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22章 量够多啊

第22章 量够多啊(1 / 1)

康乔说,水妞儿……你说干什么才能挣大钱呢。

水北搂着康乔的腰回答,卖屁股。

康乔皱眉,我和你说正经的呢,老实点儿不行?

水北嬉笑,我很正经啊,卖屁股本身就挣钱啊。

康乔很不耐烦,一把握住水北的手说,滚。

水北吸了吸气,下巴抵在康乔的背上说:“不管干什么,只要你别再犯糊涂就行,我可不想天天给你送盒饭。”

康乔气不过:“操,我都说了,我那时候是一时糊涂。”

水北眯眼笑着,探过头说:“我倒很庆幸你的一时糊涂,不然我上哪认识你去啊?”水北伸出舌头舔了舔他的耳廓。

康乔觉着痒,向前探了探头:“我可不这么觉着。”

水北嬉笑道:“你小子就认命吧。”

康乔撇撇嘴:“我可不认命,不说别的,就说你身边儿那些朋友,哪个瞧的起我了?不就觉着我……”

水北啧的一声打断了康乔的话,双手狠狠勒紧康乔的腰,傻笑道:“除了曹磊,他们没人是我的朋友,你根本没必要在意。”

“操……”康乔动动了身体,握着栏杆儿说:“刚才那孙子和你啥关系啊?”

水北砸吧砸吧嘴:“你想知道吗?”

康乔皱眉:“随便你,爱说不说。”

“那我就告诉你吧。”水北张开双手,搂着康乔抓住了栏杆儿:“我和他是发小,后来长大了就闹掰了,然后就没了。”

“没了?”康乔明显不信:“就这么简单?”

“不然呢?”水北抿唇偷笑:“你以为我和他还能有点儿啥?”

“那可说不准。”康乔撇嘴:“说不定他也是个变态,你们……哎”康乔突然笑了起来,回头看着水北说:“他干过你没?”

水北脸一横,二话不说一把握住康乔半软不硬的二弟,用力一捏:“你说呢。”

“哎呀我操……”康乔撅着屁股,咬牙切齿道:“疼……疼疼疼,赶紧松手。”

水北减轻了力道,但依旧捏着:“服不服?”

“服了,求你松手,刚才的话当我放屁。”康乔一动不敢动,生怕扯的自己更疼了。

水北轻轻揉了几下后才松手,笑道:“我也没使劲儿啊。”

康乔怒不可遏道:“那啥叫使劲儿?捏爆了算使劲儿?”

水北咯咯直笑:“谁让你瞎咧咧。”水北靠在康乔的身上,挖了挖耳朵说:“咱两谈对象吧。”

“你恶心不?”康乔苦笑道:“两个大老爷们儿谈对象,你咋想的呢?”

“就那么想的呗。”水北环住康乔的腰,趁其不备解开了他的裤扣,一松手,松垮的休闲裤瞬间滑落,接着便听到康乔一声怒吼,双腿岔开卡住了掉落的裤子。

“你他|妈|的能不闹?”康乔伸手去拽裤子,手刚碰到裤腰,就被水北用脚给踩了下去,或许动作太大,康乔踉跄了几步,身型刚刚站稳,不等他开口说话,水北猛的扑了上来,抱住康乔的头便堵住了他的嘴。

康乔瞪大了眼睛,挣扎了几下后也就那样了,愣在原地感受着水北的舌头在嘴里乱窜。

分开时,水北舔着嘴唇,笑道:“哥们儿,能给点反应?”

康乔深吸一口气,用手臂擦拭过嘴唇后笑道:“你说你可咋整啊,往后还娶媳妇儿不?”

水北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似得:“不娶了。”

“真服了你了。”说完,康乔腿一蹬,便把裤子甩了出去,穿着裤衩说:“来吧,好好给我舔。”

“没问题。”水北挑了挑眉,蹲□时伸手去拽他的裤衩。

水北手刚刚触碰到他,康乔突然向后退了两步,尴尬道:“都干一天活了,我看还是算了吧?要不……”康乔靠在栏杆儿上说:“回家再说吧?”

“别啊,我不在乎。”水北脱了裤子扔在地上,穿着裤衩走了过去,面对面时,水北贴了上去,这时水北才发现,康乔竟然比自己高,虽然高的不多。

康乔面红耳赤的撇过头:“在这儿做不怕被别人看到啊?”

水北很有自信道:“这里不常来人,放心吧。”水北弯下腰,伸出舌头在他胸前绕着圈,康乔条件反射的仰着头,抖了几下后说:“痒。”

水北眯眼笑着,接着一路向下,贴近时,水北笑道:“挺干净啊,还有洗衣粉的味道呢,早上换的裤衩吧?”

“嗯。”

“这不就结了,担心个屁啊。”水北拉下他的裤衩,里面的东西半软不硬的搭在那儿,水北故意用舌头舔了一下,笑道:“最近自己撸了没?”

