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16章 主动一次

第16章 主动一次(1 / 1)

“哎我说,你能老实点吗?”康乔整个人都已经躺到床边儿了,再翻个身直接就掉地上去了。

水北依旧不管不顾的往康乔身上腻歪,抬起腿搭在康乔的腰上,脚趾头十分灵活的在上面挠了又挠。

康乔忍不住挠了几下,愤怒道:“你往里边点儿,再挤我就掉地上了。”

水北的脑门抵在他的脖子上,轻轻呵着气:“你让我来的时候就应该知道我会这么做了啊。”

康乔一把抓住了水北的脚踝:“你再闹我可急了啊。”

水北闷声笑道:“急了好啊,急了直接脱—光了上来。”水北故意伸过手去,隔着内裤拽了康乔的二弟一把,力气用的不小,只听康乔嘶的叫了一声:“看来我得跟你用绝招了。”

“绝招?”水北一愣,又说:“要说绝招我倒是也有两个绝招,你要试试不?”

康乔倒是顺着这个话茬接下去了:“什么绝招?”

水北咯咯直笑:“我有一哥们儿,算是发小吧,他没事儿就来我家玩儿,有那么两次,我就是看他不爽,总想祸害他,后来想了两个绝招,自从用了之后,他在没敢惹我。”

康乔有点儿肝颤:“啥绝招?”

水北用手撑着脑袋,嘴巴凑到康乔耳朵边儿上说:“放屁的时候用手捂着,崩完立刻送到他鼻子跟前,听说有股子花生味。”水北自己说完都已经笑不成声了。

康乔听的直咧嘴:“我操,真够恶心的。”

水北忍住笑意,接着说:“还有一招就是,趁他不备,把抠了屁=眼儿的手指头塞进他的鼻孔。”说完,水北放声大笑,连带着不停的蹬腿。

“我操……”康乔连忙坐了起来,用手捂住了鼻子:“你是不是已经抠过了?”

水北捂着肚子,笑声渐弱,喘着粗气说:“是啊,刚才已经抠过了,你可以直接进来了。”

康乔有种又被玩了的感觉,阴沉着脸说:“你他吗的就不能不逗我?有意思吗?”

“有啊,老有意思了。”水北坐起身时已经把内裤脱到了膝盖处,黑暗中伸出双手抱住了康乔的脑袋,靠过去时竟然说了句:“我牙里塞了苞米皮儿,帮我舔了吧。”水北完全不给康乔反驳的机会,搂着他就是一通狂啃。

起初,康乔还挣扎两下,后来干脆让水北任意妄为了。

分开时,康乔怒视着水北,用力擦了擦嘴巴说:“操,要亲嘴就说亲嘴,能不整那些没用的不?”

水北砸吧着嘴说:“确实有啊,我骗你干嘛?”

“滚边儿去。”康乔翻身下了床,站在地上的时候内裤已经支起了帐篷,微微还耸动了两下。

水北看的仔细,指着他说:“看到没,你自己都硬了。”

康乔丝毫没有遮掩,反而满腔怒火道:“别说废话,你不是想了吗,赶紧撅着。”康乔手脚麻利的脱了内裤,随手一扔又爬上了床。

水北没有按照康乔说的做,而是躺在了床上,笑意盈盈道:“你今儿挺主动啊?”

康乔脸一横:“老子是想睡觉了,如果你在这么折腾下去,今晚上不用睡了。”

“啊,那也别急着进入主题啊,得来点前奏不是?”水北故意躺平,纹丝不动道:“来吧。”

康乔明白他的意思,随即栖身而上,低下头时水北说了句:“别又舔十几分钟啊。”

“放心,老子嫌累得慌。”康乔嘟囔着,可真当靠近水北胸口的时候,他又犹豫了,低下头抬起来,然后再低下去,却怎么也张不开那个口。

水北硬憋住了笑意:“你到底来不来啊?”

康乔咽着口水,干咳两声说:“那个……要不你来吧,我……我还有点儿不太适应。”康乔跪在床上,尴尬的挠了挠头。

水北抿嘴偷笑,坐起身说:“下不去嘴啊?”

