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60章 有点儿像

第60章 有点儿像(1 / 1)

“我说你能动作轻点?”水北被康乔压在身下,双手撑在床上头上喘着粗气。

康乔半跪着,满身的汗水,他笑着用手扫过小腹:“看把我累的,流了多少汗。”

水北舔了舔嘴唇:“好像我不累是的。”

“你累吗?”康乔俯□子,凑到水北耳旁说:“妞儿,被我这么用力的……”康乔呵了口气:“爽不?”

水北不加掩饰的点头:“嗯,但是你这破床一动就吱嘎吱嘎的,外面还有人呢。”

“你还怕这个?”康乔继续奋力驰骋:“还是那句话,干这事儿就得又快又狠又猛,凡是慢吞吞的,那都不行,几分钟搞定的货色。”

水北动了动腚:“行吧,既然你都不怕,那我还怕什么,来吧。”

“那我来了啊。”康乔握住水北的腰,一口气捣了不知道多少下,随后一声嘶吼:“来了来了,快把头低下去点儿。”康乔站起身,直接跨了过去。

水北微微张着嘴,大部分都流进了嘴里,剩余的一小部分都挂在了嘴角,顺着下巴滴到了枕头上。

康乔用胳膊擦了下脑门:“操,腿都软了。”康乔盘腿坐下,低头往下看的时候,笑道:“我就纳闷了,那地方不是拉屎的吗,怎么一点屎都带不出来呢?”

水北脸色一沉,抬腿就是一脚:“找事儿?”

康乔双手护在身前,笑道:“我开个玩笑,别认真啊。”康乔摸了自己一把,又道:“说真的,我真挺纳闷的。”

水北笑道:“前几天,你让我自己来的时候,我不是跑了吗,记得不。”

“当然记得,操……老子让你玩儿,你倒跑了,是不是觉得吃定我了?”康乔不服气道。

水北苦笑道:“那是因为我肚子难受。”

“啊?那你咋不早说。”康乔翻身趴下,搂着水北说:“妞儿,这事儿是不是对于你来说挺难的?还有,你被捅那儿真的舒服?”

水北故意用脑袋撞了他,康乔疼的直呲牙,趁着康乔揉脑门的时候,水北笑道:“不舒服我能让你捅吗?你说是不是。”水北转过头,冲康乔打了个舌响,随后伸出舌头,用舌尖扫过康乔的鼻子。

康乔一瞪眼,狠狠掐了水北一把:“你就是个欠艹的,看老子怎么折腾你。”说完,康乔再次起身,那儿也早已有了反应,伸手一巴掌打在水北的后腰上:“起来撅着,老子还得在崩一枪。”

这一枪持续的时间更长,估摸着得有一个多小时,完事儿的时候,水北早已趴着没办法动弹了,身后更是麻木的没了知觉。康乔的情况也没多好,蜷着腿,一个劲儿的说,夹的太用力了吧?都肿了。

事后两个人都懒得动了,也就顺其自然的睡了一觉,起床时,天已经黑了,康乔两腿发软的穿上大裤衩,疲倦道:“以后可得节制点儿,这也太要命了。”

水北笑着说:“先别说节制了,晚上了吃啥,我饿了。”

“下楼吃大排档?”康乔提议道。

“行吧。”水北起身开始穿衣服,穿到一半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敲了几下,康乔闻声去开了门,只见一个男人进门就搂住了康乔的脖子:“哥们儿啥时候回来的?也不通知一声,让我请你搓一顿。”

康乔拧不过俞冲,只好任由他搂着:“我就回去几天,至于你这么兴师动众的吗?”

俞冲打了个舌响:“咋样,回去这几天有没有想我?”

“滚蛋,别跟这儿恶心老子。”康乔用力挣脱俞冲的手臂,接着说:“给你介绍一下,我老家的铁磁儿,水北。”

俞冲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你就是水北啊,久仰大名,我叫俞冲,和康乔一起打天下的那小子。”

水北有点儿蒙,硬挤出一丝微笑说:“你好。”水北对他可没有丝毫印象,因为康乔从未跟他提起过。想来不止是他,康乔在这边儿所有的事情,水北一概不知。

“我说俞冲,你别这么激动行不,再把我家妞儿吓坏了。”康乔冲水北挑了挑眉毛。

俞冲撇撇嘴:“知道的是你叫他,不知道的以为是叫女人呢。”俞冲一拍手,笑道:“走吧,下楼哥们请你吃饭去,庆祝你回来了。”

康乔哭笑不得道:“咋跟我走了好几年似得。”

俞冲啧了一声:“别废话,赶紧的,哥们儿今天要把你喝趴下。”

“操,老子怕你?”康乔一挥手:“妞儿,穿衣服跟我下楼,看看哥今天怎么修理这小子的。”

水北边笑边把裤子提了起来,头没梳脸没洗的便跟康乔下了楼。

一进门饭馆大门,俞冲便吆喝道:“老板娘,三瓶牛二,再来排骨炖豆角,三根大骨棒,要骨髓多的啊。”

水北一旁听着,一时间到觉着俞冲这人挺有意思的。

“这小子就这样,一天风风火火的。”康乔小声和水北嘀咕了一句。

水北点点头,走到桌前坐下,康乔则是去鱼缸那头选鱼去了。

俞冲坐到水北对面,笑道:“咋样,来这头感觉如何?”