康乔哼了一声:“老子有那时间早去挣钱了。”

水北不可置否:“说的也是啊。”水北用手指挑了起来,上下左右的晃悠着,指尖感受到从根部传来的硬度,像似一股热气,瞬间窜到了顶部,直的发烫。

水北用指肚在入口处蹭了蹭,接着挑起手指给康乔看:“瞧见没,流了嘿。”

康乔挥开水北的手,低头摸了摸二弟:“来不来,不来穿衣服回家。”

“来啊,我都馋死了。”水北张嘴纳入口中,康乔身子一抖,抬起双手抱住了水北的脑袋。

水北半跪在地上,右手托住两颗球,一边揉捏一边舔。

康乔适应了这种感觉,倒也前后耸动配合着,时不时喘两声。

跐溜跐溜的声音在静谧的天台上蔓延开来,当水北抬起头时,康乔依靠在栏杆儿上,仰着头喘着粗气。

“爽不?”

康乔抿了抿嘴,没说话。

水北维持一个姿势太久,腿有点儿酸,活动了几下后把两人的衣服裤子合并在一起铺在了地上,自己躺上去后说:“换你了。”

康乔仰视着他:“我嘴上功夫没你好,干脆直接来吧。”

水北不情愿道:“着个毛急,咱两先搂会儿。”

康乔站着没动,这把水北急的,蹭地坐了起来:“快点儿,不然我跳下去了。”

“你||大||爷的,你死了更好。”康乔无奈蹲了下去,待水北再次躺下去后,康乔趴了上去,炙热的胸膛紧紧贴在一起,水北紧紧抱着他:“亲个嘴呗?”

“滚,抱会儿就得了呗。”

水北啧了一声:“都亲那么多回了,不差这一次啊。”水北压着康乔的头往下低,快到嘴边的时候,水北又道:“康乔,等你有女朋友了就跟我说,我保准儿立马滚蛋。”

康乔一喜:“这可是你说的。”

水北抿嘴偷笑:“我说的。”

“说话算话?”康乔再次强调。

水北严肃肯定道:“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行,我明儿就去找个女朋友。”说完,康乔低下头抱水北就开啃。

这回是康乔主动的,甚至比以往水北主动的时候更加热烈,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舌头纠缠勾结,水北舍不得闭上眼睛,因为这样的康乔不常看到。

水北过于炙热的目光让康乔难以适应,他急忙用手遮住了他的眼睛。

水北双眼被遮住,忍不住笑出了声,康乔闻声抬起头,皱眉道:“你笑啥?”

水北摇摇头:“没事儿,既然你怕看我,那就换我来吧。”说完,水北用力将康乔从身上翻了下去,栖身而上,压在他身上时说:“不敢看我就把眼睛闭上。”

康乔打量水北几眼,乖乖闭上了眼睛。

水北撅嘴凑了过去,狠狠吸住了他的舌头,接着上下牙齿一合,便听到康乔闷哼一声,随即用力将水北从身上翻了下去。

水北这一翻不要紧,竟然栽进一片豆角干里,早已被晒干的豆角扎的水北屁股生疼。

康乔捂着嘴说:“我让你他|妈|的咬我。”康乔饿狼一般扑了上去。

水北被他压在身下,表情痛苦却带着笑意:“先让我起来,也不知道谁家晒的豆角干,扎的我腚疼。”

康乔放了狠话:“你自找的。”康乔强行抬起水北的腿,抗在肩膀上,接着腰身一挺来到了他身后:“老子今儿弄死你。”

水北不再挣扎,反而配合康乔调整了位置,方便他就此进来。

虽然没有任何前|戏,但这点儿疼痛对水北来简直微不足道,咬咬牙的功夫,康乔便整根没入,待两人缓和一会儿后,康乔开始奋力驰骋。

随着两人的动作,压在身下的豆角干发出嘎嘣的响声,一时间让水北走了神儿,噗嗤笑了出来:“这豆角是没法吃了。”

康乔正爽之际,哪有闲心管什么豆角,二话不说只知埋头苦干,感觉是一来袭,忍不住的时候,赶忙说了一句:“身寸哪?”

“随你啊。”水北喘息道。

康乔没在说话,又是一阵猛冲,闸门一开,康乔松了一口气,抱着水北的腿喘息着:“搞定了。”休息过后,康乔慢慢从水北的身体里退了出来,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他低头往身|下扫了一眼:“你身上有纸没?”

水北从豆角干里坐了起来:“没有,用衣服擦吧,回家在洗。”水北伸手挠了挠后背,接着拿过衣服擦拭着身后,站起身时,水北看了眼衣服,笑道:“量够多的啊。”

“操……”康乔翻了个白眼,起身穿了裤衩:“明天有事没?”

