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42章 你是我命里的贵人

第42章 你是我命里的贵人(1 / 1)

昨儿,康宁放学没按时回家,老太太做好晚饭就坐在院里头等着,谁料想等来等去没等到康宁,反而看见一男一女带着孩子来了,一进门就让说康宁把他们家孩子给打了,非让带着去医院看病。老太太没辙了,只能一个劲儿的说好话,接着又去屋里拿了五百块钱,说是给孩子买点吃的。

那家人倒也没再说什么,那五百块钱也没要,只是嘱咐老太太教育教育康宁。

人一走,老太太继续坐院儿里头等着,直到康宁回来,她才起身进屋拿了扫帚和搓衣板。

康宁回来的时候上衣领被撕了个大口子,裂开到胸口的位置,他看到老太太拿搓衣板的时候,二话不说走过去抢了过来,熟门熟路的跪了上去。

老太太一看更加生气,询问事情原由,但康宁嘴皮子硬,就是不说。

于是,水北和康乔回来的时候便看到了这一幕。

今儿一早,老太太就没起来炕,康乔和水北出门之后康宁也去上学了,等康宁回来的时候,老太太依旧在炕上躺着,康宁还记得昨天水北和他说的那些话,进屋之后准备和老太太道歉,等他把话说完,老太太仍旧一动不动的躺着,康宁以为她睡着了,就没再吭声,悄悄退了出去。

正巧这个时候,隔壁邻居的张姥姥过来串门,她进屋一瞧这才知道,老太太早就没了。

康乔疯了一样往家跑,一进门,街坊四邻都挤在屋里,而这会儿老太太身上已经换上了寿衣,安静的躺在炕上。

康乔整个人都傻了,扑通跪在了下去。

水北追进来的时候,也是同样的表情,他怎么都没想到,身子骨还算硬朗的她就这么走了。

“乔乔,你也别难过。”张姥姥坐在炕梢,眼睛通红道:“你奶都这么大岁数了,也该歇歇了。”张姥姥忍不住擦了擦眼角,又说:“你还是赶紧给你爸打个电话吧,让他回来一趟。”

康乔吸了吸鼻子,跪行到了炕边儿:“不用给他打了,我自己能处理。”

张姥姥了解康乔家的情况,就没再继续这茬,反而说道:“你奶早就没了,这套寿衣是我让你勇哥现去置办的,好不容易才换上。”

康乔点点头:“麻烦了。”

“不麻烦,我和你奶是老姐妹了,她走了我也很难过,不过你奶今年都83了,是喜丧,也别太难受,我估计我也快了。”张姥姥站起身,冲大伙使了个眼色:“和你奶说说话吧,我让你勇哥帮你去找道工,总得有人教你啊。”

康乔点点头:“张姥,那个钱你记着,回头我给你。”

老太太挥挥手:“甭说这个,先让你奶入土为安再说吧。”

街坊四邻退了出去,唯独水北留了下来,当屋里安静下来的时候,康乔突然出声说道:“康宁你给我过来。”

康宁胆怯的抽泣着,躲在水北身旁不敢上前。

水北低头看了他一眼,摸了摸他的脑袋,接着推他走了过去。

康宁刚到康乔身边儿,康乔突然回过身,抬手就是一巴掌抽了过去,幸亏水北反应迅速上前用身体挡了下来,回身说道:“乔儿,有话好好说。”

泪水顺着康乔的眼角往下流,他愤恨且颤抖的指着他说:“康宁你真行。”

话音一落,康宁哇的就哭了:“哥,我再也不气奶奶了,你让她起来吧。”

康乔半跪在地上,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想说什么却又把话咽了下去。

水北看他哭的泣不成声,心里也很不是滋味,鼻子一酸眼泪也掉了下来,他拍了拍康宁的肩膀,哽咽道:“你先去外面,我有话和你哥说。”

康宁皱巴着小脸,点点头便走了出去。

水北走了过去,站在康乔的身后,让他整个人靠在自己的腿上,伸手摸着他的脸说:“现在没人了,大声哭出来吧。”

康乔忍了又忍,终于大声哭了出来。

水北吸了吸鼻子,慢慢蹲了下来,从身后抱住了康乔。

街坊四邻都在院儿里,张姥姥的孙子也把操办白事的道工找来了,但大伙都没进屋,均是安静的听着,听着康乔撕心裂肺的哭声。

康乔抱着水北哭了好一会儿,当哭声骤减的时候,张姥姥的孙子才敢带着道工进了屋。

水北见有人进来,先是擦了擦鼻涕和眼泪,接着拍了拍康乔的后背,小声说:“先起来吧。”

