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40章 离开我你活不了的!

第40章 离开我你活不了的!(1 / 1)

一般的大排档都能维持到凌晨三四点钟,有的店家不甘心甚至能熬到五点多,可这会儿才刚过一点,整条街只有这儿冷冷清清的,再看别处,依旧红火热闹。康乔似乎并不在意,依旧低头认真仔细的写写算算。

“怎么收摊这么早?”水北问道。

康乔低着头:“第一天开张,我怕东西卖不出去所以就上货少了。”康乔放下笔,抬起头傻笑道:“谁知道竟然这么火爆,一丁点东西都没剩下,瞧见没……”康乔指着空荡荡的啤酒箱子说:“一瓶都没剩下,带劲不。”

水北瞧他这股子高兴劲儿,心情顿时大好,挪着椅子坐到他身旁,笑道:“乔儿,今儿能挣多少?”

康乔再次拿起笔:“我这不是算着呢吗。”

“能挣两千不?”水北问道。

“笑话”康乔转过头自信道:“妞儿,我就这么告诉你,少四千我把脑袋割下来给你当球体。”

“这么多啊?”水北高兴的合不拢嘴:“真牛逼。”

康乔挤眉弄眼道:‘你也不看看我是谁。“

水北撇嘴笑道:“夸你胖你就喘,德行。”

康乔美滋滋的笑着,继续算着账。

水北看着他的侧脸,微笑道:“收摊怎么不把我叫醒啊?该不会是因为生我气懒得搭理我吧?”

“嘿,你说你这人啊……”康乔叹息道:“老子是看你困了,反正还要算账就让你多睡一会儿呗,好心当成驴肝肺。”

水北就知道康乔是这么想的,伸手从桌子底下搭上了他的腿,越摸越往上,最后直接顺着裤管探了进去,用手指轻轻挠着康乔的蛋。

康乔痒的直躲:“别闹,我这儿干活呢。”

“你干你的,咱们两个互不耽误。”水北继续手上活动。

康乔拗不过只能由着他了,一笔账算了半个多小时才算搞定,随后从包里拿出钱,捋在一块儿开始数:“一百、两百、三百……一千七、一千八、一千九……”

水北摸了康乔有一会儿了,他竟然没有一丁点儿硬的势头,敢情这人一认真起来就完全没把他当回事了啊?水北越想越别扭,趁着他数钱的时候随口来了一句:“二千三。”

康乔顿了顿,斜眼看了他一眼,继续数:“二千一百二……”

“两千五。”水北又插上一嘴。

康乔只装作没听见,继续。

“三千二、五千七、二千一……”水北一连串说了好几个数字,总算把康乔给弄蒙了。

康乔颓丧的放下钱:“你|大爷的,就给我捣乱是吧?”

水北嬉笑道:“谁让你都不硬啊。”

“操……要硬也得数完钱的啊。”康乔再次拿起钱:“妞儿,别再闹了,不然……”康乔斜眼警告着他。

水北赶忙正襟危坐:“我保证不闹了。”

“听话。”康乔再次开始数钱,直到数完钱水北都没再和他闹。

水北见康乔把钱整整齐齐放进包里,笑道:“数完了?”

“嗯”康乔伸着懒腰说:“这一天可把我累坏了。”

“那我给你按个摩?”水北把手从康乔的裤衩里抽了出来,挪着椅子到了他身后,按着他的肩膀说:“这个力道成不?”

康乔舒服的直眯眼:“行,对对对……就是这个位置,再用力……嘶……爽。”

水北微笑道:“乔儿,挣了多少?”

康乔连忙伸出手掌,笑道:“这个数。”

“五千多呢?”水北蹭的站了起来:“照这么下去,说不定夏天一过去能挣十几万呢?”

康乔笑道:“我看差不多吧。”说完,康乔皱眉思考了一会儿,接着又把包打开,从里面拿出四千块钱递给水北说:“先给你这么多,至于剩下的过后还你。”

闻言,水北脸一沉,手上用力捏着他的脖子说:“我有说管你要钱吗?”

“疼疼疼……妞儿你轻点。”康乔缩着脖子道:“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是说以后我挣的钱都放你那儿,我怕我不会经管。”

水北绽放笑容:“原来是让我当个管钱的老板娘啊,早说啊。”水北松了手,随后把钱接了过来,笑道:“这钱我是拿了,可你不怕我消失踪影啊?”

康乔撇撇嘴,揉着肩膀站了起来:“你尽管跑,只要你离了我能活你就跑。”

“呵……听这意思,我离开你是活不了了呗?”

康乔耸动着肩膀说:“老子有那个意思吗?反正你要为了这点钱不想看到我了,那随便你走人,我无所谓。”康乔贱兮兮的挑了挑眉毛。

水北看了他两眼,笑着把钱放到裤兜里,笑道:“我还真是被你看透了啊。”

“德行吧,收拾收拾回家。”康乔把最后一张桌子放到了角落里,随后用风布将桌椅围住,临走的时候又和旁边的大排档老板说笑了几句。

水北和康乔顺着街边儿慢慢走着,康乔突然问道:“妞儿,你想吃糖葫芦不?”

“啊?怎么突然说这个?”

康乔笑道:“我知道一家特好吃的,今天我自己买了一根,倍儿好吃,走,我给你买去。”康乔拉起水北的手一路狂奔,穿梭在夜市的街道上。

这是康乔头回拉水北的手,水北甭提多高兴了,嘴角不自觉的勾了起来。

“老板,来两串糖葫芦,要山楂的。”康乔喘着粗气,一面付钱一面说:“还吃别的不?”

