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7章 门里门外

第7章 门里门外(1 / 1)

水北离开台球厅后直接回了家,对于刚才所发生的一切只当是场短暂的梦,过程是美好的,可结局却不圆满。或许,他对康乔只是一时兴起?又或许……水北实在找不到合适的借口来掩盖他对康乔别样的感觉。

水北独自一人回到家中,进门时,屋里传来一股饭菜的香气,他抬手掀开门帘走了进去,看到的却是已经三天没有见过面的老爸,他正跟桌前喝着小酒,看着体育频道带来的精彩比赛。

他的目光是那般的专致,就连水北进门都没往这边看上一眼。

这样的场景水北再为熟悉不过了,兀自脱掉上衣搭在椅子上,随后坐到餐桌旁的椅子上说:“爸,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依旧盯着电视机,轻声说道:“刚回来。”

水北嗯了一声,顺手拿起桌上的汤匙往空碗里舀了两勺的鸡蛋汤,端起时嘴巴凑到碗边儿上吹了吹,仰头一饮而尽。放下碗时,水北盯着他看了两眼,压低了声音说:“爸,我不想参加这次的比赛了。”

闻言,他并没有觉得惊讶,而是缓缓转过头,平静如水的看着水北,轻声道:“咋想的?”

水北叹息道:“就是不想参加了。”

他点点头:“随你。”

话音刚落,水北的妈妈从外面走了进来,手里端着刚刚蒸好的鸡蛋羹,放到桌上的时候瞄了水北一眼,随后冲水北的爸爸说:“不参加真的可以吗?虽然我也不想北北去参加,但是……”水北妈犹豫片刻,继续道:“你不是和老赵都说好了吗,这样一来,不等于把老赵给套进去了吗?”

水北的爸爸并没急着回答,而是斟酌了许久才慢吞吞道:“既然他不想去,就让纪威去吧。”水北爸用眼角的余光扫过水北淡定的脸庞,轻声道:“纪威的实力不比咱家北北差,如果北北真的不愿意去,就让他去吧。”

水北妈明了:“这样也好,纪威那孩子说不定能拿回来个好成绩。”

“嗯。”水北爸放下手里的酒杯,说道:“去给我炸点儿大酱,拨两颗葱来。”

“好。”水北妈出门时担忧的目光扫过水北,接着便是一声叹息。

一时间屋子里静的落针可闻,没办法,这样的情景一年之间不知道要出现多少次,水北与自己的父亲永远都是这样,似乎除了练拳的时候,几乎就没有话可以说了。

“那个……”水北吞吐道:“我去洗个澡。”水北见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只好起身走了出去。出门时,水北妈突然叫住了他,担忧道:“儿子,你为啥不想去了呢?妈虽然也不想让你去,但这次泰国的比赛总归是个好机会。”

水北嬉笑道:“妈,你这也太矛盾了,到底是想让我去还是不想让我去啊?”

水北妈苦笑道:“我也说不准,算了,反正都是你自己的事儿,自己拿主意吧。”

水北长叹一声,走到她跟前搂着她的肩膀说:“妈,我就这么和你说吧,纪威比我更有资格去参加这次的比赛,如果我真的去了,往后在场馆里就没得混了。”

水北妈眼神一滞:“是有人说什么了吗?”

“那还用说吗。”水北苦笑道:“人言可畏你比我懂啊。”

“哎……”水北妈喟叹道:“我都不知道该咋说了。”

水北晃着她的肩膀,打趣道:“你就安心上你的班,照顾好我爸,我的事情呢,你就别操心了。”

水北妈笑道:“我倒是想不操心,可真的行吗?”

“当然行了。”水北抬起了左手,紧握成拳,凸起的肌肉线条分明:“看到没,这是肌肉,你儿子现在可是个男人了。”

水北妈抬手打在他的肌肉上,笑道:“德行,你就是个小孩崽子。”

水北呲牙咧嘴的一通傻笑:“我回我屋了啊,和曹磊出去玩了一上午,累都累死了。”

“去吧,洗个澡再睡啊。”水北妈嘱咐道。

“知道了。”水北放开她,连蹦带颠儿的往自个儿的屋里跑去。

回到自己屋里,水北的笑容逐渐从脸上消失,他真的是怕有人背后说三道四才拒绝这次的比赛吗?好像是又好像不是。水北翻身栽倒在床上,闭上眼睛时,他竟然不由自主地想到了康乔,脑海里还回响着两人分开始时的那句话——我记住你了。

“要真的记住才好啊。”水北微微一笑,接着便把脸埋进了枕头里。

水北好不容易可以放一天假,总算可以肆无忌惮的睡上一个好觉,可正当他睡的倍儿香时,总感觉乳=头的位置又刺又痒,迫于无奈他只能从梦里醒来,半眯着眼睛环视了四周。

曹磊这孙子正捂着嘴蹲在床跟前偷笑呢。

水北笃的睁大双眼,冷声道:“你干啥?”

