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46章 乱点鸳鸯谱

第46章 乱点鸳鸯谱(1 / 1)

水北见康乔如此大的反应,不禁有点儿高兴。康乔说的没错,练拳虽然辛苦,最起码能保证衣食无忧,待到退役时还能有个保障,最差的也能和自己老爸那样,当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教练。

如果,康乔没有深夜入宅,而水北也没有将他擒获,说不定水北还能老老实实的一直练下去,直到挥不动拳头,扎不稳马步。可事实却没给水北这个机会,当他遇到康乔的那天起,他就不在安分了,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有因必有果吧。

“我和你说话呢?哑巴了?”康乔气急败坏的盯着水北道。

水北回过神儿,眨了眨眼睛:“不就是练拳吗,放弃就放弃了呗。”

“我发现你想事情都可简单了,你都不想想后果啊?”康乔反问道。

水北抱着双臂,仔细思考一番后笑道:“后果吗,最多是被我爸骂一顿打两下,不过他已经骂过了。至于我妈呢,巴不得我早点放弃呢。”

“啊?你妈不同意练拳啊?”

水北点头道:“从小就不支持,我爸脾气犟,我妈拧不过他只能同意了。”

“我一直以为你爸妈是一条战线上的呢,感情你妈向着你啊。”康乔收敛了情绪,微微一笑道:“不过我得丑话说前头,就算你放弃了也别跟我这儿忙活,我受不起。”

水北撅着嘴:“那你让我去哪啊?”

“爱去哪去哪,反正别来我这儿。”康乔翻了烤箱上的肉串,斜眼扫过水北,为了防止水北多想,赶忙补了一句:“过来玩儿可以。”

水北干瘪道:“哎呀,你一个人天天这么忙还不得累死,我过来不是正好吗。”

“正好个屁,说不行就不行。”

水北心一横,大声道:“就这么定了,反正我得过来。”

康乔同样心一横,脸一沉:“你这样就没意思了啊,自打咱两认识,哪次遇到事情不是你拿的主意?给康宁学费、给我钱开大排档、还有我奶去世那两万,你说你哪件事问过我了?”康乔气急败坏道:“我跟你这儿就没什么发言的权利,你想一出是一出,你也太不把我当回事了吧?”

水北见他是真急了,赶忙解释道:“我吧从小主意就正,想啥做啥习惯了,不过我敢跟你保证,今天是最后一次,往后我都和你商量行不?”

康乔咧嘴道:“得了吧,这是大事儿,小事更多,你说哪次咱两那个……”康乔偷偷看了看四周,小声道:“你哪次是问过我的?有问过我想不想吗?哪次不是你硬来的,我真就够了。”

康乔刚把话说完,水北立刻就低下了头,那副甭提多委屈的表情看的康乔这个难受,不等他开口再次说话,水北却嘀咕道:“你对我这么大的埋怨啊?”说完,水北还故意吸了吸鼻子。

康乔啧了一声:“我操,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吧……我……”康乔赶忙放下手里的活,吱吱呜呜道:“那啥,我真不是埋怨你,我就是生气,你说我也没啥出息,要钱没钱要背景没背景的,你跟我不同啊,大好的前途说放弃就放弃了?我是替你不值。”

水北埋着脑袋,眼神落在自己的手指上,憋屈道:“我乐意。”

“你是乐意了,可你也得考虑考虑我咋想的吧?”康乔见烤箱上的肉串熟了,赶忙拿过餐盘放在上面:“等我一下。”康乔端着肉串送到了一旁的餐桌上,回来的时候摘了手套,又从兜里拿出一根烟,凑到烤箱的木炭上点燃,吸了一口之后说:“妞儿,你在考虑考虑吧。”

水北依旧低着头:“不考虑了,就这么决定了,如果你不同意,那以后我不来就是了。”

“又来了。”康乔叼着烟,怒视着水北说:“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

“行了,啥都别说了。”水北猛地抬起头,严肃道:“乔儿,你知道如果我是你,我会说什么吗?”

康乔怔了怔:“说啥?”

水北轻声道:“我会说,没事儿,不练就不练了,你就跟老子这儿待着,等老子挣钱了,保准儿让你吃香喝辣的。”水北仰起头,眼中饱含着泪水说:“看来是我想的太简单了。”说完,水北把收钱的包递给康乔:“我先回去了。”

康乔愣了几秒,低头看着手包时,无奈的叹了口气:“服了你了。”康乔把包推给水北,苦笑道:“你就跟老子这儿待着吧,等以后挣了钱,保准儿让你吃香喝辣的。”

话音一落,水北放声大笑:“我可都记着了啊,别到时候反悔。”

康乔翻了个白眼:“就知道你是装的,可就奇怪了,我还每次都上当。”

水北连忙攀住康乔的肩膀,笑道:“这就证明你心里舍不得我。”水北收紧手臂,晃着康乔说:“你想啊,如果你心里没我,你咋可能说以后让我吃香喝辣呢,你说是不?”

康乔叼着烟,嬉笑道:“老子这叫报恩,你懂个屁。”

水北撇嘴道:“我才不信呢,你心里就是有我。”

康乔没在接话茬,而是叼着烟,吊儿郎当的看着远方。

“我操,妞儿,你看那儿……”康乔用下巴指着不远处的街道,水北闻声看了过去,只见尹童带着曹磊和纪威往这边儿来了。

尹童和纪威并肩走着,边走还说笑着,只有曹磊,一脸的凝重,待靠近时,曹磊二话不说冲了过来,抓住水北的衣领扯了好远。

水北被衣领勒的有点儿疼,皱眉道:“你小子这是干啥?”

曹磊将他拽出好远,松开手时气急败坏道:“你他|妈的能不能为自己考虑考虑?”

