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15章 干点儿啥

第15章 干点儿啥(1 / 1)

水北觉着昨天挨那一拳太值了,说不定康乔就是因为那一拳,心里有了愧疚感,这才带着自己回家的。去的路上,别提水北多高兴了,双手插在大裤衩兜里,脚上的拖鞋趿拉的直响,眼神也从未离开过康乔的后脑勺。

康乔走两步回头看水北一眼,接着又潇洒的大步向前,时不时的还左右拧两下屁股,之后又把短袖掀了起来,卷在胸口的位置,露出壮实的腰,那股子嘚瑟劲儿可把水北稀罕坏了。

两人一前一后,从大马路拐进了小胡同,七拐八弯的又绕了好几个回合,总算看见了一个大车库,车库旁边的小卖铺还在营业,里面坐着一老头,老头的眼神儿不太好使,听到脚步声的时候已经带上了老花镜,接着从窗户中间的小窗口探出了脑袋,瞪着眼睛说:“我说你小子又干啥去了?”

康乔走了过去,趴在小卖铺的窗台上笑道:“挣钱去了呗,不然能干啥去?”

老李头一咧嘴:“得了吧,你小子一撅屁股我就知道拉不出什么好屎,还挣钱呢,你不给你奶惹祸就算不错了。”老李头虽然数落着康乔,可神情中却没有一丁点儿的嫌弃,就跟开玩笑差不多。

康乔闷头听着,眼神儿却盯着窗户里头,就在老李头又开始数落他的时候,康乔猛地把手伸进了小窗口,大手一张抓了好几包辣条,幸亏老李头反应快,趁着康乔往外抽手的时候又抢回来两包。

“哎你个小兔崽子,我看你皮又紧了。”老李头宝贝般的把辣条塞回到盒子里,狠狠瞪了眼康乔。

康乔揉着手背,攥着剩余的两包辣条说:“我说李爷,你这也太狠了点儿吧。”

老李头一屁股坐在凳子上,挥了挥手:“滚滚滚,赶紧滚回家去,你奶今儿乎了苞米,就给你留着呢。”

康乔抖了抖手里的辣条说:“那我回去了,你也早点收摊吧,都多大岁数了还想着挣钱。”康乔回头冲水北挑了挑眉毛,接着伸手搂在了他的脖子上:“李爷,这是我好哥们儿。”

老李头冷哼一声:“狐朋狗友。”

“得嘞,您老的眼神儿又变差了。”康乔跟老李头开了句玩笑后,搂着康乔从车库一旁拐了进去。

车库的后身有个独门大院儿,说是大院儿有点美化了,不过就是用木板子围成的一个院子,里面堆放着不少东西,一眼看过去还以为进了废品收购站呢。

往院子里走的时候,水北轻声道:“刚才那老大爷好像对你挺好的啊?”

康乔侧头看着水北:“他啊,对我不错,可以说是看着我长大的。”康乔这时才把手里的辣条送到了水北面前:“吃过没?”

水北看着他手里五毛钱一包的辣条说:“吃过,甜辣甜辣的。”

“操,我还以为你都没见过呢。”康乔把手收了回来,将其中一包辣条递给了水北。

水北接过辣条撕开了包装,低头塞了一大口,嘟囔道:“我跟你一样,都是平民老百姓,你见过的我都见过。”

康乔叼着一根辣条,吊儿郎当的进了院子。

水北边吃边跟了上去,进了院子以后,水北看到院子的正中央放着一个菜墩,康宁正坐在上面啃着苞米呢。

“这都几点了,你咋还不睡觉?”康乔走到了康宁身边儿,蹲下身时,康宁眼泪汪汪的抬起头,委屈道:“哥,我想买个四驱车。”

康乔心里一酸,站起身摸了摸裤兜,掏出一把子零钱开始数:“多少钱?”

康宁琢磨了一会儿:“三百多。”

“啥玩应?”康乔停了手,瞪大眼睛说:“一个破塑料车要三百多,抢钱啊?”

康宁低下了头:“也有便宜的,好像几十块。”

康乔一看他那副蔫样,心里不禁一酸,攥紧了手里的零钱说:“哥知道了,明天哥想办法给你弄一个去。”

“真的?”康宁兴奋的抬起脑袋瓜子。

康乔摸了摸他的脑袋:“你哥啥时候骗过你?赶紧回屋睡觉去,哥保证明天给你弄来。”

