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玄幻魔法 > 琢玉 > 第十二章 红颜岂名少年意

第十二章 红颜岂名少年意(1 / 1)

矮小男子盗圣偷天嘿嘿一笑,也不多说:“诸位看看吧,要是没问题我就回去复命了。”

为首几人都凑上前来,看了眼苏婉晴,皆点头确认。当见到旁边的麻布袋时,星月教中站出一名二十多岁的黑衣女子,说话很是生冷:“这是为何?”

“嘿嘿。”偷天一脸怪笑,笑声甚至有点令人厌恶,“不瞒各位,在下入室时,苏家二小姐正在沐浴。然而时间紧迫,我也顾不得那么多,就把她一股脑儿装进麻袋了。此刻,她未着寸缕……”

“哈哈哈哈。”张千寻等一干人大笑。

“你……”两名黑衣女子脸色泛红,俱是瞪了眼偷天。

张千寻身后走出一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男子,俯下身去,就要当面解开麻袋确认清楚。

“够了!”被称作李少主的年轻女子一声清斥,“你们这么做,过分了!”

“哈哈。”张千寻抚扇大笑,“原来我们的李幽兰小姐,也有害羞和恻隐之心啊。”

这名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前阵子与苏小雨有过两面之缘的紫衣女子李幽兰!

“罢了,余猛。”张千寻制止那名满脸横肉的凶煞男子,“先这样吧,危急时刻我们正好给那些所谓的正派人士一个惊喜。”

余猛哼了一声,站起身来,盯着矮小的盗圣,说道:“偷天,你该不会又留下尾巴了吧?”

偷天依旧是一副笑容,似乎他永远都是这样嬉笑着的,说道:“我当然是按照自己的原则办事了。”

在场的人都明白此话的含义,显然偷天按照惯例,行窃之后,在现场留下了纸条表明身份。

余猛怒道:“你这家伙真不靠谱,索要了那么多报酬,办事一点也不干净利落!”

“诶。”倒是张千寻风度翩翩地站了出来,他摆手阻止余猛,对偷天拱手笑道:“感谢奇异社鼎力相助,以后还需多多合作。”

偷天又是嘿嘿一笑,也拱手道:“如此在下就告辞了,后会有期。”偷天转身就走,动作极为敏捷,几个翻越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余猛怒色未退,张千寻在其耳边低语:“如此也好,一切罪责就由偷天担去。”

李幽兰走上前来:“张护法,机会一年也就一次,弥足珍贵,还需大家同心戮力。我教的人带着两位苏家小姐先去‘雁莫进’森林,你们幽冥堂高手清理尾巴后再行赶来。”

待星月教众人扛着两位苏家千金消失之后,张千寻原本就邪气的脸上又浮现冷笑:“星月教算盘打得真好,苦活我们做,好处他们捞。可惜他们又怎会料到……嘿嘿!”

余猛近前问道:“张护法,属下有一事不明。既然探知古洞秘密,直接去不就得了,为何还要大费周章来抓苏家两小姐,弄不好会惹来许多麻烦。”

张千寻摇摇头:“这点星月教倒不曾骗我们,有了苏家小姐,办起事方便得多。两路并进,可保我堂必胜无疑。再有,圣道沉寂了这么久,再不出手,怕是那些名门正派都忘记我们了罢!”张千寻说到此处,目光中闪现狂妄。

余猛还有疑问,又道:“我幽冥堂光食客就有一百多,大可单刀直入,还需要采取这种手段?”

“你别小看了龙翔宗。”张千寻说着,又看了看身后,对着余猛附耳道,“还有,这些食客多半只是屈于我堂威势,其心未附。这次堂主并未言明其中秘密,就是怕他们一旦得知也想染指。”

余猛满目凶光,脸部横肉颤动,最后说道:“这个李幽兰心机深沉,我们小心为妙。”

旷野之上,月色凄清。

屋外月光堂堂,照得屋内也是一片明亮。盛夏的夜里天气燥热,再加上低沉不绝的虫鸣,这夜苏小雨失眠了。不知何时,又听得学海巨崖方向传来嘈杂声,苏小雨披衣起身。

月色下,透过窗,苏小雨清晰地看到了二三十条黑漆漆的身影,以及,黑影还扛着人!

苏小雨目力一般,自然看不清人的具体模样,然而那一条修长的身影,竟是令他觉得万般眼熟。

仿佛,那个身影曾几度出现在梦里!

仿佛,她就是自己今生今世所要守护的人!

或许就如冥冥之中注定一般,苏小雨想也没想,提着苏婉晴给的玉柄铁剑夺门而出,霍然拦在了这群人面前。

走在最前头的毫无防备,见凭空跳出个人来,也是吃了一惊。然而看清是个稚嫩少年之后,一人当即扬刀喝道:“你小子是谁?敢挡我们的路,活得不耐烦了吧!”