“挺好的,比我们老家好。”

“这话不实在啊,外面再好,那也是自己老家好,不用跟我客套,实话实说。”俞冲大咧咧的拿过酒杯递给水北,随后又拿过另一个,用餐巾纸仔仔细细的里外里擦了好几遍。

“你还挺爱干净啊。”水北眯眼笑着。

“嗨,我有啥干净的,我这是给乔子擦的。”俞冲把擦好的酒杯放在一旁,又道:“康乔刚来那会儿吧,总拉肚子,所以得注意卫生,时间一长,他没咋地我倒是养成习惯了。”俞冲苦笑着摇摇头。

闻言,水北点了点头没再说话。

“哎,我点了条草鱼,十三斤,够咱仨吃的吧?”康乔回来,搬过椅子坐在正中间的位置上。

水北刚要说够了,俞冲便抢话道:“足够了,不行在点别的。”俞冲把刚才的酒杯推到康乔面前,笑道:“看哥们儿对你好吧,给你擦的溜干净。”

康乔一咧嘴:“谢了啊。”

“对了,这几天没带水北到处溜达溜达?”俞冲边往杯里续酒边说。

“逛了个寺庙,其余的也没啥地方可逛的。”

“操,那是你没挑对地方,早知道哥们儿带你们去啊,保准儿让你们一生难忘。”俞冲嬉皮笑脸道。

“我们也懒得逛了,再呆两天就打算回老家了。”康乔拿过酒,替水北倒了半杯,嘱咐道:“你少喝点儿啊。”

水北笑着点头。

“呵,水北够听话的啊。”俞冲玩笑道:“你以前该不会是康乔的跟班吧?”

水北故意瞪大眼睛,笑道:“我像吗?”

“像,真像。”俞冲冲康乔挑了下眉:“一看康乔就不是啥好人,肯定没少打架斗殴的,说不定老家那边儿小弟成群。”

“我操,让你这么一说我还有人样吗?”康乔笑骂道。

水北倒是附和道:“我倒觉着俞冲看的挺准。”

“是吧是吧?”俞冲嘚瑟的从兜里掏出烟,啪的往桌上一拍:“看哥们儿对你好不,特意给你买的。”

“有你的啊。”康乔二话不说撕开包装叼上一根,随后递给水北:“尝尝,这边特有的烟。”

水北接了过来,慢慢的吸着。

俞冲依旧和康乔边开玩笑边夹杂着工作上的事儿,不注意的功夫,康乔嘴上的烟堆积了好长一截儿烟灰,不堪重负时从中折断,掉落在康乔白色的背心上。

“嘿,烟灰掉了哎。”俞冲急忙抽出餐巾纸,伸过手小心翼翼的帮康乔擦掉了烟灰,撇撇嘴:“幸亏没烧出洞,不然这衣服就报废了。”

康乔傻笑道:“放心吧,也不看看这衣服谁送的。”

“那是。”俞冲坐回原处,对着水北说:“这背心是他过生日时候我送的,那时候没钱,买这么个背心都得四五十,我可是下了好大血本啊。”

闻言,水北只能干笑。

“来吧,动筷子,别外道啊。”俞冲招呼着水北,水北也只能拿起筷子,细嚼慢咽着。

俞冲从盆里捞出一大块鱼肉,用筷子慢慢将里面细小的鱼刺挑了出来,紧接着送到了康乔面前的小盘里:“放心吃,卡不到你的。”

康乔撇撇嘴:“我说你把鱼肉都捣烂了,你竟然还损我?”

俞冲不屑道:“水北我和你说,康乔有回吃烤鱼,鱼刺卡在喉咙了,难受了好久,最后还是我……”俞冲拍着胸脯:“大半夜跑了好几条街,给他去买醋,你说我容易吗?”

水北笑了笑:“是不容易。”

“是吧,你也觉着我不容易吧。”俞冲大咧咧的抬起手,拍了下康乔的肩膀:“也就我,换二个人都没对你这么好的。”

康乔似乎察觉到了,偷偷看了水北一眼。

水北低着头,若无其事的吃着东西。

“滚,老子用得着你对我好吗?”

“嘿,你小子真没良心哎,来水北,你给评评理。”俞冲伸手招呼着水北。

闻言,水北放下了筷子,笑呵呵道:“嗯,我都感觉到了,你对康乔很好,看起来有点儿像……”水北故意思考半晌,随后撩了句狠话:“有点儿像小两口。”

作者有话要说:我发现了,我要是不折腾出点幺蛾子,那都不是我的风格,哈哈哈!

所以,看官老爷们别打我惹……

完结之前来点幺蛾子,说不定结局会更美好,笑死!

明儿见……

最新小说: 谍海偷天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九零福运小俏媳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