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26章 大哥劫色不?

第26章 大哥劫色不?(1 / 1)

“你自己瞧呗。”水北把钱放在康乔腿上,抢过他手里的竹竿儿低头摆弄着。

康乔瞧着腿上的绿色信封,疑笑道:“这里该不会是钱吧?”康乔拿了起来在手里掂了掂:“豁,还挺沉的,不少吧?”康乔拿起信封,冲封口往里瞄了几眼:“你还真大方。”

水北摆弄着竹竿儿,笑道:“别人我还真不舍得。”

“跟我你就舍得了?”康乔回手把钱塞扔到水北腿上,再次抢回竹竿儿说:“什么样的人享受什么样的命,你这么对我,我还不起。”康乔冲水北笑了笑,眼神儿略微复杂。

“我咋对你了?你倒是说说呗。”水北嬉笑道。

康乔没应声,继续低头摆弄着,扪心自问,就算他想说也说不出口,倒不如装哑巴装沉默来的实在。

水北见他不说话,主动攀住的他肩膀,冲他的耳朵呵着气:“自打认识我之后你是不是特别难熬?一见面我不是欺负你就是欺负你,隔三差五还跟你使用点儿家庭暴力,就这样你还不把钱收着?打不过我,拿这个解恨也成啊。”

康乔忍俊不禁道:“都是哥们儿,说这些可没意思了啊。”

听到这话,水北忍不住靠近他,小声说了句:“说真的,你到底咋看我的?咱两该做的都做了,说是哥们儿吧是不是把关系拉远了?”

康乔没有躲避的意思,苦笑道:“你这人哪都好,就是……”

“就是总想着那事是不?”水北替他把话说完,眯眼笑道:“行了啊,不管你咋想的,反正这钱你得拿着,不然我再拿回去,你不怕我半路别人抢劫了啊?”

康乔噗嗤笑了:“谁有那个能耐?就算真的被劫了,我估计你也得说,大哥劫色不?”

“哎呀,你可真了解我。”水北放声大笑,搂着康乔的肩膀说:“你呢该拿就拿着,也算给我一个借口,你看行不?”

“借口?啥借口?”康乔侧头看着他。

水北仰头笑道:“你傻啊,当然是一个可以天天来找你的借口了。”

康乔摇了摇头,苦笑道:“就算没这个钱,你该来也是来。”

“你看……你都这么了解我了,还不拿着?”水北故作生气,皱着眉毛说:“你要是再不拿着,我可动手了啊。”

“我可真佩服你。”康乔无奈只好把钱拿了过来,笑道:“这回总该行了吧?”

水北满意道:“我估计够了,也省的你四处借钱了,不过……”水北收敛了笑容,严肃道:“咱可得把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要是挣钱了,到时候把我给甩了,可别怪我到时候宰了你啊。”

“我操……”康乔忍不住骂道:“你说我是陈世美啊?”

“哟呵,还知道陈世美呢?知识面够广的啊?”水北打趣道。

康乔脸一拉:“滚蛋吧,我奶以前特爱听戏,就这段陈世美秦香莲,听了不下几十回,你说我能不知道吗?”

水北拍着他的肩膀,语重心长道:“既然知道就对我好着点儿,别一天总撵我。”

康乔一怔,赶忙干咳两声掩饰尴尬:“我啥时候撵过你啊?”

水北撇了撇嘴:“不知道是谁,一见面就问我你咋又来了?你说你得多不待见我吧。”

康乔慌了,急忙辩解道:“我可没那意思,我就是……就是……”

“看吧,找不到借口了吧。”水北拍了拍手,站起身又提了下裤子,笑道:“想不到就受着,往后呢,对我好点儿听见没?”

康乔被堵的不知该说什么,眼瞅着水北往大门口走去,赶忙站起身问道:“你干啥去啊?晚上不在这儿住?”

水北笑着回过头:“你特想留我住下来是不?”

康乔皱着脸,挠着头说:“那你还是走吧,不然我晚上又得挨累。”

水北嬉皮笑脸道:“行了,今儿给你放个假,过两天补个大的,至于我呢,得回家了。”

“那啥,你等我一会儿。”说着,康乔转身跑进屋把钱放好,随后颠了出来,到了水北身边儿说:“我送送你吧。”

“哎呀,学的倒是挺快的吗?不错不错,往后就这么对我。”水北先一步往大门口走去。

康乔跟在他身后,忍不住骂道:“老子是看在你借钱的份儿上送你,可别想多了。”

“是是是,你是为了钱送我的行了吧。”水北转过身嬉笑道:“康乔,你好好考虑考虑,咱两处个对象呗?”