曹磊见他醒来,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我能干啥,看你睡的这么香逗逗你呗,还有啊……”曹磊指着水北的乳=头说:“上面有根毛,好长。”

水北下意识用手盖住了胸口,咒骂道:“你个傻逼。”

曹磊无趣的撇撇嘴,回身坐到椅子上说:“水北,你小子跟我说实话,你跟台球厅的那小子啥关系?”

水北翻了他一眼:“上午你跑哪去了?”

曹磊无奈道:“先走了呗,怕耽误你的好事儿。”

水北疑惑的看着他:“你找过我?”

“当然。”曹磊尴尬的笑了笑:“不过,你要是不想说,我就当什么都不知道。”

水北抬手挠了挠头,盘着腿从桌上拿了根烟,叼在嘴上时说:“他……和我做过。”

“真的假的?”曹磊瞪着大眼睛,都有点儿往外凸了。

水北点点头,吸了口烟说:“前天晚上他来我家偷东西,正好被我逮个正着,然后我要挟他,如果不和我做一次,我就把他送派出所去。”

曹磊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张着嘴巴愣是半天没蹦出一个字儿,他是万万没想到啊,自己的好哥们儿能玩儿的这么刺激,和一个小偷做了不说,竟然还是他主动的。

曹磊咽了咽口水:“你……你在下面?”

“不然呢?”水北极为淡定的抽着烟,平静的目光看着曹磊又道:“第一次被艹,感觉还挺好。”

“我操……”曹磊蹭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情绪难以琢磨道:“大哥,你这是多饥渴啊。”

水北抿嘴笑着:“你不觉着他长的挺好看?”

“对不起,哥们儿天生对男人有免疫力,不懂得欣赏。”曹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询问道:“那小子也喜欢男的?”

水北瑶瑶头:“不,他喜欢女的。”

“妈呀,喜欢女的还能跟你做?这个世界太疯狂了。”曹磊都怀疑自己是不是不属于这个世界了。

水北看着他:“你这么激动干啥?这事儿不是明摆着的吗,我要挟他的啊。”

曹磊急忙走到他身边坐下,砸吧砸吧嘴说:“那他就屈服了?”

“一开始也没有,不过他见我态度强硬只能屈服了。”水北惭愧道。

曹磊盯着他看了几秒,笑道:“这要是换了别人,就算不送他去派出所,那也得在上面干他啊,你可倒好……”

水北抿嘴笑道:“我的没他的大。”

曹磊咧嘴道:“原来男的和男的是这么分的?大的就得在上面啊?那我的也比你的大,是不是我也能艹你一次?”

水北一听乐了:“如果你想试试,可以啊。”

曹磊蹭的跳出去好远,惊恐道:“大哥,咱两是哥们儿,你别打我主意行不?”

“你白送我,我都不要啊。”水北无趣的躺在床上,晃着脚丫子说:“你找我有事儿啊?没事儿我就继续睡觉了啊。”

“当然有事儿了。”曹磊再次走过去坐下,严肃道:“我听你妈说,你放弃这次比赛了?打算让纪威那小子上?”

“嗯,我是这么打算的。”

“为啥啊?”曹磊很是疑惑:“怎么突然就改变主意了。”

“我也不知道,或许是怕被人嚼舌根吧。”水北风轻云淡道。

曹磊也不知该说什么了,最后只能安慰水北两句就离开了。

曹磊离开后,水北很快又睡着了,这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清晨,然后紧张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

水北放弃比赛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儿,场馆里那些没事儿就说三道四的人也住了口,有事没事还会和水北聊上两句。不过,纪威依旧如原来那般,对水北爱答不理的。

水北对他是无所谓的,只当透明的空气就好。

日子又恢复了原有的模式,水北白天要在场馆里训练,晚上回家天都黑了,屋子里黑漆漆的没有一点儿亮光,每当他打开铁门进到院子里的时候,总会回想起康乔到来的那个夜晚,直的回味。

