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盐壁(1 / 1)

两个班的战士返回到临时宿营地。

立刻开始清洗衣服,几名战士在河滩上架起篝火,一边烤衣服,一边烤小鱼。大家都沉浸在一天一夜的高强度训练和圆满完成挑战科目的喜悦中。

由于食物太多,这头孢子不得不拴起来进行圈养,无钱班长黄忠河还是架起钢盔,给大家熬了有十钢盔的鲜芦笋汤。汤里放着洗净的小鱼,王珂特意交代,所有的小鱼都不去除内脏,这样可以有效地补充一些盐分,虽然吃起来鱼胆有一点点小苦味,但是王珂告诉大家,鱼胆具有清热解毒、清肝明目效果,还可以有效地治疗抽筋、缓解疲劳等功效。

听到王珂这么说,大家也就不觉得这汤里面的小鱼有苦腥味了,大家吃的是津津有味,格外的香甜。几乎每个人都吃了满满一钢盔,饭量大的还顺便吃了几只烤牛蛙。吃饱喝足了,大家躺在了河滩上,沐浴着温暖的阳光,酣然入睡。

在这个时间里,王珂抓紧和无线班长黄忠河商量了几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如何睡觉?

五月份的天气虽然进入初夏,但是夜晚依然寒冷,还常伴有雷雨。为了有效地防湿、防虫、防病,王珂建议如果是晴天有太阳,就改成日光下睡觉,晚上训练。但如果是阴天,睡在树上也不行。昨天晚上,王珂还发现有一种很小很小的蚊子,飞起来无声无息,后来问了无线班长黄忠河才得知,这是西山独有的飞虫,俗名就叫小咬。咬完以后就是一个大疙瘩,超痒。

寻找新的栖息地,必须在一天内完成。

第二件事就是如何储藏食物?

躺在温暖的河滩上,看着两个战士摇晃着手中的芦苇,驱赶晒鱼场上的苍蝇,王珂特别着急。这么多的鲜鱼,如果不能尽快地加工为鱼干储藏,很快就会生蛆腐臭。

虽然因挑战成功赢得两箱压缩饼干,每个战士原来发的也有一听,但不能动,现在没有到最后关头。

第三件事仍然是食盐。

攀崖路线正确,意外获得六听午餐肉罐头,营地还有一头活狍子,但王珂仍然希望彻底解决食盐问题。

两个班的战士在河滩温暖和煦的阳光下,美美地睡了两个多小时。王珂还是咬着牙把大家叫起来,因为电话班的七位战友很快就要来了。

烧开水、煲鱼汤、烤牛蛙。此外,还要继续编织芦苇席,储备干柴防止阴雨。

约莫中午12点多,临时宿营地终于看到老兵罗绍环,领着电话班七名战友跌跌撞撞地回来了。

一见面,电话班班长小高就尴尬地向无线班长黄忠河道歉,后悔昨天没听他的。

从昨天到今天,电话班几乎所有的同志都没吃什么东西,还长途跋涉了五十多公里。作为班长的小高,万般无奈把自己的那包压缩饼干拆成七份,就着河水,让全班战友每人垫了点,勉强完成了按方位角行进的训练任务。

看到罗绍环留下来等他们,全班羞愧的有个地缝都能钻进去。

来到临时宿营地,篝火上,一溜的钢盔,里面是冒着腾腾热气,又浓又白的鲜笋鱼汤,每人还有五个烤牛娃。

风卷残云,连骨头都嚼碎咽了下去。

而王珂拖着罗绍环悄悄地来到一边。详细打听今天凌晨的那个狍子洞。

老兵罗绍环一说起狍子,立刻来了精神。“班长,那可是好地方。”

“绍环累不累?要不,我俩去看看?”

“没问题,班长,我们现在就走。”

王珂来到无线班长黄忠河面前,打了一声招呼,立刻轻装出发。

上了陡坡一路紧赶慢赶,在接近半山坡的地方,罗绍环带着王珂穿过一片树丛,露出一面峭壁,峭壁下杂草丛生,拨开杂草,现出个一人多高的洞口。一抹阳光照进洞内,光线充足,还很隐蔽。

钻进这个洞,弯腰前行没两米,里面渐渐大起来,有一间卧室这么大。

角落边有一堆干草,大概就是两个狍子的窝。此洞20人有点挤,但防风避雨。是一个比较理想的栖息地。

王珂抬起头来,借着光,仔细地上下左右观察。洞的顶部,还有一个小洞,离地面有两米多高,向一侧拐去,钻个人是没问题的。

“班长,昨天我们进来的时候把洞口给堵上了,结果来了一个瓮中捉鳖。”罗绍环在喋喋不休地介绍昨天抓狍子的经过。

“绍环,你进了这个洞,发现了什么没有?”王珂问。

罗绍环摇摇头,“班长,你有什么发现?”

“你发现没有,这个洞没有膻腥异味。”说这话的时候,王珂还是不停地打量。抬起头来,看着头顶的那个小洞,王珂向上一指。“我俩上去看看!”

“班长,这么高,咋上?”

