在上面开始拆窗帘。

“明天去趟五金日杂买瓶油漆,回来把窗户刷了。”

“行。”康乔仰着头,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珠来回转了几下,随后便蹲了下来:“妞儿,明天咱啥也别干了,窗户就先放着,我带你去个地方。”

水北低头扫地:“去哪?”

“带你去寻宝。”

“啥玩应?”水北抬起头,好奇的看着他:“寻宝?去喜马拉雅山啊?”

康乔瞪着他:“滚蛋,我还带你飞跃大西洋呢。”

水北傻笑道:“不是喜马拉雅,那是哪啊?”

“明天你就知道了,赶紧收拾,收拾完进被窝崩一枪。”康乔站起身继续拆窗帘。

“不保存体力啊?”

康乔仰着头:“不需要,老子体力好着呢。”

水北不去猜康乔打的什么主意,反而带着满心的期待等着明天到来。

有些人说话往往都是不算数的,康乔明明说只崩一次枪,结果却来了三次,完事儿的时候水北动都不想动了,后面的事情自然而然得交给康乔处理,当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康乔早已穿戴整齐的和康宁在院里捣鼓着什么。

水北打着哈欠下了床,站在门口:“你哥两捣鼓啥呢?”

“哥,你醒了啊”康宁笑着跑了过来:“昨晚那事儿都怪我,跟我哥一点都没关系,是我没注意。”

水北苦笑道:“跟你啥关系,要怪就怪你哥太蠢。”

“不我说你能行不?”康乔手里攥着手电筒,不甘心道:“再说我蠢,我可离家出走了啊。”

水北一撅嘴:“德行。”

康乔笑道:“不闹了,赶紧穿衣服,我带你去寻宝。”

“寻宝?”康宁不等水北回话抢先一步道:“去哪寻宝啊?怪不得你一起床就找手电筒呢,带我一个呗。”

康乔一皱眉:“你一小屁孩该干嘛干嘛去,大人的事儿少参合。”康乔走到水北身边,冲他使了个眼色,水北会意,转身进屋去穿衣服了。

“不带拉倒,我出去打球了啊。”

康乔无心理会康宁,待水北穿戴整齐之后,拽着水北就往外跑,顺手又从墙角拿了两根蜡烛,昨晚没烧完的。

水北被康乔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他从未来过的地方。这里仅有三排大瓦房,看起来还挺气派的。

“这是哪啊?”水北问道。

康乔没应声,而是带着水北绕到瓦房的后身,这里早已被人修整过,铺着整齐的水泥砖。

“就是这儿了。”康乔兴奋道。

“这是哪啊?”

“韦力家的仓库。”

“啊?韦力家的仓库,来这儿干嘛啊?”

康乔走到水泥砖的中心处,那里有一个铁质的拉门,康乔弯腰蹲下,伸手拽住拉环向上一拽,吱嘎一声铁门掀开,接着便传来一股发霉的味道。

水北皱眉道:“这是菜窖吧?”

“对,就是菜窖。”康乔打开手电筒往里照着:“我卖房子的时候,家里的那些东西都放在这儿了。”康乔小心翼翼的用脚探到了梯子,接着转过身往下爬:“你跟着我啊,里面有点儿黑。”

水北点点头,跟在康乔后面下了菜窖。

菜窖有一米多深,下到里面的时候,水北借着手电筒的亮光看到堆放着的东西说:“你怎么把东西放这儿了?不怕潮啊?”

“没办法,韦力家没地方放,就这儿空着。”康乔用手电筒晃着水北,笑道:“我和韦力好不容易才把东西弄下来的。”康乔在菜窖里四处照了照:“没啥值钱的东西,你看那衣柜,木头都烂了。”

水北凑到康乔身边,仔细看着说:“那上面好多蜘蛛网啊。”

“这都多少年了,肯定有啊。”康乔慢慢走到衣柜跟前,用手挥开上面的蜘蛛网,随后用力一拉衣柜门,竟然不费吹灰之力就把门给拽下来了。

水北忍不住笑:“大力士啊。”

“滚蛋。”康乔探头过去,看了几眼衣柜里头:“里面放的都是我奶的东西。”

“你要找啥?”

“帮我拿着。”康乔把手电筒递给水北,随后把衣柜里的那些破烂拽了出来,翻到最下面的时候,康乔眼睛一亮,兴奋道:“找到了。”

作者有话要说:老天爷看我不爽,三天两头弄点毛病出来,这两天脖子疼的都直不起来了,腮帮子也肿了,吃饭不敢张嘴啊,今天总算好点了,看官们等的急了吧,哈哈哈哈。

啥也不说了,咱们明儿见……另外,祝看官们老爷们五一节快乐,吃好喝好胃口好。

最新小说: 谍海偷天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九零福运小俏媳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