老话重提,康乔一副纠结的嘴脸:“滚蛋,两男的谈对象你不觉着别扭啊?”

“有啥可别扭的?”水北边走边说:“不过我也只是这么一说,就算你同意了也就那样。”

康乔无言以对,硬着头皮总算挨到了胡同口,一走进去便没有了路灯的光亮,乌漆摸黑的几乎什么也看不见,这时,康乔看不到水北的面孔,总算有了底气,轻声说道:“如果大排档真挣钱了,到时候我带你出去玩吧,就去青狮山咋样?我自个儿也好久没去过了。”

闻言,水北停下脚步,转过身时看不清他的表情,仅凭感觉,水北迈着大步上前,抬手按在康乔的胸前,硬是将他推在墙角,栖身而上。

唇齿相接,康乔仍旧是老样子,挣扎几下之后便没了动静。

这个吻没有想象中那么激烈,反而是浅尝辄止,分开时,水北舔了舔嘴唇,笑道:“这可是你说的啊,别放个屁一阵风就吹没了。”

康乔抬起手臂蹭过嘴唇,骂道:“少他妈的扯淡,我是那种人吗?”

水北咯咯笑道:“就送到这儿吧,我自己回去了,你呢还是赶紧回家给康宁做网兜去吧。”水北不等康乔说话,加快脚步往胡同另一端走去。

康乔看不清他的身影,摸黑嚷了一句:“等网兜做好了,咱们一起去吧。”

不知是不是水北的错觉,他觉着,他与康乔的距离越来越近了。

水北在回家的路上晃悠了半个多小时,一进家门便打着哈欠说:“妈,家里还有西瓜没啊?”水北边说边往里屋走,刚一到门口,便看到自家老爸凶狠的盯着他,而坐在他身旁的便是尹童和尹爸爸。

水北爸这会儿有点喝高了,眼神儿有点发愣,看到水北进门,拿起酒瓶子便朝他扔了过去。

水北动作麻利躲了过去。

“你这是干嘛啊?”尹爸爸紧张道:“有话不能好好说?”

水北爸似乎把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充耳不闻的对水北吆喝道:“你干啥去了?一天天不着家,场馆也不去,你想干嘛?”

水北长吁一口气,顺势看了眼尹童,他喝的也不轻,这会儿都有点儿飘了。

“问你话呢,看尹童干啥?”水北爸怒吼道。

水北耸了耸肩:“没什么,自己出去闲逛去了。”

“闲逛?你有那时间怎么不去训练?不想干了?要是不想干就趁早滚蛋,别在我面前碍眼。”水北爸拿起面前的酒盅,仰头一口而静。

水北挠了挠头:“那啥,你们继续喝,我回屋睡觉去了。”水北干脆找地儿躲开,出门时还听着里屋吵的厉害。

他是老子,水北惹不起还躲的起吧?

水北回了自己那屋,打好地铺直接躺了上去,双手垫在脑后开始想康乔,越想越觉好玩儿,大有一种稀罕不够的感觉。

闭上眼睛,水北真的困了,迷糊之间从裤兜里摸出了手机,眯着眼睛给康乔发了一条简讯,内容是——我被我爹给打了。

不到半分钟康乔回复了,这么狠?打成啥样了?

水北抿嘴偷笑,打的我妈都不认识我了。

康乔回复道,一看打的就轻了,还能开玩笑呢。

水北又回复,酒瓶子砸我身上了,胳膊被划了两个大口子。

康乔急忙又问,咋样了?赶紧去医院啊。

水北猫在我被窝里快速地按着键盘,刚从医院回来,好累,我睡觉了,想你。

完了,水北立即将手机调成了震动状态放到了枕下,随后拉过毛毯把自己盖了个严实。

不一会儿,枕头下面震动几下,水北没去查看,而是看着天花板傻笑着。

枕下的震动不知重复了多久,慢慢地,水北睡着了,时间在黑暗中一分一秒的走过,本该一觉到天明的睡梦却在中途夭折,左脸传来一阵阵的微痒,让他忍不住伸手去挠。

挠了几下之后,水北突然意识到不太对劲儿,猛地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一双黑亮的眼睛,接着迎面扑来的浓浓酒味儿,熏的水北不禁皱起了眉头:“你干嘛?”

尹童迷离的眼神儿盯着他,胸膛快速的起伏着。

水北不禁皱起了眉头,双手撑住想从被窝里爬起来的时后,尹童却突然一头扎到水北的身上。

作者有话要说:哟西,今天更新的好早啊,哈哈哈……撸完字了我得出去撸串去,饿死!

非常感谢继续支持的看官们,我得继续努力更新才是!

打滚求点赞啊……

哟西,明儿晚上,不见不散……

最新小说: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