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28章 钻床底

第28章 钻床底(1 / 1)

康乔从未谈过对象,哪里知道吃醋是什么滋味。

“我哪里是吃醋,我都快喝醋了。”康乔不再挣扎,十分放松地躺在床上,看着身上的水北说:“你还不松手我可掉进醋坛子了啊。”康乔边说边笑。

水北微笑着松了手,依旧坐在他身上说:“把手伸出来我看看。”

“看我手干啥?”康乔攥紧拳头。

水北瞪着眼睛,假装生气道:“这天儿这么热,到时候在感染了。”水北强行拽过康乔的手臂,掰开他的手仔细看着:“你说你可真行,有大门不走非要翻墙头,万一摔个半身不遂,到时候还得连累我照顾你一辈子。”

一辈子三个字哪里是随随便便可以说出口的,可真当这三个字从水北嘴里说出来的时后,康乔竟然心里一颤,赶忙瞥过头说:“我可没那么笨,跳个强都能摔个半身不遂,就算正那样了,老子也用不着你照顾,大不了喝敌敌畏嗝屁。”

水北啧了一声:“喝那玩应得多难受,到时候跟老鼠似得,疼的满地打滚,还口吐白沫。”水北撅起嘴巴噗了几下。

“我操……”康乔赶忙护住脸:“你恶心不恶心?喷我一脸吐沫。”

水北伸手拉开康乔的手,凑近打打量着:“完了,人家都说吐沫喷到脸上容易长麻子,我看你跑不了了,长了麻子就是我的人了。”

康乔哭笑不得道:“你都多大了,咱能像个人不?”

水北伸过手,用指甲搁着衣服在他胸口挠了挠,康乔条件反射的一抖,黑着脸说:“别他|妈|的瞎闹,那孙子还在呢。”

水北回过头看了眼尹童,他依旧露着半个身子沉睡着,似乎对屋里所发生的一切没有一丝兴趣,漠不关心。水北一想也是那么回事儿,别说他喝多了,就算没喝多估计也不会在意这些吧?

“没事儿,他睡的跟猪似得。”水北回过头,从康乔身下爬了下来:“我这儿还有一卷绷手带,先凑活着用吧。”水北走到柜子跟前翻了一会儿,拿出一卷绷手带:“把手伸出来。”

康乔执拗道:“多大点事儿啊,不用了。”

“你确定不用?”水北瞪大了眼睛。

康乔长叹一声:“你说我咋这么倒霉,咋就认识你这么个人。”康乔慢慢伸出手:“快点。”

水北眯眼笑着:“哎,这就对了,听话有肉吃。”水北坐在他身旁,专心致志替他清理伤口。

康乔看着水北的侧脸,嬉笑道:“豁,眼毛挺长啊。”

“是吗?”水北眨着眼睛,眼神中透着勾引:“我这大眼睛是不是特迷人?”

“滚”康乔尴尬的瞥过头,故意去看地上的尹童说:“这孙子咋喝成这样?”

水北低头说道:“岂止是他啊,我爸比他喝的还多,我刚回来就把我一顿臭骂,还要拿酒瓶子砸我。”

“啊?还真砸了?”康乔诧异道。

水北抿嘴笑道:“没来得及就被尹童的爸爸给拦住了。”

康乔咧嘴道:“你爸脾气一看就不咋好,幸亏那天晚上碰见的是你。”

“你看……”水北猛的抬起头,笑道:“你也特别庆幸那天遇到了我是吧?”

康乔脸一沉:“你咋就往那方面想呢。”

水北无辜道:“没办法啊,我这人天生就好|色,特别喜欢你这样的爷们儿。”水北凑过去,在他耳旁小声说道:“身材好、那儿又大、还挺猛。”

康乔觉着一股热气从耳根蔓延开来,硬着头皮往后躲了躲:“别闹。”康乔故意分散注意力,把脚伸到尹童肩膀处,笑道:“我出来的时后没洗脚,熏死他得了?”

水北嬉笑道:“我是无所谓,你要是敢就可以。”

“老子还真就敢了。”康乔单手脱了鞋,穿着袜子伸了过去,眼瞧着快到尹童鼻子跟前的时候,康乔却突然停了下来,尴尬道:“我看还是算了吧,心里怪别扭的。”

水北玩笑道:“你大胆的去,我给你当后盾,如果我是你,绝对把脚趾头塞他鼻孔里。”

康乔斜眼笑道:“要我说我咋玩不过你呢,你这小子一肚子坏水,我可没你这么损。”康乔缩回脚,翘着二郎腿,晃悠着脚丫子说:“其实我就算没洗脚也不臭,熏不着他。”

“真的?”水北二话不说低下头在他脚上闻了一下:“还真不臭哎。”

康乔看的目瞪口呆:“大哥,你还真敢闻啊?”

水北嬉笑道:“这也就是你,我不嫌弃也不在乎,谁叫我看上你了呢。”水北挑了挑眉。

康乔干咳两声以掩饰尴尬,接着又说:“你个死变态。”

水北提康乔清理了伤口,拍了拍他的手腕道:“弄好了,脱衣服睡觉吧。”

“啥玩应?”康乔错愕道:“你让我在你家睡啊?”

“啊?不然你还翻墙头回去?”水北回手把剩余的绷带扔到了桌上,接着爬上了床,以侧卧的姿势拍了拍身旁的位置,抛了个眉眼说:“来啊。”水北伸手招呼道。

康乔还是头回看到水北这样,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你杀了我得了。

话音一落,还不等水北再有动作,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的两人互相看了几眼。

康乔站在原地,极小声说了句:“有人。”

水北此时已经坐了起来,大声道:“谁啊?”