康乔恼羞成怒道:“你一大老爷们儿,有啥可舔的。”康乔趁水北起身的功夫躺了下去。

“你可真难伺候。”水北抱怨了一句,低下头直接将它纳入口中。

康乔双腿一抖:“啊……”

水北如同往常那样,嘬的起劲儿,激动的情绪也感染了康乔,他慢慢抬起手,轻轻地揉着水北的头发。

“差不多了。”水北坐了起来,顺手又在上面撸了两下。

康乔闭着眼睛嗯了一声,稍微调整了一下姿势。

水北赶忙跨坐上去,握住的同时抬起了腰,找准位置之后又慢慢向下,直到整根没入时水北才算松了一口气。

“我动了啊。”水北缓了一会儿说。

“嗯。”

水北缓缓动了起来,速度由慢变快,同时还要叫上两声。至于康乔,活像个木驴,一丁点儿的表示都不带有的。

“你能给点反应吗?”水北轻喘着:“就算你不给点动静,睁开眼睛看着我也行啊?”

康乔依旧闭着眼睛:“给你玩就不错了,哪那么多事儿。”

“我就跟骑了个木驴似得,一点意思都没有。”水北伸过手去,用手指硬是把康乔的眼皮给扒开了:“看着我,你要是敢闭上,我就把你眼睛挖出来。”

康乔苦笑道:“你这也太狠了吧?”

水北抿嘴笑着,慢慢又动了起来。

康乔看着水北,见他一上一下的动着,身上传来的舒爽自然不用多说,只是,他从来没有认真去看过水北。

水北动的同时也在看着他,目不转睛的。

“双手抱着我的腰。”水北语气温柔道。

康乔先是一怔,回过神儿时把手伸了过去,顺势捏了两下。

水北以为这回总该可以尽兴了吧?可真当他打算大玩特玩的时候,屋里的灯突然亮了,刺眼的光让水北赶忙闭上了眼睛。

“哥,我想和你睡。”康宁穿着背心站在门口,揉着眼睛。

康乔早吓没了魂儿,结巴道:“赶紧……滚你那屋睡觉去。”

康宁吸了吸鼻子:“哥,我刚才看见鬼了。”

“哪来的鬼,赶紧滚蛋。”康乔吓出了一身冷汗,水北也没能好到哪儿去,坐在康乔身上一动不敢动。

康宁撅着嘴,扫了眼床上的两人说:“哥,你们干啥呢?”

“你个小孩牙子乱问什么?回屋睡觉去。”康乔真想冲过去一脚把康宁踹飞,能踹多远踹多远。

“你不说我就不走了。”康宁抬腿就要往屋里走。

“好好好,我告诉你还不行吗?”康乔咧着嘴想了老半天,硬憋出来一句:“我们是在玩骑大马呢。”

康宁探究的眼神扫过他们,琢磨了一会儿便转身走了出去。

“吓死我了。”水北吓的有点儿提不起劲儿,整个人趴在康乔的身上说:“你咋也不知道锁个门?”

“这小崽子平时也不来我这屋啊。”康乔无奈道。

康宁的出现算是彻底打破了水北的兴致,现在也没什么心情做下去了,只好从康乔身上下来,两人一分开,康乔的二弟啪的一声落在了小腹上,依旧那么笔直。

“你还没软啊?”水北笑道。

康乔伸手挡在身前:“没软也不做了。”

水北笑道:“那就不做了,你去把灯关了。”

“操……”康乔骂骂咧咧的下了床,关上灯之后回到了床上。

水北第一时间凑了过去,伸手搭在他的腰上,说了句:“晚安。”

“晚安。”

天亮了,水北知道自己该离开了,起床时康乔已经不在屋里了,水北穿好衣服之后走了出去。

“醒了?”康乔正跟压力井旁边打着水:“洗把脸吃饭去。”康乔放开压力井的杆儿,端着一盆清澈的冷水走了过来。

水北笑了笑,指着压力井说:“我姥家也有一口。”

“这有啥稀奇的,赶紧洗吧。”

水北没再说话,反而分开腿弯下腰准备洗脸。

“乔乔,你个杂种操的,你把我的洗脚盆拿哪去了?”声音是从前院儿传来的,水北听到的时候手就没敢往盆里放,不一会儿,前院走来一老太太,走路不紧不慢的:“乔乔,你把我洗脚盆拿哪去了?”