苏小雨还在浑噩中,都不知自己哪来的勇气。他看这帮人装束奇特,行迹诡异,恐怕就是长辈们常说的魔教中人,暗叹弄不好就要完蛋了。然事已至此,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他鼓足力气喝道:“我正要问你们呢!”

后面的人陆续走到跟前,成合围之势。此刻,苏小雨也看清了他们扛着的人,果然就是自己心中最最重要的苏婉晴,至于另一个麻布袋,他也顾不上看了。

“苏小雨!”黑衣女子喊了出来。黑夜中,谁也不曾注意到,女子美眸里那种相逢的惊喜。

“你、你是李幽兰!”苏小雨震惊。他正想慷慨激昂地大喝一声“妖女胆大妄为为何抓走大小姐”之类云云,然而触及到李幽兰盈盈的目光,也不知是畏惧还是什么别的原因,他最后只说出了这样一句:“你、你想做什么?”

李幽兰边上那黑衣女子看着愣愣的少年,又看看自家少主,满是狐疑,轻声问道:“少主,他是谁?”

李幽兰并未回答她,而是直直地盯着苏小雨说道:“这里不是你能掺合的,赶紧走吧。”

苏小雨与李幽兰见面不过两次,相谈也不过寥寥几句,然而少年对她的情感,却是复杂无比。有惊艳也有猜疑,有恼怒也有畏惧,还有内心深处一种很奇特的感觉,他自己也说不上来。此番他纵然害怕,也绝不肯退去,毅然说道:“我绝不能让你们带走她!”

“找死!”一满脸络腮胡子的男子挥刀上前。

“慢着。”李幽兰喝止。她看向仍旧昏迷未醒的苏婉晴,那张倾城俏脸令同为女子的她都忍不住惊叹。李幽兰忽的笑了起来,说道:“她可是堂堂临江府大小姐,轮得到你一个小小少年来操心吗?”

“我……”苏小雨听着这话,一种莫名的自卑升起。然而也是仅仅一瞬,他又意识到自己似又着了这不明女子的圈套,控制心神,怒道:“你们这些邪魔歪道,抓了人还有这么多歪理!”

“少年郎不知死活!”却是李幽兰边上那黑衣女子呵斥。

“寒菱姐。”李幽兰摆手阻止,依然是一脸笑意看着苏小雨,笑意尤盛,说道:“苏小雨,你赶快走吧,姐姐我不会把她怎样的。”

这“姐姐”二字差点把苏小雨气昏过去。他虽然早就发现李幽兰不同于一般的小家碧玉,然而没想到此刻她竟然自称姐姐。苏小雨心道我也算个堂堂名门正派中人,怎能跟你们这群邪魔歪道有所瓜葛。盛怒之下,他也无所畏惧,骂道:“你、你胡说什么,邪魔歪道无耻至极!”

其余的黑衣人都是惊恼,他们首先也决然没想到一贯残酷心狠的李幽兰会道出“姐姐”二字,虽然像是在开玩笑,但对于眼前一个愣头青有必要吗?其次,在他们眼里,李幽兰美貌绝伦尊贵在上,若是真有这么一个姐姐也不知是几辈子修来的福分,然而眼前这小子竟是如此不知好歹。一时间,好几人拔出刀刃,就要动手解决苏小雨。

然而苏小雨竟是横握长剑,挺直胸膛,无惧一切:“我就算死,也决不允许你们胡来!”

一群喝骂声不止,若不是看少主的眼色,恐怕都乱刀挥上去了。

李幽兰身旁那名黑衣女子,乃是她的贴身护卫风寒菱,向来心思细致。她附到李幽兰耳边轻声说道:“少主,眼下时间紧迫,不能再和这个少年啰嗦了。”

李幽兰犹豫了一下,命其他人退后,自己走到苏小雨跟前,只对着眼前少年说道:“相信我,我绝不会伤害苏家小姐。”

望着李幽兰的俏脸越来越近,呼气声都清晰可闻,仿佛要贴到自己脸上了,苏小雨不由得想起那天雨中在荒坟前的一幕,他似有所想,说道:“你、你上次答应过我的,会帮我做一件事。我要你,放、放了大小姐!”

“嘘”的一声,后方人群又议论起来。

李幽兰不禁苦笑,她本是出自一番真心,没料到这承诺竟是在这般情况下要应验了。饶是如此,她并没有后悔当初对少年许下的诺言。望着一脸稚嫩的苏小雨,眼中感情也万般复杂,最后她只轻轻一笑说道:“苏婉晴对我们很重要。”

苏小雨居然也没去多想,脱口而出:“那就用我和她交换,我跟你走,保证听你们的话。”过了一会他又补充了一句:“如果你都不信守承诺,叫我怎么相信你不会伤害大小姐?”

