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8章 我自己动

第8章 我自己动(1 / 1)

水北平时很少用嘴巴开玩笑的,他对于玩笑的理解方式就是,五指紧握一拳抡过去,这是他和曹磊那群人所用的方式,但现在面前这个人所有不同,别看康乔长的挺壮实,那都是稍微干点体力活又或者训练一下便可以得到的身材,和他这种从小到大就在艰苦锻炼中成长的人是没办法比的,换一句话形容,那就是‘虚’。

水北必须承认的是,他在康乔面前变的有耐心多了,如若换了以前,康乔这会儿指不定变成什么样了呢。

所以,水北搂着康乔的手也没有多么用力。

康乔这会儿正脸红脖子粗的不知道说点儿什么,眼神儿飘忽不定的四周乱看,却没有一眼敢正儿八经地落在水北身上。

水北绕过他脖子的手伸到他的面前,乱动着手指说:“我就是用这只手撸的。”

康乔下意识的瞟了几眼他的手掌,手指修长却显得粗糙,大概是跟他的职业有关,康乔忽然意识到自己想错方向了,赶忙道:“你是左撇子?”

水北勾起嘴角道:“当然不是,可你有没有试过,用左手撸的时候会更舒服一点,虽然射的比较慢,但那都是右手体会不到的感觉。”

康乔一哼道:“你是撸多了,没有感觉了。”

“错……”水北辩驳道:“这就是一个人的习惯,因为大家都是用右手写字,右手拿筷子,所以你就认为所有的男人都该用右手撸管儿,可你有没有想过,稍微改变一下习惯,说不定能体会到很多的不同。”说完,水北挤眉弄眼的笑了几下。

康乔想看他却又收回了视线,躲躲闪闪道:“你话里有话啊?”

水北笑道:“怎么可能,我这人实在的不得了,小孩光屁股,一目了然啊。”

康乔翻了个白眼:“操,什么玩应儿。”

水北收紧了手臂,手指落在他的胸前,隔着背心挠着他的痒。

康乔浑身一抖,瑟缩道:“你不吃饭了?”

“我不怎么饿,你要饿了就吃,不用管我。”水北继续挠他的痒。

康乔是躲了又躲,打岔道:“你这样让我怎么吃啊?我告诉你,老子可一天都没吃饭了,饿死了。”

“一天没吃饭?为啥?”水北反问道。

“管的着吗?咱两啥关系啊?你要愿意请我吃这顿饭你就放手,不愿意我现在就滚蛋。”康乔握住了水北的手,想从水北的束缚中挣脱出来。

水北相信他说的是真的,也就没在开他的玩笑,任由他把自己的手甩了下来,康乔急忙站了起来,坐到了水北对面,舒了一口气说:“你他吗的还真有劲儿。”

水北笑了笑:“不和你闹了,吃饭吧。”

康乔瞅了他几眼,这才拿起筷子低头吃饭。

康乔这人可以说是实心眼儿,不会因为水北对自己虎视眈眈就不敢吃饭了,反而是大口吃饭大口吃菜,噎到了还很自然的和水北说了句:“那啥,有喝……的没?”

水北很喜欢他这样的吃相,二话不说从柜子里掏出两瓶可乐:“喝吧。”

康乔拍着胸脯说:“可乐不好喝,杀精。”

水北噗嗤笑了:“都噎着了还这么多事儿,等着。”说完,水北出了里屋到了厨房,回来的时候拿了一杯白糖水,放到桌上时说:“没别的喝的,我就用白开水给你泡了一杯糖水,这样行不?”

康乔不住的点头:“行。”康乔拿起杯在边缘吹了几口气,接着仰头喝了小半杯。

看着他满足的模样,水北打心眼儿里高兴,恨不得时时刻刻能看着他:“你倒是挺满足啊。”

闻言,康乔扫了他一眼:“我这人就是命贱。”

“咱两差不多。”水北笑道。

康乔撇撇嘴:“得了吧,你看看你再看看我,咱两哪里差不多?”

水北不想辩驳什么,而是抬起手从盘子里拿了两只皮皮虾,认真仔细的拨着虾壳儿,不一会儿虾拨好了,水北便伸手过去放进了康乔的饭碗里,笑道:“我妈最拿手的,尝尝好吃不。”

康乔干咳两声,面红耳赤道:“你真不吃啊?我看那虾也就十几只。”

水北摇摇头:“你吃吧,我吃海鲜过敏。”

“操,事儿真多。”说完,康乔将虾配着米饭送进了嘴里,边嚼边说:“味道挺好,就是有点儿咸了。”

水北微微一笑:“是你口轻。”

“哎……这话不假,谁像你口味那么重,喜欢被男人……”康乔忽然意识自己说错话了,顺口而出了自己的心里话,赶忙打岔道:“那啥,你好像是打泰拳的?”