康乔抹了一把脸,扶着炕站了起来,冲着道工说:“该怎么做你教我。”

道工是个女的,安慰道:“别太难过了。”说完,她拿着操办白事的物品走了过去。

康乔站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她每教一样康乔记一样,重要事宜忙完之后都已经凌晨两点了,康乔把她送走之后,整个家只剩下他和水北,还有一个已经去后院睡觉的康宁。

“乔儿,饿了吗?”水北关门回来,看着跪在灵前的康乔说。

康乔摇了摇头:“不饿。”

水北走了过去,跪在他的身旁,说道:“我从厨房拿了油,一会儿给油灯填上吧,别让灯灭了。”

康乔微微转头,眼睛红肿道:“你上后面睡觉去吧,我一个人守着就行。”

水北叹气道:“我陪着你,而且我知道你也有话想和我说。”

康乔注视着他,吸了吸鼻子说:“我奶就是命不好,我爷死的早,她好不容易把我爸拉扯大了吧,结果还是个白眼狼,硬是把我和康宁塞给了她,她又好不容易把我们这两个拖油瓶拉扯大了,结果还没等享福呢人就走了。”

水北静静的听着,不发一言。

“打小我就淘,上学的时候隔三差五就打次架,要么就是回回考试都倒数,气的她不轻啊。”康乔从兜里摸出烟,递给水北的同时自己点了一根,叼着烟说:“现在长大了,知道干正事儿了,还没等挣到钱呢……”康乔仰头苦笑着。

水北吸了口烟:“你只要往后跟我好好的过,咱奶一定会高兴的。”

康乔转过头,看着水北笑了笑:“所以啊,我得给我奶弄块好的墓地,用好的寿材,活着不能享福,那就到那边享福吧。”

水北点点头:“你手上还有多少钱?”

康乔看着他说:“没多少,不过我爸知道我奶去世了,一定会来要这几套房子的,到时候肯定会分家的。”

“那都是后话,明儿我回家跟我妈要去。”

泪水在康乔的眼眶里打着转,忍不住时,康乔微微转过头,轻声道:“每次都让你帮我,从康宁的学费到大排档,现在又……”

水北看着他的侧脸说:“说真的,我对你啥意思你也清楚,或许换了别人我就不这样了。”水北掐灭烟头,抬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又说:“听过一句话没?命里遇贵人,说不定我就是你的贵人呢?”

康乔低着头:“你是我命里的贵人。”

“其实,我特想鼓起勇气和咱奶说一声我喜欢你,让她放心吧,不过……”水北转过头,看着老太太安详的面容说:“你说咱奶会生气不?”

康乔微微一笑:“应该会吧。”

“我说不会,因为咱奶特喜欢我,你跟我在一起她绝对不会生气的,你说是不是,奶奶?”水北这句话是看着老太太说的。

康乔无奈的摇了摇头。

水北长吁一口气,说道:“以后你的任务加重了,你不止要挣钱,还要负责照顾康宁,他学习那么好,考重点高中大学都不是问题,你有这个心理准备吗?”

康乔点点头:“我是他哥,就算拼了命我也会把他供出来的。”

水北勾着他的脖子说:“乔儿,如果你敢开口说一句需要我,我就敢陪着你走到最后,你敢吗?”

康乔有所动容,抬起头时,轻轻说了声:“我……”后面三个字康乔没能说出来,话锋一转说道:“认识你挺好。”

这一夜,守在老太太灵前的只有康乔和水北,待到天明时,康乔和水北都有点儿撑不住了,整整一夜都没吃东西。而这会儿康宁也起来了,就算他们不吃康宁也得吃啊。没办法,康乔只能让水北带着康宁出去买早饭,至于他,继续留下来操办后事。

水北带着康宁吃了早饭,顺道又回了一趟家,水北妈听了事情的经过毫不犹豫拿了两万块钱给他,说是送老人走才是正事,钱什么的慢慢还。

水北把钱递到康乔手里的时候,康乔挠了挠头,说了句掏心窝子的话:“我这辈子都记着你对我的好。”

水北笑了笑,伸手在他胸前来了一拳,说道:“别煽情了,我心里都明白。”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码完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不是虐了,只知道自己是鼻涕一把泪一把写完了,没有虐心,反而感动,希望不是我一个人。

高富帅和高穷帅只差一个字,不过我更喜欢后者,嚼起来有劲儿……

不说别的了,咱们明儿见……

最新小说: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八零好福妻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谍海偷天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