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都市言情 > 捡个保镖挺嘚瑟 > 十三、相生相克

十三、相生相克(1 / 1)

“对不起,关于你的问题,我无可奉告!”李老板面色如常:“你心里很清楚,我并不是你的敌人。这就够了,不是么?”

石头将手收了回去,表情凝重:“是不是,我拿现在的脸出去招摇,会惹起很多麻烦?”

“嗯,多到你无法想象!”

“做面具和替我整容的人,可靠么?”

李老板没有直接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着石头的眼睛,微微一笑:“你会使用催眠术,对么?”

“合作愉快!”石头把手伸了过去:“我身上带的钱或许不够,能不能先帮我垫一下,明天,最迟后天我就能还给你。”

“好说,不急!”

……

张好古刚醒来时,头还有些发晕,朦胧中见到了自己的脸。那是一种每天照镜子时才会产生的感觉,只是今天的立体感,更强一些。

伸手去摸时,那脸向左侧轻轻挪开,然后开口说了话:“那边有镜子,你要不要也去照一下?”

镜子?

张好古这才醒悟,眼前并没有镜子,刚刚看到的那张脸是别人的。

石头没有下重手,这么短时间的昏迷,也不足以让一个人忘记刚刚发生的事。张好古很快翻出了,在李老板店里的那段记忆。

“这么快就搞定了?恭喜你!”张好古心挺大,没怪石头无缘无故将自己打晕,却为石头终于得到了这么逼真的面具而高兴。在对方说话的时候,他明显看到了面部的表情变化,没有一点的违和感。那脸,就跟原装的一样。

“谢谢”,石头感其真诚,也露出了友好的笑容:“去看看你自己的样子吧!如果不满意,我们就去找李老板,重新做一个。”

李老板将原本为石头定制的人皮面具,转给了张好古。凭良心讲,这张脸,要比张好古原装的,稍微帅上那么一点点。

然而,张好古,对此并不满意:“能不能给我换个粗狂点的?难得有次‘穿越’的机会,我不想再过奶油小生的日子!”

石头一脸黑线:“不过是加了个面具而已,跟穿越有毛线关系?你们地球人,带着面具生活的人,难道又少了?”

当然,这只是他的心里话,真正说出口的则是:“没问题,我们现在就去找李老板。”

有钱好办事,李老板很快就位张好古换了一张堪比典韦的凶脸;之前的那个面具,则留给石头,以备不时之需。

因为钞票够足,这次换上的面具也很高级。半年取下来一次的话,根本不会对遮住的皮肤产生无法修复的影响,因此张好古可以大胆使用。

相比之下,石头拿到的两个,就有些小儿科了。虽然戴上去也不容易被人发觉,却要隔三差五地取下来,让脸透透气。只能当临时救急的来用,相当于传统的面具。

身份证自然也要再做一张,好在,李老板这里,钱多速度就快。

石头背包里的现钞早就见了底,还欠了好几十万。李老板说话算话,同意多等两天,待石头回到这里做整容手术的时候,再把余款补足。

等这一切折腾完,天色已黑,改头换面的石头不好再去何招娣家,便多打了一张欠条,又从李老板那买了几个结实又方便携带的背包,就近捡了些方方正正的砖头,将这些背包塞满,这才带着张好古,与李老板正式道别。

石头让张好古在校园等他,一个人重返马厅长的别墅,把砖头全部换成现钞带了出来。一部分给了张好古,将他打发走;一部分放在随身携带的背包里,留作日用;其余的,则先扔在宿舍的柜子里,等明天办张银行卡,全部存进去。

终于可以好好的休息一下了,石头一觉睡到了第二天中午。

同样的一个夜晚,却有四个人却因他而失眠了。发现女士内内的沈梦如,为了找石头发飙,在小饭店白等了一天;知道何招娣提前返回、电话中口气不善的铁蛋,想问石头发生了啥事,却发现自己没有他的电话,也到处找不到他的人;被无缘无故打晕的何招娣,想知道他为什么出尔反尔;受了满满一天意外的张好古,则在揣测,那石头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自己究竟该拿着钱出去游玩,还是留在附近,跟进后续的泡妞进展。

洗漱完毕,石头正式以张好古的身份,拎着两大袋子现钞,行走于京城大学校园。

他先来到铁蛋打工的小店,学着沈梦如,点了一碗红烧牛肉面,并特意坐在她当时所坐的位置上,还把忙得不行的铁蛋硬拉过来,聊了些纯属扯淡的话题。

铁蛋虽然没有认出他来,却也恨死了,这个同样为了13元钱唧唧歪歪的家伙,就特意把那泡了十几个小时,准备拿来对付石头的陈年碗边泥,偷偷放进了给他端去的那碗红烧牛肉面中。

巧的很,当石头把这碗面,吃到只剩最后几口汤的时候,沈梦如来了。

正是吃饭时间,人比较多,只有石头对面的位置空着,那还是因为一般人受不了他的吃相,实在不能对面而食。

沈梦如刚刚过来,又为了找石头而心不在焉,便直接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虽然带了面具,见到这个女孩,石头还是有些心虚,把头低了下去,还差一点就按上次的程序,再舔一次碗。

“对面的这位同学,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沈梦如的第六感很强。

石头发现自己有些不在状态,担心说多了会露馅,便直接用了一招生人勿近:“美女,你这是想要泡我么?”

“放你娘的个臭屁!”沈梦如憋了一肚子的火,正没处发呢。她用力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指着石头的鼻子:“有本事,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噗的一声!

石头的屁又臭又响,婉转悠长。陈年碗垢再度发威,立竿见影。

小饭馆里就餐的人,同时笑喷,违反了职业道德的铁蛋则逃到后厨,接受良心谴责。

沈梦如窘得不行,气得说不出句完整的话,只能不停的说:“你,你,你……”

最可憎的是,她每说出一个“你”字,石头就会放一记响屁,时机和节奏都把握的很准,非常合拍。

连续两次“中毒”,石头的肠胃哪里吃得消,豆大的汗珠很快布满额头。担心自己可能会暂时失去意识,石头必须得向沈梦如交代点事儿:“同学,能不能打断一下?”

这句话原本很正常,可惜不适合今天的情景。因为他这话,好像是在向大家说明,他放的这些屁,与眼前这位美女说出的话,大有关系。

在四周连绵不止的笑声中,沈梦如停止了“结巴”。

说来尴尬,她的话音刚落,石头也停止了放屁。

众人愕然,沈梦如脸色铁青,就要转身离开。

“等等,沈梦如,求你件事!”石头的声音已经很弱,身体也是摇摇欲坠。

沈梦如止住身形:“你,知道我的名字?”

最新小说: 战神:我有七个绝代姐姐 娘亲害我守祭坛 特种兵:从战狼开始崛起 大唐开局震惊长孙皇后 战场直播,粉丝问我kd多少? 明末昏君?我乃中兴之主! 农家子的科举之路 大唐第一神童 重生七零,悍妻是神医 刘宋汉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