水北穿着衣服:“没事儿啊,咋了?”

“没咋。”康乔穿好裤子,把衣服揉成一团夹在腋下:“收拾好了没?”

“好了。”水北光着膀子,模仿着康乔的模样把衣服夹在腋下,嬉笑道:“咱两把外边那些豆角干扔了吧,不然别人吃了,再怀上……”水北半开玩笑,蹲□把靠近边缘的那些豆角干堆在一起,接着摊开衣服裹住。

“差不多了。”水北拎着豆角干说:“我看也别扔了,咱拿回家炖土豆吃吧。”

康乔咧着嘴:“你自己吃吧。”说完,康乔快步往出口走去。

电梯到了一楼,两人一前一后走了出去,水北的脚步略慢,康乔人不追回头看了两眼:“你挠啥呢?身上长虱子了?”

水北苦笑道:“被豆角干扎的。”水北转过身,露出后背说:“帮我瞧瞧破皮儿没?”

康乔哭笑不得看了几眼:“屁事儿没有。”

水北吸了吸鼻子:“痒死了。”

“哎……”康乔长叹一声,转过身往外走:“都是欠||操惹的祸啊。”

水北笑呵呵追了上去,抬腿踢了他的屁股,康乔故作疼痛捂着腚跑了几步:“水妞儿,咱两找个地方喝两口去啊?”

水北攀住他的脖子:“再叫两声听听。”

“你还听上瘾了啊?”

“啊,我觉着挺好听的。”水北傻笑道。

康乔无奈道:“到底去不去?我请客。”

“你请客?”水北多少有点儿诧异,这是做高兴了?舍得花钱了?

康乔眨了眨眼睛:“啊,我请客,你掏钱。”

“得,白高兴了。”水北搂着康乔的肩膀往外走:“我请就我请,去哪吃?”

康乔冥思苦想:“我知道有一小饭馆,他家的汆白肉倍儿好吃,特带劲。”

水北馋的直流口水:“走,就去那儿。”

两人连搂带抱往外走,水北的笑声就在耳旁,康乔突然有种感觉,刨除两人刚才所做的事情以外,说不定真能成为最铁的哥们儿。

“水北……”

两人走了没多远便被叫住了,水北好奇的回过头,看到的却是尹童站在小区的路灯下,神色恍惚道:“你怎么还在这儿?”

水北笑了笑:“我带康乔去天台上唠嗑去了。”

尹童点点头:“没事儿早点回家,别让你妈担心。”

水北依旧笑着:“对了,你知道天台上的豆角干是谁家晒的吗?”

“豆角干?”尹童微微一怔:“我爸前几天从早市买了一麻袋,应该是我家的吧。”

“你家的?”水北心里相当懊悔,早知如此还不如让他吃了呢。

似乎康乔和他有同样的想法,想笑又不能笑。

“你问这个干吗?”尹童十分纳闷。

水北挑眉笑道:“没事儿,我想吃豆角干了,也不知道是谁家的,就装了点儿。”水北掂了掂衣服里的豆角干说:“既然是你家的,那我就不客气了。”

尹童微微一笑:“吃吧,晚上我过去也吃两口。”

水北撇撇嘴:“走了,你忙着。”水北搂着康乔往小区门口走,走了一小段距离之后,康乔小声笑道:“早知道是那孙子晒的,就应该多身寸点儿。”

水北咯咯直笑:“要不……咱两偷偷回去,往上面尿两泡?”

康乔脸一黑:“得了吧,你这人比我还损。”

“那就算了,放他一马,咱两口子去吃汆白肉喽。”水北搂着康乔一路小跑,边跑两人边笑。

康乔并没有在意两口子三个字儿,又或许他没听清,总之,在水北的心里,他是默认了的,这也是康乔头回跟他在一起,发自内心的笑着。

以往,敷衍的想法多一些吧?

夜里,两人在康乔家附近的小饭馆里吃了饭,临了,一大盆的汆白肉吃了个精光,啤酒一人喝了三瓶,回家的路上,康乔哼着小曲,看上去高兴的不得了。

水北瞧他那模样,忍不住问了一嘴:“高兴啥呢?”

康乔斜过眼,傻笑道:“不告诉你。”说完,康乔加快脚步往家奔去。

水北本身迷糊着,但经过康乔这么一嘚瑟,水北算是明白了,这小子心里是开始琢磨某件事了吧?思路一通,水北倒也不急着去逼问康乔,无论他怎么高兴,鬼主意怎么多,自己都会想到对策的。

康乔脚程略快,待水北追上的时候,康乔正蹲着和康宁说着什么。

现在这个时节本身就热,康宁像似刚洗过澡似得,嘟着嘴和康乔嘀咕着。水北走近时,康宁抬眼看到了他,美滋滋的一笑:“哥,你也来了?”