“一个破盆还能丢了是咋地?看把你急的。”

老太太走了过来,横了康乔一眼说:“这孩子是谁啊?”

康乔笑道:“我一好朋友。”

老太太打量着水北:“怪不得宁宁一早就跑我这屋,说你晚上不睡觉,玩什么骑大马呢。”

康乔脸上一红:“你听他瞎说呢。”

老太太撇撇嘴:“你一天就不干正经事儿。”老太太走到盆子旁边,看着水北说:“孩子,乔乔这是坏你呢,那盆子是我洗脚用的,可别上当啊。”说完,老太太把盆里的水倒了,拿着盆子慢悠悠的回了前院儿。

老太太一走,康乔就有点儿不知所措了,回过头时,水北已经握紧了拳头,冲康乔比划道:“行啊,敢跟我玩儿阴的?”

康乔嬉皮笑脸道:“谁他吗的让你昨晚恶心我来着。”康乔说完撒腿就跑,水北眼瞧着他要到门口了,扯脖子吆喝道:“我不跟你闹了啊,我还有事儿呢。”水北慢悠悠的往大门口走了过去。

康乔停了下来,回过头笑道:“你有事儿就先走吧,我去我哥们儿那一趟。”

就这样,水北和康乔在这里分开了,一个朝东一个往西,至于往后还能不能见面,那一切都得看缘分,人造缘分也算缘分的一种,所以,得出的结果就是,一定还会见面的。

水北的生活突然多了一种色彩,这让他自己都觉着新鲜,甚至在训练的时候也会走神想上一会儿。

“水北”赵教练突然吼了一声,队里所有的人齐刷刷看向了水北。

水北依旧摆着空击的姿势:“咋了?”

老赵耷拉着脸:“你说咋了?你这几天怎么老是走神?”

水北干咳两声,赔笑道:“想媳妇了。”

老赵抬腿就是一脚,幸亏水北闪的快:“开个玩笑吗。”

老赵狠狠瞪了水北一眼:“大家先休息吧,一会儿在练半个小时就回家吧。”

教练一走,大伙也都散了,水北席地而坐,曹磊赶忙凑了过来:“水北,你和我说老实话,你是不是在想那个小……那个男的?”

“嗯。”水北丝毫不掩饰。

“我就说吗。”曹磊笑呵呵道:“我告诉你,看出来的不只是我,还有纪威那小子,刚才他就一个劲儿的冲我使眼色来着。”

“怎么?你和纪威的关系已经好到眉目传情了?”水北打趣道。

“放屁,老子和他有不共戴天之仇。”曹磊气愤道。

“他强了你媳妇?”水北大笑。

曹磊气的脸红脖子粗:“操,我打算开导你来着,你竟然玩儿我?”曹磊站起身:“老子不奉陪了。”曹磊转身刚准备走,就看到教练又从楼上下来了,指着水北说:“水北,你妈来电话让你回家一趟,说是有个小孩在你家哭呢。”

水北一怔,赶忙起身去换了衣服,出了场馆打了辆出租车直奔家里。

一进家门,果真如水北猜测的那样,来的人是康宁。

康宁坐在院里,水北妈给他拿了水果,他却看都没看一眼,只是抽泣着。

“咋了这是?”水北进了院儿。

水北妈一看到儿子回来了,焦急道:“你可回来了,这孩子非要找你啊。”

水北走到康宁身边儿,蹲下说:“你咋来了?”

康宁抬起头,眼泪汪汪道:“我哥都好几天没回家了,我要我哥回家。”

最新小说: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九零福运小俏媳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谍海偷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