水北忽略了他前边儿的那句话,回答道:“嗯,从小就练。”

“几岁啊?”

水北回忆道:“九岁。”

“这么早?你爸也是练泰拳的?”康乔诧异道。

水北嗯了一声:“对。”

“真厉害。”康乔终于露出了今晚第一个真心实意的微笑,又道:“练这玩应儿很苦吧?”

水北回道:“还好,习惯了就不觉着苦了。”

“那你和你爸谁厉害?”康乔边吃边说。

水北边拨着虾壳边回应:“以前他厉害,现在吗,应该我比较厉害。”

康乔撇撇嘴:“我看也是,你他吗的太有劲儿了,再看你身上那些腱子肉,块块都结实。”

水北一眯眼:“谢谢你的赞扬呗?”

康乔多少有点儿尴尬,岔开话题说:“再给我来两只虾呗?”

既然康乔这么愿意吃,水北自然拨的高兴,迅速把盘子里剩余的虾都给拨了,放进他的碗里说:“没了,如果你还想吃,过几天我让我妈再做。”

“够了够了。”康乔边吃边说:“我这人也不馋,有的吃就吃,没有就算了。”说完,康乔就怔住了,纳闷自己怎么就和他介绍起自己了呢?

水北越看康乔越带劲,微笑道:“没事儿,过几天来吃吧。”

康乔没敢应声,而是低头扒拉几口饭,随后又道:“你平时都咋练拳的啊?”

水北想了想:“有时候在场馆里,有时候在家里。”

“你在家咋练的啊?”

水北一挑眉,坏笑道:“你想知道?”

“啊,说说呗。”康乔看着水北,没有了刚才那份拘谨。

水北点头道:“那你快吃,吃完我带你去个地方。”

康乔不用问也知道,水北这是想带他去看练拳的地方,这样一来自己就安全了,如果吃完饭还在这间屋子里呆着,包补准儿他会做什么呢。

康乔低头开吃,终于算是填饱了肚子,放下饭碗说:“撑死我了。”

水北盯着他笑道:“你这都吃了四碗了,不撑才怪。”

康乔瞪着他:“咋地?吃你点儿饭心疼了?”

“怎么可能。”水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我带你去我练拳的地方瞧瞧去。”

康乔拍了拍肚皮:“那这儿咋整?你不收拾了再去?”

“回来再说,走吧。”水北先一步走出去在门口等他出来,待康乔出来后带着他顺着房根绕了半圈到了隔壁,那是一间和颇大的房子,打开两扇门后看到的是一堆练习拳法的器材,最为显眼的便是中央立着的木桩和房梁上吊着的沙袋。

“豁……”康乔四周瞧着,笑道:“好家伙,这儿挺壮观啊。”

水北笑着关了门,接着在门口脱了自己的运动鞋,赤脚走了进去。

康乔见他如此也只好脱了鞋,往里走的时候,水北低头看了眼他赤着的脚掌。

康乔尴尬的曲了曲脚趾:“今天在外面走路太多,脚有点儿脏。”

水北一笑:“没事儿,你要练两下不?”

“我不会啊。”说是这么说,可康乔仍旧走到了沙袋跟前挥了两拳,沙袋在半空中前后左右的晃悠着。

“手感如何?”水北问道。

康乔笑道:“还成。”康乔抱住了乱晃的沙袋,又说:“你来两下我瞅瞅。”

“行啊,你想看我就给你露两手。”说着,水北挥了挥手,示意康乔站到旁边,当康乔真的站到一边儿的时候,他一个大步窜了过去,抬腿的同时曲起手臂抱在胸前,砰的一声沙袋被踢出老远,接着又荡了回来。

康乔拍手叫好:“牛逼。”

“一小般了。”水北嬉笑着又说:“身上这身衣太碍事儿,不然更厉害呢。”

康乔把水北这句话当成了耳旁风,嬉笑着到了木桩跟前,笑道:“这玩应儿你平时也用来训练吗?”

“已经很少用了,小时候用的多。”水北轻声道。

“哦,那你练两下我瞧瞧。”

“你真想看?”水北反问道。

“不然呢?”

水北得到他这句话,二话不说开始脱衣服,脱的那叫一个快,没一会儿就只剩了一条内裤。

康乔看的是目瞪口呆啊,咂舌道:“你脱衣服干啥啊?”

水北握紧拳头说:“这样练习起来比较自由,练泰拳的一般只穿一条大裤衩。”水北握紧了拳头,抬起左脚踢动了两下,接着来到木桩跟前,慢慢踢了两下,接着便加快了速度,如同和一个活人在较量对打一般。

砰砰的响声在这间房里蔓延开来,待水北停下之后,康乔走了过去,看了眼水北带着不少疤痕的双腿说:“操,你都不疼的?”

