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牛中文 > 其他类型 > 夜以继日 > 第12章 合不拢嘴

第12章 合不拢嘴(1 / 1)

康乔临上床前还有点儿犹豫不决,后来想想有什么的啊,无非就是砸一炮罢了,结果当他上了床之后,水北却碰都没碰他,没多会儿就睡着了。

康乔瞧了他几眼,又伸手推了几下,水北没有任何反应,康乔忽然松了口气,扯过毛毯的一角盖在肚子上,闭上眼睛睡觉了。

别看康乔长的壮实,可觉却是极轻的,水北翻个身他都能睁开眼睛看上两眼,更别提睡到天蒙蒙亮的时候,水北整个人都凑了过来,手脚同时搭在他身上,压的他浑身不舒服。康乔很想推开水北,当他伸手过去的时候,借着窗外透进来的亮光看到了他紧皱的眉,康乔想了想,还是没那么做,任由水北压着自己。

康乔双眼紧闭,也不知迷糊了多久。突然,隔空传来了哭喊的声音,那声音极为熟悉,他赶忙睁开眼睛看了看窗外,天已经大亮,胡同里还会传来过往的自行车按铃的声音,康乔回过头,推了推水北,轻声道:“哎,赶紧起来。”

水北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才几点啊,你就让我起来?”水北砸吧着嘴,竟然低着头直往康乔的怀里钻。

康乔很是无奈,伸手抱住水北的脑袋说:“我弟在那屋哭呢。”

“啊?”水北顿时精神不少,竖起耳朵听着动静,果真如康乔所说的那样,康宁正跟东屋哭的撕心裂肺呢。

无奈之下,两人迅速穿好了衣服跑去了东屋。

一进门,康宁坐在床上正嚎啕大哭呢。

“哭啥呢?”康乔脸色难看的走了过去,一到跟前康乔的脸就黑了,回过头对水北说:“我操,我弟尿床了。”

水北一怔:“你弟都多大了,怎么还尿床啊?”

康乔干笑道:“我弟认床,一到别人家睡就容易尿床。”

“操,咋不早说?”水北走了过去,坐到床边冲康宁打了个舌响,接着笑道:“都多大了,又尿床又哭的,丢人不?”

康宁停止了哭泣,抬起头看着水北。

水北伸手在康宁的脑袋上摸了一把:“行了,穿衣服起床,我带你去喝豆腐脑,让你哥留下来洗床单。”

“我操……”康乔一脸的不情愿,张嘴想开骂的时候又忍住了,康宁尿床和他尿的有区别吗?啥都别说了,洗吧。

水北见他欲言又止,忍不住挑了挑眉:“去厕所打盆水,蹲院儿里好好洗,我带康宁出去喝豆腐脑。”说完,水北把康宁从床上抱起来放在了地上,顺手又脱了康宁的小裤衩:“把这个也洗喽。”

康乔气的脸红脖子粗,但又不好发作,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了。

水北带着康宁出了门,在胡同口的小吃铺吃了早饭,康宁这小子特能吃,两根油条一个炸糕,外加一个菜盒子一碗豆腐脑,吃完的时候用手抹了抹嘴巴,嬉笑道:“我吃饱了。”

水北看着他,眉开眼笑道:“你平时都这么能吃啊?”

康宁摇着头:“平时我都不吃早饭的。”

“啊?那你上学不饿吗?”水北惊讶道。

康宁摸着肚皮说:“我奶身体不好,早上起不来,我哥做饭又太难吃,所以就不吃了。”

“那也可以买着吃啊。”

康宁低着头说:“我奶一天就给我三块钱,只够中午饭的。”

水北心里一酸:“那你中午都吃什么啊?”

康宁抬起头,想了想说:“我们学校门口有卖盒饭的,两块五一份儿,我就吃那个,而且还能剩五毛,放学的时候买冰棍吃。”

水北砸吧砸吧嘴,放下筷子后从兜里掏出了五十块钱,递过去时说:“这钱你拿着,不过我得跟你说好了,这事儿谁都不能告诉,这是咱们的秘密,你看行不?”

孩子总归是孩子,眼中带着期盼和笑意说:“好,我谁都不说。”

水北见他如此兴奋,却严肃道:“不过,这钱可不能乱花,每天允许你花五块,如果乱花,到时候我就……”水北举起了拳头。

康宁接过钱塞进了兜里,咧嘴笑道:“我保证每天只花五块。”

水北愿意相信康宁,眯眼笑着,伸过手说:“走,回去吧。”

一夜之间,康宁倒和水北像足了亲兄弟,回去的路上,康宁不停地和水北讲诉着家里或者学校里发生的好玩儿的事情,笑的水北合不拢嘴。

至于康乔,正蹲在水北家的院子里洗床单呢,嘴里叼着的烟也顾不上拿,时不时地烟灰就会掉进盆里,然后他怒骂一句,用手捞出来愤恨的甩在地上。

水北进门时正巧看到这一幕,抿嘴笑了笑说:“先吃饭吧,吃完饭才有体力干活。”

康乔怒视着他:“你当我是你家保姆啊?”

