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25章 千里送腚到你家

第25章 千里送腚到你家(1 / 1)

这是水北和康乔第六次干这事儿,从一个毫无经验的新手慢慢转变了。对于床上的事情来说,任何男人都可以无师自通,用句俗语来形容,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吗?

于是经历了前五次的实践,康乔的时间越发长久,久而不射。

突然变的耐久,倒也难为了水北,舔的腮帮子生疼,最后连坐在洗衣大盆上的屁股都难受,一生气,水北松了口,仰起头说:“你打算啥时候射?”

康乔嬉笑道:“这事儿不就得时间越长越好吗?”

“我腮帮子都疼了,赶紧射,不是还要干活吗?”水北再次凑上前,舌头在口腔里灵活翻卷。

康乔低头看着:“你轻点儿嘬。”康乔挺了挺屁股,闭上眼睛说:“我得把你幻想成是个女的,不然出不来……”话没说完,身下猛的一疼,康乔忍不住嘶声道:“我不想女人了,想你行不?”

水北慢慢松了口,继续连裹带舔。

康乔闷哼不断,过瘾是过瘾,可就是没有射的冲动。一转眼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水北终于没了耐心,吐出来直接用手握住,开始猛劲儿撸动。

“大哥……咱能慢点儿?”康乔微挺着屁股向后躲,苦笑道:“这是j□j,不是铁棍。”

水北不顾一切的撸着,催促道:“快点的,我想喝。”

“这也不是你想喝就能喝的事儿啊,我出不来。”康乔低头看了眼二弟,深红的颜色看上去是那么的亮眼,美滋滋道:“我这玩应儿让你这么一舔显得更大了。”

水北笑呵呵握着:“本来也不小。”

康乔得意道:“以前看过毛片没?”

“啊,看过,咋了?”水北仰起头看着他。

康乔挠了挠头,吱吱呜呜道:“想不想试试弄脸上?”

水北苦笑道:“咋地,要玩儿洗面奶?”

“这玩意还有这么个叫法呢?”康乔的兴致更上一层楼,虽然着急可又碍着面子,只能一个劲儿用眼神儿提示水北。

水北从不计较这些细枝末节,就三字‘玩的开’。

“行。”说完,水北开始动手,然后配合着用嘴唇贴在二弟的顶部,速度越来越快。

康乔忍不住想吼上两句,微微偏过头从床罩缝隙中看了眼里屋,老太太依旧做着针线活,他这才有了勇气,配合着水北的动作边说:“裹紧儿点。”

水北缩紧嘴唇,手上依旧疾缓有速。

“要来了,在快点。”康乔仰着头,身体一下一下颤抖着。

水北加快手速,自然把头低下。

两人正在兴致关头,突然床罩被撩开了,康宁背着书包,手里拿着玩具车站在那儿,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看着两人。

“妈呀……”水北还是头回吓成这样,赶忙用身体挡住了康乔,康乔双手按住水北的肩膀脸色难看,却又装作镇定道:“放学了?”

康宁玩儿的脸上黑乎乎的,点点头:“嗯。”

“赶紧进屋写作业去。”康乔催促道。

康宁没听康乔的话,反而往前走了一步:“哥,你两干啥呢?”

“啥玩应干啥呢,洗床单呢,赶紧进屋。”康乔与水北贴在一起,二弟抵在他的脖子上,依旧坚|硬无比。

“不是,我是说刚才在干啥。”康宁又要往前走,水北赶忙伸手过去笑道:“康宁啊,我和你哥是在遛鸟呢。”

“啥叫遛鸟?”康宁疑惑道。

水北苦笑着外外头,实在解释不了这个荒唐的谎言。

“遛鸟就是小生病了,所以说,以后上厕所的时后要记住洗手知道吗?”康乔急中生智,顺口胡诌:“哥就是因为太懒,不爱干净,所以只能遛鸟了。”

康宁似乎明白了,点点头说:“我回屋写作业去了。”说完,康宁撩起床罩走了出去。

他这一走,水北总算松了一口气,紧绷的情绪一松懈,倒显些跌进洗衣大盆里。

康乔用腿撑住了他,低头说:“我操,我弟长大了就都得明白,到时候咋看我这个当哥的。”

水北笑着转过身,再次握住康乔的二弟:“没啥大不了的,最多当你是变态。”说完撸动了几下,嬉笑道:“我都吓死了,你竟然还能硬着。”

康乔长吁一口气:“都憋在关口了,哪能软的下去。”

“那还继续吗?”水北挑眉笑着。

康乔担忧的往床罩外面看了几眼,犹豫道:“继续……吧。”

说时迟那时快,水北一口纳入开始上下齐手,康乔再次沦陷,仰头享受着,或许是受了事情的惊吓,没多会儿康乔就把持不住了,小声道:“来了。”

水北急忙低下头,接着便是一阵阵的温热落到脸上,还有几道顺着脸颊一路下滑,窜进了水北的领口。

康乔不停喘着粗气,低头看着水北一脸的白,脸上一红,尴尬道:“赶紧擦了吧。”

水北的动了动眼睛,可惜睫毛上黏腻的很,无奈只能眯成一条缝隙,笑道:“带劲儿吗?”

“别扯淡,赶紧擦了。”康乔脱了自己身上的白色背心,亲自去替水北擦,反而手伸过去,他竟然往后躲了躲。

康乔慌张道:“你想干啥?”

