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36章 颜涩

第36章 颜涩(1 / 1)

人活一世总归是要有点儿野心和抱负的,努力着的同时,说不定哪天好运当头,真就一步登上了天。不过有一类人算是例外,大概说的就是水北这样的人,他归于平淡,愿意做别人背后的人,实属难得。

最后一句话是水北给自己的评价,看似褒奖倒也贴切。

所以,每当康乔有一展宏图的想法时,他绝对会第一个站出来支持鼓励他,哪怕结果不遂人愿,也没有什么可后悔的不是?

他愿意做他背后的那个人……

时间匆匆而过,眼看着天色渐亮,水北便有些难舍了。短暂的一天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过去了,高兴的同时又很不愿意结束,如果一直在这里生活会是什么样?

想到这儿,水北侧过头,看着身旁熟睡的康乔,抬起手捏捏他的鼻子,随后又扫过他的嘴唇。他更喜欢康乔醒着时候的模样,有笑有怒,特别是他喜欢假装生气,一瞪眼的表情倍儿搞笑。

水北盯着他,轻声叫道:“乔儿……”

康乔没有任何反应。

水北忍着笑,掀开他的被子钻了进去,动作十分轻缓的往下滑,直到可以摸到他的二弟才停了下来。水北如同做贼一般,隔着康乔的内裤轻轻揉着,眼瞧着内裤里的东西有抬头的迹象时,水北突然松了手,接着拉开内裤的边缘让里面的东西滑了出来。

靠近时,依旧能闻到黑星星的味道,水北试探性的舔了一下,随后整个纳入口中。

不一会儿,一杆完美的枪便立了起来。水北掀开被子的一角,透过光亮瞄了一眼,依旧紫黑紫黑的,让人忍不住想笑。

而这时,康乔突然咽了口吐沫,随后便没动静。

水北在被窝里转了转眼珠儿,再次纳入口中,翻来覆去这通狂嘬,浑身解数一出,康乔竟然还没醒来。

我让你装……水北上下牙齿一合,正巧咬在顶沟的位置上,随后便听到一声痛苦的哀嚎。

康乔疼的呲牙咧嘴,掀开被子时骂道:“你他|妈|的干啥?”

水北砸吧砸吧嘴:“你咋不继续装睡了?”

康乔揉着二弟:“我醒了就得倒霉,还得负责|操|你,我嫌累的慌。”

“得了吧,你的内心可不是这么想的。”水北半跪着脱了内裤,随后一头扑了下去,侧过头时撅了撅屁股:“来吧。”

康乔坐了起来:“直接来?不怕干裂了?”

水北得意道:“刚才偷偷弄过了。”

康乔咧嘴笑道:“骚死你算了。”说完,康乔移到水北身后,大手一挥在他腚上给了一巴掌:“分开。”

水北二话不说来了个八字腿,最大程度的八字腿。

“你也不怕扯到胯骨?”康乔搬着水北的腿又合了一小段距离,随后提枪上阵,低头看准位置的同时又说:“豁……毛够多的啊。”

水北蹭的捂住了屁股:“你往哪看呢。”

“咋了?看看还不行了?”

水北埋头于枕头当中,闷声道:“明儿我就刮了去。”

“行了,你以为你刮了毛就能跟我这人冒充处男了?”康乔强行掰开水北的手,瞄准位置一挺腰。

“嗯……”水北闷哼一声。

“疼了?”康乔停住不动了。

缓了一会儿,水北露出脸说:“来吧。”

康乔得了指令,开始奋力驰骋,一时间屋里充满了撞击的节奏,或许是康乔和水北太久没做的原因,一口气猛劲儿捣了十几分钟后,康乔便迸发在水北的身体里。撤出时,康乔瘫坐在一旁喘着粗气,笑道:“齁紧的,看来往后得多给你通通。”

水北趴在炕上,回过头笑道:“我这儿是松紧皮套,不怕通。”

康乔闷头傻笑了一会儿,随后道:“起来收拾收拾,该回去了。”

“别急啊,躺下抱一会儿。”水北转了过身,拍了拍身旁的位置。

康乔瞧着他没动地儿。

“哎呀……都老夫老妻了,害羞个啥。”水北笑着拉过康乔,待他躺下时,水北主动搂住了他。

“那个……”康乔吱吱呜呜道。

“啥?”

“你自己不用解决?”康乔指了指水北依旧硬着的二弟。

水北笑道:“要不你口出来?”

