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5章 纯属调戏

第5章 纯属调戏(1 / 1)

水北拍了下康乔的肩膀,当他回过身时,以自己认为最美好的笑容对他说了句:“又见面了啊。”

康乔脸色是变了又变,回过神儿时下意识的往后倒退几步,结巴道:“你……你……你谁啊?我们认识吗?”

“哦?……”水北拉着长音,抬手挠了挠头,笑道:“记忆力这么差啊?这么快就把我忘了?”

康乔阴沉着脸,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我不认识你。”说完,康乔狠狠瞪了一眼水北,转过身加快脚步往哥们儿那边走去。可康乔刚走出三四步的距离,肩膀便被一个强而有力的手掌捏住了肩膀。

康乔略微吃痛的回过头,眼中迸射出怒火道:“你他吗的想咋地?”

水北不以为然的挑了挑眉毛,嬉笑道:“和老朋友叙叙旧不行啊?还是说,你真的忘记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

康乔瞪大了眼睛,干瘪的半天蹦不出一个字儿,总有种怒火攻心的感觉。

“哟……乔子,这人谁啊?”一旁打台球的几个男的也不玩儿了,球杆杵在地上,吊儿郎当道:“你啥时候和这种j□j崽子混到一起了?”

这话一出,水北身旁的曹磊按耐不住了,腰板一横道:“说他吗的谁呢?找事儿呢吧?”

“说你呢,j□j崽子。”一个膀大腰圆的男人走了出来,骂骂咧咧道:“乔子,这两人你认识啊?要是不认识,老子今儿就让他们竖着进来的横着出去。”

“哎呀我操。”曹磊哭笑不得道:“你不吹牛逼你饿啊?不服就磕儿,你当老子怕你们人多?”

男人彻底被曹磊激怒了,顾不上康乔和水北是不是认识的,直接抡着球杆儿就冲了过来,曹磊倒是动作麻利,流星大步跳到了一边儿,接着抬起了拳头,跟着右腿弯曲,摆好了练拳的架势。

曹磊这一摆姿势不要紧,反倒让对面的几个男的笑不成声,正当曹磊纳闷他们笑什么的时候,水北突然对康乔说了句:“你不打算解释解释,真想动手?”水北贱兮兮的挑着眉毛,眼神中充满了警告。

康乔暗自琢磨了一会儿,硬生生挤出点儿笑容说:“韦力别动手,这两人我认识。”

“你认识?那你刚才说你不认识?”韦力攥紧球杆诧异道。

康乔尴尬道:“我这不是一时没想起来吗?行了啊,你们打你们的球,不用管我。”

“切,你当老子愿意管你?”韦力拿起球杆儿抗在肩膀上,回身招呼身后的几个爷们儿说:“别看了,咱们继续。”

僵持的局面总算得到了缓解,一直观战的红姐其实早已暗中掏出了手机,一旦战事拉开,她保准儿二话不说就报警。现在的她倒也松了一口气,冲着康乔打趣道:“你说你们这些小年轻的,火气咋就这么旺盛呢,动不动就上手,有事儿不能好好说啊?”

康乔挤出一丝笑容:“对不住了啊。”

红姐叹了口气:“行了,没啥对不住我的,你们玩儿吧,我去瞧眼厕所的水箱去。”

“哎,我说红姐,你还是跟前头忙吧,我去帮你看一眼。”康乔先她一步堵在了过道口,红姐往后退了两步,笑道:“你说你啊,刚才干嘛去了?”

康乔陪笑道:“我帮你去瞧两眼,如果修好了,你可得给我那些哥们儿便宜点儿。”

“行啊,你能修好今儿我就不收钱了。”红姐半开玩笑的回了吧台。

康乔转身进了过道,以最快的速度跑进了厕所,门刚阖上又被再次推开,康乔站在原地看着门口的水北,懊恼道:“我说哥们儿,昨儿的事儿咱们不是两清了吗?你咋还不依不饶的?”

水北站在门口,故意靠在厕所的门上,一来是防止康乔逃跑,二来是怕外面有人进来,破坏了这么好的机会。不知为何,水北再次见到康乔竟有点儿意外的高兴,瞧着他气急败坏的表情,总会联想到昨夜黑暗中的他。

想到这儿,水北多少明白了自己的想法,伸出左手说:“有烟没?来一根儿。”

康乔定睛注视着水北,两人对视几秒钟后,康乔这才从兜里摸出半盒樱花泉,这是这个城市特有的香烟,价格在两块五,简直便宜的不能在便宜了。

水北接过烟时瞧了眼外壳,丝毫没有嫌弃的从里面抽出一根叼在嘴上,打趣道:“你这人不厚道啊,给烟不给火,纯属调戏我。”

“操”康乔嗤笑着从裤兜里摸出火机扔了过去,又道:“老子没闲工夫调戏你,说吧,你到底想咋地?”

水北点了烟,轻微的吸着,仰着头说:“我能把你咋地,无非就是想舔你的大jb了呗。”

康乔笃的瞪大双眼,脸色涨红道:“你吗逼,你有完没完?你能像个爷们儿不?”

康乔这话一出口,顿时把水北给逗乐了,毫不犹豫的用右手摸了下裤=裆,笑道:“我是不是个爷们儿你还不清楚?”

“清楚你吗逼。”康乔气急败坏道:“我不认识你啊,以后少他吗的烦我。”

水北抽了最后一口烟,顺手把烟头扔进了一旁的水桶里,刺啦一声烟头熄灭,水北砸吧砸吧嘴,直起身子往前走了两步,笑道:“我今天放假,凑巧到这里来玩儿,没想到能碰上你的。”水北又往前走了两步,康乔露出警惕的目光看着他,水北微微一笑:“来都来了,会打台球不?”

