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58章 逃跑

第58章 逃跑(1 / 1)

“你说,你爸妈如果知道了咱两的事儿,会是啥反应?”康乔光着膀子,左手在水北的下巴上轻轻抚摸着,碰到胡茬的时候,康乔竟然用指尖轻轻向外拽了拽。

水杯觉着有点儿疼,微微撇过头,轻声道:“我不打算告诉他们。”

“不打算说?”康乔颇为诧异。

水北闭着眼睛:“说了就得闹,还不如不说呢。”

“那这么拖着也不是事儿吧?早晚得发现啊。”康乔坐了起来,抱着水北脑袋放在腿上,低下头说:“就算没发现,难道你爸妈还不着急你找对象?”

水北笑着说:“其实我妈有点儿怀疑了。”水北睁开眼睛,与康乔对视道:“我记得又一次我妈替我收拾屋子,无意间看到我手机了,幸亏我反应快给抢过来了,她用怀疑的眼神看了我一眼,对我说,儿子你是不是喜欢男的啊?”

康乔皱眉道:“那你咋说的?”

水北啧了一声:“我没回答啊,死鸭子嘴硬的事儿我做不出来,还不如不吭声呢,让她自己琢磨去吧。”

“可真有你的。”康乔苦笑道。

水北叹了口气,微笑道:“来日方长,他们能琢磨明白就明白,不明白就这么隔着吧,我这辈子就这样了。”

康乔越听越觉着不对味,皱眉道:“嘿,我听你这话怎么这么别扭呢,怎么感觉跟了我你这辈子就毁了似得呢?”

水北嬉笑道:“我可没这么说。”

“可你就是这意思。”康乔板着脸:“我告诉你,现在后悔可来不及了啊,都拜过堂成过亲了,彩礼我可都给了啊。”

水北砸吧砸吧嘴:“放心,这辈子都不后悔。”水北紧接着打了个哈欠,坐起身说:“几点了?”

康乔看了眼手机:“五点多了。”

“起来吧,一会儿康宁该回来了。”水北拿起床头的衣服套在身上,趿拉着拖鞋往门口走,正巧到了门口,水北看到一抹白色从眼前晃过,水北连忙嚷道:“康宁,你给我过来。”

康宁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费劲的往这边走来,临近时,康宁嬉笑道:“哥,你们也太不分时间段了吧?能悠着点不?”

水北下意识的摸了摸脖子,脸一横:“少废话,我问你,这两天你早出晚归的干嘛去了?怎么也不打声招呼?”

康宁凑到水北跟前,笑道:“好不容易放个假,我就是出去和同学玩两天,你们管我管的也太严了吧?”

水北笑了笑:“管着你都这样,要是不管你,那不得翻天?”

康宁啧了一声:”咋可能啊,我听话着呢。”说完,康宁转过身说:“我回屋了啊,今天逛了一天累死了。”

“等会儿。”水北叫住他,往前走了两步说:“你手里拎的是啥?”

康宁一缩脖,转过身心虚道:“啊,就是买了两件衣服和一双鞋。”

“我不记得我有给你钱啊,你咋买的?”水北很是诧异。

康宁把东西背到身后,笑道:“是朋友送我的,一开始我是不要的,可他就是说要送,我也没办法啊,只能收了。”

水北就跟听了个笑话似得:“嘿,哪来这么个朋友?我咋没碰到硬要送我衣服鞋的啊,给我也介绍介绍?”

“哎呀哥,你咋这样呢。”康宁皱眉道:“你以前不也天天送我哥东西吗?你自己就是啊,还需要介绍?”

水北一时语塞,心想这小子太贼了,心眼比自己还多。

“没事了吧?那我回屋了啊。”康宁一咧嘴,转身往东屋跑去。

水北看着他奔跑的背影,几眼之后,水北赶忙进了屋:“乔儿,咱弟有问题啊。”

康乔靠在床头,翘着腿说:“啥问题?脑子有问题?”康乔边说边笑。

“你这人,能正经点不?”水北严肃道:“康宁刚回来了,手里拎的大包小包的,都是衣服啊鞋啊的,我问他哪来的,他说朋友送的。”

康乔思索片刻:“你问谁送的了吗?”

水北长叹一声:“问了,可他啥也没说,还倒把我给兜进去了。”水北从桌上拿了烟,抽了两口继续说:“康宁比咱两都贼,咱这两个哥算是白当了。”

“你这不是说废话呢吗,咱两啥文化,他什么文化?”康乔打趣道:“所以啊,这事儿就别管了,咱两这对臭皮匠,就可一块儿堆窝着吧,别参合了啊。”

水北一想也是那么个理儿,放宽心道:“那一会儿你去找他说吧,我刚才没得来及说他就跑了。”

“行,看老子出马,他要是敢起屁,看老子不削他的。”康乔嬉笑着下了床,穿上大裤衩直接奔了出去。

水北不知道康乔是怎么和他说的,总之康宁是同意去了,可水北有点纳闷,康乔回来的时候不太高兴,水北很想问问其中缘由,可又不知从何问起,于是,这个疑问一直保留到了出发那天。

这天一大早,康乔和水北把行李放进了车里,待康宁出来之后,简单的和水北爸妈告了个别,随后出发前往康乔一直打拼的城市。

路上,水北不时的观察康宁,总觉着康宁心不在焉的。

“康宁,你昨晚几点睡的?”水北突然出声打破了沉默的气氛。

康宁一愣,回过神儿说:“十一点吧,咋了?”