“没啥,就是还不知道今天的啥味道呢。”水北用手指在脸上沾了一下,随后送进嘴里,砸吧砸吧说:“啧啧,有点儿苦,一看就是憋坏了。”

康乔哭笑不得的看着他:“行了啊,赶紧擦了。”康乔强行用背心替水北擦了脸,当水北睁大眼睛时,康乔却微微转过半个身子,不看水北道:“我得赶紧洗床单了,晚上还有事儿呢。”

水北含笑站了起来,用胳膊肘搭在他的肩膀上说:“乔乔害羞了?”

“滚,老子是那种害羞的人吗?”

水北撇嘴到:“你咋就不敢面对现实呢?”

“我有啥不敢面对的?”康乔低头继续踩着盆里的床单。

水北啧了一声,斜着脑袋说:“反正我不挑明,咱们慢慢来,早晚啊,你得面对现实。”说完,水北从洗衣大盆里迈了出去,拿过康乔的背心擦了脚,穿上鞋说:“我走了,明天再来。”

“明天我不在家。”康乔忙不迭道。

水北呲牙笑道:“那我后天来。”

“后天我也不在家。”

“那我大后天再来。”水北摇头晃脑嘚瑟道:“反正你早晚的回家,大不了我天天蹲点儿守候。”

康乔吃了干瘪,皱着眉说:“我明天得去接我媳妇儿下班,哪有时间和你扯啊。”

康乔突然改变策略,水北也不含糊,顺口来了一句:“晚上五点多啊,别来早了。”说完,水北穿过床罩往大门口走去。

“老子又没说去接你。”康乔隔着床罩大声呐喊。

水北忍不住笑,回应道:“五点啊,不来的话我就主动上门,这叫千里送腚到你家。”水北不在逗留,而是在胡同口打了一辆三轮蹦蹦,一路颠来颠去的总算到了家门口。

水北进门直冲东屋,第一件事就是翻箱倒柜。

“儿子,你干嘛呢?”水北妈拿着教案问道。

水北没回应继续翻找,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自己想要的,他蹲在地上,回过头问道:“妈,我的存折一直放这儿了,咋没了?”

“存折啊,我给你收起来了,在那个巧克力的盒子里呢。”水北妈摘了眼镜,疑惑道:“你要存折干啥?”

“有急事呗。”水北找到装存折的盒子,拿到存折后便往外走。

水北妈突然有点儿担心,又问:“儿子,你拿钱干嘛去?”

水北站在院子里嚷道:“我朋友急需用钱,我先给他应急。”

这张存折是水北真正意义上的小金库,是他练拳以来,参加过两次比赛所得到的奖金,算下来不多,只有六千,但他知道,这六千可以帮康乔一个大忙。

这是老天帮水北的一个大忙,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舍不得钱财套不着康乔。

水北从柜台里掏空了存折,揣着这几千块钱直奔康乔的家,一路上,水北不停幻想康乔接过钱时的表情,是高兴的、是感谢的、甚至恨不得抱着自己亲上两口,然后再说声‘谢了啊,媳妇儿’。

水北忍不住咯咯偷笑,幻想总是美好的。

“你咋又来了?”康乔穿着大裤衩坐在院儿里,手上拿着一根竹竿儿和一根铁丝正在做着什么。

水北走上前:“想你了呗。”

“我可不想你。”说完,康乔低头继续忙活。

水北蹲□:“这是弄啥呢?”

“给康宁弄个捉蜻蜓的网,他都跟我要好几天了。”康宁专心致志的摆弄着。

水北惊喜道:“我以前家里也有一个,是尹……”声音嘎然而止,回过味儿的水北歪了歪头,补充道:“是我发小做的。”

康乔抬起头:“也不是啥稀奇的玩应,这高兴干啥?”

水北不可置否,笑道:“我都好久没玩过了,弄好了咱两陪康宁去抓吧。”

“操……你都多大了。”

“回忆年少吗。”水北席地而坐,用肩膀撞了撞康乔,撅嘴道:“行不行啊,一起去吧。”

康乔无奈苦笑:“干啥?跟我撒娇啊?”

“啊……”水北眯眼笑道:“跟自己爷们儿撒娇没啥不行的吧?”

康乔故作恶心,抖了抖鸡皮疙瘩:“变态。”康乔虽然这么说,脸上却洋溢着笑容,低头边弄边说:“家里没有网了,所以就用铁丝围个圈,找蜘蛛网一罩,多省事儿。”

“那倒是。”水北笑嘻嘻看着,偷偷把钱从兜里掏了出来,慢慢放在了康乔的腿上。

康乔感觉腿上一沉,赶忙低头看了一眼:“这个是?”

作者有话要说:我发现盯……都快成我的暗号了,只要一盯保准有肉。

发现水妞儿这个外号弱爆了,应该叫含铁棍,笑死……

哟西,继续码字,咱们明儿见啊……不见不散。

睡前看一看,一觉到天明啊……打滚求个赞……

ps:感谢末末看官的三颗手榴弹、十颗地雷,么么哒。

感谢青色羽翼看官的一颗火箭炮,么么哒。

感谢颜高歌看官的三颗地雷,么么哒。

感谢豆子看官的一颗地雷,么么哒。

感谢绫看官的一颗地雷,么么哒。

感谢月考会死的x君看官的一颗地雷,么么哒。

感谢瑶瑶看官的一颗地雷,么么哒。

最新小说: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八零好福妻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谍海偷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