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21章 天台激情

第21章 天台激情(1 / 1)

水北既然来了,就没有走的道理,坐在花坛旁的长椅上,炙热的目光透过落地窗直勾勾看着屋里。

屋里似乎忙的很,康乔搬搬这个,挪挪那个,偶尔会往外瞅上两眼,看到水北的时候,不禁皱一皱眉,便没有了后话,继续埋头苦干。

或许,水北目光太过专注炙热,惹得康乔浑身不自在,他终于忍无可忍之下,走到窗前,竖起中指冲水北比划着。

水北咧嘴一笑,接着撅起嘴巴来了个飞吻。

康乔惊恐的回头看去,幸亏没人注意水北的动作,他这才放下心,打开落地窗左角的小窗口,冲水北吆喝道:“你||大||爷的……赶紧滚蛋。”

水北依旧笑着,没有离开的意思。

康乔气急败坏的嚷道:“你牛逼,就在外面坐着吧,晒死你。”说完,康乔关上了窗户,回身继续干活。

康乔背对着窗户,弯腰蹲下摆弄着地上的瓷砖。

水北继续欣赏着,无论怎么看,都是打心眼儿里稀罕康乔,不管是他皱眉,还是说笑,又或者愤怒,总之,水北无法移开视线,尽可能的多看两眼。

“铃铃铃……”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水北从兜里拿出手机,是曹磊打来的,水北攥着电话往屋里瞥了一眼,接了起来:“喂。”

“大哥,你跑哪去了?还不回来?”曹磊焦急道。

水北清了清嗓子:“有事儿?”

“也没啥,就是想找你出去打两杆儿去。”曹磊嬉笑道。

水北笑道:“得了吧,哥们儿我现在忙着谈恋爱,没时间陪你,自个儿去吧。”

“嘿,你谈恋爱了?”曹磊倒是一时糊涂,话一出口瞬间明白过来了:“水北,那小子和你谈恋爱了?”

“啊,不行吗?”水北抿嘴偷笑,视线又窜进了屋里,可却没有看到康乔的身影,水北一怔,冲屋里张望着。

“水北……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曹磊扯脖子吆喝道。

水北皱眉道:“听着呢,有话快说。”

“得了,我就不该打这个电话,好好谈你的恋爱吧,哥们儿玩去了,挂了啊。”曹磊啪嗒挂断了电话。

水北急忙收起手机往屋里张望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康乔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呢?水北快步走了过去,隔着落地窗往屋里瞧着,屋里只剩下一个人,正低头开着油漆桶。

“看啥呢?”

水北被吓了一跳,转过头时身旁站着的正是康乔,他左肩上搭着衣服,刺眼的眼光洒落在他的胸膛上,看的水北忍不住想上去摸两把。

“问你话呢,傻了?”康乔不耐烦道。

水北回过神儿,笑道:“看你呢呗,我就接了一个电话,你人就没了啊。”

康乔冷哼一声,伸手递过一根冰棍:“我怕某个傻逼被热死。”

水北啪的双手合十,砸吧砸吧嘴说:“你真是太懂我了,我正好渴了。”水北接过冰棍,咬了一口说:“真爽,爽死了。”水北眯着眼,表情要多下流就多下流。

康乔看的直咧嘴:“吃个冰棍你也能发骚,我真佩服你。”

水北咯咯直笑,叼着冰棍往长椅走去。

“你不吃啊?”水北坐下后看着康乔手里的冰棍说。

康乔想了想也走了过去,坐下后只顾着闷头吃冰棍,却不和水北说上一句。

“康乔,我问你个事儿呗。”水北打破了平静,开口道。

“嗯?”康乔侧过头,疑惑的看着他。

水北舔了口冰棍,笑道:“咱两的咋不一样呢?”说完,晃了晃手里的冰棍。

康乔翻了个白眼:“你那个是一块五的,我的是五毛的,能一样才怪呢。”

水北竟然一时语塞,堆积在胸口的感动让他坐不住了,趁着四下无人,水北往他身边挪了一小段距离,小声道:“给我买贵的,够心疼我的啊。”

康乔险些被冰棍噎道,瞪着眼睛说:“我操,你一个大老爷们儿,我心疼你干嘛?”康乔尴尬的挠了挠头,四周张望道:“我兜里就两块钱,给你买五毛的怕你嫌弃。”

水北听到这话,心里由衷的高兴。

他记得曹磊的女朋友曾经说过,什么叫有钱人?什么叫穷人?有钱人的定义就是,他全部家当只有十块钱,却全都给你花了,这就叫有钱人。反观穷人,就算他存款上亿,一分钱不给你花,那和穷人没什么分别。

仔细想想,这些话倒也有几分道理。

“想啥呢?”康乔转过头:“再不吃就化了。”

水北回过神儿,嗯了一声后开始来回舔舐着手里的冰棍,没多会儿一根长圆柱型的冰棍就诞生了。

康乔忍不住笑:“你真牛逼,一看口||活就不错。”

水北转过头,笑道:“好不好你不知道吗?”

康乔顿时脸红脖子粗,赶忙站起身拍了拍屁股:“我进去干活了,你要想继续坐在这儿就继续吧。”康乔加快脚步往里走,刚踏入单元门,就听见水北嚷了一句:“我等你收工。”

康乔又开始忙碌了,闲着的功夫几乎没有,累的时候也只是站起来伸个懒腰,向窗外张望两眼,看到水北依旧坐在外面的时候,他竟有种说不出的感觉。

水北在外面坐了一个多小时,太阳终于挪了个位置,绕到住宅楼的背后去了,阳光被遮挡,水北倒也没有那么热了,拿起早已脱在一旁的短袖擦了擦额头,刚准备放下手时,康乔从里面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条毛巾。

走近时,康乔伸手递过毛巾说:“你说你是不是闲得慌?看我干活有意思?”

