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都市言情 > 捡个保镖挺嘚瑟 > 二十一、小人顶缸

二十一、小人顶缸(1 / 1)

“我能有什么意见,怎么着也是第一个当众对我表白的大学帅哥啊,我总不能让你有便宜都占不着”,沈梦如用戏谑的眼神扫了石头一眼:“就按照对你最有利的顺序来呗。你先去给叶同学当一个月的保镖,把今年的新生代表这朵鲜花摘了;然后去给这小美女做上门女婿,多要点嫁妆,度完蜜月再离婚,把家产一分,有了钱好来养我……”

嘶!

围观的人集体倒吸一口凉气,这女孩的胸襟,可不是一般宽广啊。只是,她这话说的太过露骨,会不会影响到那两位的决定。

“你这哪里是最优方案?”郑思思嗤鼻。

果然有人反对,围观群众的眼睛亮了起来。就说么,怎么可能让这个小子把所有的好事都占了。

谁曾想,郑思思接下来却说:“顺序上有点小错误,你应该排在第二位!本小姐虽然没有多少私房钱,但养你们两个学生,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用不着打嫁妆的主意,只要张帅哥开口,我拿钱给你们用就是。”

未来老婆自己贴钱,帮老公养小三……

很多人听不下去,抹着嫉妒恨的眼泪离开了。

叶以柔也马上表态:“我和他之间,只是交易关系,你们不用考虑我的感受。”

“你说的那件事,其实也可以换种方式”,郑思思眯着眼笑道:“我可以出钱替你请保镖,多长时间你定。当然,你承诺给我们家好古的,也必须要兑现。”

她这么一说,倒提醒了围观群众,很快就有三、四个富二代跳了出来,表示愿意出钱出人,替换叶以柔与张好古的“约定”。

“不行,我只跟他交易”,叶以柔用手一指石头,笑着对郑思思说:“我和你一样,对这小子一见钟情了。不过,我是个穷丫头,有自知之明。既然在事业前途上,给不了他需要的帮助,不妨就把我们两的关系变得简单些。您就成全一下,不好么?”

一见钟情?这位张好古同学的脸,只露出了眼睛、鼻子、嘴好吧,某非她的审美视角很独特,属印象派的?

又有几个人听得吐血,捂着嘴,带着无比的伤心难过,离开了。

石头的眼神也变得锐利起来。

这姓叶的丫头,不简单呐。她一定是遭遇到什么难题,一般人解决不了的那种。显然,这个智商和情商都不低的女孩,看出了他的实力,远超出那刚猛一拳的真正实力。

石头虽然对地球女子没啥感觉,却不能不考虑陆小刀的生理需要。在没有彻底解决身体控制权的问题之前,他还不想把陆小刀惹毛了。

对两位美女的厚爱,石头必须默然接受。

“你们两个,不,你们三个,都有病!”沈梦如玩不下去了,拉着两位绿叶,气哄哄地走了。

叶以柔见她走远,这才把嘴凑到石头的耳边,小声说道:“放过赵蕾和教官吧,再玩就过火了。催眠的事,我不会说出去,但你也要遵守今天的约定。”

石头点点头,嘴中发出一声常人无法察觉的低啸,解了催眠。

叶以柔提醒的及时,赵蕾和那教官已经拼的没剩多少力气了,身上的遮羞布也眼瞅着不够用,就那么在学校的大马路上相拥着打滚,实在是有伤风化。

叶以柔将上衣脱下,上前裹住可怜的赵蕾,搀扶着回宿舍了。

九月中旬,京城的气温还是挺高的,脱下军装的叶以柔,上半身也就只剩下一件黑色的内衣,衬着她那如雪的肌肤,这一路,没少招惹饿狼的眼光。

石头也想走,但是不能走。

贾爱国还躺在地上呢,虽然生命无碍,但毕竟成了残废,总要有个交代。

郑思思也没走,陪在石头身旁。不过她说了一句颇具威胁的话,把剩下的那些一直看热闹的人,也都给劝走了。

当然,贾爱国的形象,还是很吸引眼球的。虽然知情的人都走光了,却不妨碍不知情的人,过来瞅两眼,所以很快又聚了不少人。

警察终于赶到,一男一女,石头刚想迎上去,却被郑思思伸手拉住:“老公,警察都来了,我们快点离开这里吧!早就跟你说了,打架有什么好看的。”

她的声音嗲嗲的,听得那女警一皱眉:“刚才,是谁报警的?”

“是我,是我报的警!”一个身高在一米八以上的肌肉男,气喘吁吁地,扬起了右手。他的左手,拎着一个看起来得有三四十斤重的大铁锤,不停地往地上滴水。

“你知道是谁干的么?”女警用手一指地上的贾爱国。

“知道!”肌肉男的嗓门很大,声音洪亮:“是我干的!”

石头眉头一皱,转过头问郑思思:“这人是你找来的?”

“嘘,小声点”,郑思思连忙把他往外面拉了拉:“这种顶罪的人,只要有钱,好找的很。你也不必愧疚,他们……”

“警官,他撒谎!”一个又高又瘦的家伙,突然从人群中挤了出来:“之前发生的一切,我都看见了。这家伙是别人请来顶缸的,凶手另有其人!”

“哦,还有这等事?”男民警的兴致来了,这种案查着才有乐趣么:“你说的那个凶手,还在现场么?”

“当然在了!”

“指给我看看!”男民警从腰间,取下了手铐;一旁的女警,则把手按在了腰间的配枪上,一双秀目在四周的人群中,扫来扫去。

“不用到处看了,那个人就是我!”

告密者,将右手的食指指向自己,同时竖起了左手的中指,方向正对着那女警。

男民警愣住了,这家伙,是从精神病院出来的么?这种事也出来跟别人抢!故意伤人,还伤的这么重,是很有可能要坐牢的。

女警则被那竖起的中指激怒,估计是担心武力值不如对方,下意识把枪拔了出来:“不许动,把手放在头上!”

告密者根本不鸟她,几个大步走到贾爱国的跟前蹲下,右手握拳,高高扬起:“刚刚,我就是这样一拳!”

砰!

女警开枪了,正中他的眉心。

男民警吓了一跳:“小天,你怎么开枪把他打死了?万一是个精神病怎么办?”

“瞧把你给吓的,还老民警呢。他要是精神病,怎么知道要对我竖中指,而不是你。再者说了,不能因为他可能是神经病,就眼睁睁地看着他把地上那人打死吧?”

“算了,反正人也死了,你还是想想回去怎么写报告吧!”男民警叹了一口气,回头一看:“咦,刚才认罪的那个小伙子呢?”

别说那个肌肉男了,现在连石头都走了。

不远处,一胖一瘦的两个中年人正在边抽烟边聊天。

瘦子的样子,看起来很生气:“你是不是早就料到了这个结果?”

胖子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吐了一个烟圈,自言自语:“这个张好古,居然能把催眠术用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不好对付啊。”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刘宋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