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48章 求我

第48章 求我(1 / 1)

自从水北看出康乔有心事儿之后,他便无时无刻注意康乔的一举一动,就连上厕所都不放过。有一天,康乔正跟厕所里蹲着,突然看到厕所门口探出一脑袋瓜子,惊恐之余一声怒吼,水北一缩脖赶忙跑了。

这天傍晚,康乔夹着手包出了门。水北趴在里屋的炕头上,注视着他离去。估摸着他走远了之后,水北急忙下了炕,踩着鞋跑了出去。

水北来到夜市,在角落里观察着大排档。果不其然,康乔刚忙活没多会儿,韦力两口子便着急忙慌的离开了,临走时韦力还往康乔手里塞了一张纸条。

水北急忙跟了上去,直到韦力两口子进了附近的一家台球厅。

水北站在门口往里张望,正巧韦力拿着球杆也向外看了一眼,视线相撞,韦力一愣,赶忙放下球杆跑了出来:“你咋在这儿呢?”

水北双手插兜,吊儿郎当道:“找你呗。”

“找我?有事儿啊?”韦力痞笑道。

水北耸耸肩:“边走边说?”

韦力想了想答应了,并肩跟着水北在马路上瞎逛。

“说吧,找我有啥事。”韦力四周张望道。

水北组织好语言,底气十足道:“你和康乔不是有事儿吗,我想听听你的看法。”水北措辞语气都很硬气,就好像他事先知道一样,实际上就是在诈韦力呢。

韦力笃的瞪大双眼,疑惑道:“康乔都告诉你了?”

“废话,他要是不告诉我,我能来问你怎么想的吗?”康乔果真有事儿藏着,水北故作微笑,等待韦力继续往下说。

韦力睨了水北一眼,长叹一声说:“乔子前两天还说不好意思开口呢,现在竟然说了,不过说了也好,总比藏着掖着来的轻松。”

水北笑道:“那你怎么想的?”

“我能怎么想。”韦力皮笑肉不笑道:“机会难得,反正有人愿意带着他干,干嘛不去?”

水北点点头:“康乔说的不清不楚的,你得和我详细说说。”

韦力想了想,便将事情的来龙去脉仔仔细细全盘托出。

“就是这样。”韦力点了烟,斜靠在路边的一颗杨树上。

水北低着头:“嗯,我知道了。”水北抬起头,露出微笑道:“那我回去了,不过你得替我保密,别告诉康乔说我来找过你。”

韦力疑惑道:“不是康乔让你来的?”

水北摇摇头:“他怎么可能让我来问你。”

韦力恍然大悟,一拍巴掌道:“你小子诈我呢是吧?其实康乔对你只字没提对不对?”

水北得意道:“现在知道已经晚了,不过还是得谢谢你告诉了我。”

韦力苦笑道:“你可真贼,要么说康乔玩不过你呢。”韦力挥了挥手:“行了,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也好好想想,虽然你和康乔的关系吧……”韦力不太好开口。

水北笑道:“不太正常?”水北替他补了后半句。

韦力笑道:“差不多吧,其实我一早就看出来,不过我和乔子是兄弟,也就没开那个口去问。”

“你心里明白就好,别问他。”

韦力嗯了一声:“你放心,我绝不会问的。”

“那行吧,我回去了。”水北摆了摆手,转身原路返回。

回去的路上,水北将整件事从头到尾想了一遍,最后决定装作毫不知情,既然康乔想瞒着,那就让他瞒到最后吧。

“你怎么现在才来啊?”康乔在大排档前忙活着,见水北慢吞吞走来,又问:“还没吃饭呢吧,我给你烤点东西吃?”

水北歪了歪头,笑道:“看着来。”

康乔见水北情绪不高,疑惑道:“咋了?有事儿?”

水北眯眼看着他,想了想说道:“乔儿,我有件事儿一早就想和你说了,只是一直没好意思开口,怕你舍不得。”

“嗨,我能有啥舍不得的,你尽管说。”康乔边笑边翻着烤箱上的肉串。

水北故作为难,吞吞吐吐道:“乔儿,我是这么想的,让康宁留我家吧,让我妈照顾着,这样你也轻松了,可以豁出去干点什么,你觉着咋样?”

康乔顿时没了笑脸,严肃道:“这是你自己的想法?”

水北摇摇头:“我妈这么和我说的。”

康乔很想开口拒绝,但他又不能拒绝,因为这一切正如他想的那样,康宁托付给水北是最好不过的。

水北见康乔不说话,又补充道:“你也别觉着为难,就当康宁占时住在我家。”水北打量着他:“你看怎么样?”