康乔提防道:“干啥?”

水北耸耸肩:“玩一杆儿呗,能干啥?”

康乔松了一口气:“我还得帮红姐修厕所呢,没时间。”

“用不了多久的,最多十分钟就能搞定你。”水北故意用言语挑衅着康乔,虽然他对康乔没有深刻的了解,但从感官意识上来说,康乔绝对会中招。

果真不出水北意料,康乔不服气道:“吹牛逼,老子打不过你,台球还能输给你?”康乔边往门口走边说:“一杆儿定输赢呗?”康乔斜眼看着水北说。

水北笑呵呵道:“可以。”

康乔开门出了厕所,不等走出多远,水北就在后面叫住了他:“康乔。”

康乔回过头,疑惑道:“咋了?”

水北伸手指着厕所一旁的包间说:“前面人多,咱两就去包间里玩儿吧,不然你输了多没面子?”

康乔嗤笑道:“随便你,不过你输了记得付台钱。”

“没问题”水北率先一步往包间走去,进门时,他顺手从墙上的架子里取了球杆,走到台案前拿起了巧粉摩擦着杆儿头,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其实呢,心里早已经有了下一步的计划。

康乔跟进来时也拿了球杆,出声问道:“你开我开?”

水北微笑道:“你开吧。”

康乔没应声,而是拿着球杆儿到了案前,弯腰屈膝,球杆儿架在左手虎口处,瞄准白色球后一杆儿送了出去。

水北盯着台案上的球体一通乱滚,当其中一颗球掉入网兜时,水北趁机挪到了门口,笑道:“运气不错啊,你打全我打半儿。”

康乔冷哼一声,认真仔细的寻找下一杆儿的球路,而就在这时,水北偷偷把手伸到了门把手上,悄无声息的把门关了个严实。

“操……”康乔无奈的竖起球杆,转而盯着水北说:“该你了。”

水北笑了笑,放下手里的巧粉,弯腰屈膝瞄准目标,就在送杆儿的同时,水北故意把屁股撅的老高,完事儿的时候还不经意的晃了两下。

“就你这技术还敢说十分钟搞定我?”康乔不屑的扫了水北一眼,接着趴在台案上去打那个远程球了。

水北不以为然的笑着,眼神儿有意无意的扫过康乔的身体,就在康乔准备发力送杆儿的时候,水北悄悄绕到了他的身后,继而爬上了台案,他明显感觉到康乔全身一僵,送杆儿的手停在了中途。

水北俯下身去,一只手顺着康乔的右手臂摸到了他的手上,紧握住的同时小声说了句:“你这么打是打不着的,我来教你。”

“教你吗逼。”康乔挣扎着,气愤道:“我就知道你他吗的没安好心。”康乔再次挣扎了几下,见实在没什么机会挣脱水北的束缚后又道:“大哥,我就是一个小偷,您行行好放了我成不?”

水北整个人半压在康乔身上,抿嘴笑道:“放了你可以,再做一次吧。”

“你他吗的有完没完啊?”康乔气的脸红脖子粗,瞪大的双眼里透出熊熊怒火,而就在此时,水北已经一手抬起,毫不客气的擒住了他的脖子,用力一捏,康乔顿时嘴巴微张,想说的话卡在了喉咙里,水北丝毫没有犹豫,低下头啃上了他的嘴唇。

康乔瞪着眼睛,可劲儿拼命的挣扎着,与此同时,水北已经松开了掐着康乔脖子的那只手,继而转战他的身下,隔着他的休闲裤抚摸着那软趴趴的二弟。

没有了束缚,康乔使劲儿朝旁边儿扭过头,喘着粗气说:“你吗逼,你再不起来我可动手了啊。”

闻言,水北抬起头笑着:“你打的过我吗?”

“j□j吗。”康乔毫不顾忌的一拳头抡了过去,谁料水北却躲也没躲,只听砰的一声,那一拳正中水北的胸膛。水北不以为然的拍了拍胸膛,笑道:“就这么点儿力气,还不如我们场馆里的陪练呢。”说完,水北蹭的爬了起来,以最快的速度跨坐在康乔的双腿上。

康乔挣扎着,怒骂道:“你……你吗逼……”

水北压根不理会康乔的挣扎,反而警告道:“你就这么骂吧,一会儿你那些哥们儿都听见了,到时候看你还怎么混。”警告完毕,水北俯下身,用力扯开了康乔的腰带,当一条白色内裤露出来的时候,水北颇为惊讶道:“你还有纹身?”

康乔想坐起来,却又使不上力,干瘪道:“有纹身咋地?”

水北抿嘴笑着,继而伸手摸了摸康乔大腿上的纹身,不得不说,这个纹身有点儿好看,两只女人手纹在了大腿根上,记得有人说过,这种纹身有个称号来着,叫什么来着……好像是……仙女托桃。

“昨天晚上我怎么没注意到呢。”水北小声嘀咕了两句。

康乔沉着脸不吭声,躺在台案上仰着头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水北慢慢低下头,靠近他大腿根的纹身时,撅起嘴巴亲了一口:“纹这儿不疼吗?”

康乔紧闭着眼睛,喘息的频率有所减缓,继而轻声道:“疼不疼你自己纹一个试试去。”

“我就免了,看你的就行。”说完,水北伸手将康乔的二弟从内裤的边缘掏了出来,仔细瞧了一眼之后便纳入了口中。

“啊……”康乔闷哼一声。

最新小说: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谍海偷天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