一群人议论开来,有嘲讽,有咒骂,有怒喝。

“好,我答应你。”李幽兰幽幽说着。

“这怎么可以?”众人齐声质疑。

风寒菱走到李幽兰跟前,她的神态还算平静:“少主,你今天究竟是怎么啦?苏家小姐关键时刻可是我们的护身符。”

“无妨,有苏家二小姐也一样的。”

苏小雨一听快绝望了,他终于明白,麻布袋里装的是苏小晴。

李幽兰提醒道:“此行凶险,你为了她不惜豁出自己的性命,不后悔吗?”

苏小雨没有说话,默默抱过昏迷的苏婉晴,将其放在自己居住的小屋里。而后,毅然出门!

那一刻,他就下定了决心!

为了眼前的女子,他可以不惜一切,甚至是自己的生命!

只是,这倾城女子,又会不会知晓,在她的生命里,有这么一个,默默的少年……

待稳定众人情绪,带上苏小雨和麻袋中的苏小晴出发后,李幽兰悄悄向情同姐妹的风寒菱说明了缘由:“这少年身上,有一枚心形九天星陨玉,天下仅此一对,所以……”

李幽兰一行人,绕过巨崖,往西进入深山丛林了。

月色清辉,再度洒在安静的学海崖下,仿佛这里,什么都不曾发生过!

然而这安宁也仅仅维持了半个时辰,另一队黑衣人又降临了,也有几十人之多。这队人除了一些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之外,还有诸如道士僧侣的奇怪装束,甚至还有几个鬼魅般的身影,全身包裹在黑衣中,散发着恐怖的气息。

“叮铃铃铃。”偶尔还有怪异的铃声传来,在圆月下很是凄冷。

领队的自然就是幽冥堂的护法张千寻了,他看上去大概还不到三十岁,英俊的脸上却难以掩盖一股妖邪之气。他命令余猛带着少数人先行,自己则率众人齐刷刷拦在了学海崖下。

果然没多久,来路上又赶来一群人,人数比之张千寻所率更多,带头的赫然就是赵舞言、后明和王衍。

当夜,临江府人发觉大小姐被劫,现场还留下了偷天的提示,直接就指明了翠峰山脉方向。而苏正阳前去豪杰堡会盟未归,赵舞言心知大事不妙,立即向龙翔宗其他分府请求援助,距离较近的后羿府和微云府火速赶来。

三府弟子合并一处,向西追赶,果然在学海崖下发现了这群不速之客。两队人即刻对峙起来。

赵舞言见爱女被掳下落不明,心里最是着急,当即喝道:“尔等何人?快快交出我女儿!”

张千寻轻摇折扇,一副纨绔公子的姿态,答道:“苏夫人息怒,久闻龙翔宗名门正派,我等慕名前来拜访。”

见对方无耻敷衍,赵舞言更加恼火:“少废话,我女儿现在何处?”

“你们把我姐姐抓去哪了?”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

“那是苏正阳的小女儿苏小晴!怎么回事?”魔教队伍中一人喊道。

张千寻皱眉,他似是有所领悟,暗骂一声。

正派中人救人心切,微云府府主王衍喝道:“你们究竟是谁?再不回答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哈哈原来是王府主。”魔教队伍中走出一五旬老者,身穿灰色道袍,手中一杆拂尘,作道士装束,他朗声说道:“王府主,没想到阔别多年,你风采不减,贫道钦佩不已。”

王衍瞳孔一紧,怎么看也没认出这老道是谁,皱眉道:“敢问道长尊姓大名?又缘何知道我?”

灰袍道人回道:“王府主盛名浩荡,自然不会记得我这个无名小辈了。”

王衍自然不会为这等敷衍了事的回答所动,只道:“休要装模作样,速速交代姓名来历!”

“咳咳咳。”对面一身材佝偻的人,全身包裹在黑袍之中,看不出模样年纪,听着咳嗽声似乎也挺苍老了。他缓步走动,伴随着“叮铃铃”的声音,极是诡异阴森。一双空洞的眼眸扫视龙翔宗众人,似要有所言,但最终并未开口。

而后,不论龙翔宗一干人怎样质问,怎么怒喝,对面总是避重就轻胡乱回答,既不恼怒,更没有动手的意思。

还是后羿府府主后明心思缜密,他观察之后终有所悟,皱眉说道:“王府主,苏夫人,对面人群中并不见苏贤侄身影。看他们行径,多半是在拖延时间。”

王衍和赵舞言俱是心头一紧,恍然大悟,后悔恼怒之下未及细想,竟是中了对方圈套。当下立即部署,示意众弟子准备动手。

“让我来试探下他们。”此时王衍身后跃起一人,手执长剑,径直冲向场中央,喝道:“在下龙翔宗孙滔,向诸位讨教!”

对面一人接下:“幽冥堂食客,张狂!”

“幽冥堂?又是歪门邪道!”王衍哼了一句。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