水北摇摇头:“山楂的就成。”

康乔点点头把钱递了过去,随后拿过糖葫芦递给了水北:“吃吧。”

水北接过糖葫芦:“豁,竟然都没化啊。”

康乔咬了一颗山楂,鼓着腮帮子说:“这味道绝了。”

水北赶忙咬了一颗,咀嚼道:“还真挺好吃的。”

“是吧?”康乔挑眉道:“边走边吃。”

水北与他并肩走着,渐渐地远离了热闹的夜市。越行渐远,当糖葫芦吃完的时候,康乔脱了衣服搭在肩膀上,随后嗅了嗅说:“一身的汗味。”

水北笑道:“这是男人味。”

康乔舔舔嘴唇笑道:“你喜欢闻啊?”

“啊……”水北赶忙探头过去嗅了嗅:“一看就是个纯爷们儿。”

康乔哭笑不得道:“有几次和你见面,你身上的汗味比我这个还浓呢,你知道不?”

水北挠了挠头:“我是因为训练啊,平时不出汗的。”

康乔看出他的难为情便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两人便一直默默的走着,直到临近家门时,康乔才再次开口:“明天训练吗?”

水北忙不迭道:“没有。”

康乔点点头:“那明天就跟我这儿待着吧。”

“啊?”水北一愣,紧接着笑道:“你这还是头回留我啊,以前可都是撵我走啊。”

康乔耳根一红,尴尬道:“操……老子是想让你跟我去上货,韦力那孙子明天有事儿,拜托你别想歪了行吗?”

水北撅着嘴:“说实话你能死啊?”

“操,我说的都是实话。”康乔加快脚步推门进院儿,刚走了两步便停住了。

水北笑着追了上来,看到他停下之后自己也停下了,疑惑道:“怎么停下来了?”

康乔用下巴指了指前方,水北探头一看,康宁竟然跪在院子中间,膝盖下面还垫了块搓衣板。

“哟,这是咋了?”水北诧异道。

康乔小声嘀咕:“估计又闯祸了,我以前闯祸,我奶就这么罚我。”康乔走了过去,到了康宁身边说:“咋了?又惹祸了?”

康宁横着脸,不服气道:“嗯呢,咋地吧。”

“嘿,你个小崽子。”康乔拎包就要往下抽,水北赶忙挡在康宁身前,板着脸说:“干嘛呢?有事儿说事儿,动手干嘛?”

康乔砸吧砸吧放下手,接着进了老太太那屋。

“奶,我回来了。”康乔进屋打了声招呼,老太太正跟炕头上躺着,闭着眼睛喘着粗气。

康乔一瞧坏了,跑过去说:“康宁又惹祸了?瞧把你气的。”

老太太慢慢睁开了眼睛,怒视着康乔说:“杂种|操|的,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啊,怎么会有你们这样的孙子啊。”

康乔一愣:“奶,你别伤及无辜行不?”

“滚,滚的远远的,让我清净清净。”老太太一身怒吼吓的康乔一缩脖,赶忙退了出去。

康乔一出来,快步走到康宁身边儿,问道:“你又干啥了?看把咱奶气的,她都那么大岁数了,万一有个好歹,看我不揍死你。”

康宁横着脸也不吭声,一看就是个犟脾气。

“行了。”水北使了个眼色,又说:“奶没事吧?”

康乔摇摇头:“没事。”

“那就好。”水北走到康宁身边蹲下:“起来吧,进屋睡觉去。”

“不起。”康宁执拗道。

康乔急了:“让他跪着,不是牛逼吗?”

水北啧了一声,站起身指着康乔说:“滚你那屋去。”

康乔看了水北两眼:“都是惯出的臭毛病。”说完,康乔朝自己那屋走了过去。

水北再次蹲下,笑道:“宁宁,哥和你商量个事儿呗。”

康宁不吭声。

水北往前挪了一小段距离,笑道:“你要是起来,哥明天就带你去买个滑板咋样?这个你同学都没有吧?”

康宁动容了,转过头:“真的?”

“当然了,哥啥时候骗过你。”水北伸手拽他起来也算给了一个台阶,当康宁起来的时候,水北又道:“不过我有个条件。”

康宁看着他。

“明天一早,你必须去跟奶奶承认错误,还有你哥……”水北顿了顿,又道:“你哥这么努力挣钱不为别的,就为了能让你好好上学,你明白不?”

康宁虽然小但也明白事理,吸了吸鼻子说:“我知道了。”

“知道就好。”水北拉着康宁的手往后院走,刚走了几步,康宁便停住了,胆怯道:“哥,你晚上和我睡吧,我怕我哥打我。”

水北本想着拒绝的,可一看康宁皱巴的小脸又把话咽回去了:“行啊,晚上我跟你睡。”

水北先把康宁送回了他那屋,随后又去跟康乔打了个招呼,再次折返到康宁这屋时,康宁已经乖乖上了床,还故意留出一大片位置给水北。

水北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而这时,康宁贴了过来,脑袋抵在水北的胳膊上说:“哥,我困了。”

“嗯,那就睡吧。”水北将手垫在脑后,看着天花板慢慢出了神儿。

临近凌晨三点,康宁已经睡着了,无论哪里都是静悄悄的,而这时,窗户突然被敲了几下,随后康乔小声道:“妞儿,睡着没?”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真是抽的不忍直视,后台登陆不上,更新转菊花,简直蛋疼菊紧啊。

下章高能外加……(还是保密吧)嗷嗷,敬请期待。

哟西,明儿见。

最新小说: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八零好福妻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谍海偷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