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追(1 / 1)

自打康乔回来,水北还没正经的和他聊过,包括他这几年是怎么过的,在外面做了什么,时至今日发展的如何,总体来说,水北揣了一肚子的话想说。

“那个……”水北站在灶台前刚开口,康宁便从外面跑了进来,洗过澡的他头发还是半湿的,只见他跑过来,从身后搂住了康乔,呲牙笑道:“我的两个哥啊,你们两个是有多离不开对方啊,做个饭都得凑到一块儿?”

康乔啧了一声,厉声道:“我看你真是翅膀硬了啊。”

康宁晃着脑袋,不以为然笑着:“哥,你不是说要去取车吗?”

康乔皱眉,疑惑的看着康宁,他咋不记得自己说过这些?

康宁生怕康乔开口否认,暗地里掐了他一把,随后又说:“趁着北哥做饭,咱两把车取了吧?顺道买个鸡排,我想吃。”

康乔明了,笑道:“那得问你北哥,我现在就听他的,你也不好使。”

“把我哥借给我一会儿?”康宁半开玩笑,冲着水北眉眼乱飞。

水北眼神儿盯着锅,勾起嘴角说:“早去早回,别过了饭点儿。”

“遵命。”康宁连忙敬礼,随后拉着康乔一溜烟跑了出去。

两人到了大门口,康乔忍不住问道:“你小子搞啥鬼呢?”

康宁转身站在他面前,郑重其事道:“哥,也不知道你真傻还是假傻,你说你好不容易回来了,条件也比以前好了,那你咋就不知道给北哥买点东西呢?”

“我操,你不说我还没想起来,车的后备箱里还放了一箱车厘子呢,我咋把这茬给忘了。”康乔急忙出了大铁门,顺着胡同一路小跑。康乔脚上穿着的是水北的拖鞋,有点儿小,跑起来特别不自然。

康宁跟在他身后,笑道:“哥,你可别跑了,跟鸭子似得。”

闻言,康乔停下脚步,回头怒视康宁:“我发现你越来越会埋汰你哥了啊。”

康宁跑到他身边儿:“怎么可能,你可是我哥,我哥最牛逼了。”

康乔有点儿不禁夸,笑着说:“你也就知道你哥喜欢听好话,你就可劲儿忽悠我吧。”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在我心里,那形象是光辉伟大的,得这么老高……”康宁抬高手臂比划着:“瞧见没,这高度,一般人达不到。”

康乔大笑:“你小子就贫吧。”

“我这叫嘴皮功夫好,以后出去混社会不吃亏。”康宁颇为得意道:“这可都是北哥教我的。”

一说到水北,康乔心里就暖呼呼的,顺着马路往前走的时候,他微笑道:“哥有时候就觉着吧,认识你北哥挺好的,人够义气又讲究,不说别的,就说你在他跟前待了这么多年,要是换了别人,早就烦了。”

康宁点头:“北哥这叫爱屋及乌。”

康乔扭过头看着他:“你比哥有出息,哥这辈子就这样了,你得好好的,知道不?”

“当然”康宁挺胸抬头说:“为了我的两个哥,那我也的好好的,往后挣大钱养活你两。”

康乔笑道:“这个我可没指望过你。”

康宁还想辩解,突然想到这次拉康乔出来的目的,啧了一声说:“哎呀,我刚才想的事儿都让你给打岔打过去了。”

“啥事?”康乔反问道。

“买东西啊。”康宁凑到康乔身边:“哥,你和我说实话,你是不是从来没追过北哥?一直以来都是他主动的?”

“啊……啊?”康乔僵在原地。

“啊什么啊,我问你,你是不是从来没主动过!”康宁字正腔圆的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

康乔确实从没有主动追过水北,一直以来都是他主动的,想到以前,康乔还真是拿他没辙,逐渐的,康乔习惯了水北的追逐,这种习惯就连他身在外地也会经常幻想,他确实很想水北。

“啧啧,一看就知道。”康宁抱着双臂往前走,又说:“我这个做弟弟的早就帮你想好了,晚上咱就这么办。”说完,康宁凑到他的耳旁小声嘀咕着。

康乔越听越难为情:“这样不好吧?我有点儿肝颤。”

“你肝颤个啥啊,泰森都敢咬耳朵,你还怕这个?”康宁很是了解自己哥的脾气秉性。

康乔犹豫道:“那就这么着?”

“肯定这么着啊,咱两先去取车,然后就去超市。”康宁拽着康乔一路小跑。

哥两在路边儿拦下一辆出租,路上用了二十多分钟抵达了大饭庄附近的停车场,取车时,康乔特意打开后备箱看了一眼,心疼道:“我操,下面那层都烂了啊。”

康宁伸手拿出一个鲜红的车厘子放进嘴里:“真甜。”

“能不甜吗,六十多一斤呢。”说完,康乔关上后备箱,上车后打开副驾驶的门,待康宁上来后说:“去哪个超市?”

“咱家附近的。”

听到咱家两个字儿,康乔面带微笑道:“挺好的,你把那儿都当家了。”

康宁笑道:“你也可以把北哥家当自己家啊。”

“那我脸皮得多厚啊。”康乔发动汽车,目视前方道:“等我再回来的。”

康宁不太明白,但也没追问,而是指挥康乔开车去了超市。

水北家的附近新开了一家超市,上下两层的,哥两进去的时候,康宁兴奋的指着一旁说:“哥,就这家。”康宁先一步朝花店跑了过去。

康乔快步跟了过去,临近时便听见康宁说道:“给我来108朵玫瑰。”

康乔站在他身后,诧异道:“买这么多干啥啊?”

康宁回过头,笑道:“你心疼钱啊?”