“儿子,赶紧开门。”水北妈站在门外又敲了几下门。

水北冲康乔做了个嘘声的手势,接着又说:“咋了?我这儿都脱衣服睡觉了。”

“赶紧开门就是了,快点。”水北妈再次敲了几下,接着转移阵地往窗户这边走来。

也不知道是康乔感应到了,还是下意识的反应,他趁着这个空当赶忙躲到了窗帘后头,也就是这个时后,水北妈来到了窗户的位置,透过玻璃先是看了眼地上的尹童,接着又看了眼水北:“儿子,妈有事儿和你说。”

水北感觉她是真的有事儿,不敢耽搁,穿着裤衩走过去开了窗户。

“儿子,妈刚回来的时后碰见你隔壁韩姨了,她跟我说……”水北妈四周看了几眼:“她说刚才有人翻墙头跳进咱家了,你爸这会儿又喝多了,你赶紧穿衣服去仓库瞧瞧去。”

水北下意识偷瞄了几眼窗帘后面的人,说道:“韩姨真的看见有人跳进来了?”

“你韩姨都多大岁数了,没事儿编这瞎话干啥,赶紧穿衣服去看看,你妈我自己不敢啊。”水北妈催促道。

水北为了安抚她,只能穿上衣服,顺手在屋里拿了一根棍子装装样子,出门时,水北故意把屋里灯给关了。

水北陪着老妈前后院儿绕了三个来回,愣是一个人影都没看见,这时她也安心了,松了一口气说:“你说现在的人多能耐,那么高的围墙都能跳进来,明儿我得让你爸弄点儿玻璃碴子放上面。”

水北忍着笑说:“你啊赶紧回屋睡觉去吧,反正也没丢东西。”

“折腾了这么久,你也回屋睡觉去吧,还有啊,你咋让人家尹童睡地上呢?”水北妈埋怨道。

水北撇撇嘴:“他自己愿意的。”水北扔了手里的棍子:“我回屋了啊。”水北不等她说话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进屋时,水北轻轻敲了下门:“我回来了。”说完才开门进屋。

水北进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窗帘拉上,随后才把灯打开,屋里亮堂起来的同时,水北却也是一惊。康乔坐在床上,脸色凝重,而地上有着一个摔碎的茶杯,玻璃碴子还有一些崩到了尹童的毛毯上。

“咋了这是?”水北走了过去,低头看着一声不吭的康乔说:“是不是趁我不在做坏事了?”

康乔面无表情的哼了一声:“我特想弄死这孙子。”

水北眯眼笑着:“我也是。”水北弯腰把掉落在毛毯上的玻璃碴子捡了出来扔到了垃圾桶里,接着又说:“茶杯怎么碎的?”

康乔翻了个白眼:“我渴了,摸黑去拿,一个不小心弄掉地上了。”

“你可真够笨的。”水北用脚把碎片踢到一边,哄着康乔说:“一个茶杯不是事儿,脱衣服睡觉吧。”

康乔看了他一眼,赌气似得脱了衣服,接着爬到床里面背对着水北不再说话。

水北也不知他这是咋了,无奈只好关灯上了床,从身后搂着康乔的腰说:“到底咋了?刚才不是好好的吗?”

康乔一手挥开水北的手:“咱两谈谈吧。”

“啊?”水北一愣。

康乔长叹一声,翻身转过来与水北面对面道:“说真的,我一直把你当哥们儿的,而且我也不是啥好人,偷东西都是轻的,再说了,你看我家那条件,就差穷的尿血了,你说你喜欢我啥呢?”

黑暗中,水北没了笑容,忍着火气说:“你想说啥啊?”

“你以前喜欢那孙子吧?”康乔突然来了这么一句,顿时让水北无从招架,赶忙解释道:“你别瞎猜,就算有那也是以前了。”

康乔欲言又止,肚子里的一堆话没办法说出口。

水北搂着康乔,轻声道:“那都是以前的事了,你别多想。”水北的手指在康乔的腰上慢慢的动着,接着又说:“反正我把话撂这儿,不管你是咋想的,我是一定要缠着你的,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水北咯咯笑了两声,似是玩笑却又充满了肯定。

黑暗中,康乔的脸色有所好转,微微一笑却又提高了嗓音说:“你牛逼,我看你能缠到我啥时候。”

水北想了想,笑道:“缠到我嗝屁着凉。”

康乔忍不住笑道:“话说刚才真是……我都做好钻床底的准备了。”

水北见康乔终于笑了,赶忙拿着他的手搭在自己的腰上,笑道:“床底下多凉,万一把你冰坏了我可得心疼。”说完,水北探头过去,抵着康乔的脑门说:“我特喜欢你,真的。”

康乔闭着眼睛:“喜欢老子的人多了。”

闻言,水北也闭上了眼睛,笑着说:“他们肯定没我这么喜欢你。”

之后,两人谁都没在说话,只是抱在一起,脑门贴着脑门,感受着对方呼出的气息。

安静下来的房间里只剩下尹童细微的鼾声,也就是在这个时后,尹童突然砸吧砸吧嘴,说了一句:“北北,等我们长大了,我娶你当媳妇儿。”

作者有话要说:今天又起来晚了,我发现我已经快成睡神了,哈哈哈!

不过总算是赶上了,都说日更了,不然我就自切。

哟西,咱们明儿见……打滚各种求啊。

ps:感谢o看官扔了一颗地雷,么么哒。

感谢ipax看官扔了一颗地雷,么么哒。

最新小说: 九零福运小俏媳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谍海偷天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