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4章 别出心裁

第4章 别出心裁(1 / 1)

水北和康乔经过这个难忘的夜晚之后,就没想过会再碰面,这就好比两条本该平行的线,在作用力消失之后,又恢复了原有的轨道,一切往常照旧。

水北在康乔离开之后简单洗了个澡,他不得不承认今天是真的累坏了,上午训练下午比赛,晚上回家还和一个素未谋面的男人上了床,而这个男人还是偷偷摸进他家偷东西的贼,事后想想还真是刺激。

当水流从花洒里喷出时,水北做了个极为潇洒的动作,右手从头上扫过,挺胸抬头的嘀咕了一句:“骚的别出心裁。”

这句话像是在自嘲,但这也是水北的心声,平日里装的像个人,其实呢?他自个儿最明白自个儿是个什么样的人。

水北换上睡衣就回了西屋,躺在床上的时候,竟然不自觉的开始回味起刚刚那场刺激的爱,这好像是他活了这么多年,做的最为胆大的一件事了。

当康乔的脸从水北的脑海中闪过时,他那副明明不喜欢男人,却又硬着头皮提枪上阵的模样,更是让水北回味无穷。

这时,水北小小地幻想了一番,如果他不是个贼,而是身边认识的,并且还和自己一样喜欢男人,那样是不是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有后续事情出现了?

幻想总归是美好的,可以顺着自己的想法构造出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但现实却截然相反又或者根本不着边际。

水北停止了幻想,翻个身面对着墙闭上了眼睛,可这会儿他却怎么也睡不着了,原因就是眼睛一闭上,康乔那副隐忍中夹杂着爽的表情便会随之而来。

终于是在半个小时左右,水北翻身坐了起来:“操……”水北骂了一句,转而看了眼窗外,东屋依旧漆黑一片,在确定父母还没回来的时候,水北快速脱了身上的睡衣,跟着往床上一躺,左手慢慢放在胸前轻轻抚摸着,而右手则是握住了身下,一上一下的动着。

水北平时训练多,每天下来剩下的只有疲惫,回到家里几乎就是倒头就睡,今晚和康乔做过之后也是因为太累的原因没有自我解放,而这会儿他却只能用这个方法让自己入睡,累上加累就不信自己睡不着。

水北快速撸动着,微微轻=吟声从嘴里传了出来,偶尔还会自己配上两句词儿:“用力……啊……舒服。”

水北边动还边扭了几下身体,接着便是迸发时刻来临,嘴里抑制不住的喊出了康乔的名字。

“康乔……我射了。”

舒爽过后,水北总算有了困意,随手用纸擦干净了身体和手之后便钻进了被窝,没多会儿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水北仍旧做着美梦的时候,西屋的门被推开了,水北妈端着红色小筐走了进来,里面装着四五根油条,还有两大杯的豆浆,而她身后还跟着一人,满脸微笑的冲了进来,随手把身上的背包扔在了水北的身上。

水北一机灵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说:“操,你咋这么早就来了?”

曹磊呲牙笑着:“怕你又睡过了呗。”曹磊一屁股坐在床边儿上,伸手就要掀开被子,水北眼疾手快一把抓住被子说:“我操,你要干啥?”

曹磊露出猥琐的笑容:“叫你起床啊,你这么紧张干啥?”

水北不耐烦道:“滚蛋,我妈还跟这儿呢。”

水北妈一旁笑道:“行了啊,赶紧吃早饭,你们今天不是还有训练吗?”

曹磊顿时哭丧着脸说:“天天都被老头子折磨,这日子是没办法过了。”

水北妈听后抿嘴笑道:“你们赶紧吃吧,我先去上班了。”水北妈嘱咐了两句,转身往门口走去。

“妈,我爸回来了吗?”

水北妈回过头说:“没有,昨天三馆那头有点儿急事所以就在那边住下了。”

水北点点头:“哦。”

“赶紧起来吧,替我和你们教练说,有时间让他到家里吃顿饭。”

“知道了。”

水北妈出了屋,听到关门声后,曹磊趁水北不防备,拽着被子拉出老远:“我操,你竟然果睡的?”

水北丝毫不演示的盘腿坐着,低头看了眼半软不硬的二弟说:“果睡舒服啊。”

曹磊不信水北的话,四周打量了一番后突然看到床脚放着的两个纸团,跟着冲过了过去拿起纸团说:“哈哈,让我发现罪证了,说,昨晚是不是没干好事儿?”

水北翻了个白眼:“管得着吗?”水北光着身子下了床,从衣柜里拽出一套干净的运动服,穿的时候,曹磊凑过来笑着说:“水北,听哥们儿一句劝,你要喜欢男的就找个男的,总这样撸不好。”

水北无奈的叹了口气,轻声道:“有人了,不用找了。”

“你说啥?”曹磊震惊道:“有人了?你别告诉我,你昨天晚上做了?那这个纸……”曹磊拿起手里的纸团,一机灵便扔到了地上:“他用过的?”