水北温柔一笑:“还行吧,练久了就习惯了,不过我这也好久没打木桩了,估计明儿腿会肿。”

“那你还是别练了,我怕第二天你妈都不认识你了。”

水北一歪头,不太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康乔哈哈大笑:“不明白拉倒,我试着来两下。”康乔抬腿就要踢,而这时,水北突然拦住了他,说:“你这样可不行,容易伤着自己,我教你吧。”水北的手臂搭在康乔的腰上,隔着背心捏了一把。

康乔一惊,挣扎着往退了几步,尴尬道:“不用了,我还是先回去了,以后再说吧。”康乔转身想往外走。

康乔刚走了几步,突然肩膀被水北从后面扣住了,力气还真不小。

“吗的,你又来这招?”康乔气愤难耐道。

水北扣住他的肩膀没有说话,而是从一旁的架子上取了一根麻绳,粗细正好。随后,水北从他身后抓住了他的手腕,连拖带拽的弄到了房屋中间的柱子跟前。

康乔看到水北手里拿着一根绳子,惊恐道:“你他吗的要干啥?”

水北一笑:“我要干啥你心里比我还明白。”水北拿着麻绳,逼着康乔站好。然而,康乔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范?他死命的挣扎着,水北为了压制住他的挣扎,只好和他滚在了一起,两人在地上翻来覆去的滚了好几个来回,最终还是水北完胜。

水北压在他身上喘着粗气说:“你赢不了我的。”说完,水北在他嘴上亲了一口,接着站起身把康乔硬是绑在了房屋中间的柱子上。

水北捆绑的手法相当有趣,只绑了他的上身和脚踝,唯独露出了下半身。

“搞定了。”水北松了一口气,站起身和他相视一笑。

康乔充满了难以抑制的愤怒,破口大骂道:“你到底想干啥?我他吗的就后悔了,肠子都悔青了,我怎么就偷到你家了。”

水北不急不气,而是微笑道:“你不觉着这是缘分吗?”

“滚,老子和你一个男的有什么缘分。”康乔气急败坏道。

“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是个女的,你现在就敢上了?”水北打趣道。

康乔气的脸红脖子粗,动了动身体说:“老子没那么说,你赶紧放了我,钱我都还你了,咱两往后谁也不认识谁。”

“我认识你啊。”水北嬉笑道。

康乔一怔,怒不可遏道:“大哥,我就纳闷了,天下那么多男的,你咋就看上我了呢?”

“因为喜欢所以看上了呗。”水北晃了晃脑袋,穿着内裤走到了柜子跟前,拉开抽屉在里面翻了好一会儿才找出一把剪刀,握在手里动了两下。

“你想干啥?”康乔吓的冒出一身冷汗。

水北走了过去,蹲下身时说:“让你自己脱是不可能了,我帮你。”说完,水北拿着剪刀,顺着康乔身上那条大裤衩的裤腿一路剪了上去,瞬间,一条裤衩就变成了两块破布。

“你大爷的……”康乔又要骂,却见水北突然站了起来,抱着他的脑袋吻了上来,不时的还用身下磨蹭着他。

康乔感觉到那硬度,渐渐的,一股燥热顺着身下蔓延开来。

康乔很想下口去咬他,因为他的舌头在自己的嘴里那么畅通无阻,可真当他准备咬下去的时候又忍住了。

水北松开了他,笑道:“还有一股虾味呢。”

康乔面红耳赤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想吗?”水北问道。

康乔撇过头,强硬道:“不想。”

“不想还这么硬啊?”水北隔着内裤摸了他几下。

“操,你被这么玩儿还能软了?”

“也是。”说着,水北脱了自己的内裤仍在地上,伸手在上面撸了两下说:“比比咱两谁的大。”水北蹲了下去,再次拿起剪刀,顺着裤腿开始剪。

康乔感受到一丝丝凉意,呲牙道:“你大爷的,别剪到我。”

话音刚落,康乔就感觉到内裤被人一抽从腿=间抽了出去。

两片布扔在地上时,水北放下剪刀站了起来,紧紧的抱着康乔,两杆枪更是贴在一起摩擦着。

康乔皱着眉,感觉到小腹上一湿,咒骂道:“你他吗的都憋死了吧?“

水北抬眼一笑:“嗯,特憋的慌。”水北往后退了一小步,接着用手握住两人的二弟贴在一起,果真还是康乔的更胜一筹,至少比自己的长出一个头的距离。

“你这玩应儿有十九?”水北低头问道。

“老子又没量过。”

水北舔了舔嘴唇,慢慢蹲了下去,握住他的二弟时,竟然看到顶部的位置有一小块疤痕:“上次穿裤子夹的?”

康乔冷哼了一声。

水北笑道:“那还能艹吗?”

康乔咧嘴道:“只要你放了我,就算疼我也艹你,如果你不放开……”

“不放开你就能不艹了吗?”水北仰着头与他对视着,微微一笑:“我自己动就是了。”

最新小说: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