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玄幻魔法 > 琢玉 > 第八章 苦患还知情义深

第八章 苦患还知情义深(1 / 1)

九州大陆上古十大名剑的威名,苏小雨自然是有所耳闻,此刻听得苏婉晴的粗略介绍,更是震惊了。他思量着,苏正阳身为龙翔三剑圣之一,本就是个绝世高手,再加上西风残阳,蕴含火焰之力,怕是少有敌手了。

“太神奇了!”

苏婉晴又道:“古往今来不知有多少剑痴穷其一生只为求获一柄上古名剑,可惜,有缘者少之又少,为争夺名剑丧生的人倒是很多。”

如今这名剑的下落,为人所知的就那么几把。西风残阳为苏正阳佩剑。北斗七星剑乃是龙腾国的镇国之宝,现封存皇宫。一剪寒梅在名门正派梅花派的当代掌门人梅万决手中。雷光诀本是原龙翔宗颜无痕的武器,十八年前颜无痕叛变身死,宝剑也随之失落。暗夜噬心历来为魔教所掌控,但至今也已失落。

苏小雨喟叹:“世事沧桑,连名剑也这么悲哀……”

苏婉晴摊摊手,道:“也难说,很多名剑杳无音信未必就丢失了,或许被暗暗收藏着。”

所谓怀璧其罪,苏小雨懂这道理。他把玩着苏婉晴的宝剑,又问了句:“这剑叫啥名字?”

苏婉晴闻言忽的低下头去,嘴角却泛起了甜甜的笑容,轻声答道:“呃……本来是没有名字的,后来、后来杨大哥给起了一个,叫做仙女剑……”苏婉晴的声音越来越低。

苏小雨苦苦一笑,说道:“呵呵,大小姐你美若天仙,这把剑又这么漂亮,叫做仙女剑最合适不过了……”

“怎么连你也这么说啊……”苏婉晴腼腆,声音很小。

苏小雨呆呆地望着仙女剑,又看看脸颊绯红的苏婉晴,心里是五味杂陈。

“小雨你看啊,仙女剑和这剑鞘一点也不配。剑身小巧玲珑,剑鞘却是非常笨重,还是铁制的,样式普通,毫无光泽,拿的我手都酸死了!”苏婉晴埋怨着。

苏小雨瞧了眼剑鞘,发现确实如此,这剑与剑鞘,根本就不像是一套的。

苏婉晴又道:“杨大哥也真是的,送了漂亮的宝剑,却配了一只这么难看的剑鞘。”

苏小雨望着一脸不满的苏婉晴,突然萌生了一个想法……

这天午后,苏小雨坐在小屋前,沐浴在暖暖的阳光下,手头正忙碌着。

“笃笃笃!”苏小雨敲打着,自言自语道:“嗯,这柏木的质地还真不错,若是精雕细刻,做个小巧玲珑的剑鞘,哈哈,大小姐一定非常喜欢!”少年端起小刀,全神贯注地削刨着,投入到忘我的境界。

一刀一划,一镌一刻,苏小雨乐此不疲,尽管工作量艰巨,但想到能亲手送东西给大小姐了,双手又勤快地拨弄起来。不一会儿,地上就有了一大堆碎木屑。

“好丑的木疙瘩,奇怪奇怪。”

“好丑的木疙瘩,有趣有趣。”

“好丑的木疙瘩,莫名其妙。”

“你们、你们怎么来啦?”苏小雨抬起头,看到的是好几双熟悉的目光。

“我说你在干什么呢,还对着木疙瘩自言自语。”说话的是黄无双,一脸漫不经心的样子。

“嘿嘿嘿。”陆有财突然怪异地一笑,用胳膊肘捅捅旁边的吴大胆,“吴师兄,苏小雨对你不错哟。”

“嗯?”吴大胆不解。

“你看,苏小雨手中的像雕像吧,古板、坚硬、不可雕、不变通,像不像你?”

“你、你瞎说什么?”

