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49章 隔绝

第49章 隔绝(1 / 1)

这天是清明节,水北一早就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打了盆水蹲在院子里洗头洗脸,当他闭着眼睛摸肥皂的时候,突然有人将肥皂送到了他的手里。水北怔了怔,眯着眼睛看了眼那人,随后嘴角一勾:“睡醒了?”

康宁穿着水北的大背心伸了个懒腰:“哥,你今天不用去上班吧?”

水北一头扎进水盆里,洗掉泡沫后站了起来,任由水滴落在身上一路下滑。水北拿过毛巾,擦拭着头发说:“不去了,今天有重要的事情要办。”

康宁转了转眼珠,犹豫道:“那个……我哥是不是昨天晚上给你发简讯了?”康宁越说声音越小。

水北瞧着他笑了:“咋了?想你哥了?”

康宁一撇嘴:“我才懒得想他呢,我只是怕他在外面饿死。”

水北将毛巾搭在脖子上,笑道:“你对你哥就那么没信心?”

康宁难为情道:“也不是……主要是吧……”康宁偷偷打量着水北,一咬牙说道:“你说他都走了这么多年了,咋也不知道回来看看,眼瞅着……”

“眼瞅着你都要高考了是吧?”水北伸手搭在康宁的肩膀上,笑道:“你就放心吧,你的事情你哥咋能不着急?”

康宁回身坐在马扎上,抱怨道:“他要是真着急就好了。”说完,康宁抬起头,盯着水北笑道:“哥,你是不是特想他?”

水北呲牙笑道:“边儿去,小孩崽子总关心大人的事儿干嘛?”

康宁同样笑着:“每次我这么说你都会打岔,算了我也不问你了,反正我心里头明白。”说完,康宁刚从马扎上站起来,水北爸便从里屋走了出来,只见他身着一身灰色的运动服,神采奕奕道:“宁宁,赶紧回屋换衣服去,叔带你去跑步。”

“好,我这就去换。”康宁一溜烟跑回了屋里,出来的时候水北爸已经跑出了大门口,康宁朝门口看了几眼,越过水北身边时笑道:“哥,今天放假你也出去玩玩吧,瞧你现在这样我都觉着难受。”

“嘿,我咋让你难受了?”水北攥紧拳头,显摆着肱二头肌。

康宁抿嘴笑道:“我昨儿可发现你有白头发了,就在这儿。”康宁指了指自己的后脑勺,惋惜道:“真可怜,才刚奔三就有白头发了。”话音一落,康宁撒腿就跑。

水北笑眯眯站在院里,抬手抚摸着后脑勺,深吸一口气便转身回了里屋。

时间过的真快,一转眼就过了这么多年,康乔刚走那会儿,康宁还在上小学,心里默算一下,有五年多了吧?如今的康宁就跟以前的康乔似得,几乎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脾气秉性也相差无几。

康宁在这个家里生活的很好,除了学习之外,还多了一项业余活动,那就跟着水北爸一起练拳。想来也挺有意思,自打水北放弃练拳之后,水北爸便再也没对他露过笑脸,不过现在不同了,康宁顶替了他的位置,甚至比他还优秀,每次都让水北爸赞不绝口。

无论康宁过的如何,水北从未告知过康乔,这也正是康乔走了这么多年都没回来的原因。

还记得康乔离开的不久之后,他便给水北发了信息,总之就是不停的道歉。水北自然看着乐呵,不过回复的话却很强硬,非常简单的一句话‘没混出个人样就别回来。’

康乔得到这样的答复,自然牟足了劲儿在外地打拼。于是,这几年来,除了过年过节之外,两人再没通过一个电话,发过一条简讯。

昨儿夜里,水北睡的正香时,康乔来了简讯,因为到了清明节,康乔没办法回来,所以只能麻烦水北了。

水北自然应下,就算康乔不说,他也会去墓地给老太太烧纸的,早已成为习惯。

水北换好衣服之后便出门了,谁料刚出了自家胡同口便被一辆黑色的宝马拦在路口,车窗摇下,尹童面带微笑道:“我来的还真及时啊。”

水北笑了笑,拉开车门坐了上去。

“你媳妇儿呢?”水北笑问道。

尹童发动车子,透过倒视镜看了水北一眼,笑道:“回娘家了。”

“那你咋不陪着?”水北又问。

尹童叹气道:“跟我生气了呗,就因为我昨天接儿子接晚了,那家伙差点没把我骂出稀屎大粪。”

水北抱着肩膀,打趣道:“活该。”

“嘿,你别幸灾乐祸行不?”尹童抿了抿嘴,又说:“第几次了?”

“啊?什么第几次了?”水北迷糊道。

尹童啧了一声:“我说你这是第几次替他烧纸了。”

水北反映过劲儿,笑道:“不记得了。”

“你不是不记得,是不愿意说。”尹童望着前方,严肃道:“胳膊咋样了?有去医院瞧过?”

水北诧异的转过头,盯着他说:“你去厂里了?”

