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 第250章 夜遇野鸳鸯

第250章 夜遇野鸳鸯(1 / 1)

第250章夜遇野鸳鸯

几个电工忙活了好几天,终于到了通电旳这一天。

这天恰好是礼拜六——

林棠等几个在外面上班的人都回村了。

晚上八点,村里人都跑到了晒谷场。

一起等待见证通电的那一刻。

夜里蚊子嗡嗡嗡在耳边叫着。

林棠面无表情地拍死一只吸血吸得正欢的蚊子,慢悠悠挫骨扬灰。

挠了挠起了红包的胳膊。

“娘,要等到什么时候啊?”

夏天的衣服太少,她就是想拿出灭蚊子的喷液都没理由。

兴冲冲看着晒谷场大灯的李秀丽听见林棠的话,收回视线。

“最起码得九点吧。”

林棠麻了。

那家里人急匆匆来这里干嘛?

到点再来不香吗?

实在被蚊子骚扰得受不了,林棠小声对李母说道:“娘,我回去取个东西,等会儿再来。”

“……你一个人……”行吗?

刚想问‘你行吗’,想到闺女的大力气,李秀丽咽下到嘴边的话。

“行!你去吧,路上小心点儿。”

林棠点了下头,往家里走去。

晒谷场在靠近双青山的方向,林家在村里的另一头。

回家的路,一条常走的村路,一条是比较近的小路。

村里的小孩儿最爱钻小路。

林棠从小是个乖宝宝,害怕把衣服挂破,从来没走过小路。

今晚也不知道出于哪种情绪,身体一转,走了小路。

刚走了不到两分钟。

土堆后面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夹杂着几声人声。

“……不是说好要给俺再拿几斤白面吗?面呢?”女人身子扭了下,不满地嗔怪。

陈解放察觉到磨在胸口的绵软,呼吸一下重了。

搂着女人狠狠亲了一口。

“给给给,给你!好杏子,让俺亲亲,半个月没来,俺都想死你了。”

含含糊糊地说着话,手也不闲着,掀开女人的衣摆,手不住往上伸。

“……手别往上啊你这冤家。”花寡妇小拳拳捶男人胸口,扭着腰,欲拒还迎,“你上次送的那点儿粮根本就不够吃,俺都饿瘦了……”

陈解放一改在家里的那副不死不活的嘴脸。

那张憨厚的脸说着与长相不符的骚话。

“哪里瘦了?俺咋觉得大了一圈。”

手猥琐的揉了揉女人的上身。

“……哎呀!解放哥……”花寡妇像是爽到了,声音悠扬地叫到。

那声音骚.媚得让陈解放眼睛都红了。

“别急,哥哥马上让你舒服。”

一片安静下,传来脱衣服的窸窣声。

听了全部的林棠:(????)?

两个加起来最起码八十岁的男女,一口一个冤家一个哥,要不要脸?

不要脸也就算了,辣到别人耳朵了呀。

油得炒菜都不用放油了。

想到老实干活,努力经营生活,把家里顾得特别好的红花婶儿,林棠无奈摇头。

男人怎么就是不知道珍惜呢?

家里有贤妻,心却还是被外面不安分的女人勾住心神。

殊不知人家能勾到‘你’,也能勾到别的男人。

‘你’以为你白嫖了人家,其实人家坏了你的家、拿了你的财,心里还要骂你一句傻逼。

人的一辈子就这么短,本本分分过不好吗?做什么要生这种幺蛾子。

“嗯唔~”花寡妇嘴里溢出一声骚到骨子的媚叫。

“解放哥,你松开点儿……”

嘴上这么说着,双臂却紧搂着陈解放。

不知道是要身上的男人继续还是让人停下。

陈解放呼吸渐粗,“松不了,你别动,时间紧,咱速战速决。”

林棠单手捂住被摧残的耳朵。

捡起一块破砖头。

在心里算了算距离,朝声音传来的地方扔去。

砖头脱手,她转身雀跃地离开了。

‘砰’一声——

陈解放刚脱下裤子,露出丑陋袖珍的某处,一块砖头砸到他的后脑。

“哎呦喂,我的头。”

又惊又疼,某身直接萎.了。

他疼的后脑勺,身体一歪。

好巧不巧的。

那砖头再次落下,砸到了花寡妇的脸上。

正巧是鼻嘴。

“唔!!”

花寡妇鼻子嘴巴疼的发酸,鼻孔两个热流喷出。

嘴里也有些血腥味。

“喔系呀……”

她张口说话,从嘴里吐出几颗牙来。

黑灯瞎火的,花寡妇看不见她掉了几颗牙。

但是她清楚的察觉到前门牙空空的。

陈解放捂着脑袋,惶然站起。

谨慎地朝四周看了看。

“刚刚应该有人,你赶紧回家收拾收拾……”

说完,乘着昏黄的月色,拔腿就跑。

就连失血带来的晕眩都被他下意识忽略了。

花寡妇:男人,你的名字叫弟弟!脱人家裤子时叫人家心肝儿,一遇事跑的比兔子还快。

心里疯狂埋怨,花寡妇也赶紧离开了原地。

她也怕被人看见。

林棠不知道她一块砖头吓坏了偷情的野鸳鸯,取了灭蚊药,她就回了晒谷场。

到晒谷场的时候,碰上了沧桑了许多的杨春芳。

自打刘国辉被抓的消息传到村里,杨春芳过来求林家人却遭到拒绝后,她就恨上了林家人。

其中,林棠承担了绝大多数的火力。

见到林棠,杨春芳难免想刺一句两句,“莪看你能嚣张到啥时候!!”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

林棠赞同地点头,笑眯眯地道;“杨婶子说的对,那种成天跟人玩心眼儿的人最后都会作茧自缚、自食其果。”

说完补了一刀,“刘国辉不就是这样吗,惦记着别人的东西,却把自己送了进去,还不小心留下了案底。”

“唉,太可惜了。”

说着,话音一转,语气好似有些无奈。

“我就不一样了!别说我不会倒霉,就算我倒霉了,我家里还有那么多工人呢,总不会饿着累着我。”

杨春芳被气的眼睛冒火。

恨不得上去抠了林棠的脸。

她发现自打儿子跟这个臭丫头退了婚,林家蒸蒸日上,她家却走上了下坡路。

杨春芳就觉得是林棠跟那妖精一样,吸走了自家的气运。

林棠对上杨春芳恶意满满的眼睛,越来劲了。

装模作样地拍了下自己的额头。

“瞧我,说这个干嘛?”

“想要工作,对我来说是挺简单的,可是对你们家来说,好像挺难的。”

(本章完)

最新小说: 鬼眼农女团宠日常 娘子可能不是人 状元娘子飒又甜 将军,夫人喊你种田了 重回年代:团宠福妻她超凶哒 满级玄学大佬的还债生活 穿越后,胖喵儿在农门做团宠 皇宫静悄悄,冷宫娘娘在作妖 我靠搓丸子成为星际首富 傅先生的小祖宗重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