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都市言情 > 捡个保镖挺嘚瑟 > 二十九、歪打正着

二十九、歪打正着(1 / 1)

一条半米高的斗牛犬发现了埋在土中的陆小刀,跑到他面前嗅个不停,然后非常不厚道的撒了一泡热尿,在那几块大石头上。

距离太近,陆小刀毫无意外的雨露共沾,想要反抗一下,却是有心无力,头部的摆动幅度控制在厘米范围内,直接被斗牛犬无视。

还好狗的主人眼尖,发现到这里的异常,快步赶了过来。

来人名叫曹猛,是一家小型装修公司的老板,一米八的个子,裸露在外的健硕肌肉块,都表明他有着良好的身体素质。

作为一个精于世故的生意人,曹猛也没有选择在第一时间报警,而是蹲下身,直接征询受害者的意见:“要报警么?”

陆小刀试着摇头,却因幅度太小,没能被对方有效识别。

曹猛以为他没听清,又大声问了一遍:“需要我报警么?你直接点头或者摇头就行!”

陆小刀气得直翻白眼,奈何嘴被胶带封住了,饱受摧残的身体也确实没有多余的力气可调用,能维持呼吸就不错了。

见他这幅表情,曹猛终于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于是换了种方式:“这样吧,如果你同意报警,就继续睁着眼睛;如果不同意,就把眼睛闭上。”

陆小刀万分欣慰地合上眼睛。

曹猛将陆小刀嘴上的胶带,小心翼翼地扯了下来,累出一头的汗。没办法,这强力胶带粘的时间太久了,一个不注意,对方嘴上的那层皮就得没了。

喝了半瓶矿泉水,又补充了点高营养的狗粮,陆小刀终于有力气说话了:“帮我拨个电话,号码是……”

目前这种状况,直接去医院或者回学校都不太合适,陆小刀只好继续麻烦李老板了。看得出,那是个值得信任的人,虽然是个卖假货的。

这一趟当然不能让他白来。

陆小刀把埋在这片地里的“秘密”,毫无保留地告诉给李老板。

这年头,把东西浅埋在地里和扔在大街上,两者之间的区别,顶多也就是个时间差。他完全有理由相信,李老板会找个合适的时间,把那些东西全部取走的。

至于昨晚丢失的那些硬盘,会引起怎样的麻烦,他想操心也没用。因为,他连是谁弄走的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去向何处了。反正,天塌下来,有石头顶着呢;即便去了天堂,他也不会是一个人上路。

李老板办事老到,在问清发生过什么之后,不但帮着把能抹除的痕迹全部处理干净,还把曝过光的面具给收了回去,同时承诺另外再做几副面具,过些天给他送过去。当然,他们之间的债务关系,也随之加深了不少。

因为需要休养,陆小刀又被送到了医院单人间的特护病房,以张好古的身份和当前形象,理由是伤口感染,相关的住院记录则是从昨晚开始,与叶以柔道别的时间点,再加上一小时多一点点。

李老板刚走没多久,访客就来了。

看着眼前这位迷死人的大美女,陆小刀提不起半分的兴趣,却又不敢流露出任何的负面情绪,只好借着“重病号”的身份,含糊不清地哼了一声,算是打了个招呼。

“你这又是玩哪出,装病躲我么?还是,因为昨晚……把你的体力给榨干了?”叶以柔嬉笑着在他的床前坐下,伸手就要去揭他脸上的绷带:“来,让咱好好的瞧一瞧,在这密密麻麻的纱布之下,是怎样一张脆弱的小白脸!”

“别!”陆小刀不能不开口了,现在他的脸上是真有伤啊。石头给那司马冰解毒搞得元气大伤,整个身体的防御级别降到最低,之后受到的伤害,是一点折扣都没打的。

或许是他嘶哑的嗓音起到了效果,叶以柔停止了侵犯,脸上也浮起一片疑云:“不会吧,真的病倒了?莫非是我那……和你的体质相冲?我说怎么一直找不到你呢!”

“你的什么?”陆小刀只是身子虚,脑子可没坏。这丫头刚刚略过了关键信息没讲。

“身子呗,谁让你自不量力,非要……”,叶以柔故意做出害羞的模样,想用这个虽然在道理上站不住脚,但在情理上压到一切的理由,把这个话题轻轻揭过去。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陆小刀当然不买账,昨晚的风流债,又不是他留下的,毫无心理负担。

“我学过一点中医”,叶以柔也不跟他啰嗦,直接转换话题:“我来给你把把脉吧!”

这种事,陆小刀想不同意也不行。

“咦,真的没反应了?”叶以柔黛眉轻蹙,盯着陆小刀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这才微微叹了口气:“我就知道,没那么容易控制你。说吧,你是用什么办法,把我种进去的虫蛊给弄死的?”

“虫蛊?!”陆小刀是真的吃了一惊,一大惊。

“嗯,那五条虫子,是我八岁时开始养起的,和我的家人没什么两样。没想到,才离开我一天,就……”叶以柔的眼圈都红了,右手轻轻一抖,变出一张薄薄的铁片,双指钳住,抵到陆小刀的脖子上,厉声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

“我是你的同学啊,校友!”,陆小刀也搞不清状况啊,昨晚发生的所有事中,他连个配角都算不上,顶多是个道具。

“不可能”,叶以柔的眼神很凶,显然动了杀机:“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怎么消除这虫蛊。一个普通学生,又哪来那么大的本事?”

“那个”,陆小刀大脑飞转,想到一棵救命稻草:“医生跟我说,我昨晚差点酒精中毒,不知道和你说的这件事,有没关系。”

“昨晚离开后,你去喝酒了?还喝了很多?”叶以柔的眼神依然不善,但已经没有了杀气:“为什么?心里觉得内疚了,还是害怕和我在一起?”

“不是我主动喝的,而是被人灌的!”性命攸关,陆小刀顾不得掩饰昨晚行踪了。

“别人灌的,谁?为什么?”叶以柔将手上的铁片收起,单手捏住陆小刀的嘴巴,让它保持o型的畅通状态,然后伸过去用鼻子闻了闻。

“还真是有酒精残留的味道,不过这浓度……好像有点高”,叶以柔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一脸的不可思议:“你不会是,喝到假酒了吧?”

“假酒?不会吧!”陆小刀一边装腔作势的迎合对方,一边搜肠刮肚地,想着如何去把下面的谎圆完。

这事可不好做,因为叶以柔还在把着他的脉呢,天知道这个智商妖孽的女子,她的中医水平到了什么程度。说不定,通过把脉就能察觉到他说谎呢。

哐!

房门被人撞开,一个女孩闯了进来,惊慌失措。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刘宋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