水北耸耸肩:“我可没那么说。”水北带着康宁走了过去,伸手把早饭递到他的面前说:“快吃吧,吃完带康宁回去吧。”

康宁抬头看着他:“那床单呢?”

水北笑道:“放着吧,我妈回来洗就行。”

“操,那你早说啊。”康宁站起来甩了甩手上泡沫,夹着烟说:“我带康宁先回去了。”

水北微笑着:“早饭不吃了?”

康乔撇着嘴:“不吃才怪。”说完,康乔从水北手上接过早饭,拎在手里说:“我打包回家吃去。”康乔特潇洒的甩了甩头,转身带着康宁往外走。

“等一下。”水北叫住了他。

康乔回过头:“咋了?”

水北没说话,而是直接回了房间,两三分钟后,水北拿着先前的那个信封走了出来,递过去的时候说:“我的钱你不用急着还,先拿回去吧。”

康乔诧异的看着他,想了想说:“欠谁的都一样。”

水北抿嘴笑着:“怎么可能一样,赶紧拿着吧。”水北笑归笑,可笑里却藏了刀,只要康乔拒绝,保准儿砍他个头破血流。

康乔察觉到了,犹豫了一会儿终于伸手拿了过来。

水北笑道:“现在可以走了。”

康乔有点儿不知所措,尴尬道:“那……我走了,等有钱了就还你。”

“不着急。”水北站在自家门口,目送着他们离开。

康乔带着康宁离开之后,水北简单收拾了一下就出发去场馆训练了。

水北对康乔的心思那是在明显不过了,至于为什么,水北却从来不去想,想了也是多余的,总之一句话,水北看上康乔了。

之后的几天里,水北开始了紧张忙碌的训练,密集到都没有时间回家,晚上就在场馆里打个地铺,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纪威等人参加比赛回来才算结束。

纪威这次的比赛成绩还算是理想,拿了个第三名,回来的这天,教练决定开个庆功会,一方面是为了纪威,而另一方面也好让大伙放松放松精神。

庆功的地方选在市里的一家自助餐,一大群小伙子那叫一个能吃,不说别的,光烤肉就吃了二百多盘,临走的时候,老板都是眼中含泪的,那模样,简直是在告诉他们,以后别来了。

从餐厅出来,教练提议大伙去唱卡拉ok,而他却中途逃跑了。

教练一走,也有不少人嚷着要回家,最后来到ktv的也就那么十几个人,选了个大包间就进去开唱了。

水北和曹磊坐在靠门口的位置,曹磊看上去不太高兴,他本意是不想来的,但是水北却硬是拉着他来了。

“来,大伙今儿都多喝点儿,我请客。”纪威坐在正中间的位置笑着。

接着便是一群人的附和。

“操……”曹磊看不下去了,小声和水北嘀咕道:“拿了个第三名牛逼什么啊,有能耐拿第一啊。”

水北抿嘴笑着:“你这是吃不到葡萄,非说葡萄是酸的。”

曹磊脸一黑:“滚蛋,老子要是去了,保准儿拿第一。”

“吹吧你就。”水北嬉笑道。

曹磊气愤道:“我不是吹啊,我是替你不平,你说你咋就不去呢,你要是去了,今儿的主角就是你了。”

“争这玩应有意思吗?”水北反问道。

曹磊叹息道:“行行行,当我没说,一会儿有你好受的。”

水北明白曹磊的意思,淡然一笑。

纪威一群人互相递烟期间,包间的门被推开了,一个服务生走了进来,他一进门便愣住了。

当然,愣住的不止是他,还有水北。

水北和康乔你看我一眼,我看你一眼,谁也没有说话,反倒是纪威看出了什么,笑问道:“水北,你们认识啊?”

水北回过神,点点头:“认识。”

康乔冲水北笑了笑,说道:“哪位点单啊?”

“我。”纪威挥了挥手,康乔走了过去。

纪威点单的时候,曹磊偷偷凑到水北身旁,小声说:“他不就是先前那个……”

水北赶忙做了个嘘的手势,曹磊便闭了嘴。

纪威点完单后,康乔站了起来,又对纪威笑道:“哥,找几位小姐玩玩呗?”

纪威一听乐了,急忙对身旁的几个哥们儿说:“找不?”

“行啊,你只要你出钱。”周围的人附和道。

纪威很大方道:“当然我出钱了。”说完,纪威却探出头,冲着水北说:“水北,给你也找一个?”

水北刚要开口拒绝,却又听到纪威笑着说:“哎呀我忘了,你喜欢男的。”话一出口,顿时震惊四座,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水北。

水北脸色一沉,暗地握紧了拳头。

而这时,康乔也正用眼角的余光打量着水北。

最新小说: 从木叶开始的宇智波琴川 谍海偷天 九零福运小俏媳 开局签到西游送太乙真人 炮灰王妃今天洗白了吗 穿越从语文书开始 团宠小祖宗九百岁 我靠着茶里茶气嫁给了豪门大佬 成为反派得不到的黑月光 八零好福妻