尹童苦笑道:“我没事儿去你厂里干啥,是你们办公室主任和我说的。”

水北点点头,笑道:“厂里可有你不少奸细啊。”

尹童岔开话题说:“我问你胳膊咋样了?要不要我托人给你瞧瞧?”

水北活动活动胳膊:“不用了,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尹童微皱眉头:“康宁知道这事儿吗?”

水北盯着他:“关康宁什么事儿啊?”

“大哥,也不知道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康宁马上要高考了,已经是大人了,该让他知道就得让他知道,别等康乔回来了,人家一走你啥都没落着。”

水北忍不住笑了:“真有你的。”

尹童撅撅嘴:“不说了,我打个电话。”

水北没在吭声,而是转头看向车窗外。

水北这几年都是在电子厂工作,是尹童爸爸托人介绍的,刚去那会儿他什么都不会,都是从头学起的,刚开始的工资仅有一千块,经过了多年奋战,他倒也成了老手,每个月工资三四千,总体来说生活还是不错的。

至于尹童和水北之间,仅有的关系就是发小了,因为他结婚了,在前两年的夏天和一个女大学生领了证,如今也是二岁孩子的爸了。

水北与他仅此而已。

到了墓园,尹童把车停在一旁,目送水北走了进去。

这条路水北走过很多次,很轻易就找到了老太太的墓碑,一些糕点一杯白酒,跪下磕三个响头,嘴里念叨几句便起身离开了。其实,水北有很多话想说,但又不知从何说起,倒不如闷在心里来的好。

“这么快?”尹童靠在车上,刚刚掐灭了烟头。

水北笑了笑:“嗯。”

“你都不和老太太说说话?”尹童问道。

水北拉开车门:“她肯定知道我想说啥。”

尹童耸耸肩,回身上了车:“去哪?”

“回家吧,我想下午带康宁出去溜达溜达买点东西,眼瞅着要高考了,让他放松放松也好。”水北轻声道,

尹童发动车子,又问:“我特好奇,你为啥每次都不带康宁来呢?”

水北微微蹙眉:“他不来挺好的。”|

尹童点点头没继续追问。

“对了,下午我不能去,我得回单位处理点事情,我把车留给你吧?”尹童扭过头说道。

“不用了,我一贫民还是走路坐公交来的实在。”水北抿嘴偷笑。

尹童脸一沉:“大爷的,你能不埋汰我吗?”

“有吗?”

尹童一撇嘴:“难道不是?”

“我可没那意思。”

尹童沉默半晌,眼睛突然一转,笑道:“也不知道康乔那小子混的咋样了,你也没个消息?他不是有个朋友叫韦力吗?”

水北砸吧砸吧嘴:“我没问过。”

“不问也好,没准儿康乔现在在外地捡破烂呢。”说完,尹童得意的晃了晃脑袋。

水北眯眼笑道:“你这是担心呢吧?”

“担心?我担心啥啊?”尹童诧异道。

水北笑道:“你是怕他回来之后比你混的还好,然后面子上挂不住了。”

“得了吧,就他……”尹童撇撇嘴,不屑道:“我不跟你计较这个,是好是坏等他回来见分晓。”

水北忍不住放声大笑,可笑的同时多少真有点儿担心。

他……还好?

水北与尹童在自家胡同口分开,临走时,尹童还嘚瑟的摆摆手。

水北耸了耸肩,双手插进运动服兜里,慢悠悠的往家走去。

水北刚到门口,便听见康宁的声音从院里传来。

“你咋又来了?”康宁皱着眉,抱着双臂说。

纪威无奈苦笑:“我咋就不能来了?”

康宁撇撇嘴:“你不知道你招人烦啊?”

“不我说康宁,你小子是不是翅膀硬了?不服单挑。”纪威面带微笑摆出挥拳的姿势。

康宁脸一沉,同样摆出姿势:“怕你就不是男人。”

“豁,就你还男人?毛还没长齐呢吧?”纪威调侃道。

康宁一拳抡了过去:“你看过啊?”

纪威闪的极快,站在一旁笑道:“我可没兴趣看你。”

康宁甩了甩手,讽刺道:“你当然没兴趣看我了。”康宁回头往里屋看了几眼,见没什么动静之后,压低声音说:“你是想看我哥的吧?”

纪威被戳了痛处,脸顿时沉了下来。

“你两这是干啥呢?”水北跨过门槛进了院儿,挺直了腰板看着纪威和康宁。

康宁一见水北赶忙露出微笑,挠了挠头说:“我和纪哥聊天呢。”

纪威赶忙回应:“对对对,我和康宁聊天呢。”

康宁赶忙又道:“你们聊着,我还有习题没做完呢,先进去了啊。”说完,康宁撒腿就跑。

水北双手插兜走了过去,坐在门口的台阶上:“你咋又来了?”

纪威一咧嘴:“咋我以来你们都这么问我呢?我是有多不招人待见啊?”

水北笑道:“你也知道自己不招人待见啊?”

