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43章 与众不同

第43章 与众不同(1 / 1)

康乔的奶奶只有一个儿子,说到底还是个白眼狼,老太太活着的时候从不过来看一眼,除非关于利益的。平时老太太的生活基本都是吃低保来维持的,如今人走了,康乔的混蛋老爹至今都没出面。康乔知道,他这是怕花钱呢。

一家子只有康乔和康宁两个,当他们两个穿上孝服的时候,那场景甭提多让人难受了。

“给我做一套吧。”水北走到道工身旁说道。

女道工看了眼水北,犹豫道:“不太好吧,你不是老太太的……”

“我也是她的孙子,有什么不好的?”水北自顾自的扯了一条白色麻布系在腰间,又说:“麻烦帮我做个帽子,上面带角红布,和他们俩的一样就行。”

女道工见水北执意如此,只好拿着麻布去做帽子了。

一屋子的街坊四邻都看着水北,眼中饱含着各种各样的情绪。

康乔趁机走到水北身旁,小声嘀咕道:“妞儿,我看还是算了吧。”

“我都下定决心了,你就别说没用的了。”水北笑了笑,又道:“我一直把自己当成她的孙媳妇儿了,给她披麻戴孝我乐意,难道你有意见?”

康乔耳根一红,碍于街坊四邻都在场只能闭口不谈,转身忙别的去了。

从老太太去世到现在,张姥姥的孙子没少帮着忙活,康乔□乏术,他便替康乔忙前跑后,找了墓地又定了寿材,最后连饭店都找了,还是那句话说的好,远亲不如近邻,用张姥姥的话说,康乔奶奶人好,这都是应该的。

出殡的这天早上,康乔那些所谓的哥们都来帮忙了,每人都给了奠礼,康乔接过来的时候,竟然毫不犹豫的递给了水北,直截了当的说了句,好好收着。

所有人都用诧异的目光注视着水北,他倒不在乎这些,收好奠礼之后便去找康宁了。

“宁宁,你听哥说。”水北把康宁从被窝里拽了起来,替他穿上孝服之后又说:“一会就要送咱奶走了,到时候你得哭知道吗?”

康宁肿着眼睛道:“我知道。”

水北满意道:“你要哭的越大声越好,不然会让外人笑话的。”

康宁依旧点头:“我知道了。”

“那就好,跟我出去吧。”水北牵着康宁的小手走了出去,这时老太太已经离开了原本居住的屋子,被康乔和他的三个朋友抬到了借来的车上。

一切准备好之后,水北赶忙带着康宁走了过去,站在康乔身后,由女道工主持,当康乔举起瓦片的时候,水北拽着康宁跪了下去。

啪的一声瓦片落下,在砖头上摔的粉碎,康乔随即跪下,放声大哭。

众人站在后方,看着他们三个,水北虽然不如康乔和康宁哭的惨烈,但他的眼泪绝对是发自真心的,他与老太太虽然相处的时间短,但老太太给他的印象却十分深刻,这不单单因为她是康乔的奶奶。

还记着那张全家福,或许冥冥之中就注定了,水北会为她披麻戴孝。

虽然水北还没看过那张全家福。

送走了老太太后,康乔和水北带着康宁在她的墓前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起身时,康乔依依不舍的看着墓碑上那张黑白照片。

“走吧。”水北拽了拽他的胳膊:“先去饭店吧。”

“嗯。”康乔吸了吸鼻子,转身离去。

张姥姥的孙子在饭店定了十桌酒席,来人大部分都是老太太生前的老姐妹,再不就是街坊四邻,剩余的一小部分才是康乔的朋友们。

酒席开始,众人该吃吃该喝喝,而康乔却没什么胃口,一个人坐在酒店门口的台阶上发着呆。

水北站在里头招呼了一会儿,看到他孤独的坐在门口的时候,他只好把康宁交托给张姥姥,随后走了出去。

“一个人发呆呢?”水北下了台阶,坐在他身旁,伸手递给他一支烟说:“这几天你都瘦了一圈了,不怕我心疼啊?”

康乔忍不住笑了,低着头说:“我活这么大,就两人对我最好,一个是我奶,一个是……”

水北嬉笑道:“是我吧?”

康乔不可置否,叹了口气又说:“你说我当初怎么就偷到你家了呢,如果偷的是别人家,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这个吗……”水北望着远方,笑道:“说不定你已经进去了。”

康乔微微一笑:“差不多吧,所以说,认识你都是命里注定的,我认了。”

“你认了?”水北诧异的转过头,看着他说:“你说你认了,是不是……”

水北话还没说完,便看到马路对过走来两人,他仔细一瞧不是别人,正是自己老娘和尹童。

“儿子。”水北妈摆了摆手,走近时说道:“都忙活完了?”

水北站起身:“你咋来了?”