王珂四下看看,确实没有任何能攀登的东西。算了,等搬进来再说。

说完两人准备出洞,洞外的阳光映射在洞壁上。洞壁的一角很干净,恍然还有一些亮晶晶的光反射。

“等等。”王珂停住了脚步,伸手去摸那面洞壁。

这面洞壁怎么会这么干净?是狍子经常在这蹭痒痒,还是舔的?

王珂蹲下来,用食指蘸了点口水抹上去,然后再伸到嘴里尝了尝,突然,他自己趴在了洞壁上,用舌头舔了舔,叫一声:“绍环,快过来,你来舔舔。”

老兵罗绍环赶紧蹲下来,用自己的舌头去舔那面洞壁,果然有一点咸。

“啊,有点咸!”他惊喜地叫着。

昨天按方位角行进,老兵罗绍环临出发时,班长王珂就告诉他,注意跟踪大型食草动物的洞穴或舔食过的岩壁和地面。他竟然忘了。

王珂拨出自己的军用匕首,在洞壁上轻轻地刮了一些石粉末下来,再次尝尝,没错,这石粉中含有钠,这真是巨大的发现,就是一个宝洞。

“快,我们回去,组织搬家。”

再次赶回临时宿营地,无线班长黄忠河已经将所有人员安排成两个组。一组在编织芦苇席,一组在收集干柴。

经历过农场锻炼,指挥排的兵配合得相当好。

组织搬家,连续搬了三次,重点是吃的、铺的和烧的。

“这营地窝棚怎么办?”无线班长黄忠河征求王珂的意见。

“留下吧,还有一些食物。”炮兵排的战士一定会找到这里,给他们留下,虽然比不上孢子洞,但总能栖身,总能果腹。

那个匾子也带上,正好可以做个洞门。

等再次来到狍子洞,把家安下来,回头一看,洞还是太小。人进来可以,但食物放进来,满洞的鱼腥味。放在外面也不安全,而那些干柴和火种就更没有地方放了。

“班长,要不然我们在外面搭建一个仓库?”老兵罗绍然提议。

王珂摇摇头,这显然不行。他想起上面的洞,要是能带来意外的惊喜,比如是在那里存放食物,那就太美了。

“走,我们上去看看,没准能找到一个阁楼。”

几个人走回到狍子洞。站在洞中间,一齐抬头向上看去。

“搭人梯!”王珂一声令下,电话班长小高半蹲一条腿,双手在那条膝盖交叉圈起来。

“这不行,来我们手抱手,围成一圈站起来。”无线班长黄忠河连忙招呼五六个战士围起来,罗绍环等两个人从战士们的肩膀爬上来,搭成第二层人梯。

“上吧!”

王珂爬上两层人梯,站起来,够着了上面的洞。里面有些黑。王珂扭头向下喊:“搞支火把上来。”很快下面的战士递上一支火把,勉强能看清。

王珂把火把递进洞,这有两个好处。除了照明,还可以驱赶里面的毒虫毒兽。

接着,王珂一纵身,进了洞。

上面的洞弯弯曲曲地横卧,爬了两步,火把“扑”一下,不知被哪里的风吹灭了。王珂正待说话,忽然见前方有一丝光亮,这洞里哪来的光亮?赶紧再向前爬去,里面是一个巨大的天井,紧靠天井一侧,是个斜斜的喇叭口,里面足有好几间屋子大小,旁边竟然“滴答、滴答”地滴着泉水,顺着石缝不知流到哪去了。

阳光暖暖地照在天井上面的岩壁,上面挂满了不知名的藤蔓。

鬼斧神工,竟是天然的葫芦洞,虽然不适宜居住,用来储物、吃饭、活动没有问题。

“太棒了!”王珂大叫一声,这就是带阳台的二层小楼啊。他立刻原路折返。

半个小时后,指挥排三个班,把劈柴、食物、火种全部搬了上来。

王珂和无线班长黄忠河立刻做了如下安排。

做一个绳梯,成为连接两个洞的唯一通道;

给下面做一个洞门,洞里铺上厚厚的芦苇席,中间生火,大家围着取暖睡觉;

上面除了储藏以外,还可以用来训练、吃饭;

在那滴泉水的地方,设法做一个接水的池,不用出洞,就能解决喝水问题;

在那含有盐的洞壁上,刮出足够的盐末,储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

安排好,大家立刻按这个思路分头准备,而无线班长黄忠河把所有的压缩干粮都集中到二楼,再不用背着乱跑。同时组织了几个人,把火点起来,把所有的小鱼烤成鱼干,把牛蛙烤成蛙干。那头狍子放在天井里,有吃有喝还不担心它跑丢了。

等忙得差不多了,王珂把能说会道的宋睿民喊过来。

“宋睿民,你去刮点盐粉,给他们送去。”

“他们是谁?”宋睿民问。

“你说呢?不要告诉我们在这里。如果他们还没有找到我们河边的临时宿营地,你负责把他们带到那里。”王珂想,在没有发现这处洞穴前,河边那临时宿营地是最好的选择。

最新小说: 宋倾城郁庭川 与君AA 慕安安宗政御 刘玥甄六兮寅肃_ 永恒武道 至尊仙道 战神狼王于枫 凤九儿战倾城 名门嫡姝 望门庶女(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