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都市言情 > 捡个保镖挺嘚瑟 > 十五、小刀醒来

十五、小刀醒来(1 / 1)

中医药方与西医药方的最大区别是,前者会依人依症而变化,这个调整,不仅是剂量上的,还可能涉及相关药材的配比关系。故有一病一方之说。

石头吃的第二剂药,虽然表面上压制了中毒引起的腹泻,却因药不对症,并未根除毒素带来的影响,反而增强了它们对药物的适应性,两者裹挟在一起,进入到血液循环系统,对身体产生了更大范围的损害,甚至影响到了脑部的神经中枢。

而在这之后不久,石头又进行了一个脸部的大手术。虽然李老板请来的是高手中的高手,但也无法回避石头脸部注定经受大面积创伤的事实。

几个不利因素交织在一起,共同祸害,威力惊人,石头能够保住性命,已属万幸。

这还多亏了,送石头来医院的是有钱关系硬的李老板,而非穷的叮当响的铁蛋。另外,这里还是华国首府,名医云集的地方。

在金钱与名医的共同努力下,石头的生命体征逐渐稳定下来,各项主要指标接近正常,除了仍陷入重度昏迷状态,其他方面已与常人无异。

有沈梦如传话,学校也很快知道了此事,班级指导员也特意来了一次医院探望。还好当初填写个人资料的时候,石头耍了个心眼,没有留家人的联系方式(手机号少写了一位数字),否则指导员还真有可能把张好古的父母请来。

李老板临时充任的长辈身份,起了很重要的稳定作用,校方的注意力很快转移到了别的方面,比如,马上就要举行的开学典礼。

新生军训期过半,躺在病床上、昏睡了十多天的“张好古”,终于睁开了眼睛。

醒来的这位,却不是石头,而是这具身体的真正主人,陆小刀。这场突如其来的意外,不但让控制这个身体的石头“掉了线”,还意外激活了被强行深埋的主体意识。从某种程度上,陆小刀“复苏”了,至少,暂时。

“这是什么地方?”喃喃自语的陆小刀,脖子向右一歪,看到一个正在换药的大眼睛小护士,便习惯性地打了声招呼:“你好,美女!”

“啊?”小护士先是吓了一跳,然后像见了鬼一样,跑了出去:“醒啦,醒啦,38号床的病人醒啦!朱大夫,朱大夫,你在哪?”

不到三分钟的时间,“张好古”的病房里便挤满了人,医生、护士、护工,还有附近可以走动的新、老病号。

陆小刀的主体意识虽然恢复了,但却调不回被石头强行隔离的那20多年本体记忆。现在的他,连自己叫什么都不知道,所有的身体本能和可搜索、使用的记忆,都是石头使用他身体以后的这段时间内留下的,他甚至连“石头”两个字都不曾提过。

相较而言,“张好古”这个名字的来源和用处,他反倒是清楚得很。在尚不了解自己是谁的情况下,陆小刀很明智地接受了“张好古”这个身份。

病人的恢复程度,让医生和护士们都很欣慰。种种迹象表明,他的神志已经彻底恢复正常了,所展现出来的智力水平,甚至比他高考成绩上的表现还要高出一大截。

换而言之,只要他愿意,随时可以出院,把病床让给更需要的人。

李老板的表现,则有些出人意料。在获悉“张好古”痊愈后,他并没有亲自赶来,只是在电话中表达了一下对医院的谢意,然后又派了一个伙计到医院把帐结了,再根据实际花费,让“张好古”在对应的借条上签字,便没有下文了。

两人之间,再次回到简单的买卖关系。

当然,出院归出院,陆小刀脸上的纱布和胳膊、腿上的石膏,都还不能撤掉,因此还能享有不参加军训的特权,直接回宿舍休养就是。

当日的军训结束后,沈梦如便把那两个装钱的包送还过来,顺便慰问。

两人也算不打不相识,想到记忆中留存的任务,陆小刀自然要趁此机会把两个人的关系拉得更近一些,于是开起了玩笑:“美女,说句实话吧!你和sc唐门,是啥关系?”

“唐门,什么唐门?我听都没听说过,又哪来的关系!”沈梦如没能领会他的幽默。

“我的意思是,你下毒的手段这么厉害,不知不觉中就让我着了道,直接丧失了战斗力,定然师出名门了!”陆小刀换成大白话。

“谁给你下毒了”,原本坐着的沈梦如,气得一下子站了起来:“我还没说你呢,就算是同班同学,你也不能在那种场合,说……那种话吧?”

“哦,我说什么了?昏迷了十多天,啥都不记得了。”陆小刀笑了,他脸皮厚,不在乎。

宿舍里还有其他人在,沈梦如哪好意思照搬原话,也只好学着他的套路,寻了个不厚道的理由:“那天,被你的连环臭屁给熏晕啦,我也记不清了。”

“哎呦,真对不起,梦如同学,那天把你给连累了。”

见对方的态度一下子变得这么端正,沈梦如也有些不好意思了:“碰巧而已,算不上连累,倒是你遭了这么大的罪……”

“我要对你负责!”陆小刀铿锵有力的雷人雷语一出,宿舍里的几位男同胞马上知趣地跑了出去,还顺便带上门。

沈梦如的话才说一半就被打断,嘴上的节奏都乱了:“你,你,你负什么责?”

“关心你,爱护你,保护你”,陆小刀把两只石膏手伸了过去,一脸严肃:“那天你不是问,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么?之后,我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甚至在处于昏迷状态时也不曾停止。还好,皇天不负苦心人,终于让我找到了答案!”

虽然也清楚对方满嘴跑火车,但好奇心还是驱使沈梦如问道:“什么答案?”

“我们上辈子一定是情侣,还是特别悲情的那种。所以,我们约好了,在这辈子,继续前缘,不离不弃!”

“胡说八道什么呢?还上辈子的情缘,你脑残剧看多了吧?”沈梦如微嗔,却没有甩脸走人,甚至有些忸怩。哪个女孩子,不喜欢被人喜欢的感觉呢?何况她现在还没有意中人,对面的这个小伙,人帅嘴又甜,还有幽默感,没有一棒子打死的道理。

“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陆小刀继续添柴加火,“上辈子的事,想不想得起来都没关系。这辈子,我们好好经营感情就是!我也没别的要求,只要你不拒绝我的追求与靠近,允许我陪你上课、吃饭、写作业、看电影就行。”

“你说什么呢”,沈梦如羞红了脸,欲拒还休。

“大实话呗,在见到你的第一天,我就……”

“不行,咱不可以泡她!哪有保镖和雇主发生感情的道理,绝对不行!”石头重新夺回身体控制权的同时,把这句不该讲出的话,也放了出来。

“啊?!”沈梦如一下懵住。

这小子,神经了?

最新小说: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刘宋汉阙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娘亲害我守祭坛 大唐第一神童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