想到康乔,这几天倒也没了动静,似乎他曾说过的话早已随风飘散不见踪影。

水北盯着自家院子苦笑了一阵儿,如果……他是在想如果,如果还有下次碰面,水北一定不会就那么轻易的放手了。

家里空空荡荡的,似乎从来没有人生活过一样,水北从墙根拿了一个马扎子坐在院子里,叼着烟、仰着头数着天上的星星。

一颗、两颗、三颗……水北无聊透顶,正当这时,自家铁门突然有了声响,接着一只手从门洞里伸了进来,那只手摸了摸铁门上的锁头便缩了回去,不一会儿,那只手再次伸了进来,而这次伸进来的同时,还往院子里扔了一个绿色的信封。

水北不动声色的把烟头扔在地上,抿嘴一笑,你小子终于来了。

康乔这头把钱扔进了院里,正当他想把手收回来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手腕被人给抓住了,力气相当之大,他吓的浑身一抖,语无伦次道:“那个……我是水北的朋友,我先前跟他借了点儿钱,我还以为家里没人呢。”

那只手紧紧攥着康乔的手腕,始终没有放开,康乔疑惑的皱起眉毛,挣扎的往回收着手臂,可对方力气太大,越拽就越紧,有点儿像紧箍咒了。

而这头,水北低下头,看着康乔的手,脸上绽放着灿烂的微笑,接着抬起另一只手,用食指在他的手背上挠了几下。

康乔感觉手背上轻微瘙痒,顿时明白了:“大爷的,你赶紧松开,老子的手都快让你掐折了。”

水北依旧笑着,轻声道:“你来还钱的?”

“不然能干啥?”康乔站在门外气急败坏道:“赶紧松开,老子还有事儿呢。”

水北攥紧他的手腕,完全没有松开的意思,又道:“钱从哪里来的?”

“管得着吗?钱还你了,往后在没关系。”康乔不屑道。

水北故意严肃道:“我问你,钱哪来的呢。”说完,水北手上用了十足的力气,甚至听到了嘎巴的响声,接着听到的便是康乔阵阵哀嚎:“我操,你别用力。”

“那你说不说?”

康乔忍着疼说:“我说,这钱是我跟别人借的。”

“真的是借的?”水北反问道。

“当然是借的,绝对是借的,你赶紧放手。”康乔痛苦道。

水北松了松手,但依旧攥着他的手腕说:“既然都是借的,那我这边儿不着急,你把钱拿回去,用到该用的地方。”

康乔一听急了:“我还钱的目的你还不知道吗?”

水北当然知道,甚至更加了解康乔的想法。水北左手攥紧了他的手腕,而右手则是开了半扇铁门,当门开的时候,两个人隔着另外一扇铁门对望了一眼,康乔尴尬的眼神儿直飘,轻声道:“那个……我还有事儿。”

水北透过黑夜看着他,一个白色的短袖,下身是一条海蓝色的大裤衩,脚上踏着一双人字拖,紧紧三四天没有,康乔整个人就黑了不少,不过这种黑在水北的眼中看来,让他更加爷们儿了。

水北微笑道:“我本来这两天要出国比赛的,为了等你来还钱我可都推掉了。”

康乔低着头,嘟囔道:“关我屁事儿。”

“怎么不关你事儿。”水北这时才松了手,接着一把扣住了康乔的肩膀,用力一拽把人拉近了院子里,随后关上了铁门。

康乔被他突如其来的举动搞的找不着北,吱吱呜呜道:“你想干啥?”

水北弯腰从地上捡起信封,起身时说:“我也刚回来,还没吃饭呢,一起吧。”

康乔想着是拒绝的,但还没等他开口,水北就已经再次抓着他的手腕,硬生生把他拽进了屋里。

开了灯,两人均是无语,水北把他推进了卧室,自己则是到厨房里把老妈做好的饭拿了出来,放到桌上时说:“喝酒不?”

康乔见实在是躲不过去了,只能硬着头皮说:“行。”

水北抿嘴一笑,从柜子里拿出四瓶罐装啤酒,坐下时给康乔开了一罐放到他的面前说:“康乔,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康乔一怔,惊讶的连话都说不出来。

水北见他瞪着眼睛看着自己,起身站了起来,走到康乔身边坐在同一张椅子上,康乔下意识的往旁边躲了躲,尴尬道:“你不嫌挤啊?”

水北猛的抬起手搂住了他的脖子,笑道:“搂着就没事儿了。”

康乔连忙干咳几声:“吃饭。”

“我饱了。”水北嬉笑着,顺势在他耳朵旁边吹了一口气,笑道:“我每天都想着你撸管呢。”

最新小说: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谍海偷天 八零好福妻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九零福运小俏媳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