康乔面露难色,想了又想开口道:“让我考虑考虑吧。”康乔很想直接答应水北的提议,却没能过心里那道坎儿。

“行,那你考虑着。”水北嬉笑道。

康乔见水北有了笑容,连带着松了口气,面带微笑道:“你的事儿说完了,那我也该和你说说我的事儿了。”

“啊?你也有事儿啊?”

康乔点头道:“明天你回家住吧,我爸明天过来,估摸着为了房子的事儿得跟我吵,我不想参与我家这事儿破烂事儿。”

水北毫不犹豫道:“行,我明天回家。”

康乔微笑着:“行啊,今儿够听话的啊。”

水北眨了眨眼睛:“有奖励没?”

“当然有了,奖励你十串板筋咋样?”

水北嫌弃道:“你也忒抠门了吧?”

康乔笑的倍儿嘚瑟,回手把手包递给了水北:“边儿坐着去。”

水北接过手包坐在了一旁,慢慢地他没了笑容,眼睛眨都不眨的盯着康乔,他珍惜现在的每一分每一秒,能多看几眼便多看几眼,只怕过了今晚,再见面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整个晚上水北都在盯着康乔,只是康乔并未察觉。

夜里收了摊,算好账之后,康乔照旧把流水钱给了水北,水北毫不客气的收下。

“累死我了。”康乔伸着懒腰,随后翻身上了床。

水北收好钱,随手关了灯,爬上床时,康乔竟然双手一伸揽住了水北的腰,拇指轻轻地在水北的腰上慢慢的摩挲着。

黑暗中,水北微微一笑:“来一炮?”

康乔没应声,而是用力将水北翻倒在床上,随后栖身而上。

“哟,这么主动啊?”

康乔浅笑:“今天挣的钱多,心情好,珍惜吧,过了这村没这店了。”说完,康乔便低下头,竟然模仿起他与水北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嘴巴微张,用牙齿轻轻咬着水北胸前。

水北一仰头,轻吟道:“爽……”

康乔咬舔了一会儿,抬起头:“爽不?”

水北眯着眼:“嗯,让我想起咱两第一次做了。”水北笑了,还很大声:“还记得不,第一次你可一舔就是十分钟,我快睡着了。”

“操,老子那是第一次。”康乔半跪着脱了裤子,立着枪说:“第一次多值钱,竟然让你给弄走了。”

水北夹着他的腰,笑道:“我也第一次啊。”

康乔嬉笑着,熟门熟路的伸手探入水北身下,摸了摸说:“我操,都泛滥了啊?”

“你少放屁,我要是有那功能就好了。”水北嘴里虽然骂着,可还是伸手摸了一把,事实证明,康乔故意的。

“骚就是骚,别狡辩。”康乔抓着水北的脚腕往上一提,枪口抵了上去:“我看可以直接进去了。”

水北仰着头,笑道:“你敢整疼我,我就敢打趴你。”

“笑话,老子活那么好,整爽你还差不多。”康乔调整姿势,慢慢的送了进去。

水北眉头一皱,喘息道:“你都不觉着干?”

“没啊,挺爽的。”康乔见差不多了,腰身一挺便送了进去。

“啊……”水北惨叫一声,接着攥起了拳头。

“别动手啊。”康乔感觉到水北攥起了拳头,赶忙警告道:“这事儿就得猛,有疼才有爽。”说完,康乔扛着水北的双腿,半趴着动了起来。

逐渐地,水北不在难受,而是豪放的大叫、喘息、配合着。

战况越发激烈,康乔忍不住低下头,趴在水北肩膀处,问道:“求我。”

水北一怔:“求你?求你啥啊?”

康乔停止运动,痞笑道:“求我|操|你。”

水北当即明白康乔的意思,故作不情愿道:“不说。”

“不说是吧?”康乔抬起屁股,抽到顶端,随后狠狠向下一落。

水北只觉着小腹处胀痛感明显,不过还挺爽。

“说不说?”

水北搂着他笑道:“不说就是不说。”

“我让你不说。”康乔再来一次,比刚才还猛。

水北咬着牙:“不说啊。”

康乔算服了,翻着白眼说:“不说不动了。”康乔往水北身上一趴,真就不动了。

康乔没了动作,甭提水北多难受了,赶忙向上动了动腰,小声道:“求你了。”

康乔挖了挖耳朵:“求我啥。”

水北凑到他耳旁,小声嘀咕道:“操……我。”

“没听清。”

水北当下心一横,凑到康乔耳边儿,扯脖子喊道:“求……你……操……我。”

“你|大爷的,你想震死我啊?”康乔连忙起身,捂着耳朵愤恨道:“不把你整的下不了床,我就跟你一个姓。”

今夜的康乔倍儿猛,祸害了水北整整一个小时,完事儿的时候,水北都没了力气,趴在床头喘着粗气。

“不行了,我得睡觉了。”康乔躺在一旁同样喘息着。

水北耷拉着眼皮说:“睡吧,我也累了。”

康乔侧过头:“你不去擦擦脸?”