“那么早就睡了,咋还这么没精神?有心事儿?”水北笑着说。

康宁一咧嘴:“我哪有什么心事儿啊,其实……”康宁犹豫了半天:“我想拉屎,都憋了好久了。”

闻言,康乔突然插话说:“操,那你咋不早说?再忍忍吧,前面有个加油站,到那儿上吧。”

“嗯。”康宁撇向窗外,额头上泛着微微的汗珠。

水北仔细瞧了两眼,半信半疑的就没在继续这个话题。待康乔开车到了二十公里外的加油站时,康宁蹭的窜了出去,直奔加油站的厕所。

“懒驴上磨屎尿多。”康乔摇下车窗骂了一句。

“你还真信了啊?”水北笑道。

“难道不是吗?”

水北撇撇嘴:“肯定没那么简单,你看他一早就心不在焉的,估摸着是不想跟咱两去吧。”

康乔一琢磨好像还真被水北说中了,他赶忙下了车,直奔加油站的厕所而去。

水北坐在车里等了五六分钟,待康乔着急忙慌从加油站跑出来时,水北打开车门问道:“咋了?”

康乔气不打一处来:“跑了,我一进厕所,哪里有人啊,鬼影都没一个,你说这小子主意怎么就这么正呢。”

水北倒是松了一口气,安慰道:“他要不愿意去就不去吧,让他在家待着也好。”

“那他倒是说啊,骗咱两干啥?。”康乔上车就准备调头去追,方向盘却被水北给把住了,水北冲他笑道:“是谁说的,他的事儿不参合了?我都想通了,你怎么还较上真了。”

康乔一拍方向盘,愤恨道:“等回来的,我不揍他我就不是他哥。”

水北靠在椅背上笑道:“说不定康宁是好意呢,让咱两……”水北不停的挑着眉毛。

康乔气极反笑:“要是这样也算他小子有良心,怕就怕不是你想的这样。”

“行了啊,康宁一直都没做过坏事儿,甭担心了,开车吧。”

康乔长叹一声,刚打着了火,便听到手机响了他,他再次熄灭油门,从兜里掏出手机直接接了起来:“喂。”

“哥,我康宁啊。”

“我操,你还敢打电话?你在哪呢?”康乔气急败坏道。

康宁那头笑道:“哥你别生气,我这么做也是没办法啊,我说不去吧,又怕北哥也不去了,你们两个好不容易才熬到现在,所以呢,你就带着北哥去你那儿玩玩吧,至于我吗,我也有自己的事儿要办啊。”

“就你还有事儿要办?说来我听听,啥事。”康乔大声嚷着。

“不告诉你。”康宁嬉笑着,不等康乔说话,他又道:“不说了啊,你带着北哥好好玩吧,我挂了啊,拜拜。”说完,康宁挂断了电话。

“我操。”康乔拿着手机,生气道:“这小子真是牛逼了,翅膀硬了。”

“你小时候也这样吧?”水北一旁打趣道。

康乔随后将手机一扔,发动汽车说:“不管他了,让他折腾去吧。”

前往陌生城市的路上,水北慢慢睡着了,直到汽车从高速路进了收费站,紧接着进了市区时,他才醒了过来。

“啊……”水北打着哈欠:“到哪了?”

康乔目视前方,嘴角勾起道:“还有二十来分钟就到我住的地方了。”

水北点了点头。

“对了,我那儿有点挤,别嫌弃啊。”康乔开玩笑道。

水北笑着说:“我不怕挤,就怕你把我扫地出门。”

“嘿,老子是那种人吗。”话音刚落,康乔的手机在此时响了起来:“妞儿,你看看是谁。”

水北拿过手机:“韦力。”

“你接吧,这儿有摄像头。”

水北按了接听键,贴到耳边说:“喂。”

韦力乍一听到水北的声音明显一愣,回过神儿时笑道:“哟呵,你两又腻歪在一起了?”

水北勾起嘴角:“有事儿说事儿,开车呢。”

“啊,我想说我看到他弟弟了,在这边的大饭庄。”

闻言,水北平淡道:“那又咋了?”

“我和你说啊,他弟和一男的,那男的出手还挺大方的,点的都是硬菜。”

水北不禁紧张起来:“那男的谁啊?”

“谁来着”韦力那头嘀咕着:“对了,以前开大排档的时候,他也来吃过饭,和那个姓尹的一起来的。”

水北一惊:“是纪威?”

作者有话要说:哦哟,今天终于有时间更文了,一个五一假,我直接跑到河南来了,今天才有时间码字,对不住看官们了,我想着要不要明天来个5更完结了?哈哈哈……

哟西,咱们明儿见啊……

最新小说: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