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17章 纠缠到底

第17章 纠缠到底(1 / 1)

那天,水北从康乔家离开后,几乎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训练上,倒不是说他有多么努力,而是他闲着也没什么可以做的,就算再怎么想见康乔,心里头还是得忍着。

其实,那天离开的时候,水北很想告诉康乔,车的事儿他会想办法的,可话到嘴边儿又不得不咽回去。晚上睡觉的时候,水北翻来覆去的琢磨了一下,似乎有所体会,或许,康乔执意要自己想办法是对的。

后天便是周日了,水北特意空出了这天,准备去找康乔的。

谁料到……

水北面对康宁的抽泣微微一笑,拽过康宁让他坐在自己的腿上,抱着他说:“你哥给你买四驱车了吗?”

康宁点点头:“买了,特好玩儿。”

“这样啊,那哪天也给我瞧瞧呗?”水北笑道。

“好啊,不过……”康宁转过头,看着水北说:“我哥把车拿回来的那天就走了,到现在都没回来,我奶都上火了。”

“豁……”水北嬉笑道:“人不大点还知道上火呢?”水北仔细瞧着康宁,别说……和康乔长的还真挺像,特别是眼睛和鼻子,小模样长的就够招人稀罕的。水北忍不住捏了捏他的脸蛋,笑道:“你哥走的时候说什么了没有?”

康宁皱着眉,很严肃的摇摇头:“没有,就说让我晚上把门锁好。”

“那行吧。”水北搂着他说:“晚上在这儿吃饭吧,吃完饭我送你回去,你看行不?”

康宁犹豫着:“可是我奶……”

“没事儿的,咱们快点吃,吃完了就回去,保证不让你奶担心,至于你哥吗,又丢不了,早晚得死回来的。”水北轻拍着康宁的小脑袋,忍不住揉了揉他的头发。

康宁见水北这么说,终于露出了笑容,呲着小虎牙笑道:“晚上我给你看看我的四驱车,可带劲儿了。”

“行啊。”水北挑眉笑着:“先洗洗手,然后咱就吃饭。”水北松开了康宁,指着一旁的洗脸盆。

康宁跑了过去,蹲在那儿认真洗着自己的小手。

“儿子……”水北妈趁机走了过来,眼神儿瞄着康宁说:“谁家孩子啊?”

水北看着康宁说:“我一个朋友的弟弟。”

“朋友?谁啊?”水北妈好奇道。

“说了你也不认识。”水北从马扎上站了起来,伸着懒腰说:“今晚吃啥啊?”

水北妈太了解儿子的个性了,知道再怎么追问也问不出什么,只好顺着他的话说:“大米饭炒鸡蛋。”

“撑的王八可地转?”水北嬉皮笑脸接了一句。

“嘿,你个傻小子,你说自己是王八啊?”水北妈忍不住笑道。

水北挠头傻笑:“你见过这么大个儿的王八吗?”

“行了,累了一天也不知道消停,赶紧带着这孩子进屋吃饭去。”水杯妈摘了围裙搭在院里的衣绳上,进屋时又回头看了眼康宁。

康宁洗了手,湿哒哒的就往衣服上蹭。

“豁……衣服都成抹布了?”水北笑着伸出手,当康宁把手伸过来的时候,他轻轻握着,领着康宁进了屋。

晚饭虽然是米饭炒蛋,看着简单了些,但康宁吃的却很香,年纪不大竟然吃了两碗,顺带还吃了水北给他的半根风干肠,饭饱过后,水北又从柜子里给他拿了一厅可乐,这才带着他回了家。

“奶,我回来了。”康宁进院儿冲里屋吆喝了一声。

不一会儿,里屋的窗户被打开了,老太太从里头探出头说:“你哥找到没啊?”

康宁摇摇头,接着抬头看着水北。

水北摸着他的小脑瓜,冲老太太笑道:“奶,你放心吧,康乔这两天出去挣钱了,过两天就回来。”

“这孩子,一天就没个消停。”老太太关上了窗户,没多会儿推开纱窗门走了出来:“他去哪挣钱了?咋走的时候也不说一声?”

水北确定康乔是出去挣钱了,但去哪他就不知道了,无奈之下也只好胡诌个借口说:“没离开本市,估摸着再有个两三天就能回来了。”

老太太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叹了口气说:“孩子,你叫啥名啊?”

“我叫水北,山南水北的水北。”

老太太走到椅子上坐下,笑问道:“父母都是文化人啊?”