水北整理了衣服,笑道:“你都知道了?”

“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全场馆的人都知道了。”曹磊怒视着他。

水北温吞一笑:“消息传的挺快啊。”

“什么叫传的挺快,是你爸去馆里把你的名给除了,你不知道?”

水北怔了怔,诧异过后恢复了嬉笑的模样,无所谓道:“我爸向来都这这样,我一早就应该想到的。”

曹磊瞪大了双眼:“大哥,你现在还能笑啊?你赶紧回去和你爸说,你改变主意了,说不定他还能让你回去的。”

“回去?为什么要回去?”水北笑问道。

曹磊万万没想到水北会这么问他,一时间语塞。

水北见他干瘪的说不出话,笑着说:“磊子,看到你能替我这么着急我挺高兴的,至少咱两这么多年的哥们儿没白当,不过,我真的不想练了,那也不是我想要的,太累太乏味了。”

闻言,曹磊说道:“你真这么想?我可不这么认为啊,以前咱们一起练拳的时候,你都撒欢了的练,怎么突然就……”

“那是以前,我现在不一样了。”水北摊着双手,嬉笑道:“你不觉着我现在比以前好多了吗?”

曹磊虽然不想承认,可又不得不承认,水北确实比以前开朗多了。

“是吧,你也这么觉着的吧。”水北笑着走到他身旁,搂着他说:“我有自己的想法,我不会傻逼到不为自己的考虑的。”

曹磊长吁一口粗气,轻声道:“我看你没也聪明到哪儿去。”

水北傻笑道:“行了啊,都多久没见了,一见面就跟我急赤白脸的,至于吗。”水北揽着他往大排档走去:“今儿我请客,咱哥两儿敞开了喝。”

曹磊抬手抹了一把脸,无奈道:“你就作吧,早晚有你后悔的。”

水北撅着嘴:“你就别教训我了,过去吃东西。”

水北推着曹磊回到摊位前,尹童和纪威已经落座,看到他们过来的时候,纪威打趣道:“说完了?”

曹磊翻个白眼:“管得着吗。”

纪威不以为然的笑了笑,转而看向水北:“你这么一走,场馆里可都是我的天下了啊。”

水北耸耸肩膀:“你有那个实力,希望以后你能走的更远。”

纪威显然没想到水北会这么说,他认识的水北一定会不遗余力的嘲讽他几句,现如今的情况却不是这样了。

纪威说不出话时,尹童却拍上了他的肩膀,笑道:“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

纪威忙不迭点头:“确实不一样了。”

水北站在一旁,疑惑道:“你们说啥呢?”

尹童连忙摆手:“没啥,我和纪威没事儿闲的的,别在意。”说完,尹童冲摊位前的康乔吆喝道:“康老板,来五十串肉串,再来一箱啤酒。”

所谓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自打尹童那天给了奠礼之后,康乔对尹童就不能再向从前了。

“行,一会儿就好。”康乔淡淡的回了一句。

尹童点点头,拉过一旁的椅子说:“过来一起喝点儿?”

水北笑了笑,走过去坐下。

尹童待水北坐下后,赶忙用胳膊肘撞了下纪威,纪威一愣:“干嘛?”

“啧……”尹童翻了个白眼,小声道:“拿出来啊。”

“哦对了”纪威赶忙从包里拿出一块奖牌,递给水北说:“还记得这块奖牌不?”

水北接了过来,仔细看了几眼,抚摸着奖牌说:“当然记得。”

纪威抿嘴笑道:“这可是你拿的第一块奖牌,我好不容易跟教练要出来的。”

水北用拇指轻轻抚摸着奖牌,微笑道:“谢了啊。”

“客气啥,虽然一直以来咱两都不对付,但这种小事我还是能做的,谁让我胸襟宽广呢。”纪威边说边笑道。

“就你还胸襟宽广?”曹磊插话进来,带着鄙夷道:“也不知道是谁,昨儿在厕所里又是踹门又是砸墙的,出来的时候眼圈都是红的。”说完,曹磊还撇了撇嘴。

纪威脸色一沉:“曹磊你少放屁,老子什么时候那样了。”

“哟哟哟,还不承认?”曹磊转过头,冲着水北笑道:“昨儿,你爸刚从场馆离开,教练就给我们开了会,完事儿的时候,纪威直奔厕所,在里面又砸墙又踹门的,害的我们以为他得失心疯了呢。”

话音一落,纪威面子上挂不住了,拿过桌上的一把筷子朝曹磊甩了过去。

曹磊用手一挡,筷子散落的到处都是。

水北啧了一声:“哎,你们有仇可以自行解决,别用这儿的东西啊,都是钱买来的。”

纪威皱着眉:“我赔你就是了。”

水北笑道:“这可是你说的,走的时候记得把账结了。”

水北的一句玩笑话顿时打破了纪威的尴尬,一时间也没人在意曹磊刚才的那些话了,至于接下来话题的走向,基本都是围绕水北将来会干嘛展开。

康乔至始至终没有参与进来,而是上过烤串之后便坐在马路牙子上看手机抽烟,直到曹磊扶着醚酊大醉的纪威离开时,他才起身走了回来。

水北站在路边,目送曹磊和纪威离开。

“北北。”尹童轻唤一声走到他身旁,看着曹磊和纪威离开的方向说:“纪威那小子的心思你明白不?”

水北微微一笑:“我看你两挺合适。”

“我操,你乱点鸳鸯谱啊?”尹童苦笑道。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早就码完了,结果家里断网,害的我大半夜跑网吧来更新了,忍着疼痛啊……太痛苦了。

嗷嗷,打滚求拥抱啊,哈哈哈

明儿见啊……

最新小说: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九零福运小俏媳 谍海偷天 八零好福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