“做你个春秋大梦去吧。”康乔翻了个白眼:“最多帮你打出来。”

水北见机不可失,忙不迭道:“那就打出来吧。”

康乔内心挣扎许久,慢慢伸出手,握住的同时说道:“老子头回给男人干这事儿。”

“习惯就好了。”水北四仰八叉的躺着,两只手放在胸前把玩着,在康乔撸动的同时,水北又是晃又是叫的:“嗷……啊……舒服……再用力……快点……”

康乔看着他此时的模样,哭笑不得道:“骚死你算了。”

水北半眯着眼睛,神情中带着勾人的冲动,慢声细语道:“来嘛……再快点。”

康乔笑不成声,手上的速度越来越快,当水北迸发的时候,康乔竟然没来得及退走,接着便是一股温热喷上脸颊。康乔一机灵,连忙松了手,故作厌恶道:“哎呀我去,你是想把我射墙上是咋地?”

水北抿抿干涩的嘴唇,咧嘴笑道:“憋太久了,存货比较多。”

康乔把手凑到鼻子下面嗅了嗅,厌恶道:“这东西有够难闻的。”说完,他将手上的东西蹭在了水北的小腹,接着跳下炕用毛巾擦了脸:“满意了吧?”

水北心满意足道:“满意了。”

“那就起来收拾吧。”康乔甩了甩手:“老子洗个澡去。”

一炮结束后,总算给这次旅行划上了完美的句号,当他们收拾过后,马车早已等候在村口,原路返回时,水北却有点儿蔫了,康乔看的出来,他这是舍不得呢,于是乎,康乔大手一揽,承诺道……等挣了钱,我再带你来。

这里随时随地都可以来,但水北要的却是能和康乔同行,这样才算有意义。

他们在市区分别,各自回家,相约两天后的晚上再见。那天是个重要的日子,是康乔大排档开业的大喜日子。

回家的路上,水北边走边哼着小曲,高兴的不得了,路过附近小卖铺的时候,水北顺便买了一包烟,正准备付钱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老板,来一箱啤酒。”

水北一怔,抬起头时,尹童正巧也看着他,惊讶道:“我还以为你得过两天才能回来呢。”

水北笑了笑:“康乔比较忙。”

尹童自嘲道:“是啊,也就我这么闲。”说完,他掏出一张百元大钞放在柜台上:“老板,顺带把烟钱也结了吧。”

水北笑着接纳,转身往家走。

尹童拎着啤酒追上水北,说道:“知道今天啥日子不?”

水北淡定自若道:“你生日。”

“还记得呢?我以为你早忘了呢。”尹童心里甭提多高兴了,可表面上依旧淡然道:“你有两年没陪我过生日了吧?”

水北点点头。

“还记得不,两年前你送我那个脚踏车,我一直都没骑过,就差当宝贝供着了。”尹童边说边笑。

水北挠了挠头:“送都送你了,该骑就骑。”

“舍不得。”尹童停下脚步,把啤酒放在一旁,随后拿过水北手里的烟叼在嘴上:“说真的,你以前送我的东西,我都留着呢,特别是那条用木棍插着的蛇,呵……看起来特像……”尹童压低了声音:“鸡……巴”。

“有吗?”水北反问道:“我咋不记得了!”

“你是心里跟我有气,故意记不得了。”尹童扫了水北一眼,微微低着头说:“北北,还记得两年前我生日那天,你和我说过的话不?”

水北猛然想了起来,那天可是水北一生当中最倒霉的一天,他真后悔说出那四个字。

尹童见水北脸色越加难看,赶忙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你要没忘的话,我想现在给你答案。”

水北心下一惊,赶忙道:“我饿了,有事儿吃完饭说。”水北加快脚步往家里走去。

两年前,尹童生日那天,水北鼓足了勇气,趁着四下无人之际,终于把藏在心里的那四个字和他说了,谁料话一出口,尹童却笑了,随后招呼过来一个女生,当着水北的面郑重其事的介绍道……这是我女朋友。

话一出口,水北便知道,这哥们儿是没得做了。

短暂的回忆在水北妈的打扰下中断:“儿子,你咋才回来呢。”

水北回过神儿:“啊……我这还是提前回来的呢。”

“算你有心,今儿尹童生日,买礼物没?”

水北摇摇头:“忘记了。”

“你说你这孩子……”

“姨,你就别难为水北了,他能赶回来我就够高兴的了。”尹童拎着啤酒走了进来。

水北妈笑道:“还是你会说话,我进屋做饭去了。”

水北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伸手在盆里捻了一块排骨,闷头猛嚼。

尹童坐到他身旁,看了他一眼说:“趁着这功夫,咱哥两儿聊聊?”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的作息太规律了,更新都放到中午来了,哈哈哈……这样就省的看官们等了。

够努力吧……打滚求个点个赞哟……

你知道我在等你吗?……盯

哟西,明儿见……

最新小说: 谍海偷天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九零福运小俏媳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