水北抿嘴笑道:“我妈是老师,我爸就是个初中文化。”

“老师好啊,教出的孩子懂事啊。”

水北尴尬的挠挠头,笑道:“懂啥事儿啊,我一天总闯祸,没事儿就被我妈打,皮实着呢。”

老太太笑呵呵道:“乔乔也皮实,没事儿就气我,不过啊……我就这么两个大孙子,气也就气了,舍不得打喽。”老太太摆了摆手。

老太太一提康乔,水北立刻就来了兴致,拍着康宁说:“去把车拿出来我瞧瞧。”

康宁点点头便冲里屋跑去。

趁着这个时候,水北一个屁坐在了台阶上,笑道:“我觉着康乔对您挺好的啊,换了是我,估计做不来啊。”

老太太看着水北说:“乔乔打小就聪明,啥活都能自己干,要不是他爸妈不着调……”老太太欲言又止,沉默半晌后又道:“怪只怪这孩子没投胎好人家啊。”

水北心里一酸,有种说不出的难受,正巧康宁从里屋拿着车出来了,他便没在继续打听康乔的事儿。

“你看,我哥给我买的,带劲不?”康宁自豪的拿着车,嘟嘴模仿汽车发动时的声音。

水北仔细瞧了两眼,赞赏道:“相当带劲儿。”说完,水北站了起来,手背扫了几下屁股说:“奶,这两天康乔不回来,我每天晚上都过来一趟,要是有什么活,您就跟我说。”

老太太摆了摆手:“这家都破成这样了,还能有啥活啊,没事儿,该忙忙你的去。”

水北没在接话,不管老太太如何婉拒,他该来还是会来的,说到底,帮老太太干活只是一个层面,而他的最终目的就是,等着康乔回来。

水北说到就会做到,不管这一天训练的有多累,只要离开了场馆,他会第一时间来到康乔的家,帮老太太劈点儿柴火,或者收拾收拾屋子,这些活看起来都很简单,可却都是水北平时不常做的。

这天夜里,水北照旧过来,进门时,康宁正蹲在院子里玩四驱车呢,玩的手脚黑乎乎的,脸上也跟花猫似得,康宁一见水北进院儿,蹭的站了起来,往上提了提裤衩,硬是把小||鸡||鸡的轮廓都印出来了:“哥,你咋这么晚才来呢?”

水北笑呵呵走了过去,照着康宁的屁股给了一巴掌,蹲下身的时候替他整理了衣服:“咋了?想我了?”

康宁不住的点头:“嗯,我在想你啥时候过来,给我洗个澡呢。”

水北一皱眉,忍俊不禁道:“这家伙够精的啊,你咋知道我一定会给你洗呢?”

康宁呲着虎牙笑道:“我猜的呗。”

水北笑道:“行,我给你洗澡。”水北站起身,伸出手说:“走,到你哥屋里头洗去。”

水北带着康宁去了后院儿,顺手从墙上拿了洗衣大盆,温水倒了一半的时候,水北伸手试了试水温:“行了,脱衣服进来。”

康宁急忙脱了背心裤衩,一屁股坐在洗衣大盆里。

“你小子轻点儿,弄的到处都是水。”水北嬉笑着坐在马扎上,浸湿了毛巾给康宁擦着身体:“康宁,哥问你个事儿呗?”

康宁疑惑道:“啥事儿啊?”

水北抿嘴偷笑,手指却放在了康宁小||鸡||鸡上拨弄了两下:“这是啥啊?”

康宁急忙双手捂住,难为情道:“小鸡啊,你没有吗?”

水北笑的前仰后合,险些从马扎上翻了下去。

这时,纱窗门突然被推开,站在门口的康乔有点儿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惊讶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水北虽然知道康乔早晚会回来,可真当他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仍旧难掩心中的喜悦,短短一周多的时间没见,却如同隔了许久,新鲜与喜悦再次把他的心拨弄的狂跳不止。

“你舍得回来了?”水北继续帮康宁洗澡,可谁也没有发现,水北的手竟然在微微颤抖。

康乔走了一个多星期,一回来竟然变黑了,显得更加壮实,他抬手挠了挠头:“你咋在这儿呢?”

“我啊?”水北嬉笑道:“就是过来随便看一眼。”

康乔注视着他,咽了咽口水刚要说话,院里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康乔,你干啥呢?过来帮我把东西拿进去啊。”

声音传来,水北很是惊讶,笑容逐渐从脸上消散。

康乔的表情让人难以琢磨,两人对视的瞬间,纱窗门再次被推开,一个穿着肥大白色短袖的女人走了进来:“哟,还有别人啊?”

康乔应声道:“我朋友。”

女人冲水北笑了笑:“你朋友在这儿,那晚上够地儿睡吗,要是不够我就去街边儿的小旅店凑合一宿得了。”

不等康乔开口,水北已经甩手站了起来,抢先一步说:“我就是过来串个门儿,既然你们回来了,那我就先回去了。”水北用毛巾擦了手,随手扔在一旁的窗台上,从康乔身边经过的时候,笑了笑说:“没事儿我就先回去了。”

康乔眼神四处乱飘,慌张的嗯了一声。

水北没在停留,加快脚步离开了康乔的家,走在黑暗的小胡同里,水北心里埋藏许久的感觉再次被唤醒,他有点儿乱,开始胡思乱想,想起以前尹童也是这样,带了一个女人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毫不留情的说了一句:“这是我对象。”

场景如出一辙,水北宁愿仓皇落跑,也不想在来一次。

水北抬手挠了挠头,硬生生挤出一丝苦笑,继续往前走着,顺着七扭八歪的胡同慢慢的走着。

“水北……”身后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水北停下了脚步,回过头时,康乔扶着墙喘着粗气,咧嘴道:“你他|妈|的走那么快干啥?”

水北笑意十足道:“我可没有当电灯泡的爱好。”

康乔掐着腰,喘息道:“你他吗的就是个傻逼,以前粘着我的能耐都哪去了?”

最新小说: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