“哈哈哈哈。”陆有财和黄无双同时大笑。

吴大胆为人一本正经。但他的正经在黄无双、陆有财等人眼里却成了迂腐,因此黄陆二人常要以此取笑他。

苏小雨也忍不住笑了笑,再次望了眼来访的几人,眼光挪到最后,瞬间欣喜:“哥!”脸上的笑容,也如他的眼眸一般,纯净到不带一丁点儿的杂质。

沈承欢一袭青衣,身材高瘦,剑眉星目,鼻梁高挺,极是英俊,只是脸上却笼罩着一层亘古不变的冰冷。他只有面对犹如亲弟弟一般的苏小雨时,才会露出久违的笑容。

沈承欢原本是祥云城西二十里处沈家庄人士,五岁那年,厄运降临到了他头上。沈家庄五十六户两百余口生命,一夜之间为魔教妖魔屠杀殆尽。当龙翔宗赶到时,苏正阳在血泊中发现了这个唯一幸存昏迷的小孩,收入门下。

往事凄绝不堪回首,童年的噩梦怕是终生也难以挥去。大概因为幼时的心理阴影,沈承欢性格极为孤僻,拒绝与外界交流,甚至连同龄人该有的笑都没有。直到苏小雨的出现。

或许是命中注定,亦或是童年的记忆渐渐为时间所冲淡,两身份一般的少年,竟是一见如故。沈承欢长苏小雨七岁,是名副其实的大哥哥。两孤童相互扶持着一起成长,沈承欢长年冰封的心扉终于向苏小雨敞开。

尽管此时的沈承欢,性格依然沉默,但至少是不再自我封闭了。

“好不容易逮到师父外出,我们才溜过来的,大家好好玩玩吧。”高泰说道。

原来如此,冒着风险也要来看我么?苏小雨心里暖暖的。

苏小雨停下手中的活,转移话题:“你们难得来学海崖,我呢,姑且算是这里的主人吧,走,一块去玩会。”

一行人在崖前玩了一阵,感慨了几句崖壁上那些纵横交错的剑痕,便绕过高崖往西去了。

“咦?那儿好像有两座坟。”高泰说话瓮声瓮气,指着前方高处。

苏小雨随之望去,他来学海崖没多久,未曾发现这边还有两座坟茔。这群少年也没啥事做,便沿着斗折蛇行的山路往上走去。看着是不远,但弯弯扭扭的山路,也走了好一阵方才来到跟前。两座坟墓都只是简单地堆砌了一下,大概因为年代久远而无人看护,坟上早已杂草丛生,说不尽的悲怆与凄凉。

两座坟挨在一块,大小高度及破败程度都相当。唯一不同的是,一座有墓碑,另一座却是什么也没有。那座墓碑也是残破零落,都快倾倒了,从渐渐被风化的碑石上,可读出悠悠岁月的痕迹。

微风拂过,坟上荒草沙沙作响,仿佛如九幽下的怨灵,低低哀诉着。

学海崖偏僻之所,人迹渺渺,仅有荒坟相挨,尽显破落沧桑。

几个少年围上前来,仔细辨认着那块早已字迹模糊的墓碑。墓碑虽已千疮百孔,但依稀可见那褪色的五个字:颜无痕之墓。

“竟然是颜无痕的墓!”陆有财惊道。

“就是那个十八年前正邪大战中叛变的颜无痕?”苏小雨问。

十八年前鬼首山一战,龙翔宗原紫霞府府主颜无痕突然倒戈,据说最后是死在苏正阳的剑下了。此事九州大陆人人尽知。

“是的。”沈承欢淡淡回答。他平日里话是极少的,基本也是只跟苏小雨说起。

吴大胆想了想,说道:“颜无痕叛离龙翔宗,因而死了也无法葬进龙翔陵园,能有人给他刻字立碑就不错的了。”

“他不是还有个遗子在龙翔宗紫霞府吗?你们谁见过?”黄无双问道。

众人皆是摇头。

吴大胆抬头仰望,叹道:“一剑无影,七步夺命,昔日何等风光,而今却……唉!”

向来喜好钱财的陆有财突然眼珠子一转,嘻笑道:“呵呵,你们说那把失落的雷光诀,会不会,就在里面啊?”

“砰!”却是吴大胆敲了他一记,“你就会打宝贝的主意,不怕颜无痕的冤魂来找你算账啊!”

陆有财不屑地哼了一声:“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胆小啊?”

“你、你才胆小呢!我、我、我可不怕!”