水北接过毛巾,笑道:“你不懂。”

“操,我懒得懂。”康乔转身又走了回去。

水北攥着冰凉的毛巾,顺着脖子一路往下擦,就如同康乔在自己身上抚摸了一遍似得,爽了个透心凉。

眼瞅着天快黑了,水北这站起身,迷迷糊糊的往屋里看了一眼,康乔依旧忙碌着。水北趁着这个时候,跑到小区外面买辆一大瓶矿泉水和一包烟,回来后,他脱了鞋盘腿坐在长椅上边喝水边抽烟。

“水北?”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水北的思路,转过头时,尹童和他的爸爸正好走了过来。

“还真是水北啊?”尹爸爸笑道:“你这孩子,怎么跑这儿来了?”

水北笑了笑:“尹叔叔。”

“爸,你先进去吧。”尹童冲老爸使了个眼色。

尹爸爸会意,笑道:“那行,你们说,我进屋看看。”

尹童待老爸离开后坐到了水北身旁:“你咋跑我家来了?”

水北仰着下巴,冲着屋里说:“有熟人,所以就来了。”

尹童顺着水北的目光看过去,正巧看到了康乔,诧异道:“他是干装修的?”

“啊……”水北轻声道:“没想到他会给你家装修吧?”水北侧过头微笑着:“其实我自己也没想到,是不是挺巧的。”

尹童啧了一声:“是挺巧,不过……”尹童犹豫了一会儿:“算了,不说了。”

水北噗嗤笑了:“你想说啥我明白,他就是这么个人,没钱没能耐。”

“你这不都明白吗?那还……”尹童欲言又止道。

水北把手里的矿泉水瓶子捏的嘎巴作响,笑了笑说:“就跟我以前喜欢你一样,没啥道理可讲。”

尹童难掩尴尬,不知该说什么。

他没话说,水北自然不愿意和他多言,只顾着往屋里看。水北这一看不要紧,突然感觉屋里的气氛有点不太正常,每个人都剑拔弩张似得。

水北赶忙穿鞋,突如其来的动作倒把尹童吓了一跳:“你干嘛去?”

水北穿上鞋,二话不说就往里屋里跑,快到门口的时候,正好听到尹爸爸絮叨道:“这种油漆最多二百多一桶,你们竟然说四百多?这不是摆明了坑人吗?”

“大哥,您真能开玩笑,我们这是在建筑城里买的,发票也在,不信你自己看……”

争执声越来越大,水北忍不住拉开门走了进去。

康乔本没有说话,看到水北突然进来倒是一惊,赶忙走了过去:“你咋进来了?”说完,康乔回头冲尹爸爸解释道:“这是我朋友,过来找我的。”

尹爸爸皱着眉毛,没等说话,尹童便走了进来:“爸,咋了?”

“儿子,这些人太缺德了,这种油漆市场上最多二百,他们竟然说四百,这不是摆明了坑钱吗。”尹爸爸怒不可遏道。

尹童接过发票看了两眼,笑道:“现在的人真是为了钱什么都能做得出来啊。”说完,尹童竟然扫了一眼康乔。

康乔心里相当不是滋味,他万万没想到这里是尹童的家,虽然他和尹童只见过一面,但他能感觉得到,尹童相当瞧不起自己,这也难怪水北为什么一直等他收工了。

想到这儿,康乔也没说什么,依旧站在水北身边,任由尹童挖苦着。

“爸,赶紧给他们结账,让他们走吧,明儿再找靠谱的。”尹童把发票收进口袋。

尹爸爸边拿钱包边说:“既然活没干完,咱就不能按照先前说的给钱,今天是第一天,就一人一百吧。”说完,尹爸爸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递给了负责的人。

负责人接过钱倒也没说什么,招呼着大伙收工,而这时康乔第一个走了出去,水北也不逗留,和尹爸爸道别之后便去追康乔了。

康乔加快脚步往外走,刚到门口,水北就冲了过去,从身后搂着他的脖子说:“生气了?”

康乔停了下来,半仰着头:“没有。”

“没有还走那么快?都不等我的?”水北凑到他的耳旁,嘀咕道:“你要想解气,我让你打一顿咋样?”

“我嫌累。”康乔挣扎了几下:“还搂着,不怕那谁的爸爸看到?”

“看去呗,我还怕他了?”水北嬉笑道:“我带你去个地方。”

康乔闷声道:“不去。”

“哎呀,别气了,跟我走。”水北夹着康乔的脖子,硬是把他拖到了电梯口,电梯门一开又是一阵撕扯,待两人上了六楼天台,夜晚的小风吹的人心舒爽,康乔心里那股气儿倒也减了不少。

两人走到天台边缘,康乔趴在栅栏上往下看:“带我上这儿来干啥?”

水北笑了笑,转身来到他的身后,下巴抵在他的背上,出奇的是,康乔竟然没有挣扎,任由水北趴在上面。

“我一直以来有个想法,那就是等自己找到喜欢的人之后,带他来这里做一次。”说完,水北抬起双手揽住康乔的腰,摊开手掌隔着裤子抚摸他的二弟。

康乔一僵:“别闹。”

“今天必须做,你要是不同意,那我就从这儿跳下去。”水北半开玩笑,却又带着威胁的成分。

康乔苦笑道:“你真服你了。”

“那做不做?”水北揉着他的二弟说。

康乔没吭声,反而是裤子里的二弟给了水北答案。

最新小说: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谍海偷天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八零好福妻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