纪威一摆手,回身坐在水北身旁:“我爸妈回老家了,我一人在家无聊,所以跑你这儿来蹭饭来了,不过你爸可非常欢迎啊。”纪威转过头,冲着水北呲牙傻笑。

水北点点头:“那你待着吧,我带康宁出去一趟。”

“干嘛去?”纪威问道。

“带他去买点东西,顺便放松放松心情,眼瞅着要高考了,不想他太有压力。”

纪威笑道:“你都赶上他爸了。”

水北无所谓的耸耸肩:“其实也差不多吧,长兄如父,虽然我不是他亲哥。”

纪威长叹一声:“我也不知道你咋想的,算了……不说这些了。”纪威站起身:“我反正也没事儿,跟你一起去吧。”

“我看还是算了吧。”水北站起身,笑道:“你和康宁一见面就没好事儿,我烦的慌。”

纪威脸拉的老长:“你当我愿意去啊?”

水北笑道:“不去更好。”说完,水北进了里屋。

拉开门,水北站在门口,抱着肩膀笑道:“哥带你出去溜达溜达?给你买个衣服啥的?”

康宁坐在书桌前,转过身笑道:“我说哥,你就不能替自己想想?”

水北一愣:“我咋不替我自己想了?”

康宁苦口婆心道:“好不容易放假了,你应该自己出去溜达溜达,去个酒吧或者找尹哥去ktv唱唱歌啥的多好,再说了,我衣服多的是,也不用买了啊。”康宁顺手拉开衣柜门,里面整整齐齐挂着一排排的运动服,各种颜色的。

水北干咳两声:“你真不去?”

“说不去就不去。”康宁站起身,推着水北往外走:“哥,说真的,有时候我都觉着你像四五十岁了,老气横秋的,你要再这样我可得难受死。”

水北被他推着往前走,苦笑道:“得,我还招你不待见了。”

“我不是不待见,我是心疼你不是。”康宁转过身,搂着水北的肩膀说:“你呀就什么都别想,好好放松放松,我呢你就别担心了。”

水北苦笑道:“行吧,我出去打杆儿台球去。”

“去吧,但是不能和纪威啊。”康宁面色凝重道。

水北转过头:“你就这么烦他啊?”

“可不,你要是玩台球,最好找磊哥,刚才他还来电话问你呢。”康宁露出洁白的牙齿,眨了眨眼睛笑道:“听我的准没错。”

水北忍俊不禁道:“行,那我找你磊哥玩去。”

“去吧,我回屋做题了。”说完,康宁把水北推出房门,回身进了屋。

水北回头看了一眼,无奈的摇了摇头。

回到前院的时候纪威已经不在那儿了,水北四周看了看,竟然发现纪威正在酒桌前和自己老爹开怀畅饮呢。

水北趁着他没注意跑了出去,一个人在街上瞎溜达,不知不觉间竟然走到那条熟悉的街道,那条曾经开过大排档的街道,看着人来人往,思念瞬间从心底蹦了出来。

水北在街道对面找了一个小餐馆,坐在靠窗户的位置,一面喝着小酒一面看着马路对过。

一个人喝酒真挺没意思的,想来想去还是给曹磊发了个信息,与此同时,水北也看到了收件箱里少之又少的简讯。

一一翻开,竟有种睹字思人的感觉。

“哟喝着呢?”曹磊拎着包跑了进来。

水北一怔赶忙收起手机,浑然不知竟然看了这么久。

曹磊坐到水北对面,顺势看了眼窗外,微笑道:“又想他了?”

水北呲牙笑道:“你可真酸。”

“是我酸吗?”曹磊摊手道:“明明你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的啊。”

水北傻笑着挠了挠头:“喝白的啤的?”

曹磊看了眼桌上的白酒:“就这个。”

倒满杯,曹磊仰头一口喝光,呲牙咧嘴道:“哥们儿劝你啊,如果他还不回来,你就去外地把他抓回来得了,省的自己难受。”

水北点点头:“我看行。”

曹磊笑道:“得了吧,你咋想的我还能不知道?”

水北双手放在脑后,仰着头说:“我咋想的你还真不知道。”

曹磊用手拿了一粒花生米扔进嘴里,咀嚼道:“说真的,你现在和以前没啥两样,我指的是你没认识康乔的时候,里外里透着闷劲儿。”

水北注视着他没说话。

曹磊说的没错,认识康乔之后的水北是最开朗的,能说能笑,可他一走,水北又恢复了以前的模样,没一点儿精神头。

水北也开始怀念那个时候的自己了。

作者有话要说:对不住看官们啊,停了这么多天,原因吗大家都懂得,不过我还是回来了。

我的笔名正式更改了,希望大家别忘了我哈哈哈哈。

其实我觉着现在这个比以前的好听,哈哈哈,至少能说得出口了。

我一早就有改的想法,但是没办法改只能继续用。

哟西,咱们明儿见啊……

最新小说: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九零福运小俏媳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