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都市言情 > 捡个保镖挺嘚瑟 > 三十一、拒嫁白痴

三十一、拒嫁白痴(1 / 1)

“你的帐,待会儿再算!”鹰钩鼻根本就没把他放在眼里,手上发力,将司马冰向后一扯,想用最直接的手段,实现他“棒打鸳鸯”的目的。

可惜,他没能把这两人分开。

并非鹰钩鼻的力气不足,而是陆小刀也随着他这一扯之力,跟了过来,而且还顺势抱住了司马冰,把她的隐私部位,全都挡在了二人的“合体”之中。

鹰钩鼻也没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皱着眉,腾出右手,想去推开烦人的陆小刀。可这两个人,就像是黏在了一起,怎么拉也拉不开。

陆小刀的“好事”继续,司马冰甚至开始陶醉其中,发出的声音越来越销魂。

青春痘也来帮忙,却收效甚微,还不明不白地挨了好几巴掌,连是谁打的都不清楚,脸倒是很快肿了起来,还出了血,青春痘下去不少。

因为休息的时间足够长,石头“内置”的防御体系,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攻击或许不足,自保绝对没问题。因为司马冰的主动进入,以及陆小刀的不排斥和刻意迎合,防御体系便将他们默认为一个整体,所以才有了以上的表现。

鹰钩鼻心知遇到了高人,硬来是不行了,恰好走廊那边也传来纷乱的脚步声,便借坡下驴,招呼两个同伴,匆匆逃离。

叶以柔也不想把事情闹大,见那三人已经跑了,便堵在病房门口,向前来帮忙的好心市民,一一道谢,并婉拒了几位想留下她个人联系方式的男士。

等叶以柔再进病房,司马冰已经穿戴整齐,红着脸、抿着嘴,闷坐在床便;之前被扔到地上的被子,也回到了床上,盖住心满意足、佯装休息的陆小刀。

叶以柔还以为是陆小刀用催眠术将那三人弄走的,当着司马冰这个“外人”的面,也不好询问详情,便故意板着脸,走到司马冰面前:“说说吧,你这是什么情况?”

“你是他的……”司马冰用手指了指陆小刀。

“你们两个,是不会在一起的”,叶以柔用非常肯定的语气,断了对方纠缠下去的念头,然后话语一转:“回答我刚才的问题!”

“我们凭什么就不能在一起?”司马冰显然不太适应对方的盛气凌人。

叶以柔鼻子轻轻一哼,算是做了回答。

比智慧,她甩对方几条街。

司马冰无力破解被对方蔑视的局面,又不能指望躺在床上装死的陆小刀给自己支持,竟是一时哑言、无声落泪。

虽是我见犹怜,却没有过来送安慰的人,至少在这个病房里没有。

三人就这么默默相持着。直到陆小刀发出轻微的鼾声,司马冰终于耗不下去了,轻轻抹去眼角的泪痕,娓娓道来,讲出她的伤心事。

司马冰是z省大族,司马世家的嫡系子孙,人又长得聪明漂亮,原本是家族里最受宠的小公主,实至名归的掌上明珠。可就在她大学报到后的第二天,家里打来电弧,让她在一周之内,嫁给京城望族胡家的长孙胡喊山,为其开枝散叶。

作为世家大族的一份子,司马冰对这种家族联姻的方式,本也不会有太强烈的抵触。可问题是,这个胡喊山是圈内有名的智障,快四十的人了,连一百以内的数数都不会,却有虐待动物的恶趣,这让她如何接受得了。

司马冰从妈妈那打听到,这门亲事,是对方指定的。而此次联姻的主要目的,是想借助胡家的在官场上的势力,拯救她那两个没啥能耐,却因一时贪念,贸然越过红线还被人抓了个现行的堂叔。

这门亲事,是司马家家主,司马冰的亲爷爷点头同意的。司马冰根本无力抗争,却又不甘心把一辈子都交给那个白痴,便想了个歪主意,打算用自甘堕落的方式,迫使胡家改变主意。于是,司马冰打电话给自己的高中同学,同来京城读大学的白洪涛,要跟他来场鱼水之欢,破了自己的身。

没想到,正戏还没开始,司马冰就失去了知觉,醒来后发现自己已被一个陌生的男子带走,还是在荒郊野地上。再后来,她打晕那男子,等到了一辆路过的宝马车,见到下车的是个女子,一激动,又晕了过去。

再醒来,她就在医院了。据护士说,她是被急救车直接送过来,用她自己的手机打的,周围没有其他人。医院通过她手机上的通讯录,联系到她的家人,结果亲自赶到医院的却是胡家的人,准备直接把她带走成亲。

所以,她想都没想,借着上厕所的机会,就偷偷跑了出来。

至于为什么选择,在胡家人面前,与陆小刀行那苟且之事。一是,时间上不允许她挑来挑去了,这个男人已是唯一的备选项;二来,以叶以柔的颜值,司马冰相信整张脸都被蒙住的男人也差不到哪去,只是还不清楚两人的关系;第三,她原以为昨晚已经破了身,已经没啥好失去的了,今天无非是装装样子,便大胆一搏……

听的过程中,叶以柔始终沉默,只是有意无意地,将手搭在陆小刀的手脉处。

陆小刀也努力装死,但在听到白洪涛那一段时,心中还是不免有些波动。当时房间里的那个男孩,应该就是白洪涛了。可是很明显,白洪涛并没打算自己来,而是把机会让给了那个大胖子,为什么呢?难道,那个白洪涛和胡家也有关系?

看来,有机会,还是要去拜会拜会那个白洪涛,把事情搞清楚的。不管怎样说,这个司马冰,也是陆小刀回归地球后的第一个女人,他得为她做点什么。满足叶以柔,那是石头的事,和他无关。

真是可惜,司马冰不知道宝马车上那些人的来历,否则,那些硬盘或许可以找回来。

叶以柔自然感受到了陆小刀的波动,有些意外地看了他一眼,却并未点破,脸上的表情,始终平静得如一潭死水。

在叶以柔的安静而又强大的心理威势下,司马冰放弃了成为陆小刀女友、继续情感发展的机会,但也恳请两人,尽量帮她抵抗这段不情不愿的荒唐婚事。

感觉到脉象再次波动的叶以柔,瞥了一眼陆小刀,发出冷笑:“俗话说,民不与官斗。你们这些大家族的龌蹉事,是我们能帮得了的么?”

陆小刀心中不服气,刚要反驳,外面又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至少有十几个人,快步奔走在外面的走廊上。

“快,去问问,凌晨一点半,急救车送来的那个女孩,在哪个病房?”一个公鸭嗓子喊道。

最新小说: 刘宋汉阙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大唐第一神童 娘亲害我守祭坛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