陆有财又哼了一声,也不去理会吴大胆,与一旁的黄无双说起话来,似乎在商量着什么。

高泰问道:“那旁边的坟墓又会是谁的啊?”

“谁知道呢,又没墓碑。”吴大胆挠挠头,“不过想想看,谁会和颜无痕埋在一块啊?”

高泰听后自言自语:“颜无痕曾经是龙翔三剑圣之一,另外两名剑圣就是师父和韩师道师叔了,师父自然是好好的,另一个会不会就是……”

“笨蛋!”在场的人差点被他给气死,吴大胆说道:“韩师道师叔只是退隐,活得好好的呢,你说这话才想死!”

“呵呵,呵呵……”高泰摸着后脑勺傻笑,“你们也知道我脑子不好使,不好使嘛。”

还是黄无双想象力最丰富,说道:“也别乱猜了,或许只是个无名氏的坟,颜无痕觉得独自住在荒郊太寂寞,就找个人陪陪喽。”

吴大胆白了他一眼:“你真是个人才。”

一群少年说说笑笑,就在学海崖周遭游玩起来。吴大胆和高泰四下闲逛,感受春意盎然。黄无双和陆有财最是来劲,直接脱了鞋子下到小溪里捉鱼去了。

苏小雨随着沈承欢爬上一处山崖,放眼望去,视野极是开阔。

“那是一片废墟!”站在崖上边缘,俯视下方的小谷,虽有些淡淡雾气,但依稀可辨那里似乎是一个小村落,不过现在只剩下残垣断壁了。

沈承欢目光迷离,遥指下方,说道:“那里,就是沈家庄了。”

苏小雨心头一颤,他只知道沈承欢的故乡沈家庄就在祥云城西,没想到就在学海崖附近。眼前萧条破败的景象,令他百感交集。这里,便是沈承欢童年噩梦的根源地吗?

沈承欢遥望着曾经的故乡,平淡地说道:“那个时候,亲人朋友一个个在我身旁倒下,原本祥和的小村庄瞬间成了尸山血海,人间地狱。我哭着喊着,却再没一个人能回应我……”

二十年前,沈家庄五十六户二百余口生命,一夜之间遭魔教妖魔屠灭,当龙翔宗赶到时,只救下了年仅五岁的沈承欢。

沈承欢年幼的心灵受到严重的侵蚀,性格变得孤僻冷漠,直到同为孤儿的苏小雨出现。因此,两人是情同手足。

苏小雨深知沈承欢的痛苦,忙安慰道:“事情已经过去,别再去多想了。”

沈承欢忽然咬紧牙关,似是极为痛苦,说道:“幼时的记忆在不断模糊,我担心会不会哪天就再也回忆不起来了。”

苏小雨疑惑道:“痛苦的记忆磨灭掉,不是最好么?”

“但我不能忘记!那些恶鬼般的嘴脸,贪婪的眼神……”沈承欢的眼中爆发出火一般炽热的光芒,那分明就是仇恨的光芒!

苏小雨见他情绪波动疯狂,忙道:“哥你冷静点!魔教在十八年前已被铲除,沈家庄的血海深仇,已经得报了。”

沈承欢的脸上,仿佛笼罩着一层亘古不化的寒冰,唯独那一双目光,充斥着嗜血的光芒,似要饮尽仇人的鲜血。他低沉的声音响起:“事情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简单!这些年我背负着仇恨,时时刻刻都在警醒自己。害怕某一天,自己也会如这世道一般,去否定幼时的亲眼所见。”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苏小雨察觉到沈承欢话语的意思,心里咯噔一下,隐隐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沈承欢转过头,对苏小雨说道:“正派的沉默让我好心寒!”

“哥,你……”苏小雨吓了一跳。那一瞬,他从未见过,沈承欢如此寒冷仇恨的目光,那目光,竟比地狱的恶魔有过之而无不及。

多深的怨恨才能孕育出如此仇毒的目光?

是汇集了当年沈家庄两百多亡魂的恨意吗?

那些屈死的怨灵,何时方能真正昭雪?

“对不起小雨。”沈承欢的目光又迅速柔和下来,他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凄然道:“这些话,我也只能对你说了……”

最新小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靠演技成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