“嗯,那我回屋睡觉去了。”康宁从菜墩上站起身,这时才看到一旁站着的水北,他只管冲水北呲牙笑了笑,便拿着苞米一路小跑进了里屋。

“哎……”康乔轻叹一声,把手里的零钱塞进了裤兜。

“怎么还叹上气了?”水北一旁打趣道。

康乔无奈道:“你知道个屁,跟我进屋吃饭去。”康乔推开了纱窗门,进去的时候闻到了一股子苞米的香味,就在水北进来的时候,他赶忙冲水北做了个嘘的手势。

水北了然,微微一笑就站在了门口。

康乔慢慢走到了灶台前,上面坐着一口超大的黑锅,锅盖拿起来都能掩盖住半个人了,康乔把锅盖立在墙边儿上,再看锅里,温着一大盆的粘苞米,顺带还有一盆鸡蛋糕和四个馒头,康乔低头闻了闻,抬起头时冲水北小声笑道:“帮把手,咱两去院里吃。”

水北赶忙走了过去,两人一人拿点就转移了阵地,当两人坐在院子里的时候,康乔总算松了一口气:“我奶身体不好,这时候早都睡了。”

水北抿嘴笑道:“猜到了。”

康乔笑了笑,拿起盆里的馒头咬了一口。

水北拿着铁勺舀了鸡蛋糕,送进嘴里时说道:“你弟想要四驱车,你打算上哪弄钱去?”

康乔大口大口的吃着饭,鼓着腮帮子说:“去朋友那儿借呗,到时候在还,反正三百也不多。”

水北咽下嘴里的东西,抿了抿嘴:“上次我不是把钱给你了吗?都花了?”

“嗯。”康乔头不抬眼不睁的闷头吃饭。

“这么快就花完了?”水北很是诧异。

“嗯。”康乔依旧敷衍着。

“干嘛用了?”水北刨根究底道。

康乔这时才抬起头:“管的着吗?”

水北多少有点儿生气,想了想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说道:“我朋友家里有一个,到时候我去拿来给康宁吧。”

“谢了。”康乔冷声道:“这事儿我自己能解决,你就别管了。”

水北彻底沉了脸,不在和康乔说一句话,低头看着那些热乎乎的饭菜也没了胃口。

“不吃了?”康乔见水北不动筷子,忍不住问了句。

水北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

康乔和他对视几秒:“操,不吃拉倒,饿着吧。”康乔说是这么说,可就在收拾的同时,拿了一根干净的筷子,从苞米的中间扎了进去,攥在手里说:“拿着。”

水北一动不动的坐着。

“嘿,我和你说话呢,拿着。”康乔急了,起身走到水北身旁拽住了他的手,硬是把苞米塞进他的手里:“赶紧啃了,和我生气在把自己饿个好歹的不值当。”

水北的手被他握着,刚才那股气也随之飘散,装模作样推却了两下也就接着了,顺势啃了两口。

康乔见水北终于吃了,傻笑道:“你说你傻逼不,因为个破车跟我生气?”

水北总算露出了笑容,干咳两声道:“我困了,要睡觉。”

“等我一会儿啊。”康乔赶忙收拾了盆碗送了进去,出来的时候关了厨房的灯:“走吧,去我那屋。”

水北跟着他,边走边啃着苞米。

康乔住在后院儿,是一间大瓦房,推开门的时候,水北明显闻到了一股潮味,康乔似乎察觉到了,赶忙说:“我这屋夏天就这样,潮的很。”说完,康乔侧开身让水北走了进去。

水北站在门口环视着,屋里的摆设很简单,一张四角黑漆铁床,床头放着一张小桌子,紧挨着是一个简易衣柜,里面整整齐齐挂着一排衣服。床的对面摆放了一个矮脚柜,上面是一台老式的长虹彩电,而柜子下面,鞋子摆放的十分整齐。

摆设虽然简单,可从陈列的方面来看,康乔是个很干净规整的人。

“进屋坐吧。”康乔小声说道。

水北这才进了屋,一屁股坐在铁床上,只听吱嘎一声,差点让水北以为他把床给坐散架了呢。

“没事儿,我这床就这样。”康乔尴尬道。

水北抿嘴偷笑,甩掉脚上的拖鞋躺了上去:“你为啥让我来你家呢?不怕我干点儿啥?”水北转过头,看着康乔说。

康乔干咳两声:“你能吃人啊?我怕你干啥?”

水北眨了眨眼睛,嬉笑道:“其实你也想了吧?”

“去你大爷的,老子就算想了也有手,用得着你吗?”康乔脱了上衣扔了柜子上,回手关了灯说:“老实睡觉啊,敢动一下我就废了你。”

“别啊,废了我你也跑不了,倒不如操了我,那多带劲。”水北说这话的时候自己都忍不住想笑。

康乔冷哼一声,脱了裤子后走了过去,坐在床边说:“你一天不挨操都难受是不?”

“啊……”

最新小说: 谍海偷天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 九零福运小俏媳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