“说啥呢,你哥是那样的人吗?”

“那不就得了,就108朵。”说完,康宁回过头对老板说:“包装别太鲜艳,普通点儿就好。”

老板会意,随后去忙了。

“嘿,你小子怎么这么懂行?是不是给别人送过?”康乔发现问题重点。

康宁双手举起:“天地良心,我这是为了谁啊,还不是为了你啊。”

康乔啧了一声:“就你还为了我?我啥时候轮到你为我操心了?”

“我这不是着急吗,看着你们两个到现在都没啥进展,我心急啊。”康宁来到康乔身旁,笑道:“哥,这次是个好机会,就按照我教你的说,你和北哥就算修成正果了。”

“还修成正果,我两是和尚啊?”康乔嬉笑道。

“不过吧……”康宁脸色凝重道:“光送花有点儿单调了,也没个戒指啥的。”

“戒指你就别操心了啊,哥有想法。”

康宁撇撇嘴没在说话,哥两就这么等着,待老板捧着花出来的时候,康乔的脸不是一般的滚烫,尴尬道:“这也太扎眼了吧?”

“多气派啊,赶紧付钱走人。”

尴尬之余,康乔从兜里掏了钱递给了老板,找零后,康宁故意把花塞给了康乔:“自己拿着,我去里面买蜡烛。”

康乔无奈的捧着花,站在人来人往的超市门前。此时的他穿着裤衩大背心,脚上还是一双小一号的拖鞋,怎么瞧怎么喜庆。最后,康乔只好用花束挡住了脸,谁也不看了。

“哥,你干啥呢?”康宁买完蜡烛回来,看到的却是康乔恨不得把脑袋扎进花束里。

闻声,康乔赶忙放下花,涨红着脸说:“赶紧回家,丢死人了。”

康宁嬉笑着,看着康乔大步流星的往外走去。

计划进行中,哥两回到水北家时,大铁门早已关上,康宁透过铁门的下口摸到了门栓:“哥,咱两得翻墙头了。”

“咋了?门锁了?”

“锁是没锁,就是插上了,如果开门就得闹出动静,我看咱两还是翻墙头吧。”说完,康宁拽着康乔来到后院儿的围墙处,康宁弯腰在地上捡了一块砖头,随后攀上了围墙,上面布满了玻璃碴子,这是为了防止小偷的。

“哥,你知道这墙上的玻璃碴子是为谁准备的不?”

康乔尴尬道:“赶紧的。”

康宁嬉笑道:“北哥和我说过,是为了你准备的。”说完,康宁用砖头敲碎了玻璃,又把自己的短袖脱了下来铺在上面:“行了,我先进去,你把花递和蜡烛递给我。”康宁顺势跨坐在墙头上,伸手接过康乔手里的花,蹭的就跳了进去。

康乔紧随其后,待哥两都进了院子里时,康宁小心翼翼来到水北的屋门前,仔细听着动静:“好像洗澡呢。”康宁把花递给了康乔,拿过蜡烛在窗下摆了起来。

康乔如同做贼一般四处张望,紧张道:“康宁,这事儿太……”

“哎呀,你就别担心了,有我呢。”康宁用蜡烛在窗下摆了个心形,剩余的蜡烛他全部放在了窗台上。

“火机给我。”

康乔急忙从裤兜里掏出火机递了过去。

康宁点燃了地上的蜡烛,随后站起身,点窗台上的蜡烛时,由于窗户是开着的,他探头往里看了一眼,小声说道:“一会儿我就躲起来,你该说啥说啥啊,别露怯。”说完,康宁再次把窗台上的蜡烛点燃。

“大功告成。”康宁拍拍手,打火机还给康乔时笑道:“哥,加把劲儿。”

康宁要走,康乔急忙拽住了他,可转念一想又松了手。

康宁看着他,笑道:“放心吧,准成功。”康宁连跑带颠去了前院儿,为的就是防止水北爸妈过来。

康乔捧着花来到门口,张了嘴又闭上了,真是难以开口啊。

正当康乔犹豫不决时,他闻到一股子怪味,顺着味道看过去,窗台上的蜡烛竟然把窗帘给点着了。一眨眼的功夫,火苗顺着窗帘一路向上直奔天花板,康乔吓的瞪大眼睛,想也没想便用花束砸了过去:“妞儿,赶紧出来,着火了。”

康乔这一喊不要紧,正在卫生间里洗澡的水北倒是吓了一跳,光着腚就跑了出来。

“别傻站着了,赶紧去拎水。”康乔手里的花束早已破败不堪,花朵飞的飞、散的散、攥在手里的差不多只有花枝了。

水北从卫生间里拎了一桶水,冲着窗户泼了过去。

一桶水不仅扑灭了那团火,顺带着把康乔淋成了落汤鸡。

水北光腚站在屋里,看着眼前的一切,歪着头说:“你点的火?”

康乔全身的,手里攥着早已没了朵的花束,低着头说:“啊,不是故意的。”

“你为啥点火?”

康乔偷偷抬起头,扫了水北一眼,尴尬道:“我……想……”后面的两个字卡在喉咙里没能说出来。

“你想干嘛?说啊。”水北小心翼翼走到窗户跟前,顺势看了眼窗下那早已七零八落的蜡烛:“哑巴了?”

康乔知道是躲不过去了,一咬牙,猛的抬起头,闭着眼睛喊道:“我想追你。”

作者有话要说:我今天又恶搞了,好好的一场浪漫就这么啼笑皆非的收场了,果真我是恶趣味,哈哈哈。

咱们明儿见……

ps:感谢晴风扔了二个地雷,么么哒。

最新小说: 谍海偷天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九零福运小俏媳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