水北笑道:“不用了,基本都进嘴里了。”

“操……”康乔嬉笑的翻过身,大腿搭在水北的屁股上,紧紧贴着:“睡觉。”

水北任由他压着,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翌日清晨,水北离开了康乔的家,回去的路上,水北给康乔发了条简讯,不过等了许久康乔都没回复。

“你还知道回来?”

水北一进家门就看到自己老爹拉着脸,比长白山还长。

水北嗯了一声,随后坐在沙发上,探头看了眼康宁写的作业,笑道:“后天是周末,哥带你去买滑板吧。”

康宁侧过头,笑道:“真的?”

“当然真的了,都答应你好久了。”水北习惯性的揉了揉他的头。

啪的一声,水北爸将酒盅落在桌上,阴沉道:“你想好以后干什么了吗?”

水北冲康宁笑了笑,随后伸着懒腰说:“还没想好,不过总能找到工作的。”

“你就作吧,我看你能折腾到什么时候。”水北爸狠狠瞪了他一眼。

水北不以为然,起身回了自己那屋。

康宁在这个家里似乎生活的不错,纵然水北爸总是拉着脸,但每当和康宁说话的时候,都会情不自禁的露出微笑,至于水北妈就不用提了。

后来,水北从老妈口中得知,老爸正牟足了劲儿想让康宁练拳呢。

得到的结果,可想而知。

周日的中午,水北和康宁吃过饭后便出发去了商场,一大一小转了好几圈,总算买了一个三百多的滑板,康宁高兴的不得了,宝贝儿似得抱着。

水北看他高兴的模样,忍不住笑道:“你得拿来滑,别总是抱着啊。”

康宁仰起小脸:“我先稀罕稀罕的。”

“小样吧。”说完,水北的手机便响了,打开一看,是康乔发来的。

【还记得以前你碰到的那个台球厅吗?我在这儿呢,来找我。】

水北看了几眼,收起手机对康宁说:“宁宁,从这儿你能自己回家吗?你哥有事儿找我。”

康宁点点头:“能。”

水北笑了笑,接着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钱递给他:“我给你打车,你坐车回去吧。”

“行。”

水北路边拦下出租车,待康宁上车远离之后便前往那个台球厅。

水北来到台球厅门口,韦力似乎一早就在那儿了,见他过来,韦力急忙走上前,递过一个档案袋说:“乔子给你的。”

水北接过来:“你没告诉他我找过你吧?”

韦力摇头:“当然没说,我也不是那种扯老婆舌的人。”

水北微微一笑:“他走了?”

“嗯,一早的火车。”

水北微低着头,浅笑道:“那我回去了。”

韦力看着他,问道:“我不知道你和他这种感情算咋回事,但我看的出来,他挺舍不得的。”

水北耸耸肩,嬉笑道:“走了,有机会再见。”水北转过身摆了摆手,顺着那条马路慢悠悠的走着。

打开档案袋,里面正如水北想的那样,放了好几沓的钱,其中一沓钱里还夹着一张纸,水北从中抽了出来,打开细细的看着。

妞儿,我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也只能用写信这种方式了。

我把家里的房子卖了,留下的这部分麻烦你替我照顾康宁,其余的我带走了,我要去外地闯一闯,不管结果如何我都必须搏一回。我知道我这么做太过分了,但我没办法,除了你之外,康宁我不放心交给任何人。

其实我很早就想把事情告诉你,可我没能开口,不管你放弃练拳是不是因为我,我都当做是因为我了,这样的压力更加让我没办法告诉你。

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的,如果那时候我有钱了,当牛做马都会报答你。

还有,我很感谢你为我做了这么多,说真的,我特庆幸自己当初偷的是你家,认识了你,这辈子我都记着你对我的好。

从头看到尾,水北没有任何变化,他只是折上那封信,随后放进了档案袋里,笑着说了句:“字儿真他|妈|的难看。”

作者有话要说:日子是没法过了,昨儿就定时发的稿子,到现在才发出去,换了两个电脑,三四个浏览器,容易吗……这个弱受就是欠虐了。

我得努力码字去,估摸着快完结了……哈哈哈

明儿见……

投地雷的看官,明儿再亲,因为我打不开啊看不到啊……

最新小说: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谍海偷天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