水北笑嘻嘻说:“是啊,身寸的可多了。”

曹磊赶忙拍了拍手:“艹,你咋不早说。”

水北笑着没说话,套上衣服去了厕所,出来的时候已经拾掇好了一切,接着和曹磊吃了两口油条便出门赶往场馆了。

水北和曹磊本以为今天会是非常难熬的一天,但是到了场馆之后才发现,今天是个大好的日子,那就是老头子家里有事儿请假了,所以训练的事儿就这么搁下了,正好当做给这些拳手们放了一天的假期。

水北躺在场馆的铺垫上,双手垫在脑后闭目养神着。

“水北。”曹磊叫了一声,水北睁开了眼睛,曹磊跟着扔过来一瓶七喜:“还跟这儿躺着啊?咱哥两儿出去溜溜?”

水北拿着七喜说:“去哪啊?”

“不知道啊,你说呗啊,反正比待在这里墙,尤其是纪威那孙子,又跟那边儿吹牛逼呢。”曹磊挑着眉,看着不远处的垫子上坐了一圈人,纪威正被他们围着说着什么。

水北下意识的往那边儿看了两眼,撇嘴笑道:“他又跟那儿说啥呢?”

曹磊厌恶道:“我路过的时候听了点儿,纪威正跟他们说自己的感情故事呢。”

水北笑了笑:“还算不错,总比说他上过多少妞儿强吧?”

“艹,他敢那么说吗?谁还不知道他啊。”曹磊无趣的站起身,用脚踢了踢水北的腿:“走了,陪哥儿们出去溜溜。”

水北想了想觉着也行,这才拿着七喜站起身,扯了扯运动服跟着曹磊往场馆外面走去,就再他们经过纪威身边儿时,突然有人说了一句:“我说纪威,过两天的比赛你怎么想的?有些人可和教练沾亲带故的,你还有机会吗?”

纪威笑道:“顺其自然呗,该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也强求不来。”

听到纪威这么说,水北心里暗笑,这话说的一点儿不假,该是他的别人一丁点儿都别想拿走。

相对之下,曹磊就没有水北这份淡然,听到有人含沙射影的心里气不过,转过身指着那群人说:“艹,你们想沾亲带故的,怕你们没那本事儿。”

人群里有人按耐不住了,按耐不住动手的时候却被纪威拦住了:“大家都是闲聊,曹磊你也太计较了?”

曹磊还想说什么却别水北拦了下来,拽着他出了场馆。

一出场馆门口,曹磊气急败坏道:“你说那帮孙子,背后损人也就算了,现在都敢当面了说了?”

“得了啊,跟他们计较这些干嘛”水北安慰着曹磊,接着说:“说吧,你把我拽出来想去哪儿溜啊?”

曹磊顺着水北思路说:“打几杆儿去?”

水北一听就乐了,眼中绽放着光芒说:“成啊,都多久没玩儿了。”

“那就走着啊。”曹磊攀着水北的肩膀顺着马路走:“我有一家刚开业的,五块钱三杆儿。”

水北点头道:“还挺便宜啊。”

“可不吗,不过咱们事先说好了,今儿谁输了谁请客吃晚饭。”曹磊嬉皮笑脸道。

水北颇有自信道:“看老子怎么虐你。”

“艹,怕你不是男人。”

曹磊带着水北拐了三条街,至少走了二十多分钟才抵达他说的那家新开业的台球厅,是在一个胡同里面,面积不算大,但环境还不错,一进门,曹磊就冲里面吆喝道:“老板还有空台没?”

老板是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听到曹磊的吆喝声走了过来:“有啊,是计时还是按杆儿算?”

“计时多少钱啊?”

女人说:“十五一小时。”

“那就计时吧。”曹磊摩拳擦掌对着水北说:“我手都痒了。”

水北抿嘴笑着,顺势又看了一下周围,左边儿通道的几个台子围了六七个人,基本都是光着膀子的,身上纹了各种各样的纹身,其中一人突然回过头与水北对视了一眼,接着便用不服的眼神看着水北。

“怎么了?你认识?”曹磊拍着水北的肩膀说。

水北摇摇头:“怎么可能。”

“不认识就打球,这种人最好别惹。”曹磊拉着水北到了台子跟前儿,各自挑选了球杆之后就准备开球了。

曹磊让水北开球,水北摆好姿势用球杆儿对准了白色的球,正准备发力的时候却听到了一个颇为熟悉的声音。

“我艹,红姐你家的厕所赶紧修修吧,拉屎都冲不下去。”康乔甩着手从过道走了进来,经过水北身后时倒也没注意,正当他打算继续和红姐开玩笑的时候,突然被人拍了一下肩膀,康乔急忙回过头,看到身后的人时,脸色瞬间沉了下去。

水北眯眼笑着:“又见了啊。”

最新小说: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八零好福妻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谍海偷天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