水北点点头:“咋还不睡觉呢?”

康宁扯着白色的小背心说:“我刚写完作业。”

“挺用功的啊。”水北稀罕的摸了摸他的脑袋瓜。

康乔这时站了起来:“进屋睡觉去吧。”

康宁点点头,转身跑进了院里。

“我看康宁那样是有事儿?”水北盯着康宁奔跑的身影说。

康乔清了清嗓子:“没啥,进屋吧。”

水北与康乔虽然相处的时间短,但水北自认为很了解他,无论发生任何事,是高兴的还是哀伤的,他均会用表情显露一切。

所以,水北断定,康乔遇到什么事儿了。

进了院儿,康乔带着水北直奔老太太那屋去了,推开门,地中央摆放了一个大木箱子,是那种楠木雕花的老箱子,其中一个把手还掉了色,老太太埋头翻着,听见开门时倒是抬头看了一眼,接着继续翻。

“奶,你这是找啥呢?”

老太太扶着箱子站了起来:“我记着你小姑给我买过一套新衣服,我打算明儿拿出来穿的,可怎么也找不着了,你说我这记性。”

康乔赶忙扶着她坐到炕上:“你可别瞎找了,那衣服不是让我给放在柜子上的皮箱里了吗。”

老太太一拍手:“我咋把这茬给忘了呢,赶紧给我拿出来。”

康乔忍不住笑:“这家伙,过个生日还得打扮打扮?”

“咋地?你不让啊?”老太太瞪了康乔一眼,看到水北的时候倒是笑了:“啥时候来的?”

水北嬉笑道:“我跟康乔一起回来的。”

“这孩子,每回瞧着都特高兴。”老太太搓了搓手,接着指挥康乔去找衣服,待衣服从皮箱里翻出来的时候,老太太捧着衣服说:“我也想好了,留着干啥呀,还不如拿出来穿呢。”老太太把衣服抖落开,欣赏道:“乔乔啊,等奶死了以后,记着把这些都给奶烧了,奶好去阎王爷那儿领。”

康乔啧了一声:“你说你啊,没事别瞎说,你才多大岁数。”

“奶都七十三了,还不大啊?”老太太眼里汪汪看着康乔。

康乔伸手拿过衣服叠的整齐:“你看胡同口老王太太,都九十七了,人家不也好好的吗?没事儿你就别瞎想,该吃吃该喝喝。”

老太太笑了:“我尽力吧。”

康乔把衣服放在枕头边上,嘱咐道:“早点睡觉,明天起来把衣服床上,我带你去影楼照相去。”

“行,你和水北也去睡……你们吃饭没呢?”老太太到底还是关心自个儿孙子的。

康乔替老太太铺了好被:“吃过了,早点睡。”

“乔乔啊……”老太太欲言又止,过了好一会儿才说:“你爸今儿来了。”

“嗯,我听康宁说了。”

老太太叹气道:“我看你爸那意思,是想等我死了以后啊,把这房子要走,不过我没同意,这两套房子我都想好了,给你和康宁一人一间。”

康乔冷着脸,攥着拳头说:“哎呀,你就别多想了,这房子就是你的,谁也要不走。”康乔蹲□把老太太的鞋脱了:“睡觉吧。”说完,康乔拽着水北出了屋。

水北知道康乔的家庭情况比较复杂,自然不会多提,为了不让康乔去想那些烂事儿,水北故意把话题扯到了老太太身上,笑道:“奶明天过生日?”

康乔望着大门口点了点头。

水北笑道:“怪不得你问我明天有事儿没,原来是想让我陪你给奶过生日啊。”

“操……”康乔转过头,笑道:“我可没那意思。”

“别装了,你就是那意思。”水北凑到他身边儿,轻声说:“明天带奶去影楼照相?”

康乔点点头:“去不?”

“去啊,当然得去了,你奶就是我奶,是不?”水北嬉皮笑脸道:“我和你说,明天我也得跟奶合张影,没准以后我就是她孙媳妇儿了呢。”

康乔忍不住大笑:“你就没个正型吧。”

康乔总算是笑了,但水北明白,康乔心里还有事儿,不过他没说,水北也不会追问。水北相信,康乔是个顶天立地的爷们儿,这些事在他面前,不会成为困难,反而会让他变的更加坚强、更有毅力。

伴随着康乔的鼾声,水北慢慢熟睡,这一觉睡的很美,因为他做了一个梦,一个自己都难于说出口的梦。

轻轻的俺走了,正如俺轻轻的来,俺轻轻的招手,拥住夜里的康乔。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继续支持的看官,我会努力更新的,日更不断……

水北这个孙媳妇儿是当定了,哈哈,老太太喜欢就成!

哟西,第一更搞定……

动动手指,别吝啬哟,留个言吗……留言陪睡!咳咳

最新小说: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谍海偷天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