水北妈担忧道:“我就是过来看看,顺便吧……”水北妈从包里拿出奠礼递给了康乔:“老人走了别太难过,我听北北说你还有个弟弟,所以你得振作,不为别的为了你弟弟啊。”

康乔站起身点点头说:“我看奠礼就算了吧,我不好意收”

“没啥不好意思的,那两万是借的,这个是阿姨给的。”

“拿着吧。”水北冲康乔眨了眨眼。

康乔犹豫了一会儿才接过来:“谢谢姨。”

水北妈笑了笑,而这时尹童也突然递过来一份奠礼:“这份是我的。”

康乔看着他颇有诧异,想了想说:“谢了。”

“对了。”水北突然想到一件事,赶忙说:“妈,我能求你个事不?”

水北妈一愣:“有事就说。”

水北挠了挠头:“那个你能不能把康宁接咱家去?这两天事多,我怕我和康乔忙不过来。”

话音一落,康乔连忙想拒绝,嘴巴刚张开,水北暗地里掐住了康乔的手臂,用力的拧了一把。

“行啊,我还记着那孩子呢,他人呢?”水北妈笑道。

水北喜出望外道:“在里面吃饭呢,我去把他叫出来,你直接带他回家,明天上学什么的,就麻烦你了。”

“跟你妈我还客气,去把他叫出来。”

水北二话不说进了饭店,带着康宁出来的时候,嘱咐道:“康宁,这几天我和你哥要忙,怕是照顾不了你,所以你就去我家住几天行吗?”

康宁低着头不说话。

“你放心,过几天就去接你。”

康宁这才点头答应。

水北带康宁走过去的时候,水北妈心疼道:“瞧瞧,这孩子那眼睛肿的。”

水北松开康宁的手,示意他过去。

康宁心领神会,慢慢朝水北妈走了过去。

“带他回去吧,明天我找时间把康宁的衣服送过去。”水北又道。

水北妈拉着康宁的手说:“不用了,明儿我带他去买两件不就完事了?你们忙你们的,还有……你这几天忙,没跟馆里请假吧?”

“请了。”水北轻声道。

“那就好,那我们走了。”水北妈拉着康宁的手,在尹童的陪同下进了路边的一辆出租车。

汽车越行渐远时,康乔才开口说道:“妞儿,你这么做不太好吧?多麻烦你妈啊。”

水北嬉笑道:“有啥麻烦的,再说了,奶奶的事情都忙完了,说不定你爸就该来了,康宁还小别让他看到那种场面,容易受影响。”

康乔舒缓了表情,放松道:“你考虑的真仔细,比我有当哥的样。”

“别胡扯了,我虽然对康宁好,但和你没法比,你才是他亲哥,懂不?”水北伸手揽住康乔的肩膀,笑道:“乔儿,往后你身边就只有我了。”

康乔浅笑着,望着远方说:“可不吗,就只有你了。”

水北同样看着远处,笑道:“我觉着自己特别聪明,你知道我为什么这么觉着吗?”

“为什么?”

水北嬉笑道:“因为这个时候你是最脆弱的时候,也只有这个时候才能让我真正的走入你的生活,甚至是内心,所以说我很聪明。”

康乔忍俊不禁道:“聪明个屁,你既然都能说出来了,那还能叫聪明?其实是傻的透腔了。”

水北摇头晃脑道:“不管咋地,我是觉着你心里有我了,比以前敷衍我的态度强多了。”

康乔不可置否,眯着眼睛说:“你和别人真就不太一样,按常理说,别人都会把这些话放在心里,暗地里进行,你可倒好,明目张胆的就说出来了。”

水北傻笑着,勒紧康乔的肩膀说:“我这叫小孩光屁股,一目了然啊。”

在康乔看来,水北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坦荡的让人一目了然,又或许这种坦荡只针对他一个人。和水北在一起久了,康乔也变的了解他了,什么表情是嬉闹、什么表情是生气、什么表情是难过、什么表情是发骚,所以,康乔决定,他愿意做最了解水北的那个人。

因为值得……

作者有话要说:写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一句歌词,我们的故事爱就爱到值得,错也错的值得,是执着是洒脱留给别人去说,用尽所有力气不是为我,那是为你才这么做。

以前就很喜欢这首歌,所以……嗯,水北和康乔都值得。

妈呀,突然文艺了,这不是我,绝壁不是我,我一直喜欢粗糙的,哈哈哈哈。

哟西,明儿见……

ps:感谢浅羽末末扔了一个地雷,么么哒。

感谢taylex_lb9_f5z_y1k扔了一个地雷,么么哒。

感谢颜高歌扔了二个地雷,么么哒。

感谢敷衍着活一辈子扔了一个地雷,么么哒。

最新小说: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八零好福妻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谍海偷天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